网络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蓝色文字是词条,点击蓝色文字可进入该词条页面;
 正文中的红色文字是尚待创建的词条,点击红色文字可进入创建词条页面;
 欢迎参与词条创建或编辑修改!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共同建设中文百科在线,共创知识文明!
帮助
知识体系
编辑手册
广东百科在线简介
使用本站指南
公共留言板
首页


阅读 4605 次 历史版本 0个 创建者:冰若寒(2011/11/15 10:10:33) 最新编辑:冰若寒(2011/11/15 10:10:33)
李汉魂
拼音:Lǐ Hànhún (Li Hanhun)
同义词条:李伯豪,李杰华,李南华
目录[ 隐藏 ]
  
李汉魂
李汉魂
李汉魂(1895~1987年)字伯豪,号杰华,又号南华,广东省湛江市中山镇岭头村人。国民党抗日爱国将领。小时在家读书,曾肄业广东高等学堂法科专业,后又改考广东陆军小学第六期及武昌陆军预备学校第二期。1916年转入保定军校第六期,1919年毕业。他早期参加同盟会,后参加中国国民党。

  保定军校毕业后,被分配到山西阎锡山部任见习军官。后因病回乡,在吴川中学执教。不久到粤军第二师担任排长、连长、营长等职。

  1952年,在第一次国共合作推动下,广州国民政府成立,驻粤各军政编为国民革命军,李汉魂在李济琛的第四军第十二师任参谋长,跟随师长张发奎参加东征陈炯明、南征邓本殷的战斗,为统一广东革命根据地贡献力量。

李汉魂简介


  1926年7月,国民革命军誓师北伐,李汉魂改任第四军第十二师三十六团参谋长。参加了汀泗桥、贺胜桥及围攻武昌等几次重大战役。11月回师武汉休整,李汉魂升任十二师三十六团团长。

  1927年4月12日,蒋介石在上海发动反革命政变,在南京建立国民政府,与从广州迁到武汉的国民政府相对抗,造成分裂局面。第四军扩编的部队已分为两派,拥蒋的陈铭枢到上海去找蒋介石,赞成反蒋的张发奎则投靠汪精卫。为巩固武汉,扩编成立二十五师,李汉魂升任该师少将副师长。是年4月,武汉国民政府继续誓师北伐讨奉,李汉魂首战河南上蔡城战役胜利,又在临颖陈地,攻溃奉军,进占许昌、开封,俘获奉军师长富双英。胜利回师武汉,被提升为二十五师中将师长。

  第一次国共合作破裂后,周恩来、朱德等举行八一南昌起义。3日,起义军南下广东,李汉魂随张发奎尾追至赣州。9月,取得李济琛同意,再率部回广东,奉命驻守惠州,以阻止叶挺、贺龙起义部队东进。12月,中国共产党领导广州起义,建立革命政权。张发奎即调李汉魂等部队回广州镇压起义。1928年,李汉魂参加蒋介石的北伐,在山东配合友军歼灭张宗昌军阀残部后,集中整编,第四军改为第四师,张发奎任师长,李汉魂任副师长。

  1929年参加蒋桂战争,经历了花县、北流、衡阳几次混战失败后,李汉魂辞职离开第四军赴港居住了一个时期。迨粤桂合作后,1933年,陈济棠任命李汉魂为第一集团总司令部总参议,1934年调任独立第三师任师长兼粤北区绥靖委员,并任第三军副军长兼师长,后驻汕头,负责地方"绥靖"及指挥粤东军政。

  1936年初,在汕头出现一个日军倒毙事件,引起日中关系轩然大波,日方竟派来3艘军舰,威胁恫吓。李汉魂及其所部官兵,怀着满腔怒火,赶修工事,堵塞漏洞,成立各组织准备应战。同时和战士们披甲佩剑,守卫在南海边缘潮汕地区的国防第一线。正在此时,陈济棠却与李宗仁、白崇禧联合起来,发动"六一西南事变",企图打着"北上抗日"的旗号,挥师到武汉之后,由长江而下,直指南京,实行武装反蒋,以便取而代之。李汉魂见此外患严重之际,国内豆萁相煎,对团结抗日甚为不利。他认为陈济棠厚已是私恩,反抗中央是敌。经一再恳劝无效,遂"封金挂印",辞职赴港。并发电文三通:一为苦劝陈济棠息兵团结,共御外侮;一为呈国民党中央元首,阐明西南兴兵内幕,请统筹大计,团结抗战;一为请粤省各级将领共体时艰,不可苟从。电文发出之后,影响甚大,陈济棠众叛亲离,下野赴港。西南事变解决之后,李汉魂即返粤复职。

