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蓝色文字是词条,点击蓝色文字可进入该词条页面;
 正文中的红色文字是尚待创建的词条,点击红色文字可进入创建词条页面;
 欢迎参与词条创建或编辑修改!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共同建设中文百科在线,共创知识文明!
帮助
知识体系
编辑手册
广东百科在线简介
使用本站指南
公共留言板
首页


阅读 1379 次 历史版本 0个 创建者:冰若寒(2011/11/7 11:06:29) 最新编辑:冰若寒(2011/11/7 11:06:29)
邓兆祥
拼音:Dèng Zhàoxiáng (Deng Zhaoxiang)
目录[ 隐藏 ]
  
邓兆祥
邓兆祥
邓兆祥(1903年4月-1998年8月6日),中国广东省肇庆市高要人,海军将领。

  邓兆祥于1914年考入黄埔海军学校第十六期。1919年起,曾先后在吴淞海军学校、烟台海军学校、南京海军鱼雷枪炮学校等校学习。1922年毕业后在广东海军第四舰队股役,历任副部门长、部门长、副舰长、舰长等。1930年前往英国留学,就读于格林威治皇家海军学院、英国海军鱼雷学校。1934年回国后,历任海军水鱼雷营营长、海军第二舰队司令部参谋、贵州桐梓海军学校训育主任等。1945年任长治号军舰舰长,1948年出任中华民国海军最大的巡洋舰重庆号的舰长。1949年2月,邓兆祥率领重庆号官兵向中共投诚。此后被东北军区任命为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重庆号巡洋舰舰长。同年5月出任安东海军学校校长。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邓兆祥于1950年任青岛海军快艇学校校长。1955年出任第一海军学校副校长,同年授海军少将军衔。1956年调海军青岛基地司令部副参谋长,次年升任基地副司令员。1960年出任北海舰队副司令员。196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81年任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副司令员。1985年退役,此后担任全国政协副主席。1988年获中国人民解放军胜利功勋荣誉章。1998年在北京逝世。

邓兆祥简介


  海军耆宿邓兆祥
 
 
  在中国近代海军史上,邓兆祥是一位有着传奇色彩的人物。他在海军服役长达70余年,堪称世界海军之“最”;他有过驾巡洋舰起义的壮举,受到毛泽东、朱德、周恩来的亲切慰勉和接见;他曾担任过基地、舰队、海军副司令员等要职,为人民海军建设做出了重大贡献。先后担任海军副司令员、全国政协副主席等职。

  下面所述邓兆祥同志鲜为人知的几幕人生经历,是我们特地采访后得知的。

11岁考入海军

  邓兆祥1903年4月出生在广东高要(今肇庆市)。父亲是当地黄江税务局的查货员,母亲务农持家。邓兆祥的父亲和母亲共生养了9个孩子,和偏房太太(邓兆祥称续娘)还有3个孩子。兄弟姐妹12人中,邓兆祥排行老六。

  邓兆祥7岁那年,父亲病逝,原本还算富裕的家境逐渐贫困。为减轻母亲的负担,几个哥哥很早就外出谋事糊口了,邓兆祥上学到11岁时,也打算休学去学做生意。

  邓兆祥和那时广州警察厅厅长邓瑶光是同村人,又是同一个家族,按辈份算邓兆祥比邓瑶光还要长一辈。邓瑶光有一个弟弟邓佩光在黄埔海军学校学习,他特别喜欢聪颖好学的邓兆祥,每次放假回家,总要给邓兆祥讲海校的故事,还帮助他学习英语课程。邓佩光得知邓兆祥因贫困休学后,便鼓励他去报考膳食服装一律公费的黄埔海军学校。1914年,11岁的邓兆祥经广州警察厅厅长担保引荐,年龄多报了2岁,通过英语、数学考试之后,在语文考试中以《国防以海军为重》的精采短文,使老师赞叹不已,顺利录取为黄埔海军学校第16期学员。从此开始了漫长而曲折的海军生涯。

  黄埔海军学校建于1877年,学校校纪严明,学风严谨,曾培养了大批海军人才。邓兆祥按规定在此学完5年课程后,转入吴淞海军学校。本来他应该在吴淞海校学完3年即可毕业,但北洋海军经费匮乏,他在吴淞海校只学了1年,学校就被迫停办。邓兆祥辗转来到烟台海军学校,在烟台学习1年后,又到南京水鱼雷枪炮学校继续求学。经过10余年的海校生活,邓兆祥掌握了海军的航海、枪炮、水中兵器等多种专业知识,并从实习生逐步升迁为副部门长、部门长和少校副舰长。

  1929年,国民政府海军部决定向英国选派留学生,以充实海军的专业技术和指挥人才。这一时期的第一批留学生,仅有军官8人,见习生12人共20个名额。当时邓兆祥在驻广东的海军第四舰队任少校副舰长,经过考选,邓兆祥成为第四舰队的两名中榜人之一。当邓兆祥来到海军部报到时,才得知军官名额已满,他被划到见习生中了。尽管如此,他还是决定不放弃这一求学机会,以见习生的名义远渡重洋来到英国。他先在英国舰艇上见习,后又进入格林尼治海军学校学习指挥专业的基本课程,经全面考核,他作为最优秀的学员进入英国皇家海军学院各专科学校深造。

