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蓝色文字是词条,点击蓝色文字可进入该词条页面;
 正文中的红色文字是尚待创建的词条,点击红色文字可进入创建词条页面;
 欢迎参与词条创建或编辑修改!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共同建设中文百科在线,共创知识文明!
帮助
知识体系
编辑手册
广东百科在线简介
使用本站指南
公共留言板
首页


阅读 4590 次 历史版本 0个 创建者:鹏城华仔(2011/9/15 14:49:19) 最新编辑:鹏城华仔(2011/9/15 14:49:19)
饶宗颐
拼音:Ráo Zōngyí (Rao Zongyi)
同义词条:饶固庵,饶伯濂,饶伯子
  
国学大师饶宗颐
  国学大师饶宗颐
饶宗颐,大紫荆勋贤(1917年8月9日-),字固庵、伯濂、伯子,号选堂,生于中国广东省潮安县,是国学家,在中国研究、东方学及艺术文化多方面有成就。

  饶宗颐,素有“国学大师、汉学家”之称,在中国研究、东方学及艺术文化多方面付出过一定努力,对敦煌学、古文字学、词学均有研究,并且精通梵文。有人称他为“国际瞩目的汉学泰斗”、“亚洲文化的骄傲”,余秋雨也曾经评价说:“香港有饶宗颐,已经不是文化沙漠”;季羡林也曾经说:“近年来,国内出现各式各样的大师,而我季羡林心目中的大师就是饶宗颐。”香港大学修建了“饶宗颐学术馆”;潮州市政府也在其家乡修建了“饶宗颐学术馆”。2011年8月18日,国务院副总理李克强香港大学看望饶宗颐。

  饶宗颐 ,1917年生,字固庵,号选堂,广东潮州人。幼耽文艺,18岁续成其父所着《潮州艺文志》,刊于《岭南学报》。以后历任无锡国专、广东文理学院、华南大学等教授。1949年移居香港,任教香港大学,并先后从事研究于印度班达伽东方研究所,又在新加坡大学、美国耶鲁大学、法国高等研究院任职教授。1973年回香港,任中文大学讲座教授及系主任。饶教授于1962年获法国汉学儒莲奖,1982年获香港大学颁授荣誉文学博士,后任香港中文大学艺术系荣誉讲座教授。1993年为上海复旦大学顾问教授。饶教授学术范围广博,凡甲骨、敦煌、古文字、上古史、近东古史、艺术史、音乐、词学等,均有专着,出版书40种,学术论文过三百篇。艺术方面于绘画、书法造诣尤深。绘画方面,擅山水画,写生及于域外山川,不拘一法,而有自己面目。人物画取法白画之白描画法,于李龙眠、仇十洲、陈老莲诸家之外,开一新路,影响颇大。书法方面,植根于文字,而行草书则融入明末诸家豪纵韵趣,录书兼采谷口、汀洲、冬心、完白之长,自成一格。(摘自《饶宗颐书画》之简历)
 饶宗颐书画作品
   饶宗颐书画作品


  饶教授是学富五车,着作等身的学者。他知识渊博,精通多种外语。六十多年来,孜孜不倦,在文学,语言学,古文字学,敦煌学,宗教学及华侨史料等方面都取得了卓越的成就。除了专着六十多种外,尚有发表在世界各大学术期刊及各大书刊上的论文,短文和杂文约有四百篇。饶教授为国际汉学界及海内海外弘扬中华文化,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饶宗颐是中国当代的文化明星,其对于历史、考古、文学、经学、教育、书画等不同领域均有涉猎,又是杰出的翻译家。香港大学副校长曾引用余秋雨的话说:“香港如果出了一个饶宗颐,就不会是文化沙漠了。”有人以为饶先生可以与季羡林齐名,并称之为“南饶北季”。2011年7月,中国作家网在“中长篇小说”专栏刊发潮州市枫溪区作家协会副主席郭瑞琳着作《饶宗颐传》。

饶宗颐生平


  
饶宗颐
    饶宗颐
饶宗颐为潮州知名学者、工商金融界名流饶锷之长子。年少时候,禀承家学,常常在家中的天啸楼饱览群书。天啸楼是当时粤东最大的藏书楼,藏书量数以万计,俨如小型图书馆。饶自小被父亲训练写诗、填词,还有写骈文及散文。1932年,续编父亲《潮州艺文志》,于《岭南学报》刊登。1938年,中山大学因为日军南侵而迁往云南。饶在途中病倒,停留在香港时认识了王云五和叶恭绰。从此他正式开始了国学研究。当时他协助王云五编写《中山大辞典》,撰《古籍篇名·提要》稿,协助叶恭绰编写《全清词钞》。1949年移居香港,1952年至1968年期间于香港大学任教。

  饶曾任教于无锡国学专修学校(1943年)、广东文理学院(1946年)、香港大学(1952年-1968年)、新加坡大学(1968年-1973年)、美国耶鲁大学研究院(1970年─1971年)、台北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1972年)、香港中文大学(中文系讲座教授,系主任;1973年─1978年)、法国高等研究院宗教学部(1978年)、日本京都大学(1980年)、澳门东亚大学(1981年)、温州师范学院(1991年)、复旦大学(1992年)、广东美术学院(1993年)、中山大学(1935年及1993年)、北京广播学院(1994年)、杭州大学(1994年)、深圳大学(1995年)、韩山师范学院(1996年)、厦门大学(1996年)、台北华梵大学(1998年)、南京大学(1999年)、首都师范大学(1999年)、武汉大学(1999年)及北京大学(2000年)。