  1937年,日本侵略军发动"七·七卢沟桥事变",继而"八· 一三"进攻上海,在国共第二次合作的推动下,全国军民奋起杀敌抗日,全面开展。李汉魂升任六十四军军长,请缨北上抗日,1938年春,奉准开赴陇海线。5月16日,日军土肥原师团主力万余人,大炮七八十门,向归德、兰封进犯,企图截断陇海路,阻止我国军队从徐州南下的通道。李汉魂奉命为薛岳第一兵团第一路总指挥,部署所部分三路防守,亲率六十四军主攻盘踞罗王寨之敌,用重炮直射敌据点,战斗异常激烈。5月27日夺回了罗王寨。同时,七十一军也克复了兰封,从而打通了陇海线,使徐州会战后的主力部队得以沿陇海线西进。国民政府最高当局特授予他"华胄荣誉奖章"。

  1938年7月22日,日军进攻武汉,李汉魂奉调参加武汉保卫战,负责指挥南浔线的战斗。25日,日军又在九江附近登陆,九江失守,敌军又沿南浔线星予洲登陆,向德安进犯。李汉魂调集8个师的兵力,运用"一鼓作气"的战术,把敌1万多个压到从深不到3里的张古山的狭地之中,最后聚而歼之,取得了德安大捷。所部获"钢军"锦旗奖1面。

  1938年10月21日,广州失守。11月,李汉魂受任广东省政府主席,12月率师回粤。1938年3月,国民党广东省党部改组,李汉魂当选为主任委员。

  1939年12月旬,日军2个师团和1个旅团分三路向粤北进攻,李汉魂受任三十五集团军总司令,指挥暂编的第二军、六十三军、六十四军及中央军增援部队,在北江西岸追剿敌军,取得胜利。为此,广东各界在曲江召开了胜利祝捷大会。

  1940年1月,李汉魂辞去三十五集团军总司令职,全力从事广东政务。他在广东任省政府主席6年8个月。

  抗战胜利后,李汉魂调任第三战区副司令长官,后到欧美考察。1949年元旦,李宗仁代总统职,他应召回国任上将参军长;3月,何应钦继孙科组阁,李汉魂任内政部长。不久,辞去职务,转道香港赴美定居。1982年应廖承志同志的邀请回国访问。1987年6月30日病逝于美国纽约。其骨灰由女儿李浈带回祖国安放在广东韶关古刹--南华寺。

  李汉魂生前癖爱藏画,忱于佛教哲理,公余还爱舞笔弄墨。着有《岳武穆年谱》、《梦回集》、《日记》、《上下集》、《欧洲散记》、《拉丁美洲游记》等书。

抗日时期李汉魂处理南路私枭内幕


  陈佳东(遗稿)

  1941年,我任广东省保安第九团团长,驻防广东南路。广东省政府主席李汉魂密令我捕杀廉江走私集团主犯廉江县长邹武、自卫队队长黄铿及广州湾戴朝恩等。邹、黄等给我逮捕后,李汉魂喉舌《大光报》立刻大加吹呼。说李汉魂如何决心“惩治贪污”,“杜绝走私”,“澄清吏治”等等。其事实并不如此,李不过借人头来保自己的省主席乌纱帽而己。内幕不为外人所知。现将经过情况提供如下:

  一、黄铿、戴朝恩等走私集团的组织活动

  广东南路廉江、遂溪两县,东南接广州湾,西南接广西,为粤、桂两省出口交通要道。抗日战争期间,我国港口被日军封锁,广州湾属法国租借殖民地,是当时唯一的国际通路,也是当时走私最猖獗的地方。

  黄铿是廉江县附城新屋仔人。是一个不务正业的流氓,他住的村子恰好是粤桂交通的要冲。货运频繁,不少人走私致富,黄见猎心喜,便勾结流氓、恶霸、汉奸、土匪组织走私,以武装运送私货过关,抗拒检查,压迫别的私帮入伙,排挤别的私帮不使与之竞争,鱼肉人民,独霸一方,成为一个有相当实力的武装走私集团。到1940年,更进一步搭上廉江县长邹武、第七行政督察专员邓挥、第卅五集团军总司令邓龙光之父邓秀川(实即搭上邓龙光),得到他们的庇护,更加横行无忌了。

  邹武,广东廉江县人。曾任高雷道尹、李济深的第四军付官长。和张发奎、李汉魂、邓龙光同过事。这时他任廉江县长,邓龙光推荐其姊夫赖武任县府秘书。邓秀川恃其子权势,横行乡曲,作恶多端,人家称之为“邓太公”。黄铿和赖武、邹武、邓秀川勾结起来后,邹武更打通邓挥,批准黄铿为廉江县政府自卫队队长。而且发给他货物出入口的许可证,使他走私成为“合法”化,因此黄铿的走私集团,人们称为“注册的土匪”。他公然在廉江县城建筑一间三层楼的“石岗酒店”,作为走私的大本营。又是交官接客的地方,也是私枭、土匪的活动场所,里面嫖赌饮吹,通宵达旦,黑邦私货,络绎不绝。

  黄铿有了国民党军政人员和恶霸做后台,又有了自卫队长的衔头,更加扩充实力。到1941年他的武装发展到四、五百人。武器犀利,他们白天是官兵,夜间则是走私护送队。另一方面黄铿又勾结广州湾的戴朝恩,互相呼应,气焰极炽。

