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蓝色文字是词条,点击蓝色文字可进入该词条页面;
 正文中的红色文字是尚待创建的词条,点击红色文字可进入创建词条页面;
 欢迎参与词条创建或编辑修改!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共同建设中文百科在线,共创知识文明!
帮助
知识体系
编辑手册
广东百科在线简介
使用本站指南
公共留言板
首页


阅读 1068 次 历史版本 0个 创建者:冰若寒(2011/10/19 15:27:44) 最新编辑:冰若寒(2011/10/19 15:27:44)
曾习经
拼音:Zéng Xíjīng (Zheng Xijing)
同义词条:曾刚甫,蛰庵居士
目录[ 隐藏 ]
  
曾习经
      曾习经
曾习经(1867年9月18日-1926年5月18日),又名曾刚甫,号蛰庵居士,广东揭阳棉湖镇(今属揭西县)人。著名诗人,梁启超认为其是“有清易代之际第一完人”。

  清光绪十八年(1892年)补行殿试,二甲七十八名进士。初被授为户部主事,又迁员外郎。光绪三十二年(1906年)改官制后,擢升度支部左参议,晋右丞。历兼税务处提调、清理财政处提调、印刷局总办、宪政编查馆学部咨议官。他也曾经兼任大清银行会办一职。民国十五年(1926年)9月18日贫病逝于北京潮州会馆中,享年六十。

  曾习经生平,经、史、子、集无所不读,尤爱好藏书,所藏书籍都署“湖楼”二字。后因贫病交加,不得不逐渐变卖。徐信符《广东藏书纪事诗》有句:“湖楼万卷皆星散,抱节何曾叹昨非。”写的就是这一境况。此外,曾习经能书善画,有《曾习经字帖》和《挂瓢图》、《南塘一角图》等字画传世。

曾习经简介


  曾习经(1867—1926年)又名曾刚甫,号蛰庵居士,生於揭阳县棉湖镇(今属揭西县)。光绪十四年(1888年)就读广州广雅书院,十五年中举人,十六年登进士。初任户部主事,官至度支部左丞,兼任法律馆协修、大清银行监督、税务处提调、印刷局总办等职。当时部务新创,举要挈纲,制定章约,多出其手。同时参与改币制,创税校,设纸厂、开印局等要务。他曾赴日考察,与梁启超结下莫逆之交。梁启超筹划变法後,交往更密,常有书信来往,论及维新之事。他在清帝逊位前一日辞官,退居京都,躬耕不辍。民国政府曾3次聘请曾习经出任财政部长、广东省长之职,他都固辞不受。工诗词,着有《蛰庵诗存》、《秋翠斋词》等。梁启超曾为其《蛰庵诗存》作序,赋《曾习经进士像赞》,称之为清易代第一完人。当时京沪诗坛将他与黄遵宪、丘逢甲、丁叔雅合称“岭东四诗家”。

  曾习经天资聪颖,刻苦过于常人,成绩优异;年弱冠,即被选补为县生员。光绪十四年(1888年),两广总督张之洞在广州主办广雅书院,聘请着名学者、诗人梁鼎芬(番禺人)为院长,在各府州县选拔高材生到广雅深造。习经与其长兄述经(字撰甫)均被选中。习经在书院得名师亲授,学业大进,深为梁鼎芬赏识。接着,曾习经转到广州学海堂就读,与梁启超、麦孟华同窗,交谊颇深。

  光绪十五年(1889年),曾习经与长兄一起中举;第二年,曾习经赴京会试,又得中进士。光绪十八年(1892年)曾习经参加由皇帝亲自主持的殿试,以成绩优异,授户部主事。从此步入官场,长达20年。在户部尚书,光绪的老师,政治家兼学者翁同龢的赏识举荐之下,曾习经当上了管机要补官,不久又调升为户部员外郎。

  曾习经曾赴日考察,与维新派梁启超结为莫逆之交。光绪二十一年(1895年),康、梁发动公车上书,设京师强学会,习经与长兄都积极参与。为此,曾习经与梁启超、麦孟华、夏曾佑等维新人士“日相过从”,“文酒之会不辍”。正如梁启超在《饮冰室诗话》所说,当时梁启超与曾习经在京师“连舆接席者岁余”;“时或就其所居之潮州会馆共住,每瀹茗谈艺,达夜分为常;春秋佳日,辄策蹇并辔出郊外,揽翠微潭柘之胜”;还因“甲午丧师后,忧伤憔悴”,曾“一夕对月坐碧云寺门之石桥,语国事,相抱恸哭”。第二年,梁启超到上海办《时务报》。临行,曾习经赋诗相赠:“楼头缺月夜何晓,骑马与君相送行”;“他年独自亲调马,愁见山花故故红”。惜别之情,溢于字里行间。直至晚年,曾、梁交谊一直有增无减。梁夫人去逝,梁启超还请曾习经为作神道碑文。