  无论是在国内的海校,还是在英国的皇家海军学院,邓兆祥都是一位聪明又勤奋的好学生。赴英国学习前,邓兆祥年过26岁,已经订婚11年,为了学业,他把婚事抛在脑后。在英国,他无暇游览异国他乡迷人的自然风光,无心光顾那灯红酒绿的都市夜生活。节假日,他除了购物,就是逛书店,或是在舰上自己操练,或关起门来静心读书。邓兆祥爱逛书店,爱读书的习惯一直保持到现在。

痴心报国

  抗战前夕,邓兆祥在英国留学5年后学成归来,看到日舰在黄浦江上大摇大摆,横冲直撞,恨不得亲自驾舰操炮与日军决一死战。但国民党政府却消极防御,步步退缩。抗战爆发后,在长江江阴航道上,一艘艘中国战舰打开舱底门,自行淹没在黄浊的江水中。顷刻间,数百艘舰船没向敌人射出一枪一炮,便葬身江底,荡然无存。邓兆祥痛心疾首,他多么想在战场上尽一份中国海军军人的职责,但又不得不离开了被视为生命的战舰。使他唯一稍能宽慰自己的是,后来他担任了海军水鱼雷营营长,曾亲自带领士兵到前线布雷,阻滞日舰沿江而上。

  1942年,邓兆祥被调到内迁至贵州桐梓的马尾海军学校任训育主任。这里虽然没有刀光剑影的拼杀,但邓兆祥脑海里始终缭绕着抗日前线的炮火声。他常常给学生们讲这样一件事:甲午海战时,日本人曾俘我“镇远”、“靖远”等舰。日本人为炫耀其战绩,竟将“镇远”、“靖远”两舰的铁锚、锚链陈列于东京的公园里,令华侨和中国留学生无地自容。邓兆祥还亲自题写了“雪甲午耻”几个字制成匾额,悬挂在学校图书馆的大门上,以激励学员不忘国耻,誓死驱除入侵日军。

  作为教官,邓兆祥把学生总是看成朋友,从不体罚任何学生。这在等级森严的旧海校里不为多见。当时在桐梓学习的许多海军学员都清楚地记得,邓兆祥始终穿着布鞋,他发誓,抗战不胜利决不穿皮鞋。几十年过去了,他的好多学生对他的言行仍然铭记在心。当时有一位学生家境十分困难,邓兆祥得知情况后,立刻拿出5块大洋给他,让他暂度难关,安心学习。 1990年这位学生专程从台湾到大陆看望邓兆祥,并准备了1000元美金,想以谢师恩,最后他意识到邓老肯定不会接受,因而放弃这一想法,只是让邓老穿上皮鞋和他一起合影,他准备把邓老穿皮鞋的照片送给在海外的所有同学。

光荣举义

  1949年2月25日,无论对国民党海军,还是对即将诞生的新中国人民海军来说,都是一个极其难忘的日子。这一天,国民党海军最大的巡洋舰“重庆”号在上海吴淞口起义,投奔解放区。这一义举,令中外震惊。

  事情经过是这样的:抗战胜利后,邓兆祥一度满怀希望,他奉命到陪都重庆,担任中国赴英国接舰学兵总队一大队长,负责训练招考入伍的大、中学校的青年学生。后来,邓兆祥作为“重庆”号巡洋舰舰长,率领数百名官兵从英国回到上海吴淞口,一入国门看到的是外滩高楼上飘扬的是星条旗;偌大的黄浦江码头可供外国商船和美国军舰使用,而“重庆”舰只能在偏远的高昌庙驻泊。“重庆”舰回国后,蒋介石迫不急待地把它作为一张“王牌”投入了内战。但随着人民解放军辽沈、淮海、平津三大战役的相继胜利,国民党反动统治开始全面崩溃,“重庆”舰官兵日益不满国民党的反动统治。舰上的中共地下党员和进步官兵开始秘密串联,于1949年2月25日1时30分发动了起义。

  邓兆祥事先不知道下层官兵酝酿起义,当起义发动后,他却毅然参加了起义,并亲自指挥航行,稳定了官兵情绪,鼓舞了士气,保证了军舰的安全,从而使这次起义取得了圆满成功。“重庆”舰通过敌人的层层封锁线后于2月26日上午顺利驶抵解放区港口。

  正当“隐退”奉化的蒋介石气极败坏,下令所有军舰不准出海,并派多架飞机对“重庆”舰进行追踪侦察和狂轰滥炸时,毛主席和朱德总司令给邓兆祥及“重庆”舰全体官兵发来了慰勉电,电文说:“你们的起义,表示国民党反动派及其主人美帝国主义已经日暮途穷。他们可以炸毁一艘‘重庆’号,但是他们不能阻止更多的军舰将随你们而来,更多的军舰、飞机和陆军部队将要起义站到中国人民解放军方面。”毛主席在电报中鼓励他们做“中国人民海军建设的先锋”。这是毛主席给海军起义官兵发的第一封慰勉电。

  毛主席的慰勉电对“重庆”舰全体官兵及国民党的爱国海军官兵都是一个巨大的鼓舞。“重庆”舰起义后不久,国民党海军海防第二舰队,在司令林遵带领下,于南京巴斗山宣布起义;国民党赖以阻碍解放军渡江的重点支撑点江阴炮台官兵起义;被国民党派往台湾后,又到长江口骚扰的“长治”舰起义……

铭记领袖们的教诲

  党中央、毛主席十分关心重庆舰起义官兵。开国大典前夕,邓兆祥参加了第—届全国政治协商会议。1949年l0月1日,邓兆祥随毛主席登上了天安门城楼,参加了举世瞩目的开国大典。