  1962年获得号称西方汉学之诺贝尔奖的法国法兰西学院“汉学儒莲奖”。1965至1966年,他于法国国立科学中心,从事研究巴黎及伦敦所藏敦煌画稿,并把研究结果着成《敦煌白画》一书。1978年退休后在法国、日本、新加坡、泰国、中国大陆、台湾及澳门、美国周游讲学,举办书画展,并先后受聘为多位内地着名大学的名誉教授或其他大学的荣誉博士学位。1993年12月,他获得法国索邦高等研究院颁予的人文科学博士学衔和法国文化部颁授的文化艺术勋章。1997年,他创办了大型学术刊物──《华学》,并得到香港艺术发展局授予第一届视觉艺术奖。1998年,获中华文学艺术家金龙奖“当代国学大师”的荣誉。2000年,获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授予大紫荆勋章,以表彰他在学术领域的杰出成就。2001年,他获得俄罗斯国际欧亚科学院院士。2005年,由饶宗颐教授书写《心经》,并由当代着名篆刻家唐积圣先生鑴刻,“心经简林”树立于大屿山昂平一址。2009年,获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聘请为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并得到香港艺术发展局颁发终身成就奖。

饶宗颐学术成就


  饶宗颐的研究领域甚广,时间跨度很宽,上至先秦下至明清,并且着作甚多,仅仅其中的《20世纪饶宗颐学术集》便有十二卷,超过一千多万字,专着逾八十种;论文五百多篇。除此之外,他精通甲骨文。

  研究领域

  古文字学

  甲骨学

  敦煌学

  考古学

  金石学

  史学

  词学

  音乐史

  宗教史

  楚辞学

  目录学

  方志学

  潮学

  中印关系史

饶宗颐著作


  《潮州志汇编》

  《潮瓷说略》

  池田大作饶宗颐鼎谈集

  池田大作饶宗颐鼎谈集

  《道教原始与楚俗关系初探楚文化新认识》

  《中国文化与科学》

  《中国宗教思想史新页》

  《中国史学上之正统论》

  《中印文化关系史论集》

  《古代之断代与编年》

  《古韵今情─饶宗颐书画艺术》

  《古史辨》

  左起:李焯芬、梁爱诗、饶宗颐、樊锦诗、余志明

  左起:李焯芬、梁爱诗、饶宗颐、樊锦诗、余志明

  《古史新证补》

  《古村词》

  《敦煌白画》

  《敦煌曲》

  《敦煌琵琶谱论文集》

  《敦煌本老子想尔注校笺》

  《画—画史论集》

  南京紫金山天文台发现编号为10017号小行星,正式命名为“饶宗颐星”

  南京紫金山天文台发现编号为10017号小行星,正式命名为“饶宗颐星”

  《唐勒及其佚文楚辞新资料》

  《甲骨文通检》

  《老子想尔注校证》

  《饶宗颐史学论着选》

  《广东易学考》

  《尚书地理辨证》

  《说文古文考》

  《金文平议》

  《楚帛书》

  《楚帛书天象再议》

  《楚辞书录》

  《楚辞地理考》

  《楚辞与词曲音乐》

  《楚地出土文献三种研究》(与曾宪通合作)

  《明器图录》

  《日本所见甲骨录》

  《殷代贞卜人物通考》

  《符号、初文与字母-汉字树》

  《全明词》(全六册)

  《人间词话平议》

  《澄心论萃》

  《曾侯乙墓钟磬铭辞研究》

  《巴黎所见甲骨录》

  《战国楚简笺证》

  《长沙出土战国楚简初释》

  《长沙出土战国缯书新释》

  《九龙与宋季史料》

  《佛国集》

  《词籍考》

  《景宋本淮海居士长短句》

  《选堂赋语》

  《黄公望及富春山居图临本》

  《选堂诗词集》

  《学艺双携——铙宗颐艺术天地》

  《远东墓志:远东学院藏拓片图录》

  《选堂集林·史林》

  《云梦秦简日书研究》

  《韩江流域史前遗址及其文化》

  《梵学集》

  《文化之旅》

  《新莽简辑证》

  《法藏敦煌书苑精华》(29册)

  《饶宗颐史学论着选》

  《新加坡古事记》

  《海南岛之石器》

  《淮海居士长短句》

  《饶宗颐二十世纪学术文集》

  《西汉节义传》

  《西南文化创世纪─殷代陇蜀部族与三星堆文化》

  《清晖集》,深圳:海天出版社,2006。

  相关评论:

  《庆祝饶宗颐教授七十五岁论文集》香港:香港中文大学出版社,,1992。

  复旦大学中文系编,《选堂文史论苑》,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4。

  郑炜明编,《论饶宗颐》,香港:三联书店,1995。

  胡晓明着,《饶宗颐学记》,香港:香港教育图书公司,1996。

  曾宪通主编,《饶宗颐学术研讨会论文集》,香港 : 翰墨轩出版有限公司, 1997。

  郭伟川编,《饶宗颐的文学与艺术》,香港:天地图书公司,2002。

  胡晓明、李瑞明整理,《饶宗颐学述》,杭州:浙江人民出版社,2000。

  黄挺、林枫林主编,《从韩江走向世界:饶宗颐之旅》,香港:博士苑出版社,2005。

  陈韩曦主编,《梨俱预流果 : 解读饶宗颐》,广州 : 广东高等教育出版社, 2006。

  陈韩曦主编,《东洲鸿儒:饶宗颐九十寿庆集锦》,广州:广东教育出版社,2007。

  施议对主编,《文学与神明:饶宗颐访谈录》,香港:三联书店,2010。

饶宗颐艺术成就


  除了学术的研究外,饶宗颐也擅长书法、书画、诗词、古琴,而且造诣极高,赢得甚高的评价。台湾故宫博物院院长秦孝仪认为:“先生法书上追汉魏,下迈苏黄。山水人物,尤苍茫澹远,自辟蹊径。而古文辞骈丽并擅,义正旨远,道德、文章、书画,辛亥以还,公其巨擎也。”季羡林教授对他的诗词非常赞赏:“选堂先生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世界五洲已历其四;华夏九州已历其七;神州五岳已登其四。先生又为性情中人,有感于怀,必发之为诗词,以最纯正之古典形式,表最真挚之今人感情,水乳交融,天衣无缝,先生自谓欲为诗人开拓境界,一新天下耳目,能臻此境界者,并世实无第二人。”而人们对他书画的评价:“选堂先生的书画,清狂跌宕不可一世,温文雅逸莫之与京。在当代,只有溥儒有此浓馥的书卷气。但溥画失之枯硬瘠薄,其笔法过多‘作家’气。选堂先生笔墨丰润华滋,行笔自由放任;若无绳墨,却自有法度。”

饶宗颐的影响

饶宗颐学术馆

  位于中国广东省潮州市湘桥区下水门街西巷19号,1993年11月12日奠基,1995年11月10日开幕,投资110万圆人民币。馆藏饶在2005年1月捐赠的70余件个人书法作品。2006年进行第二期扩建,在同年11月底峻工。

  位于香港香港大学大学道2号2楼,2003年11月8日开幕,馆内特辟特藏室,收藏饶数十年来的个人书籍、珍贵线装善本千多册,其他学术书刊共两万多册;另珍藏个人着作书画等;星期一至五开放。

饶宗颐文化馆

  位于香港九龙荔枝角青山道800号,由前荔枝角医院改建,预计2012年开幕。

人物评价

专家叹服

  “只要触角所及,饶宗颐莫不一针见血、入木三分”。

  饶宗颐的谈话,昭示了这位饱学之士对“国本”始终怀有一颗敬畏之心。他在1959年出版的甲骨文着作《殷代贞卜人物通考》中提出考史与研经合为一辙的主张,认为“史”是事实的原本,“经”是事实中提炼出来的思想;由“史”到“经”就是由实践上升为理论的过程。中国古人既研史、更读经,是因为经是史的理论总结,具有普遍性,因而更有指导意义。中国文化的主体是经学,所以他对我们民族的古经史深怀难以表达的敬意,研究国学不能亵渎“国本”,要爱惜、敬重“古义”,顺着中国文化的经络本义阐发经史。

  1982年,饶宗颐提出从田野考古、文献记载和甲骨文研究相结合来研究夏文化的“三重证据法”,至2003年归纳为:尽量运用出土文物的文字记录,作为三重证据的主要依据;充分利用各地区新出土的文物,详细考察其历史背景,做深入的研究;在可能范围下,使用同时代的其他古国的同时期事物进行比较研究,经过互相比勘后,取得同样事物在不同空间的一种新的认识与理解。学术界普遍认同这是继王国维“二重证据法”的前进。饶先生就是在甲骨文中考证出江水之神“帝江”、长江上游的“邛方”,解决殷商统治范围等等问题。

  《周易》,中国最古老的文化典籍,饶宗颐将其视同东方的《圣经》。1974年轰动世界的长沙马王堆出土西汉帛书《周易》抄本,立即引起饶宗颐关注,几年后争取观摩了帛书的影印照片,回港后凭着1974年7月《文物》上仅仅发表的一页抄本的图版,写出具有重要学术价值的《略论马王堆〈易经〉写本》一文,提出六方面的研究成果。比如指出马王堆帛书本的卦序与后世通行本的卦序不同,以“乾”为首,继之以“艮”(通行本乾、坤、震、巽、坎、离、艮、兑),将其与“京氏易”八宫卦乾、坎、艮、震、巽、离、坤、兑排序比较,认为马王堆写本开其先河,而通行本卦序与同时代燕人韩婴所传相同,与帛书本出于不同传本;又将帛书本与汉代“中古文本”相比较,认为二者相近,充分肯定了帛书本的文献价值;还将帛书本《周易》与西汉初年长沙王傅贾谊的《新书》中易说相比较,认为“墓中《易经》写本适当贾谊时代,谊在长沙所见之《易经》及传,当为此类,其时《系辞》与《说卦》尚未离析也”。这些至今都是不刊之论。