  光绪三十二年(1906年),户部改为度支部,曾习经升任度支部右丞,兼任法律馆协修、大清银行监督、税务处提调、印刷局总办等职。时朝廷实施新政,“部务新创”。度支部中修订税务及钱币制度,创办税务学堂,设纸厂,开印局,曾习经都是主办者,“擘划尤精”,“所定章程,多出刚甫手”。光绪帝曾两次召见。宣统三年(1911年)辛亥革命爆发。翌年初,曾习经深知清政府不可能再维持下去了,即先于清帝退位一日辞官。后袁世凯要复辟帝制,到处罗致人才。其左右要人多为习经旧交,尝劝习经复出,习经都一一谢绝,隐居于京师。及后民国政府也曾三次聘其出任财政部长、广东省长之职,他都固辞不受。此后,曾习经到直隶宁河杨漕(今属天津)购地筑舍,躬耕陇亩,自号“蛰庵居士”,长期过着田园隐居生活,“斗室高歌,不怨不尤,不歆不畔”,“布衣草履,日随老农课晴雨,话桑麻,绝口不谈时事”。每于农闲,他都要回故乡探望老母和兄弟,并常接济亲戚朋友中之贫病孤寡者。他在度支部时,“律己最严”,“俸人外既一介不取”,“去官则无复余财以自活”。杨漕又多为盐碱地,且经营不善,故“岁屡不登”,以至入不敷出,只得变卖图书、字画、古玩以维持生计。后长兄、老母相继去世,他自己也患痈疽恶疾,一病不起。据《梁启超年谱长编》所载,梁启超曾去探望他,只见痈疽已溃破,十分痛苦,伤感之下,唯有送点钱以表慰问。1926年10月4日,曾习经病卒于北京宣南潮州馆,年仅60岁。其后事也全靠老朋友梁启超、叶恭绰为之料理。梁启超特为其撰书像赞:其施于政事者,文理密察而不失其器宇之俊伟;其发为文辞者,幽怨悱恻而愈显其怀抱之清新。既不能手援天下之溺,则归洁其身,年四十四全节以去,六十而返其真。呜乎,此揭阳曾刚甫右丞,有清易代之际第一完人。

  作为一代诗词名家,曾习经虽善理财,更工音律,有顾曲周郎之誉。他的遗作有其生前亲手誊写定稿的《蛰庵诗存》一卷,由叶恭绰影印传世。倚声之作有《秋翠斋词》一卷,朱孝臧收进《疆村丛书·沧海遗音》中改称《蛰庵词》。另有《蛰庵文存》一卷,但未刊印。综观习经诗作,有如下二个方面:

  一、感时伤事,忧国忧民。曾习经处在慈禧太后弄权时代,外侮内忧,朝政日非。这反映到诗人的作品中,就是感时忧世,“时作幽咽凄断之声”。如《乙未二三月之间》组诗之一:

  春日迟迟夕,春愁尔许长。

  微歌意不适,薄醉未成狂。

  独下感时泪,兼之惜往伤。

  何当从年少,花草弄繁香?

  组诗共6首,作于中日甲午战争之第二年,《马关条约》行将签订,曾习经不禁为此感时伤春,悯乱忧生。他深知中国积弱的根本原因在于清政府的腐败,要图强,必先改革,所以积极支持康梁维新变法。而且,他当时年方30岁,正是贾谊向汉文帝献策之年华,故每以贾生自比。但面对纷乱的政局,他更深知回天乏力。正如他在《送江孝通归里》诗中所说:“忧愤终何补,倾危势已深”;“未应从屈贾,歌哭损天民”。当帝党领袖翁同龢被免职遣归时,他就更预感到变法之难行。请看《送翁常熟师傅归里》诗:

  天问殊难答,臣心久郁陶。

  遥怜贾生策,不分屈平骚。

  江海沉冥易,湖山歌舞劳。

  向来忧国意,余愿老蓬蒿。

  江海沉冥,国将不国,贾生难效,天问难答,真是凄惋已极。变法失败后,曾习经对政局更感绝望,此时,反映在诗中的心声就更是悲怆低沉了。如《病起不寐读{党锢传)》诗有句“不才逢世难,将泪寄遥年”,就是这种心宇的写照。