  第一届政协会议期间,毛主席还委托周恩来专门接见了出席会议的邓兆祥、林遵等4名海军起义将领,周恩来仔细询问他们的工作和生活情况,并再三征求他们对人民海军建设的建议。邓兆祥发言说,人民海军建设需要人才,旧海军中有许多人有爱国思想,懂专业技术,应该请他们出山,发挥他们的作用。周恩来认真听取了邓兆祥等人的建议,并表示一定把他们的建议向毛主席汇报。事实证明,经过毛泽东、周恩来等领导人的过问和关心,许多旧海军的高级成员都投入到人民海军建设的行列,且大都分配在重要的工作岗位,有的还担任了重要职务。

  也是在这个期间,有一天,工作人员告诉邓兆祥和林遵,朱德同志要专门邀请他们到中南海做客。不一会儿,一辆轿车来到他们下榻的六国饭店,接他们去中南海,这辆轿车是聂荣臻特地派出的自己的专车。到了中南海,他们才知道,朱德专门为他们准备了宴会。宴会上,邓兆祥敬仰已久的朱德总司令频频举杯,给他们敬酒,感谢他们为人民海军做出了贡献。

  几十年来,邓兆祥没有辜负领袖们的希望。无论遇到何种困难和挫折,他都以毛泽东、朱德、周恩来的教诲激励自己。1965年,邓兆祥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决心把自己的全部身心交给人民海军事业。十年动乱期间,造反派要他交待所谓历史问题,他直言相对:“我的问题毛主席、朱总司令、周总理都清楚,我也向党组织交待过了,再也没有什么可说的了。”在工作秩序被严重破坏的情况下,邓兆祥每天步行半小时按时上班,始终坚持在作战值勤、值班的岗位上。

为人民海军建设立新功

  解放后,人民海军建设急需人才,邓兆祥全身心投到了培养人才的工作上。他担任了人民海军第一所学校安东海军学校的第一任校长,后又领导创建了新中国第一所海军快艇学校,并先后担任了海军快艇学校第一任校长和大连第一海军学校副校长等职务。在极其艰苦的条件下,他和教员一起编教材,做教具,研究和改进教学方法,为新中国培养了大批优秀的海军人才。由快艇学校第一批毕业生组成的人民海军第一支快艇部队,屡立战功,受到了毛主席的赞扬。

  新中国的解放,使邓兆祥焕发了青春,也为他的海军生涯写下更加灿烂的一页。1955年,邓兆祥被授予人民海军少将军衔,从院校调到海军青岛基地,先后担任副参谋长,副司令员等职。1960年北海舰队组建成立时,他担任了北海舰队副司令员。尽管他身居要职,年岁已高,但仍每年都坚持深入基层连队指导教学训练工作,70多岁时还随舰出海执行各种训练作战任务。驾驶着战舰,巡逻在祖国的蓝色海域,使他忘记了年龄忘记了疲劳。担任海军副司令员后,邓兆祥仍马不停蹄,在海军部队和院校四处奔波。1985年,邓兆祥83岁,经过组织批准,他才退出现役。

  从海军副司令员位置退役后,他积极投身到了全国政协的工作之中,年过90仍坚持每年带政协考察团到全国各地调查了解情况,平时每天坚持到办公室上班,亲自处理全国政协的有关工作事务。繁忙之中邓兆祥仍然不忘海军现代化建设,他把自己的许多图书赠送给西沙、南沙的官兵,把自己珍藏的衣物捐赠给海军博物馆,用于海防教育事业。海军一个学院有关部门想让他讲讲传统课,他马上应诺,结合自己亲身经历讲了近一个小时。为鼓励学员们成才,他还特地题写了“育海军英才,铸海上长城”的条幅送给了学校。

  从11岁考入海军学校到83岁从人民海军副司令员的位置上退出现役,邓兆祥历经北洋军阀海军、国民党海军、新中国人民海军三个时期,干过水、鱼雷和枪炮、航海等多个专业,担任过部门长、副舰长、舰长以及基地、舰队、海军的指挥员,驾驭过从小型快艇、实习船到大型护卫舰、巡洋舰的各类军舰。悠悠往事,殷殷真情。采访中,邓老对新一代海军官兵的情谊溢于言表,对新时期人民海军的建设和发展寄以厚望。他说,随着社会主义祖国国力的日益强盛,实现中国人世世代代盼望“建立强大海军”的夙愿将指日可待。

毛泽东与邓兆祥少将


  邓兆祥(1903-1998),广东肇庆人。1914年起先后入黄埔、吴淞、烟台海军学校和南京水鱼雷枪炮学校学习,1927年后,任国民党海军“飞鹰”军舰枪炮、航海正、副舰长;1930年入英国格林威治皇家海军学院学习;1934年回国,任国民党海军水鱼雷营营长、第二舰队司令部参谋、“长治”号军舰舰长、“重庆”号军舰舰长。1949年2月25日于上海吴淞口起义,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任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重庆”号巡洋舰舰长、安东海军学校校长。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历任海军快艇学校校长,第一海军学校副校长,海军青岛基地副参谋长、副司令员,北海舰队副司令员,海军副司令员,他是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六、七、八届全国委员会副主席。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

  在中国现代和当代海军发展史上,邓兆祥无疑是一位具有重大影响的人物。1949年2月25日,在当时国民党海军最大的军舰——“重庆”号巡洋舰上,邓兆祥与爱国官兵在吴淞口举行了震惊中外的“重庆”号起义。从“重庆”号巡洋舰脱离国民党军队驶向人民怀抱的那一刻起,邓兆祥便成为了举世瞩目的“新闻人物”。由此,邓兆祥开始了与中国人民的领袖、中国人民解放军的统帅毛泽东的交往。