  1992年9月马王堆发掘20周年之际,内地学术界出版了《马王堆汉墓文物》,全文发表了《刑德》乙篇,饶宗颐以最快的速度于10月份写出《马王堆〈刑德〉乙本九宫图诸神释——兼论出土文献中的颛顼与摄提》一文,不但对帛书《刑德》九宫图进行了复原研究,而且对该图中所列诸神名进行了令人信服的考证。如考证位于四仲的四方神名:“东方木,其神大皋,西方金,其神大皋,西方的‘大’字,必是‘少’字之写误,即大昊与少昊。”简明扼要几句话,就将令人晕头转向的迷惑点明了;接着是破解帛书本北方之神“湍王”即“颛顼”,令人豁然开朗,并指出:“颛顼之名,未见于出土文物,是图作‘湍王’,乃是首次,故极可贵。”这些富于首创性的解读,成为经典性的诠释。

  看过屈原《离骚》的读者,一定记得开首:“帝高阳之苗裔兮,朕皇考曰伯庸;摄提贞于孟陬兮,惟庚寅吾以降。”但“摄提”是什么?众说纷纭,读者不甚了了。饶宗颐考证帛书《刑德》四隅神名的西南“聂氏”,指出“氏”与“是”古文通用、“是”与“提”经常借用;而“聂”、“摄”通假。结论是:“聂氏”即“摄提”。他从《周易·坎》九五爻辞、《说文》、《公羊传》、《初学记》、《左传》等古籍中旁征博引,信手拈来,然后指出:“摄提星名,本随斗杓所指,《史记》索引引纬书《元命苞》云:‘摄提之为言提携也,言能提摄角。’《御览》星下引《天官六星占》:‘岁星一曰摄提’(“摄提贞于孟陬”,即岁星恰值孟陬正月时节),石氏(石申)有《摄提六星占》。聂氏之为摄提,既是星名,亦为神名。《淮南子·地形训》云:诸稽、摄提、条风之所生也。为八风神之一,摄提出现于考古材料,此为初次,原亦作‘聂氏’,以往有人认为摄提格为外来语,此可证其不确。”文章发表至今,凡是研究帛书《刑德》的学者,无不认同饶宗颐的见解。

  专家们叹服,饶宗颐对马王堆帛书并非全面研究,“但只要触角所及,莫不一针见血、入木三分,只有博学多才的通儒才能达到如此境地”。

学者评价

  饶氏治学,“几乎没有一个时代是‘交白卷’的”通儒,学兼中西。饶宗颐知古而不泥古,深植中华文化的沃土而能超越民族文化的局限,从世界人类文化的高度审视本民族文化及其与各民族文化的关系。他走的是中国知识分子的传统道路,采用的治学方法却有异于传统,因而才取得超迈前人的成就。他的标新立异,首先源于他对自己民族文化的深入研究,其次是以自己的中华文化之心去深刻理解和感受各不同文化的差异。 饶宗颐跳开中国看中国,所以对“国学”、“国学大师”等提法都有保留。他说,国学就是本国的文化,每个国家都有本国的文化,把中华文化称为国学,放到世界上就不通了,因此主张称“汉学”或“华学”更准确。他于1995年创办以中文为媒介的大型国际性学报《华学》并自任主编,由香港大学饶宗颐学术馆、清华大学国际汉学研究所、中山大学中华文化研究中心及泰国华侨崇圣大学中华文化研究院联合主办,至今已出版8期。

  他说,研究传统中国学问,最好使用中文撰写论文才不隔膜,《华学》发表的论文深受国际学术界重视。

  采访中笔者提到,近年内地有学者一反传统观念,指家喻户晓的忠臣诸葛亮对天下大事看法一成不变,还是大大的奸臣,岳飞不是民族英雄等等。对这些“研究成果”,究竟应怎样看?饶先生没有正面回答,只淡淡地说:历史人物要放到历史环境中看,《三国志》是晋朝人编的,比如“隆中对”里是出山前的原话还是后代史家归纳的文字要搞清,否则站在后来的角度看当时,就真成了“事后孔明”了。

  饶宗颐重视“国本”,又能会通古今中外。论者评价:“饶氏治学所涉及的时代,从上古史前到明清,几乎没有一个时代是‘交白卷’的。”他通晓汉语中文及闽、粤等多种方言和英、法、日、德、印度6国语言文字,对古梵文、古巴比伦楔形文字也颇有研究,这连其本国人都鲜有通晓的。因此他史识广博,了解西方和东方一些国家的历史文化,能在古今中外文化的交汇比照中,互动认知,不断发明,提出和解答中国历史文化的新问题,想他人所未想,道他人所未道。而一旦公布,便成人所共想,其观点便为世所公认。

  以他在域外汉学传播方面的成就为例,他是编录新马华人碑刻、开海外金石学先河的第一人;是在日本东京出版《敦煌法书丛刊》、在国际学界讲敦煌本《文选》和据伦敦敦煌卷子讲禅宗史上摩诃衍入藏问题的第一人,如今“敦煌在中国、敦煌学在日本”已成历史;是在国际上讲巴黎所藏甲骨、日本抄本《文选》五臣注的第一人;是利用日本石刻证明中日书法交流并非始自唐朝的第一人;是讲有关越南历史《日南传》的第一人;辨明新加坡古地名及翻译译名,并撰写新加坡前代史《新加坡古事纪》的第一人;利用中国古代文献补缅甸史的第一人;等等。这些都体现了他在学术研究上开阔的国际视野,既注重中国历史文化和典籍在海外流传的各种形态的研究,又对其在中国历史文化的源头不懈求索。在1956年《敦煌本老子想尔注校笺》中,将伦敦所藏这部早期天师道思想秘籍公诸于世,并作出笺注,从而引发了当年欧洲学界对中国古代道教研究的热潮。