  光绪二十六年(1900年)秋,八国联军攻陷北京,曾习经避乱于平谷,作《平谷杂诗》18首,忧伤国事,哀悼将士,感怀百姓。如“国殇何处酹?乡泪暗中消”;“觅食艰粱稻,看人揠豆苗”;“十年忧国意,拭泪到沧桑”;“玉辇埋荒草,金轮迫上清”;“覆辙伤钩党,中原半绎骚”,“杜陵原野老,流泪满江沱”等诗句,所写都是当年重大历史事件,怨愤苍凉,堪称一代史诗。光绪二十八年(1902年),列强迫清政府签订了《辛丑条约》。是年曾习经更写了不少忧国忧民的佳作。如《春心》6首,《别梦》5首等。其中,如“别梦依稀过谢桥,心中风雨暗萧萧”;“秋河别夜太凄凉,一曲伊州泪万行”等句,都极尽了以悱恻缠绵之笔,抒忧国忧民之情的能事。而《崇效寺牡丹开后作》一诗,更堪称名作:

  怅卧春归十日阴,落花台殿更清深。

  被栏碧叶如相语,辞世青鸾不可寻。

  物外精蓝谁舍宅?乱馀恶竹又成林。

  迷阳却曲饶忧患,那得端居长道心?

  春光逝了,牡丹谢了,恶竹成林,残阳迷茫。温婉而深沉的诗句,透射出对正人君子被放遂,被杀害,小人却得势横行的郁勃不平之气。

  二、寄意田园,清新闲适。曾习经退出政坛之后,心境逐渐转为平静澹薄,其诗作的风格就如梁启超所说:“直凑渊微,妙契自然,神与境会,所得往往人陶、柳圣处。”就是说曾习经的诗风已渐臻陶渊明、柳宗元的佳境了。他在杨漕的《田园杂诗》14首中,刻画自然景物,抒写生活乐趣,充分反映出文人闲适的生活情调。略举二首:

  蛙声阁阁水平畦,粳稻初秧绿渐齐。

  雨后斜阳红较好,小船摇曳过河西。

  夜起微茫月坠霄,青芦风动叶萧萧。

  平生久惯江湖味,却又关心早晚潮。

  蛙声阁阁,新苗映绿,雨后斜阳,夜风吹曳的芦叶,一切都是那么富有诗情画意,但是,诗人的心中依然难以平静:久在江湖,时局近又如何?就如早晚潮汐,是涨还是落?他在《题谭玉生烟雨归耕图》诗中,就把这种似不甘寂寞,又无可奈何的心态抒发得更为确切:

  “蓑笠携锄事宛然,敢将踪迹比前贤。此中风趣吾差识,惭愧宁河过十年。”又《法源寺丁香花下》云:“忙里偷闲宁惜醉,花间着语故相矜。沈沈万念旋生灭,愧尔东廊扫地僧。”前贤可效,寺僧莫踪。曾习经拒绝袁世凯和北洋军阀的罗致,虽说是消极避世,但也体现了甘愿默默无闻,以至“贫瘁以殁”,而不愿与世浮沉的崇高品操。

  曾习经生平,经、史、子、集无所不读,尤爱好藏书,所藏书籍都署“湖楼”二字。后因贫病交加,不得不逐渐变卖。徐信符《广东藏书纪事诗》有句:“湖楼万卷皆星散,抱节何曾叹昨非。”写的就是这一境况。此外,曾习经能书善画,有《曾习经字帖》和《挂瓢图》、《南塘一角图》等字画传世。

曾习经诗


  曾习经,字刚甫,号蛰庵,揭阳人。光绪庚寅进士。历官度支部右丞。有《蛰庵诗存》。

  汪子贤宅菊花

  平生汪子交情厚,十年同巷更稀有。日日天衢比马归,夜或纵谈月挂斗。心亲直置形骸外,岂有物色阻携手。近营别墅足丘壑,忆向春前乞桃柳。谁能助长烦智力,要令生气充户牖。先生固是羲皇人,侧身竟落乾隆后。年来万事足悲咤,暮唶朝唏如疾首。既念大弨挂空壁,聊复千金珍敝帚。眼看世事纷棋局,安论文章覆酱瓿。青天白日了无事,紫蟹黄花几重九。王尼居处沧海流,杜陵老屋秋风吼。且喜官斋得闲旷,扫除一室意不苟。浮花浪蕊雨淹尽,纷纷泥尘同一垢。最念东篱乾净地,醉倒且击秦人缶。手揽一枝聊自慰,后时独立差可久。结根失所古所叹,且从忧患养年寿。

  赵尧生招同法源寺看丁香

  游心难再羁,迫此青阳暮。投鞭事初地,把臂获良晤。沈沈大雄殿,丁香覆两庑。峭蒨资文字,香润及巾屦。连檐竟晻霭,久坐宛清曙。固知佛日长,稍觉天倪露。平生赵御史,补缺匡王度。似尔风霆手,正要玉雪句。入世有生老,随缘无迎拒。长年眇欢悰,及春理芳绪。馀花今未歇,陈迹昔已屡。初非两眸计,似深一宿悟。达生幸能讬,净义略可树。春芳固外物,且任腾腾去。