  “重庆”号巡洋舰驶向人民的怀抱,毛泽东致电嘉勉邓兆祥舰长及全体官兵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香港英国当局曾没收了中国招商局在港订制的6艘港湾巡艇,转用于欧洲战场。战后,英国政府把一艘轻型巡洋舰赠送给国民党政府作为“赔偿”,这就是着名的“重庆”舰。该舰原名为AURORA(黎明女神)号,它是英国战绩辉煌的荣誉军舰,国民党政府接收后改名为“重庆”号。

  1946年邓兆祥率领国民党海军第二批水兵赴英国接收该舰,“重庆”舰成为了当时国民党海军中最强的主力舰。

  “重庆”舰上不仅集中了一批经验丰富、技术优良的海军军官,而且连士兵都具有高中或高中以上文化程度,他们都曾分别在英国皇家海军各专科学校和荣誉号练习舰上学习和受训。1948年5月19日,国民党政府代表、中国驻英大使郑天锡与英国政府代表福拉寨,在英国朴茨茅新军港正式举行了“重庆”、“灵甫”两舰的交接仪式,5月26日两舰同时起碇回国。“重庆”舰全体官兵在邓兆祥舰长的指挥下,齐心协力战胜了狂风恶浪,航行近一万海里,历时3个月,终于于1948年8月13日回到了上海吴淞口。

  当久别的游子风尘仆仆地从遥远的大洋彼岸回到母亲的怀抱时,看到的却是在祖国的土地上到处横行着的外国列强。“重庆”舰驶回上海时,偌大的黄浦江上,竟没有一座码头可供停靠,只能停靠在偏远的高吕庙附近水域,而码头却让外国商人租赁着,甚至在供英国军舰专用,美国的星条旗飘扬在外滩的高楼上,美军的吉普车在街道上横冲直撞,达官贵人和洋人们在到处寻欢作乐,劳苦大众却在饥寒交迫中挣扎着。蒋介石反动独裁政府,不顾全国人民的反对,悍然发动内战,刚刚回国的“重庆”舰随即被推上了内战的前线。

  1948年10月,辽沈战役开始不久,人民解放军为了堵住敌人入关退路,正集中优势兵力攻打锦州,以期全歼东北的国民党军队。蒋介石顿时慌了手脚,他亲临东北督战,并抛出了“重庆”舰这张王牌。在海军总司令桂永清亲自指挥下,“重庆”舰用舰炮猛烈轰击解放军坚守的塔山、高桥阵地。当时,邓兆祥既痛苦又无可奈何。中国人打中国人的炮火终于震醒了邓兆祥和舰上的爱国官兵,大家都不愿意再充当蒋介石的帮凶和炮灰了。1948年11月,当“重庆”舰刚从东北返回上海,舰上立即有大量士兵逃亡。邓兆祥常在夜间偷听解放区电台的广播,并经常阅读上海爱国民主党派主办的进步报刊。他逐渐认识到,共产党根本不像国民党宣传的那样杀人放火、无恶不作,认为共产党并不可怕。他与好友郭寿生(在大革命时期就参加了中国共产党)、周应骢(时任国民党海军上海基地办事处主任,与中共上海地下组织有联系)时常往来。一次在周应骢家,他们谈到了“换旗”问题。周对邓兆祥说:“看来国民党海军要换旗了。”邓兆祥同意了他的看法,两人都表示坚决不去台湾。至于如何“换旗”,他们当时还摸不透,但邓兆祥在思想上已经有了“应变”的准备。

  邓兆祥知道国民党对他并不信任,而他对国民党更是丧失了信心。他向海军总司令桂永清打了报告请长假回乡,但未被批准。

  1949年2月,国民党当局准备将“重庆”舰开进长江,妄图配合海军第二舰队阻挡人民解放军渡江。在此期间,舰上的士兵已经秘密进行了精心的策划和准备,并于2月25日子夜发动了起义。当士兵解放委员会的代表、起义领导人之一的王颐帧 (“重庆”舰一等兵、军号:4568)请邓兆祥舰长领航开船,把军舰开往解放区时,由于邓已经有了一定的进步思想基础和应变的思想准备,便毅然登上驾驶台,下令开航,亲自指挥航行。经过25个小时的航行,于2月26日晨,安全抵达山东解放区烟台港外海,“重庆”舰起义成功。

  1949年2月底的一个早晨,毛泽东和刘少奇、周恩来、朱德、任弼时等人,正在西柏坡人民解放军总指挥部,通宵达旦地研究筹备中国共产党七届二中全会的召开。当得知国民党最大的军舰“重庆”号起义,并且已经开到了解放区烟台港时,毛泽东高兴地说:“很好嘛!‘重庆’号是一艘不得了的大舰啊!是中国现代史上惟一的巡洋舰。于1948年8月从英国回来,蒋介石就把它当成了心肝宝贝。现在它的归来,就是发了一个信号,说明国民党南京政府已到了土崩瓦解、穷途末路的时刻啦!这些天来,辽沈、平津、淮海三大战役取得了辉煌胜利,加速了全国的解放进程。今天,‘重庆’号又驶向解放区烟台,这是人心背向的又一个见证!好一个令人鼓舞的消息!我们要大力宣传,给他们发嘉勉电。”

  毛泽东还挥动着手臂对旁边的参谋说:“请你们了解了解‘重庆’号的详细情况,舰长是谁?给我写个报告。”