  他也不是凡事必中国古代第一。比如他研究认为,我们引以为豪的秦始皇统一六国、建立郡县制,他则与波斯帝国大流士一世之父Cyrus于公元前五三九年克服巴比伦后统治万民,在圆筒刻石上明功记德、称百姓为Black-headed people(黑首)相比较,认为“始皇二十六年(公元前二二一年)统一天下,刻石颂德,分立三十六郡,更民名曰黔首(黑首),颇疑远受到波斯分省制度之影响,而‘黔首’一名则承袭西亚之旧称。”

大千评价

  张大千说:“饶氏白描,当世可称独步”。学者对他的书法评价是:“无所不能”。

  饶宗颐是学术大师、教育家,1935年受聘于国立中山大学广东通志馆,抗战后期的1943年至1945年,任西迁广西的无锡国专教授,1946年任广东文理学院教授,1947年至1948年任汕头华南大学教授兼文史系主任,1949年10月起定居香港。自1952年至1968年,历任香港大学中文系讲师、高级讲师、教授,1968年至1973年任新加坡大学中文系首任讲座教授兼系主任,1973年至1978任香港中文大学中文系讲座教授兼系主任至退休。这期间,他先后赴印度班达伽东方研究所、法国国立科学中心、美国耶鲁大学研究院、法国远东学院、法国高等研究院、日本京都大学及北京大学、台北中研院等多所大学、研究机构从事研究工作,并获得法国法兰西学院儒林汉学奖、法国索邦高等研究院建院125年来第一个人文科学荣誉国家博士学位和法国文化部艺术及文学军官勋章,2000年获特别行政区政府颁授香港最高荣誉“大紫荆勋章”。;又数度亲往考察敦煌、榆林壁画及楼兰、吐鲁番等地木简,故垒残壁,流连往返,着成《敦煌白画》一书及一批敦煌学着作。

  学者对他的书法评价是“无所不能”。他自叙自髫龄习书的历程,从唐颜真卿“大字麻姑仙坛”入手,然后汉张猛龙碑、晋爨宝子碑、唐欧阳询化度寺碑等处植基,参以宋人苏、黄、米三家以广其趣;至于甲骨、金文、简帛及两京碑碣,皆摄取其意。故不论篆隶楷草,皆能于古人笔意之上发展。他对敦煌书法也有专攻,曾选取巴黎所藏敦煌经卷精粹编为《敦煌书法丛刊》29册。他对前人书画艺术的高度观察力及转化能力,使他的书法能够写出各种不同形象,但却又能保持强烈个人面目,包括把古代一些不是书法家所写的字,变成他自己面目的古文字书法。

  70岁前后,饶宗颐画风转变,不论山水人物及花鸟,都突破古人的规范,纵笔自如,堪称“从心所欲不逾矩”。至今90高龄,创作力依然惊人,在敦煌风格的绘画上,发展出一种使用其独特苍劲老辣的笔势绘写敦煌壁画的画意,不求其形似,而神韵直追北魏、隋、唐,为敦煌绘画开了一个新的路向。2006年,他提出中国山水画“西北宗”说,他一面撰文讨论,一面用他独特的笔法与墨法,去为西北地区山水写照,作为山水画“西北宗”的实践。

同乡评述

  同乡林伦伦对饶先生的评述:

  先生“业精六学,才备九能”,迄今已出版着作50余部,发表论文400多篇,在敦煌学、甲骨学、词学、史学、目录学、楚辞学、考古学、书画、音乐、韵学诸方面都有了不起的成就,在海内外享有崇高的声誉。

  饶宗颐先生,字固庵,又字伯子、伯濂,号选堂。饶先生的父亲在家中排行第三,名宝璇,字纯钩,后改锷,号钝鹿,又号兹园居士。饶锷老先生毕业于上海法政学校,参加过南社,是一位思想进步的学者,曾着《〈佛国记〉疏证》、《王右军年谱》、《慈禧宫词百首》、《潮州西湖山志》等。饶老先生还是位豪侠儒商,在潮州开有钱庄,喜藏书,好名流,青年进步作家冯印月等人都曾得到过他的支持。饶老夫人蔡氏出自名门,祖父蔡一桂,清同治任资政大夫,父蔡子渊进士出身,户部主事。

  在这样良好的家庭环境中,饶宗颐先生从小就培养了好学多思的性格,儿时喜读《三国》、《封神》、《三侠五义》一类古典小说。6岁始习书法国画,尤爱画佛像。至10岁,能诵《史记》,历阅佛典经史诗词曲赋。11岁从画家杨栻学习绘画山水、花鸟及宋人行草。期间将杨家所藏的任伯年名作一百多幅都临摹了一遍,为书画创作打下了坚实基础……

家庭


  祖父饶兴侗

  祖母

  外祖父蔡子渊:清末进士,曾任户部主事

  温总理向这位享有盛誉的学者表示敬意,并祝他95岁生日快乐、身体健康。

  温总理向这位享有盛誉的学者表示敬意,并祝他95岁生日快乐、身体健康。

  父亲饶锷:学者,考据家

  母亲:

  小女儿饶清芬,女婿邓伟雄

  同房侄女饶芃子:学者

饶宗颐轶事

饶宗颐先生在“中国学术讲坛”的录音整理稿件

  饶宗颐:我所认识的汉学家

  我于1954年第一次到日本。最早接触到的日本汉学家名叫吉川幸次郎,其时任日本京都大学文学院院长兼人文研究所经学研究室主任。他精通日本文学,能够撰写一手地道的好散文。大学时代他研究的是宋词,博士阶段专攻元曲,晚年专门研究杜诗。因而,吉川先生在中国文学方面具有相当高的造诣,能够写出非常优美的中国诗,在经学和敦煌学方面取得了不小的成就。他曾把孔颖达的《尚书正义》翻译成日文。我去日本时他正在研究《诗经》的敦煌古钞本,并保存有不少敦煌钞本的照片。他所师从的两位着名学者,一位就是在日本讲述《文心雕龙》的大名鼎鼎的铃木虎雄先生。

  日本汉学存在着两个派别。一个是京都学派,一个是东京学派。在东京大学主持中文系的是吉川的同学,当今着名学者池田温的丈人,专攻经学,后转而研究中国语学。东京学派虽然也有深厚的段王学底子,但比较侧重现代。京都学派则重视古典,认为汉学的学统在他们身上。该派在史学上取得了很大成绩,第一部绘画史和史学史都是他们撰写的。吉川即属于京都学派。他的一位学生Baxter曾作过《花间集索引》,时任美国哈佛燕京学社的社长,对日本及世界的汉学研究非常支持。吉川创办了一份杂志《中国文学报》。他认为文学是一切学问的基础,进行学术研究应从文学入手。对此我深表同意,与他也非常谈得来。我从吉川那里获益不少,早年的几篇重要文章也发表在《中国文学报》上。

  后来,他派一位学生到我任教的香港大学从事研究。我对他说:“你们日本有一个很好的传统,任何一位汉学家都能写汉诗,这一传统千万不能丢。”在与吉川的另一弟子清水茂交谈时我又表示过类似的看法。清水先生对唐宋八大家深有研究,每逢新年写贺年片时均作一首汉诗贺喜。但现在具有这一能力的人在日本已寥寥无几,大异过去爱好汉诗的传统。

  在与日本汉学界交往的同时,我也开始与法国汉学家有所接触,因为法国人与日本人关系非常密切。50年代,日本人和法国人正在合编一部大型的佛教辞典《法宝义林》。在此之前,他们先费了很大力气出版了《大藏经》。《法宝义林》第一部由日本日法会馆出版,其主编高楠顺次郎曾留学英国。继他出任主编的是曾去印度讲授西藏文的烈维(Sylvain Levi)。50年代烈维去世后,辞典编纂事宜主要由其弟子戴密微负责。《法宝义林》的条目涉及日、汉、梵、藏四种文字,内容具有贯通性,比如梵呗一条有数页之多,贯通中日两国的梵呗情况,撰写必须小心谨慎。另外,书中不少内容讲的是日本的情况,因为日本佛学研究具有重要地位,其国内保存有隋代、唐代和法隆寺等资料可以参证。该词典出到第三部时即已被公认为世界上最好的佛教辞典。但可惜的是,虽然法国在日本专设了一个机构,以免工作半途而废,使辞典编纂工作仍继续进行,但至第四部出版以后,情况有了变化,改用论文式。

  顺便说一下,我对佛教和印度产生了很大兴趣,正是在看了《法宝义林》之后。我认为,要了解中国的文化传统,必须要下功夫研究一下佛学。

  有机会第一次去巴黎是在1956年。这也是我第一次赴欧洲。当时香港大学给我们提供了很多方便,要求我们每年都去参加国际汉学会议。国际汉学会1956年在法国召开,我第一次遇到周一良先生就是在那里。大陆方面赴会的还有翦伯赞、夏鼐等。此后两年的汉学会议分别在德国慕尼黑和意大利帕多瓦举行,我均应邀参加,并提交了论文。在这些会议上,我结识了许多汉学家。

  下面谈谈法国的汉学情况。我个人与巴黎结下因缘,与我发表过一本《老子想尔注校证》的小书有关。19世纪之后,法国汉学界涌现了一些大家,第一位就是沙畹。沙畹曾经翻译《史记》,是第一个把《史记》介绍给欧洲的人。为了进行这一工作,他曾经来到中国做实地考察,得出的成果有考古记三大册,当时引起了震动。像武梁祠、龙门石窟等等,都是他先去的。我到法国以后,曾经向戴密微先生表示想亲眼看看沙畹带去的拓本,他非常帮忙,经过勘校之后,我曾刊出一个目录。

  沙畹有三个大徒弟:马伯乐、伯希和和戴密微。马伯乐在法国首倡道教研究。他的弟子传他的衣钵,我的《老子想尔注校证》传到法京,受到高度重视,被列为教材。马氏后来研究越南语的语言学以及天文学、中国的神话学、汉简等等,具有相当高的造诣。可惜他在第二次大战中牺牲了。伯希和本来是学英文的,并不专攻汉文。由于他在敦煌带回许多东西,不能不从事中亚史地研究。但他非常勤奋,也非常聪明,通过自学掌握了中亚西域的多种文字,亦精研中国文化,成为研究中国的大家。他刊印在《远东学报》的一些着作,经过冯承钧的汉译,使他在中国名噪一时。不过,他不居“汉学教授”席位,而是特别为他设有“中亚讲座”之席,不像戴密微先生那样是主管一切的汉学的院士。