  陈麓宾乞罢客过之方灌菊畦语客曰顷顿间有园居之适然每傍晚浇花望平西之日觉甚异也予闻而悲之

  投老归来幸未迟,菊丛犹賸两三枝。可怜看到平西日,不是寻常堕甑时。

  穆天子传

  黄竹三章悔可追,周家仁厚有流遗。君王寡乐吾真信,不待归途哭盛姬。

  田居

  渐缓愁年入渺漫,村居二月尚严寒。未应开口逢人喝,且试将心与汝安。迟日野阴残照在,新潮春涨断冰宽。荷锄已是馀生事,报答东风只肺肝。

  二月十一日大风雨雪

  入夜风怒号,雨雪倏兼至。晨兴启半户,浩浩势未已。河流骤生波,檐雀俱敛翅。春锄正入手,今日适无事。坐诵渊明诗,闲临隐居字。我牛缓齝草,亦似有闲意。一杯聊引满,不觉及三四。村醪虽云薄,饷我一美睡。

  夜起海棠花下作

  月气冥蒙罩海棠,偶然沾醉绕回廊。似闻德佑编心史,颇讶希夷得睡方。久闭亦嫌吾眼懒,独居遂觉老怀长。此花只与春阴便,雨砌明朝有坠芳。

  题周子元遗诗

  四卷完完手自编,乡邦文献一潸然。倚庐不及寝门哭,并世同为膏火煎。地活埋惭我在,生天成佛让公先。昔人只叹龚生夭,苦忆庄休木雁篇。

  清明日同社约访万柳堂遗址予到迟社散僧方掩楼扉独自登楼凝望春色苍然

  旧栽杨柳半成薪,惭愧寻枝摘叶人。异代同时俱怅望,良辰佳约阻逡巡。固知万事欢难并,却恐孤游迹易陈。独立小楼无可语,偶从暝色得清新。

  送温毅夫还山

  寻常惜别到今非,反袂翻无涕可浑。下国未闻椹实美,故山谁信药苗肥。鸿毛生死听时论,燕羽差池赋大归。去与遗民谈野史,一亭宛在雪初飞。

曾习经书法


  曾习经(1867-1926年),字刚甫、湖民,号蛰庵居士,揭阳棉湖(今揭西)人,光绪进士,官至度支部右丞。清帝逊位前一日辞官,蛰居天津杨漕。民国政府曾3次聘请曾习经出任财政部部长、广东省省长之职,他都固辞不受。他是一位颇引人瞩目的诗人,与广东籍诗人梁鼎芬、罗瘿公、黄晦闻并列为岭南近代四家。曾习经在北京任职期间,逛琉璃厂以薪俸换书,他的藏书多达数十箧十万卷,自编“湖楼书目”。

  曾习经兼擅书画,他的书法,有很高的造诣,书风平正冲和、沉挚有力、质朴隽逸、雄浑庄严。他以钟繇的《宣示表》作为书法的底子,致力于六朝碑版,旁及唐人写经,对张黑女有独到见解,用笔方中带圆,刚柔兼济,间参以隶意,字体扁平,稳重凝练。所书楹联,字体较小而气势沉着,结体呈横势而宽绰。由于曾习经所交往的书家如康有为、梁鼎芬、江逢辰、梁启超、罗瘿公等,对他书法的发展,特别是在融合学北碑上影响重大。

  曾习经为其哥哥述经书写的墓志铭刻石,用笔沉实大度,刚柔相济,结体严谨安雅,从《张黑女墓志》和《龙藏寺碑》中化出,是其得意之作,曾手拓一百多份分送亲友。现藏澄海博物馆的临《爨龙颜碑》条屏,虽为“意临”,却神完气足,结体方正,隶楷相兼,章法疏朗,淳朴安雅。而其所临《郑文公碑》,未拘于一点一划,却柔而能刚,大度悦人。广东博物馆有曾习经《黄庭坚诗》条屏,也源于魏碑而参己意,奇欹淡逸,似不经意却极见功力。《蛰庵诗存》一书,则是他晚年行书手迹,尤带隶味,俊逸清新,别具一格。曾习经现存的书迹以对联为主,尚有团扇、横额,对联如“独有山茶老于铁;乍拖池柳欲垂丝”和“雨装石画思苔径;夕艺熏炉捣蕙尘”等,还撰写有《曾习经字帖》。

  章士钊有诗说:“二樵不出名天下,蛰庵宦游人罕知。南海潮音动虚牖,十年静写馆坛碑”。由此可见,曾习经研习碑学之良苦用心。他由《张黑女墓志》诸碑而自成一家风格,可与同时沪上的曾农髯媲美,其灵活之处似优于梁启超。潮汕地区学“黑女碑”等魏碑,能蔚然成风并且出现一些成绩卓着书家,如王鼎新等,应归功于曾习经开我潮碑学之风气。


    1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gd.zwbk.org 广东百科信息网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