  那时我国军警不能随意进入广州湾。私货进出口、销售、运送和贮藏,都要倚仗当地的恶势力。广州湾法国当局,为扶植当地的封建势力,作帮助他们的统治。有所谓“公局”之设,局长为陈学谈,“局绅”有戴朝恩、陈学森、许爱舟等人。其中最有恶势力的是戴朝恩。他是广东遂溪人。广州湾的流氓,是一个无恶不作的亡命之徒。浑名“铁胆”。戴利用广州湾“公局”的力量,和陈学谈、许爱舟组成了一个走私集团。他们在广州湾开设“大宝石”酒店,规模宏大。许爱舟有轮船一艘,亦名“大宝石”。航行香港、印度各埠。黄铿和戴朝恩走私集团,联成一气,控制了廉江、遂溪和广州湾的私货进出通道。既有武装,又有国民党官吏和广州湾的“公局”“局绅”支    持,走私越货,明火执仗。

  他们走私活动,异常庞大。每次出动,事前公开招搅各方私货,或搭运、结伙,夜间起程,肩挑私货的千余人。自行车百数十辆,护送武装四、五百入,另有押运、管理的人员,合计有二千人之多,行列长达数里,火光烛天,前呼后应。声动四野。出口的主要是禁运的物资,如黄金、白银、水银、桐油,粮食,钨矿等,每次价值港币达一千万元以上。许爱舟的“大宝石”轮船,由广州湾接受黄铿的私货——军用物资出口运往香港。又在印度、香港等埠,运回烟土、西药、棉纱、布匹及其他贵重器材,物品,回广州湾转运入内地。广州湾的商店,亦大部和黄铿、戴朝恩这一集团有交易来往。相互结纳。

  邹武、黄铿、戴朝恩走私集团,如此庞大、如此悠久而经常,而又在国际交通要冲,这里有军警驻扎,有海关查缉,李汉魂身为广东省主席,当然是知道的,但这个走私集团,与邓秀川也即是与邓龙光有关系,彼此利害相关,故此听之任之。

  二、扣押邹武和枪毙黄铿经过

  1941年11月间,我率省保安第九团驻防茂名。当时广东省政府设在韶关,另于茂名设广东省政府南路行署,由罗翼群任行署主任。邓挥的第七区行政督察专员,也在茂名。我团直接受命于省保安司令李汉魂,我一直跟随李汉魂,甚得他的信任。我对他唯命是听。忽一日,李汉魂直接给我一封密电。内容是:南路贪污走私之风甚炽。嘱我不要同流合污。我一时摸不着头脑。第三天,他又来一密电。说奉中央令,廉江县长邹武,秘书赖武,勾结黄铿、戴朝恩、江珣走私,情节严重,着我亲率官兵,前往拿捕,就地正法,并查封黄铿家产,杜绝走私,以靖地方,廉江县长一职,由我兼任,并将执行情况具报。我接此电后,感到很难处理。我想李汉魂因为南路邹武、黄铿等走私猖獗,没有处理,受到各方责难,非出这一手不能应付,我应该服从。但邹武、赖武,都是邓龙光亲信,扣杀他们就是向邓开火。他们亦都是我的世叔世伯,黄铿也是我少年朋友。有些情谊,难以下手,且国民党贪污枉法,不独邹武、黄铿等人,不必这么认真。因此,我复电李汉魂,说我与邹、黄等有私人关系,不便执行。请他另派干员办理。接着李再复一电给我说:“本件系奉委员长严令执行,只你知我知,不便再委他人。务望迅速完成任务”。我只得遵命,仍打算留有余地。我执行李汉魂密令,立即行动。我向罗翼群则说出巡廉江,向邓挥则说回家省亲,向他们报告后,只带特务连同去。我叫我的营长缪爱民等我去后,即带兵一营,星夜秘密赶到廉江待命。我考虑黄铿有四、五百武装,军械锐利,要逮捕他们,不易应付。

  我一到廉江,黄铿即派人送来许多礼物。线衫,烟酒,自行车等。并说他明天即来拜候我。我对送礼的人说:“我和黄队长是少年同学,多年不见,此次前来,正好叙谈心曲,明天晚上就请他来团部吃晚饭。”第二天,我作好了一切准备,不料黄铿竟不到来。我打听,他已到广州湾去了,日间才回来。他不告而行,我怀疑是走漏了风声,内心焦急。两天后,我到“石岗酒店”附近巡视,见有警卫人员,料黄铿必在店内。即进店登楼直入,果然见到黄铿。略谈几句,便推说大便,出来后,即叫我的警卫扣留黄铿在店内。解除黄的警卫人员武装。旋即由我团部用电话通知廉江县长邹武,诡称“石岗酒店闹事,我在酒店里候他来共同解决。另派缪爱民营长带兵一连包围该酒店,将邹武一并扣留起来。随即我派副官传达李汉魂命令,并要他们晓喻黄邹的官兵服从缴械,保证他们生命安全。他们也都听从,发出缴械命令。把他们押返团部时,邹武赫得面无人色,周身颤抖,连呼“这是我的报应呵”的垂死哀鸣。