  邓兆祥舰长驾舰投入人民的怀抱后,受到了共产党和解放区人民无微不至的关怀。为了表达自己的心声,他亲自修改并签发了给毛主席、朱总司令的致敬电:

  敬爱的中国人民领袖毛主席、中国人民解放军朱总司令:

  当我们重庆号五百七十四名官兵全体平安地抵达解放区港口之际,请你们接受我们最诚挚的崇高的敬意。

  在美蒋勾结的反中国人民内战中,几年的中国海军,亦不幸被迫作为帮凶工具。但战争近三年来,国民党陆军消失殆尽,空军起义风起云涌,而在战犯桂永清据为私人财产的海军内部,广大海军青年亦不能再受欺骗麻醉。复加蒋介石在政治、经济各方面的反动措施,已进入最后总崩溃而不可收拾,美英帝国主义的任何援助,也决不能使之起死回生。全国人民解放斗争的胜利,计日可待。鉴于大势所趋,人心所向,重庆号全体官兵,不甘再助纣为虐咸愿秉诚赎罪,报效人民,乃于二月二十五日在国民党腹心地区内吴淞口外,毅然首举海军义旗,北驶开入解放区港口,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今后誓当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之下,东北解放区军政首长直接领导之下,贯彻毛主席八项和平主张,为彻底摧毁美蒋勾结的对中国人民的统治,完成全国人民解放大业而奋斗,为彻底改造自己,根除一切不利于人民事业的思想作风,建立一支强大的新中国人民海军而奋斗。相信我们重庆号已走过的航路,数百艘国民党海军舰艇,万千有志的海军青年,必将跟踪而来,团结在你们——普照着新中国领海领土领空的明灯周围。

  “重庆”号舰长海军上校邓兆祥

  率“重庆”号全体官兵五百七十四名同叩

  三月五日

  3月24日,七届二中全会刚刚结束,毛主席、朱总司令联名给邓兆祥舰长和全体官兵发来了嘉勉电:

  邓兆祥舰长并转全体官兵:

  热烈祝贺你们英勇的起义。美帝国主义者和国民党的空军虽然炸毁了重庆号,但是这只能增加你们的起义的光辉,只能增加全中国爱国人民、爱国的海军人员和国民党陆军、空军人员的爱国分子的恼恨,使他们更加明了你们所走的道路乃是爱国的国民党军事人员所应当走的惟一道路。你们的起义,表示国民党反动派及其主人美帝国主义者已经日暮途穷。他们可以炸毁一艘重庆号,但是他们不能阻止更多的军舰将要随着你们而来,更多的军舰、飞机和陆军部队将要起义,站在人民解放军方面。中国人民必须建设自己强大的国防,除了陆军,还必须建设自己的空军和海军,而你们就将是参加中国人民海军建设的先锋。祝你们努力!

  毛泽东 朱 德

  一九四九年三月二十四日

  毛主席和朱总司令的嘉勉,给了邓兆祥及500多名起义官兵以极大的鼓舞,大家精神振奋,心头都升腾起一个坚定的信念:坚决响应毛主席的伟大号召,为建设中国人民的新海军贡献一切!

  毛泽东接受了邓兆祥的建议,让旧海军人员发挥一技之长

  1949年9月21日,曾在茫茫大海中航行了35年的邓兆祥,在北平中南海怀仁堂参加了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毛泽东在开幕词中庄严宣告:“占人类总数四分之一的中国人从此站立起来了。”“我们的民族将再也不是被人侮辱的民族了。”邓兆祥听到毛泽东的讲话,心中涌起了一种难以言表的激动。他心想:自己只有尽心尽力,为中国海军的强大而努力工作,才能不辜负共产党对自己的莫大信赖和重托啊!

  从23日开始,政协全体会议听取各民主党派和团体代表的发言。23日晚,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主席毛泽东与朱德总司令举行宴会,专门宴请参加政协会议的包括邓兆祥在内的26名国民党起义将领。席间,毛泽东几次举杯,为到会的原国民党将领举行起义和响应人民和平运动而庆祝。毛泽东说:由于国民党中一部分爱国军人举行了起义,不但加速了国民党残余军事力量的瓦解,而且使我们有了迅速增强的空军和海军。

  几天来,邓兆祥一直在考虑,在建设国家、建设海军上,自己应该做些什么呢?毛泽东的讲话极大地启发了这位昔日国民党海军的“王牌”舰长。而此时,毛泽东也在思考,在共商国是的会议上,虽然时间有限,但还是应该让更多的有代表性的与会人员讲讲话,以集思广益。

  9月26日凌晨3时,习惯于夜间办公的毛泽东函告周恩来:“尚未讲话而应讲话或想讲话的人们,如林遵、邓兆祥、刘善本、章伯钧、张元济、周善培、李书城、柳亚子、张学思、杨丞民、罗隆基、李锡九、李烛尘……等人(名单应加斟酌),本日上午或下午必须逐一通知他们写好讲稿,否则明天即来不及讲了。请注意及时组织此事。”在毛泽东的关照下,当天邓兆祥在政协全体会议上做了精彩的发言:

  主席、诸位代表先生:

  我和“重庆”舰起义的官兵以及“灵甫”舰积极参加起义的官兵,在东北人民解放军海军学校受训、学习,并受人民和政府的优待,今天又得以参加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感到荣幸,更感到无限兴奋!对于大会讨论的三个建国大宪章,我敢保证,海军学校全体学员一定遵照朱德总司令前天在大会上的指示,切实去执行。