  此外有一个专门研究《隋书》的白乐日先生,他提出了一套关于中国官僚体系的理论。他的观点在世界上很有影响。

  高本汉先生是马伯乐的学生,从其治声韵学。他先在巴黎念书,后来在中国山西呆过七年,他的中国声韵研究成果,使吾人吃惊,导致中国几位语言大师联合翻译他的着作。60年代,他和我交换着作时,他的兴趣已经不在语言学了。他后来在瑞典从事考古学,转而进入古代研究,而不是现代。他晚年全力放在经学领域,翻译了《诗经》、《书经》和《左传》。美国的几位历史学家都是高本汉的门生,影响至大。

  其次谈戴密微。语言文字是一切学问的基础,戴氏初治语言学。林语堂曾译介其有关汉语着作目录。他在厦大教西洋哲学,兼译诸子的《尹文子》。戴密微本人的治学方向后来也转变了。他最早的时候是研究佛学。由佛学转入庄子,发现庄子真是了不起,由于对魏晋文学的了解,他的兴趣逐渐又转向了文学。在50年代,戴氏刊行《拉萨之会》,利用敦煌新材料,是时他的佛学研究地位在世界上可说首屈一指。

  法国院士制度本是一个人管一种学问的,从来不愿意改变。法兰西学院的院士共40人,一半是学人,一半是文人,每个人都代表一门学问。权力大极了,凡是这方面的事情都由他负责,兴趣不免要广起来。戴密微是法兰西学院的汉学院士,他在汉学领域,什么都要管。60年代他管理敦煌编目的研究工作,十分注重其中的变文。后来他要了解敦煌学的材料,我有一本《词籍考》,赠送给他,他为之作序。他希望我到法国去工作一段时间,帮助他研究敦煌钞本材料。于是我到巴黎从事了一段时间的这方面工作。我们合作着《敦煌曲》时,他向我展示他刚从苏联带来的材料,并收入此书中。由他首次在《通报》发表论文后,别人才知道苏京亦有那么丰富的敦煌材料。

  戴密微又是音乐家,能弹很好的钢琴,跟罗曼罗兰交好。正好我也粗研一点古琴,在这方面引为忘年之交。以他当年的地位声望,他在法兰西学院首次开讲谢灵运,我每觉受宠若惊。他带我去他家,带我去瑞士旅行,我一路吟诗,和他讨论大谢,我和谢韵写《白山集》,他为题解。我在他的家乡旅行,写《黑湖集》,他为译成法文,在瑞士汉学杂志发表。在彼此深入了解之后,戴密微先生才向我吐露:其实搞汉学最大的好处在于通过文学来了解中国!所以他的学术路向是先治佛学,进而治庄子,治敦煌学,由敦煌文学进入了中国文学。他连连说可惜太晚了,到了晚年才醒悟出中国文学的伟大。他想申请到中国来,看看谢灵运浙江故居的山水。他对我说,我原以为中国最重要的东西是佛学,现在方知要重视文学,而且就世界的范围看,无论论质还是论量,其他国家根本都没法相比。他这一观点,显示他对汉学了解的深度。我在他80岁时为他写的寿幛的序中,曾对此特别加以指出。

  在中国有所谓“专”与“通”的分别,专的往往死守一经;太求“通”就不“专”了,我本人就是一个例子。然而我们看外国人做学问,却是要求“贯通”的,不是靠守一经就可满足治学兴趣的。

  19世纪的儒莲是一个例子。近时神田喜一郎也是一个例子。他被推为日本的东洋学领袖,贵为京都博物馆馆长,出身于治学世家。当要出版他的《全集》时,按照日本的习惯,需要有四个人从不同的方向推荐。他找的人中间,其他三个是与他同寅而受他尊重的学者,唯独我是一个中国人。一问为什么,可能我和他是先后获得儒莲奖的,又有同好,喜欢倡导书道,因而在这方面需要我来推荐。神田喜一郎也是要求“博”与“通”的,他反对日本只有“点的学问”。现在的日本学人,也不像过去那么“专”了。

  总起来说,我今天讲的不是专讲哪一个人,而是讲一种风气,讲一个大家做学问的转变,究竟该怎么做,很值得考虑。有时我们想跟别人,其实人家已改变方向了。

  以戴密微先生的渊博,他对中国文学的推崇,有他的独特的看法与爱好。国人就更不能不自尊。我们一定要先树立学术自尊心,然后才能发扬中国文化的伟大传统。

  (本文据饶宗颐先生在“中国学术讲坛”录音整理,并经作者本人审定。“中国学术讲坛”第一讲由商务印书馆《中国学术》与《读书》杂志合办。

饶宗颐与张充和词翰之谊

  1970年,饶宗颐应德裔美籍着名汉学家傅汉思之邀到耶鲁大学讲学。每逢周末,他都到傅家做客,傅的夫人张充和亲自下厨,饶宗颐就在书房写字画画。期间,饶宗颐辑有所作《榆城乐章》四十余词,有多篇与张充和有关,如《六么令·充和幼子捕得小动物,充和为作茧衣……》;他们之间也时有唱和,如《八声甘州·充和以寒泉名琴见假,复媵以词因和》,而张充和也曾和饶宗颐《浣溪沙》八章;而最见情谊的要数《声声慢·冒雪至充和家中作画,和中仙催雪均,并邀同作》,作画过程也颇有些韵事,如《浣溪沙》(二首选一):