  黄铿被解到团部,当即跪下来求我救命。我安慰了他。并暗示他可派人到韶关向李汉魂和广西邓龙光设法营救。以后黄铿派人来,说他家产值一千万元港币,愿分出一半给我,请我救他一命。我当时认为自己有“锦绣前程”,比港币五百万元还现实,故此没有答应他。赖武是邓龙光姐夫,江珣是廉江劣绅,在本案中只是次要人物,我不想牵连过大。暂时也放下了。没有过问他们。

  逮捕了邹、黄以后,我即电告李汉魂。后来李的随从付官告诉我。我给李的电报,是夜间送到。那时李汉魂和吴菊芳均已入睡,听到我的电报到来,即一跃而起,看到电文后,高兴地说:“捉到贼了”。即亲拟电稿向蒋介石报告。又立刻通知《大光报》发表社论和报导,大吹李汉魂如何决心肃清贪污、走私,澄清吏治,把我也吹了一番。报纸消息发出以后,曾震动南路一带和广州湾。而邓挥知道这事时,也很不安。

  过了三天,李汉魂来电要我将邹武、黄铿处决,查封黄铿家产。我想:邹武与李汉魂,邓龙光关系密切,李汉魂未必有决心杀他们。这时我如杀了他,将来李必然埋怨我。我即复电说:因案情重大,宜解韶关办理。果然,李汉魂答应邹武送韶,黄铿仍要就地枪决,查封家产,并要我迅速执行具报,我仍然故意拖延,李又来电严促。因此,遂将黄铿枪决。查封黄铿家产,仍拖至下任县长张逊办理。

  1942年2月,我派我的弟弟陈传东押解邹武取道桂林转往韶关。邹武先派他的儿子到广西贵县第卅五集团军总司令部通知邓龙光。邓为救邹,先到桂林第四战区长官部等候陈传东和邹武到来。陈等到桂林,即被邓传唤。邓当时大骂李汉魂说:“贪污的何止邹武、黄铿?”又说:“从前伯豪(李汉魂别字)把我父亲看作是他的父亲,我父亲也把他看作是自己儿子,而今,做了主席,便不认父亲了。”他骂吴菊芳更是粗秽不堪。骂完便对陈传东说:“邹武不必解韶关。留在桂林办理。”陈传东来电问我。我电问李汉魂,李没有答复。最后,邓又同意把邹武解韶。

  邹武解到韶关以后,已不入监狱,也不审讯。李汉魂却叫他住花艇。几个月后,他竟悄悄地出来,又在卅五集军团总司令部做起少将参议了。究竟什么原因?谁也不知道。

  这次杀黄铿,扣邹武而又释放成为李汉魂座上客,是不可思议的事。其实,这里头也很复杂。原因是蒋介石对于地方势力,极不放心,惯于施行从地方实力中制造矛盾,他可以操纵。当时,余汉谋任第七战区司令长官,李汉魂做广东省主席。广东政治军事集团的矛盾,是众所周知。李汉魂在粤军中的资历很浅,不及余汉谋,故应付不很容易。但他老奸巨滑,很会玩政客手腕。这次扣邹杀黄,就是他的拿手的戏。

  当时廉江、遂溪、广州湾一线,是仅有的国际交通线,是私枭猖狂活动的场所,各方面极为重视。遂溪和广州湾交界处,设有海关,还驻有国民党中央税警、中央盐警、宪兵以及军统特务。他们也都一样大量走私。他们不但不肯俯首听命于黄铿,还要迫黄铿就范。黄铿内有邹武,直达邓龙光,外有戴朝恩联结广州湾“公局”,下边还有流氓、恶霸做爪牙,故此看不起那些“中央”方面派来的宪、警、特。双方利益斗争,势成水火。时常发生冲突。1941年间,曾发生一件骇人听闻的事,那时黄铿有一大批贵重私货,由安铺水运至广州湾,中央税警前往查缉,因此发生激烈冲突。黄铿人多势大,且积怨极深,竟生擒中央税警十二名,将之绑上大石沉落大海。黄的私货运到广州湾交易,发生纠纷时黄的牙爪动辄抬出“邓太公”,威胁对方。邓秀川勾结黄铿,已成为公开的秘密、邹武等公开支持,也是人所共晓,国民党中央军警和李汉魂的政敌,找到这些把柄,自然大肆攻击,当然也就向蒋介石告状。

  当时,广州湾又是敌伪土匪侵入内地的根据地。黄铿、戴朝恩的走私,也要和敌伪土匪勾结在一起。他们本来就是一家,互相利用凭借。私货出入,敌伪随之,无人敢于过问。大汉奸吕春荣也是廉江人,曾任敌伪广州维持会长、军务处长、警务处长、治安处长等汉奸要职。他的爱妾×氏,在安铺某小学任教师,吕曾派其心腹汗奸徐世勋(伪警官)到安铺公然接吕妾到广州湾转往广州。因而引起各方面对南路的极大的不满。黄铿的走私集团,其幕后为邹武,邓秀川(即邓太公)邓挥,其实也就是邓龙光。这不但南路人士及广东各地人民憎恨,就外国人也明知道邓龙光是“走私总司令”。蒋介石在各方面的指责声中,不能不理处,故此,下令李汉魂杀几个人来平息众怒。但李汉魂既不能杀邓秀川,也不愿杀邹武,那么就要借这个黄铿的头来搪塞一下了。