  我感到几十年来,中国受尽帝国主义的侵略和压迫,主要的原因是没有海防。为什么我们不能建设海防呢?是因为从清皇朝直至战犯蒋介石专政时代,都是勾结帝国主义者压迫和剥削人民大众,所以不愿意中国有保护人民利益的武力,建设海军就因此无望。

  现在人民革命胜利了,中央人民政府就要宣告成立。根据共同纲领的规定和毛主席的指示,我们要建设中国的海军。我们知道在革命胜利之后,建设海军是绝对的必要。而在建设新海军的初期,必须有一个建设新海军的运动,我们要扩大海军建设的宣传,使全国民众和海外侨胞都能认识到海军建设的重要,并一致拥护今后政府对海军建设的计划。这样,经过一个相当时期以后,一定能够建设一支强大的海军。最后,我们谨以最大的热诚,庆祝大会的成功!

  在北平期间,周恩来接见了邓兆祥和他昔日的旧友同窗——率领国民党海防第二舰队起义的林遵,以及原来在国民党海军任职的周应骢、郭寿生等。

  周恩来说:“新中国就要成立了,需要建设一支强大的海军,以保卫国家的海疆。你们四位都是老海军了,今天请你们来,就是想听听你们对海军建设的意见。”接着,周恩来转向邓兆祥,亲切地询问:“邓兆祥同志,你先说一说,咱们一块儿研究商量。”

  在周恩来信任目光的注视下,邓兆祥从上衣口袋里取出一个蓝色的笔记本,翻了几页,说:“我有一个建议,我们海军刚组建,应该让过去的一些旧海军人员出来工作。他们在旧中国饱尝了有海无防的苦难,有爱国思想,又懂专业技术。让他们出来,发挥他们的一技之长,是很有好处的。”

  于是,邓兆祥列举出一些爱国的原海军人员的名字,特别提到曾任国民党海军部部长、海军总司令的陈绍宽先生。他向周恩来介绍说:“陈绍宽先生我是了解的。他是爱国、懂技术的人才。建议请他出来。”

  周恩来听完后,朝邓兆祥笑了笑,高兴地说:“好,好,你的建议很好。我们就是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人,齐心协力为建设祖国而奋斗。你提到的陈绍宽先生,我一定向毛主席汇报。”

  邓兆祥的建议受到了毛泽东的重视。在1950年第一届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第二次会议上,陈绍宽先生以特邀代表的身份出席了会议,后来又先后担任了华东军政委员会委员、福建省人民政府副主席、副省长等职务,并被选为第一、第二、第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

  此后,华东军区海军司令员张爱萍公开发布通告,在上海等地成立了“国民党海军人员登记办事处”,先后有4000多人纷纷加入到人民海军的行列。其中还有许多旧海军的高级官员,有些人还在一些重要岗位上任职。

  “看问题不要割断历史,你们走到革命路上来了。”

  “重庆”号起义成功所起到的重大影响是无法估量的,它为一切爱国的国民党军事人员开辟了一条宽阔而光辉的航道,正如毛泽东说的:“‘重庆’号打开航路,他们是先行者,必然会有更多的军舰接踵而来。”毛泽东始终关心着起义的将领们,更关心着“重庆”舰舰长邓兆祥。

  那是在1949年8月的一个上午,毛泽东在北京中南海的会客厅里,约见林遵和解放后应召参加海军建设的原国民党海军少将曾国晟,以及徐时辅、金声等人时,毛泽东问林遵:“你们先后起义的还有邓兆祥,‘重庆’号舰长,他好像是广东人。”

  林遵回答道:“邓兆祥是马尾海校训育主任,广东高要人。”

  毛泽东说:“高要,又叫端州,那是出端砚的地方。”还说:“马尾船政学堂以前还出了刘步蟾、邓世昌、林泰曾,他们都是着名将领,甲午海战中的英雄。”

  林遵当晚就通过电话向邓兆祥转达了毛泽东对他的问候。邓兆祥激动万分,连连说道:“我衷心感谢毛主席,衷心感谢毛主席!”

  令邓兆祥永生难忘的是,蒋介石因“重庆”号起义一事恼羞成怒,断然下令:要不惜一切代价找到“重庆”号,击沉它!

  在不得已的情况下,“重庆”舰被迫沉海,大家在精神上受到了沉重的打击,心里都很不是滋味。毛泽东派贺龙同志代表党中央、解放军总部到葫芦岛看望大家,贺老总热情地慰勉起义官兵说:“要说宝贝,在坐的诸位才是宝贝哪。贵舰人才云集,邓兆祥就是人才,士兵解放委员会、全舰官兵中还有许多人才。有诸位做骨干,就更容易办海校、建海军。……”

  贺龙同志的接见和讲话,驱散了起义官兵脸上的愁容,鼓起了大家的信心,大家深切感受到了人民解放军的官兵一致和上下平等,与国民党海军、英国皇家海军有着天壤之别。

  1949年9月30日,毛泽东在中南海怀仁堂亲切接见了邓兆祥和傅作义、程潜、曾泽生等30多位国民党起义将领。毛泽东迈着矫健的步伐走到人群中间,并和大家一一握手。

  邓兆祥深情地望着毛泽东,兴奋地说道:“主席,您好!”

  毛泽东点头微笑,紧紧地握住了邓兆祥的双手。邓兆祥看见主席是那样的虚怀若谷和平易近人,紧张的心情一下子就放松了。

  在交谈中,当邓兆祥和起义将领们表露出他们为昔日走错了路而感到内疚时,毛泽东把手臂往空中猛地一挥说:“我们看问题不要割断历史嘛!这是当时历史条件造成的。现在你们走到革命路上来了,这很好嘛。要坚持下去!”