  充和观余作画,赠诗并贶胭脂以点霜林,赋此奉报。

  摇落方知宋玉悲,秋风坠叶满林扉。胭脂合与点斜晖。    流梦绿波声细细,牵衣红树话依依。教人翻信是春归。

  此词洋溢着诗情画意人味,上片以“胭脂合与点斜晖”之句,将友情化诸清秋画卷,自然天成,神仙美福。过片联句“流梦绿波声细细,牵衣红树话依依”,充满眷恋之情,极是动情,高雅而清丽。“翻信春归”,在这似信非信之间,全词情致达到极点。此词但可细细玩味,始知学者严谨,而词人自有情天。

  张充和,1914年生于上海,祖籍合肥。着名教育家张武龄的四女。在父亲的影响下,她们四姐妹均兰心蕙质、才华横溢,而以充和为最。1949年随夫赴美后,在哈佛、耶鲁等20多所大学执教,传授书法和昆曲。其又兼擅诗文、绘画,被誉为民国以来仅存的才女。

  在耶鲁讲学期间,饶宗颐遍和周邦彦的清真词并结集成为《睎周集》。为此,他还特作《词榻赋》记事,该赋有小序,再次见证其与张充和之谊:“忆在榆城,宿耶鲁大学古塔第十一层,三月之中,遍和清真词一百六十首。每文思之来也,嘿尔坐旧沙发上,以寸楮断续书之,或一日成十数首。友人傅汉思、张充和夫妇讶指是榻,云此果灵感之温床耶?为之失笑,摄影以记之。顷发陈笥,忽得此照,欣旧梦之重温,为之怅惘者累者,久已废词,爰为赋曰。”(按:《词榻赋·并序》见于《饶宗颐二十世纪学术文集》卷十四,明确“遍和清真词160首”。然而《睎周集·后记》则谓:“清真片玉集十卷,都127首。余前作粉墙和词,原仅51首……因竭旬之力为之,共76首。”如再计以《榆城乐章》四十余词,则又不止160首,故知赋序160首之数实误。)集中依然有数什写及张充和,如《兰陵王·初至榆城,听充和撅笛》、《一寸金·充和家合肥,工度曲,向嗜白石词,手录成卷,检视半为鼠啮》。

  越年,《睎周集》由张充和用工楷誊写影印出版,时人有评介云:“词既雄拔,字复秀润,号称双绝。”在我国刻版史上,清代的精抄本与写刻本的南宋三家和清真词,是最令人艳称的版本。尽管对饶宗颐、张充和来说,影印出版《睎周集》或许未必有太多深意,但这部精美的书籍在实际上已经继承了这个传统,它本身也是书籍作为艺术品的典范。1980年,饶宗颐在北京与钱钟书会晤时,便将《睎周集》见赠;其时,钱的《管锥集》已经印行,但是他却以别具个性的手稿回赠。由此可见钱钟书对《睎周集》的推许与钟爱。

  同时,张充和还将《睎周集》中的《六丑·睡》一词谱曲,并以玉笛吹出,彼时风雅可以想见,传为当代词坛佳话。罗慷烈在《睎周集·序》中写道:“字字幽窃,句句洒脱,瘦蛟吟壑,冷翠弄春,换徵移宫,寻声协律,至于名媛缀谱,异域传歌,徵之词坛,盖未尝有。”时饶宗颐谱有《塞垣春·观充和离骚书卷,并谢其为余手录和周词》:

  雪意昏垂野。插绿昊、梅枝卸。澄心旧纸,隃麋新墨,书复如画。又冷香点破东风也。恁寂寞、供挥洒。更毫端驱风雨,细挑残烛摹写。    新和瑞龙吟,师秦七、难比渊雅。检几卷离骚,怕啼鴂鸣夜。数银钩、十三行在,摩挲久、沉吟青灯下。月色试呵手,泪凝珠满把。

  1972年,张充和重录《睎周集》,饶宗颐得知后以《蝶恋花》词报赠:

  庚戌在美,三月之间,遍和清真集一百廿余首、南归迄无一词,只补渔家傲漏句七字而已。充和女士近为余重录睎周集作帙,既竣,以书抵予,谓一年来算是迫出一句,何文思迟速如是耶?报以此解。

  流梦应教山海凄。撤却诗书,归路云千叠。吟遍声声难妥贴。柘丝弹出庄生蝶。    感月吟风思去楫。湖水青青,又见飘芦叶。久梅终年抛语业,思量总负羊裙褶。

  张充和特为和曰:“冉冉归云如有接。花近危楼,坐拥山千叠。星羽慎将好梦贴。翩翩仍作钗头蝶。    闲事闲情随去楫。杨柳舒眉,细意稠芳叶。春去春来何所业。鸦雏翻过湘纹褶。”

  饶张二先生的交谊,迄今已经四十年,唱和诗文随着一版再版的《睎周集》、《饶宗颐诗词集》等,已经广为学界称颂。现在二人均年近期颐,依然遐寿清健,真可谓文坛之福。



    1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评论评论内容为网友展开的讨论,与本站观点立场无关[去知识社区发起新话题]

  • 192.187.122.*在 2018/5/17 3:43:17 发表
  • ?????????????????????
    ????????????????? http://www.bjjdwx.com/athrldgxm/
  • 更多评论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gd.zwbk.org 广东百科信息网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