  三、戴朝恩由私枭变为县长

  李汉魂命令我扣杀邹武和黄铿同时,还要我处理戴朝思。戴利用广州湾特殊环境和特殊势力勾结,邹、黄扩大和增强这一走私集团的势力。是这个案件中最主要的人物,是不应放过的。但戴不是等闲之辈。他是法殖民地“局绅”,有财有势,横行广州湾,势力及于粤桂边境。李汉魂考虑到这一点,他要我和广东省政府派驻广州湾的外交员熊佐联系,通过外交途径,引渡戴回国法办。如不可能,则不择手段把他处死。我不同意和法国人交涉,因而没有与熊佐联系,采取相机而动的态度。

  1942年1月间,戴朝思派黄兆昌为代表到廉江见我,送了一批外国香烟和名酒。表示戴对我的好感。黄兆昌以前做过我部下连长,彼此有些交情。他介绍戴朝思为人如何豪爽,如何得到广州湾人的拥护,可以做朋友,要我去广州湾玩几天,戴可以尽地主之谊。我致电李汉魂,建议我到广州湾去,相机而行,处理戴朝思,李即复电嘉许。

  我到广州湾见到了戴朝恩,他热情招待了我。邀我到他的豪华的家里饮宴。他装模作样,故显威风,身边跟随二十多名背着盒子枪的大汉。他见我无所顾虑,也就表现很亲切。席间我问他“立功好?还是犯罪好?”他怔了一下说,“立功好。”但态度有点不自然。我告诉他:“国家正在抗战,你可以做一番事业嘛!”他满口称是。我从他的谈话中了解广州湾情况十分复杂。有法国的残余势力,有日本的新兴势力,也有原来地方上的恶霸流氓势力,戴朝恩就是这部分势力的代表之一。杀他没有什么好处,而且也是不可能的。我知道他喜欢带兵弄权,便想出一条套住他的办法,以后再作打算。我用关心的口吻说:“你究竟是中国人,如今法国垮了,日本人不相信你,总是有危险的,你有乡有土,落叶归根,为什么不回国做点事业呢?”他说:“正是如此,那怎么办呢?”我吹了蒋介石一番以后,再说:“李汉魂是蒋所信任的高级将领,我是李汉魂的老部下,可以替你设法通天。你现在已有武器,也有一些人,不如自己拿点钱出来。编起一个大队,相当一营,由黄兆昌做大队长,我介绍几个可靠的人给你当连排长,成立一支武装队伍,有了武装,可以对付敌伪,又可以立功。和李汉魂直接打通关系,部队的番号建制,由我向上边搞,归我指挥。黄兆昌是你的朋友,又是我的旧同事,什么都容易商量。”他惊喜若狂,连忙说:“枪械我有一些,再添一点就有一营人。服装也不成问题,关键在于你替我打通上面。”我都答应了。过了几天,我离开广州湾返廉江,戴朝恩带着他的便衣武装十余人,送我过寸金桥,还带来了很多送我的礼物,如线衫、单车、烟酒等。

  我回到团部,即电李汉魂请示,提出具体办法,介绍黄兆昌其人。果然得到李汉魂的同意,准戴朝思自费成立广东南路特务大队。黄兆昌任大队长,归我指挥,驻遂溪麻章圩。我介绍几个人去当中队长,向他们交代了李汉魂的意图。嘱咐他们密切注意戴朝恩行动,专待上边命令下手。同时密令缪爱民带兵一连,进驻麻章附近以为策应。一月之后,我到麻章视察这个大队,见官兵多戴上金戒指,抽大烟,吃大菜,竟完全变了样子。黄兆昌这些人都替戴说好话。并说广州湾还是要倚靠戴的力量的。我知道我的计划失败了。他们都被戴朝恩收买了。更令我奇怪的是:李汉魂也不再提扣杀戴朝思的事。好象案子已经作罢了。而黄兆昌却仆仆于广西、韶关之间,替戴朝思搭上了张发奎、邓龙光、李汉魂的大线,果真是“通天”了。

  1942年2月底,日海军陆战队在电白水东登陆,李汉魂调我团去水东抗敌,离开廉江,黄兆昌的南路特务大队仍驻麻章,大约五、六月间,黄兆昌即登上遂溪县长的宝座,是年年底,黄兆昌又将遂溪县长让渡给戴朝恩,至此这个私枭、殖民地的流氓头,居然摇身一变而为本县的父母官。戴朝恩任遂溪县长后,仍住在广州湾他的“皇宫”里,“办公”则回到遂溪县政府。听说日军快要投降他在麻章附近被人民击毙,结束了他罪恶的一生。