  毛泽东的话,像一把火驱散了埋在邓兆祥心中的阴影,他的心境也豁然敞亮了。邓兆祥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为建设强大的人民海军贡献出毕生的力量。

  邓兆祥应毛泽东之邀登上天安门城楼,参加了开国大典

  1949年10月1日,任安东海军学校校长的邓兆祥应邀光荣地参加了开国大典。北京的十月,秋高气爽。天安门广场上红旗招展,花束缤纷,形成了一片欢腾的海洋。邓兆祥站在庄严巍峨的天安门城楼上,心中深切地感受到,这是一个近代史上倍受屈辱的民族扬眉吐气的时刻,是华夏大地新的历史开端……

  下午2点50分,整个广场沸腾了。毛主席、朱总司令等国家领导人登上了天安门城楼,全场掌声、欢呼声此起彼伏。军乐队奏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义勇军进行曲》。演奏刚一结束,毛泽东便健步走到麦克风前,稍停了一下,挺起胸膛,发出了时代最强音:“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成立了!”

  毛泽东按动升旗电钮,天安门广场上第一次升起了五星红旗。面对此情此景,心潮激荡的邓兆祥眼睛湿润了。

  随后,盛大的阅兵式开始了。朱德总司令乘车检阅了陆、海、空三军部队。在人民解放军进行曲那雄壮节奏的指引下,受阅方队由东向西经过天安门广场。当年轻的人民海军受阅方队走过来时,毛泽东率先鼓起了掌。邓兆祥激动地喊了起来:“我们的人民海军来了,我们的人民海军来了!”

  这时,人群中响起了一阵又一阵“中国人民海军万岁!”的欢呼声。雄壮整齐的受阅官兵声音洪亮地高呼着:“毛主席万岁!毛主席万岁!”的口号通过天安门广场,毛泽东凝视着这支蔚蓝色的海军“舰队”,满意地笑了。

  此时此刻,历经了北洋海军、中华民国海军、新中国人民海军的邓兆祥,望着人民领袖毛泽东对海军方队的微笑,激动不已。

  海军方队走近了,邓兆祥一眼就看到,这支由155人组成的年轻的受阅水兵队列中,有40名是从安东海军学校选派的原“重庆”号和“灵甫”号军舰上的士兵。他们头戴白色水兵帽,肩上飘着黑色的金锚飘带,身着蓝白相间的海魂衫,手端钢枪,挺胸注视着城楼,庄严敬礼,步伐整齐地通过天安门前。邓兆祥第一次感到,从此中国人民有了自己的海军,万里海防线上有了坚不可摧的堡垒……

  几天以后,邓兆祥又被邀请到中南海,参加朱总司令为起义将领们举行的宴会。朱总司令频频举杯说:“欢迎你们来做客,我代表毛主席向你们表示感谢,感谢你们为共和国的诞生做出的努力。希望你们为未来的国防建设事业做出更大更新的贡献!”

  邓兆祥双手端起酒杯,高高举过头顶,向敬爱的朱总司令道了一声发自内心的最虔诚的祝福:“祝毛主席和您身体健康!”这是一位饱经忧患的老海军发自肺腑的祝福!

  在人民海军首次举行海上联合演习之后,邓兆祥参加了毛泽东与海军军官的合影

  邓兆祥的写字台上摆放着一张留有“1957年8月5日于青岛”字样的合影照片。岁月逝去,照片的颜色已经泛黄,而邓兆祥将军却依然神往着那最美好的时刻。

  1957年月4日,海军在青岛举行了人民海军建军以来空前未有的诸兵种联合演习阅兵。毛泽东原计划检阅海上演习,但由于游泳时身体受凉患了重感冒,就委派周恩来总理检阅了海军部队。8月5日,毛泽东身体尚未痊愈,便同周总理一起接见了驻青岛的大尉以上的海军军官。

  听到这个消息,邓兆祥同大家一样兴奋,他身着将军服,脚踏着锃亮的皮鞋,还特意精心打扮了一番,心中更是期盼着,接见时,如果能站在毛主席身边照张相就好了。

  青岛市第一体育场的观礼台上,海军军官队列整齐。不一会儿,毛泽东、周恩来在海军司令员肖劲光大将的陪同下,步入体育场,顿时,队列里响起了热烈的掌声。毛主席、周总理微笑着向大家频频挥手,主席看到队伍排得很长,就问记者:“来人这么多,站在旁边的人能照上吗?”

  记者忙回答:“主席,都能照上。”

  邓兆祥站在队列的第一排,离毛主席很近,终于实现了在毛主席身边照相的愿望。几十年来,这张具有特殊意义的照片,一直在激励着他。

  邓兆祥是大海的儿子,毕生都在为海军的建设、为振兴中华、统一祖国而奋斗着。邓兆祥同“重庆”号爱国官兵的光荣举义,在中国人民解放斗争史上记录了特殊的一页,在人民海军史上,载入了邓兆祥建设强大的人民海军的光辉业绩。毛泽东对邓兆祥给予了无微不至的关怀和很高评价,“重庆”舰起义的辉煌以它独特的意义两次被载入了《毛泽东选集》。

  邓兆祥对毛泽东、对共产党有着特殊的深厚感情,他在暮年发自肺腑地说:“共产党胸怀大志,真心为国,海纳百川,天地可鉴。”