  尾声

  1944年,邹武随邓龙光的总司令部回到广东茂名。时邓龙光之弟邓鄂,因乃兄邓龙光之力,当上了师长。邹武凭邓家的威势,得意非凡。其对张炎将军在南路搞人民武装斗争,他的团长邹敏夫是邹武的堂弟,不幸被邓鄂逮捕。邹敏夫的儿子邹克定向邓龙光求情,营救父亲。不料邹武和邹敏夫过去在邹姓族中因争领导权,积有宿怨。邹武公报私仇,力主杀掉邹敏夫。结果邹敏夫给杀害了。抗日战争结束,邹克定一怒,投到蒋介石的空军中去了。邹克定向他的长官诉苦,要为父亲报仇。他的长官同情邹克定,竟答应他驾飞机回广州报其父仇。这时邹武随邓龙光总部驻在广州,日夜花天酒地,恃势害人,一天就在文德南路,邹武就给邹克定兄弟枪杀了。闻者为之一快。

  我扣留邹武,枪毙黄铿,邓龙光对我是心怀怨恨的。1942年5月,我团在水东前线作战。邓龙光由广西返茂名休假,我特地去拜见他,我对他说:“李主席吩咐我,南路有事,就近请示总司令!”其实李汉魂并没有这样吩咐我,是我想向他讨好而已。他很高兴说:“你不是归我指挥的。伯豪叫你来问我,我不妨与你谈谈,你带有地图来吗?”我以为他指示我如何部署作战。我立刻取出地图摆开,他找着一个地图上小黑点说:“这是裤花圩,我有两条油槽(榨油的工具)在那里,必要时,叫士兵代我搬走。”想不到大敌当前,身为集团军总司令却不部署军事而打算搬走他的两条油糟。我忍着笑再迫他一步说:“怎么作战呢?”他冷笑一声说:“打仗要问我吗?”我出到门外,赖武在后追上来说:“前时你缴邹武的左轮手枪是总司令的,他要你交回来!”我想缴了犯人的枪,要交还集团军总司令,只有国民党的官场,才有这事。真叫我哭笑不得。

李汉魂故居失修多年摇摇欲坠


  知道李汉魂将军事迹的人,莫不感佩于心

  懂得李汉魂故居文物价值的人,莫不惊心

  看到故居零落颓败至此的人,莫不痛心

  抗日名将李汉魂故居建于1933年,位于吴川市岭头村,占地面积16000平方米,建筑面积2380平方米,公园绿化面积13600平方米。虽然建制犹在,但年久失修,大有不支之态。在故居两大主园之一勤园的主体建筑中,天顶原用玻璃覆盖,保持光线透亮,现在玻璃早就连渣子都不见,任凭整幢屋子日晒雨淋。屋外是比人还高的杂草,屋内是攀缘至顶的青苔,脚底的砖缝里有大蚂蚁爬进爬出。记者问一个村民,这房子会不会塌?他面露不屑说:“那还用问?”仿佛这里的倒掉如同雷峰塔的倒掉一样,已经势成必然,只在时间早晚。

  吴川市政府因为没有专项基金,对故居长期以来只能“看在眼里,痛在心头”。李汉魂的海外子女曾捐献30万元,但当时的村委会挪用了21万元建起一座村委会大楼。省文物主管部门看不下去了,提议当地越级申报省一级文物保护单位……

  李汉魂其人

  1895年生于吴川岭头村,1987年卒于美国。

  幼时外出求学,无钱支持,写《雪影梅》等侠情小说,靠稿费维持求学生活。

  保定军官学校第六期毕业,与邓龙光、白崇禧同学。毕业后回乡教书,不久投笔从戎。

  第一次国共合作时任第四军“铁军”第十二师三十六团参谋(其时,叶剑英是该军其他师的副团长)。

  1935年,职司潮汕军政大权,日寇来势汹汹,他带领一排腰间挂手榴弹的警卫登上日军军舰,让日军的鱼雷军舰撤离汕头。

  抗战时任“钢军”第六十四军军长。取得罗王柴战役的胜利,是中国军队战胜日本侵略军的一个重要战役。程潜评价他的战术是完美的艺术,他说大屠杀算不上什么艺术,只不过把敌人打得落花流水罢了。但程潜还是将一面绣有“钢军”的锦旗授予他。

  1938年到1945年,任广东省政府主席。他当广东省政府主席前,广东腐败成风,蒋介石对他说:“我知道你不会搞腐败的,相信你能消除这场灾祸,挽救广东。”他到广东之后,每天从清晨忙到深夜,一天只吃两顿稀饭,离任时体重仅48公斤。在任中,他指挥韶关抗战,迅速安定军心民心,对韶关各界进行全民动员,夫人吴菊芳救助了成千上万的流离儿童和烈士遗孤。韶关成为广东唯一没有沦陷的地方,李宗仁任代总统时,任总统府参军长、内务部长等职。

  大陆解放后,举家搬至美国,开一家炒面馆维持生计,有人嘲笑他竟然落到如此田地,他坦然回答说:“自食其力,何愧之有!”他用餐馆收入培养出了14个博士。

  长于诗词文章,性情火爆,但教儿女背唐诗宋词的时候从不发火,无比耐心。

  有生之年重回大陆,邓小平和叶剑英、邓颖超均亲自接见。叶剑英说:“我们那时都很年轻,充满热情和勇气。我们并肩打倒军阀,抗击日寇。”

  将军细事少人知 乡民纷纷说当年

  李汉魂传奇片段民间版

  对于李汉魂其人其事其思的研究,至少在吴川当地的文化界还是一片少人开垦之地。除了军功赫赫之外,李汉魂究竟是怎么样一个人,离开家乡后究竟有何作为,他的老乡都已经语焉不详。于是对于将军所参与过的战事,将军年少时的惊险经历,将军家族的迁徙均有许多种传说的版本。

  片段一:

  李汉魂父亲早逝,全凭母亲务农维持生计。李汉魂有一族叔,看他家道式微,便想侵占李汉魂家一口出产丰厚的池塘。李汉魂当时直言叔父:你现在可以得逞一时,等我长大了,我终究会讨回公道。族叔听了之后深为戒惧,便摆下鸿门宴,说:“这小子不是孝顺的,一定要他尝尝厉害!”准备好好修理他一顿(一说追杀)。有人私自为李汉魂报信,李汉魂连夜逃走,投奔外祖父家。从此一直就在外面读书,没有回家。后来李汉魂成为广东最高长官,原先与之结下仇怨的叔父一家十分害怕,李汉魂知道后回乡宴请了这位长辈,席上说了许多感激的话,大意是当年你想请我吃饭没吃成,今天我请你吃饭,我一直都非常感谢你,要是没有你当年的举动,我也许会在村中终老一生。(讲述人:李培基)

  片段二:

  台儿庄战役时,李宗仁几乎弹尽粮绝,李汉魂当时正驻军湖南,但心牵战局,当台儿庄连地痞流氓都被发动起来全员抗战的时候,李汉魂再也按捺不住,直接到南京面见蒋介石,痛哭流涕,说自己宁愿战死疆场,也不愿当亡国奴。蒋介石为其精神感动,同时又认为湖南驻军如何能够及时赶到台儿庄,不过是做个姿态罢了,乐得当好人同意,遂批准发兵。李汉魂刚刚用手帕擦干眼泪就直接命令动用粮饷,购买最先进的运兵车,将自己两个半师的兵力直接运往徐州前线。自己不舍日夜地鼓舞士气。到了台儿庄战场,已经无法进入核心战场,只能在外围展开伞形包围日军部分军力。李汉魂部在当时有一个创举,用牛车载60门炮,快速奔跑中向敌军后方开炮,当时日军不知道援军究竟有多少,闻风丧胆,直退了5公里。台儿庄局势得到有效缓解。李宗仁和李汉魂遂成生死莫逆之交。 (讲述人:杨瀚波)

  今年是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让我们缅怀抗日名将李汉魂。但记者近日在采访李汉魂在吴川岭头村的故居时了解到,虽然故居具有极高的文物价值,但因年久失修,濒临倒塌。

  一只脚迈向故居的二层楼板上,记者一个踏空,差点从二楼摔下来。因为长期的潮湿和虫蛀,这几栋老宅的木质楼板许多都只剩下几根大木条子,走上去惊险万状。一旁的水泥地面上,散落着许多从天花板上掉下来的灰泥,前几天横扫广东的一场大雨,使这座风雨飘摇的大宅又添创伤。许多地方的钢筋已经凸露出来,几乎没有一堵墙壁不长有青黑色的厚苔藓,没有一扇窗保持完好,窗棂有的歪向屋外摇摇欲坠,有的则干脆已经不见踪影。当年办公楼后面茂盛的鸡蛋花树已经倾倒,树根斜斜翻出用水泥精心砌好的树底围。湛江市几年前用了5万块钱在面积13600平方米的后花园修了条总长500米的小径,却不时被横出路面的杂草隔断。在故居主体建筑之一敬一堂主厅徘徊,不时会有屋顶漏下的水滴滴到脖子里,让人忍不住一激灵,正如这个规模宏大、建构精良却又迟迟得不到保护维修的老宅给人的感觉。

  文物部门:

  直接报省级文物保护单位

  然而,这里的文物价值是不容忽视的。省文化厅文物处某负责人考察了这里之后,马上对当地有关人员说:“文物保护单位是要层层申报,县、市、省逐级上升的,但对于李汉魂故居例外,请你们直接申报省一级文物保护单位!”这句话对2003年刚刚被评定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的李汉魂故居来说,真是巨大的鼓舞。