邓兆祥故居


  邓兆祥故居在广东省肇庆市端州区厂排一街35号,为普通的砖木结构民居,占地面积91平方米,由两间住房和一小天井组成。邓兆祥,1903年4月1日出生于广东省高要县肇庆镇双木棉村(现肇庆市沙街)。11岁考进黄埔海军学校。1949年2月25日,他与爱国官兵在吴淞口举行了震惊中外的“重庆”号起义,加入了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行列。

  在中国近代海军史上,邓兆祥是一位有着传奇色彩的人物。他在海军服役长达70余年,堪称世界海军之“最”;他有过驾巡洋舰起义的壮举,受到毛泽东、朱德、周恩来的亲切慰勉和接见;他曾担任过基地、舰队、海军副司令员等要职,为人民海军建设做出了重大贡献。先后担任海军副司令员、全国政协副主席等职。


    1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评论评论内容为网友展开的讨论,与本站观点立场无关[去知识社区发起新话题]

  • 5.188.211.*在 2018/6/30 11:57:40 发表
  • How much notice do you have to give? https://www.drugonsale.com viagra In that case, prosecutors on Aug. 8 asked a judge to excludeevidence that various Madoff employees, including four of thefive defendants, were at times romantically or sexually involvedwith one another, including one defendant who was in a "lovetriangle" with convicted swindler Bernard Madoff himself.
  • 5.188.211.*在 2018/6/10 7:06:13 发表
  • I have my own business https://www.drugonsale.com levitra Any positive Motown impact on the insurance business will come if and only if Detroit is not the start of wave of defaults across U.S. municipalities. Such a scenario would be a severe blow for the bond insurance industry.
  • 5.188.211.*在 2018/6/10 4:24:27 发表
  • I live here https://www.drugonsale.com kamagra In fact, “Hellboy’s” mordant star, Ron Perlman, shows up for a cameo in “Pacific Rim,” not sheathed in red leathery skin but his own, as a black marketeer working Hong Kong’s neon-noir byways. It’s in that port city, sometime in the future, that an apocalyptic invasion of sea creatures called Kaiju will or won’t be repelled by a ragtag army of Jaegers, 25-story robots that look like super-size version
  • 5.188.211.*在 2018/6/10 4:06:53 发表
  • I'm on business https://www.drugonsale.com viagra Immediately following Napoles' surrender, social media users took to their favorite photo-editing software to make memes that cast a funny light on how Wednesday???¢????????s gripping scenario unfolded in Malacanang.
  • 5.188.211.*在 2018/6/10 3:48:11 发表
  • I enjoy travelling https://www.drugonsale.com cheap order drugs Securing seed money is relatively straightforward. Gettingsubsequent funding is where the real problems arise, says SimonCook, chief executive of DFJ Esprit, an affiliate ofCalifornia-based investor Draper Fisher Jurvetson.
  • 5.188.211.*在 2018/6/10 1:54:52 发表
  • Do you know each other? https://www.drugonsale.com kamagra The Knicks say they were well aware of Smitha??s condition and didna??t see a problem with making a long-term commitment to a player headed for the operating room. You hope for the best but the real Knick fan out there thinks about Bernard King, Patrick Ewing, Antonio McDyess, Houston and Stoudemire and realizes that with knees and basketball players there are no guarantees. Well, except for their contracts of course.
  • 5.188.211.*在 2018/6/10 0:23:27 发表
  • Where do you study? https://www.drugonsale.com kamagra Under the agreement, the Border Patrol will pledge to engage in constitutional policing and give refresher training to officers based in the Olympic Peninsula city of Port Angeles on traffic stops that require reasonable suspicion.
  • 5.188.211.*在 2018/6/10 0:04:47 发表
  • Hold the line, please https://www.drugonsale.com online pharmacy While the Georgia-Tennessee fireball was a unique event for its exceptional brightness, our planet is bombarded with more than 100 tons of material from outer space every day. Most of it consists of grains of dust and bits of asteroids or comets that burn up safely in the atmosphere, occasionally creating shooting stars in the process.
  • 5.188.211.*在 2018/6/9 19:10:17 发表
  • Could you ask her to call me? https://www.drugonsale.com kamagra "For a lot of entertainment professionals, this is a significant issue," said Thompson of Capstone Brokerage. "To protect their value, they may have to be willing to do a monthly drug screen, physical exams, random drug testing."
  • 5.188.211.*在 2018/6/8 23:25:48 发表
  • A Second Class stamp https://www.drugonsale.com online pharmacy Executives at Al Jazeera America pledged to cover the U.S.domestic market, and opened bureaus in cities they consideredunder-served, such as Detroit, New Orleans and Nashville. Ithired ABC news veteran Kate O'Brian to be its president.
  • 5.188.211.*在 2018/5/26 21:02:34 发表
  • I'm sorry, I'm not interested https://www.drugonsale.com cheap order drugs Our Classified websites (Photos, Motors, Jobs and Property Today) use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correct local newspaper branding and content when you visit them. These cookies store no personally identifiable information.
  • 192.169.140.*在 2018/3/26 5:57:41 发表
  • http://www.international-hair.com/
  • 177.33.28.*在 2018/3/26 0:36:28 发表
  • http://prtipsforstartups.com/
  • 14.141.216.*在 2018/3/22 16:43:58 发表
  • http://google0125.com/
  • 88.99.220.*在 2018/3/19 14:31:44 发表
  • http://google0123.com/
  • 更多评论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gd.zwbk.org 广东百科信息网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