  让这位负责人如此表态的动因是李汉魂故居本身的无尽魅力。

  李汉魂故居的文物价值在于整体建筑风格独特,规模宏伟,气势惊人。故居为两条长约两百米的砖砌深巷所夹,巷名叫“布衣”,一叫布衣一巷,一叫布衣二巷,是李汉魂亲自取名亲自题写的,地是红砖砌就,两边是红砖矮墙。几十年阴晴风雨,旧了,却还依旧有气势——隐逸气氛里透出将门虎威。宅分左右两园,一为勤园,一为俭园,园门隔巷相对,带有鲜明的近代建筑风格,质朴大气,又处处繁雕密饰。俭园中有敬一堂和面积巨大的后花园。敬一堂是李汉魂纪念父亲、奉养母亲的地方,“敬一”即为其父亲的字,而不远处后花园中还有一寿母亭,专门为了感激母亲庞太夫人养育之恩而建。寿母亭是一个露天八角凉亭,据说李汉魂母亲在时,经常在此亭中一坐数小时,看人采摘荔枝、整治庭院。园中遍种花果树木,荔枝、龙眼、人参果、罗汉松、台湾草……勤园是李汉魂办公、待客、休息之所。两层建筑,有天台,原通环抱全宅的屋顶巡逻道。

  故居的附属建筑,还应该算入李汉魂出生老屋和不远处李汉魂第三任夫人吴菊芳于民国二十七年三月创办的育英小学,两处主体建筑均完好,建筑富有艺术性。老屋在土改中被分给当地农民,至今有人长期居住,见人来便细诉李汉魂旧事。育英小学一直使用至1995年,现在被一家木材加工厂所占用,拨开麻袋露出校碑一方,可以看见建校之初的原由。村民至今记得原来的育英小学屋顶有被日本人飞机扫射过的弹痕,可见当年李夫人创办此校的惊险与艰辛。

  吴川市政府:

  没有钱文物保护成为空话

  无专项基金,文物保护就只能成为空话。这是吴川市政府对故居长期以来“看在眼里,痛在心头”,却始终束手无策的症结所在。

  吴川虽然成立了市委领导挂帅的“李汉魂故居保护领导小组”,但因为没有专项基金,许多工作只能停留在故居之外。

  在李汉魂故居里,记者问了无数个“这里为什么不修一修?”“那里为什么不扶一扶?”得到的回答不是双手一摊做无奈状,就是脸现苦笑说:“我们没有钱。”湛江与吴川都没有文物保护专项基金。

  对此吴川市文物局陈局长是最有感触的人之一。他说,几年前,湛江市委宣传部千方百计从宣传文化经费中拨出5万块钱,这是20年来用于这个故居维修的唯一一笔钱。统战部也曾经拨款3万,却因为李汉魂故居当时还不是文物保护单位而被冻结在银行中,至今无法动用。陈局长用这5万块钱修了条路,500米,原先打算用大理石,后来钱不够,只修了350米,剩下的用砖来砌,砖路150米,钱用到一分不剩,只得留半截子泥路,光秃秃地,好不难看。

  将军故乡:

  村委会挪用海外捐助建大楼

  村民至今见人犹说李汉魂海外子女捐献了30万元的事。他们认为如果不是当年的村委会举动失当,现在的李汉魂故居不会落到如此凄惶的境地。

  上世纪90年代末,寓居美国的李汉魂子女曾经捐了30万元给当时的村委会,叮嘱这是用于教育的专项基金,并表示以后如果故居需要修缮,他们将义不容辞地出资承担。但当时的村委会挪用了21万元建起一座村委会大楼,李汉魂的子女在得知实情之后勃然大怒,当即斩断了和当地的任何联系。至今这21万元仍然没有归还。如果此事得不到适当解决,李汉魂子女的情绪始终无法平复,信任感无法建立,故居依靠海外捐赠来生存的希望依旧渺茫。

  李汉魂故居变迁史

  1933年 李汉魂回乡修建大宅,并居住了一段时间,离开后由母亲和族人共同居住管理。

  1949年 政府收归国有。

  1950年 土改时期的县委、县政府土改委员会所在地。

  1952年 川西中学。

  60年代 湛茂财贸学校、桑蚕学校(仲凯农业学院分校)、广东医学院分校。

  “文革”期间 五七干校。乡人记得陶铸、方方等人曾来过此地。

  1980年 南海舰队新兵基地、湛江农垦医院教学点。

  1985年 统战部和县政府共同斥资8万对故居进行主体维修,后一直作为苗圃承包给个人。

  2003年 定为吴川市文物保护单位(一直没有挂牌),铁门深锁,只有一个名叫李林太的老人独自无偿看守16000平方米的故居。

  李汉魂故居屋顶年久失修,长年漏雨。

  李汉魂出生的房子堆满了霉烂杂物。

  后花园的小径本打算全用大理石,没钱只好用砖,没砖只能用泥路。

  故居的许多楼板都只剩下几条大木条子。

  故居没有一面墙不爬满苔藓。

  前不久横扫广东的一场大雨让这里又受重创,天花板上的灰泥纷纷落下。


    扩展阅读[我来完善]

  • 1.广州文史资料
  • 2.南方日报

    1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gd.zwbk.org 广东百科信息网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