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蓝色文字是词条,点击蓝色文字可进入该词条页面;
 正文中的红色文字是尚待创建的词条,点击红色文字可进入创建词条页面;
 欢迎参与词条创建或编辑修改!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共同建设中文百科在线,共创知识文明!
帮助
知识体系
编辑手册
广东百科在线简介
使用本站指南
公共留言板
首页


阅读 9573 次 历史版本 38个 创建者:sayouli(2011/9/9 14:31:00) 最新编辑:夏天(2012/8/29 15:44:34)
粤语
拼音:Yuèyǔ
英文:Cantonese
同义词条:广东话,广东方言,Cantonese
  粤语(Cantonese)是一种属汉藏语系汉语族的声调语言。在中国广东广西香港澳门东南亚,以及北美英国澳洲华人社区中广泛使用。2009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定义为语言,且认定为日常生活中主要运用的五种语言之一,仅次于中国的官方语言普通话。2010年7月5日,广州市政协召开会议,政协常委会专题报告提交书面建议:为给广州亚运会营造一个良好的语言环境,建议广州电视台综合频道增加普通话节目播出时段。而该提案自从上月挂出网上调查时开始,即引起了社会热烈讨论。

名称


  粤语的名称来源于中国古代岭南地区的“南越国”(《汉书》作“南粤国”)。古代“越”和“粤”是通假字,指华南百越地区。明清近古以来两个字的含义开始有所区别,前者多用于江浙吴语地区的,后者多用于岭南两广,长期作为岭南地区的统称。历史上两广别称“两粤”,广东为“粤东”,广西为“粤西”。直至民国时期,“粤”才逐渐收窄范围被用作广东省的简称。因此,在不同的历史时期,“粤”有广义(岭南)和狭义(仅指广东省)之分。“粤东”“粤西”在不同历史时期其指代范围也截然不同。粤语的起源和发展成熟的年代远在宋代两广初分之前。在历史文化层面上看,“粤语”事实上是广义上的“岭南语”(岭南地区语言),而非叫“广东话”。

  而现时所称的“广东话”其实只是粤语俗称,粤语的标准音是西关口音为标准的广府话或叫广州话,英文作Cantonese、日文亦会写成広东语,即一般人俗称为“广东话”,其实称“广东话”可指广东方言,如:可细分为无法互通、理解、差别大的广东地方里潮州话、客家话、雷州话、四邑话等词汇或俚语、俗语歇后语、粗口词语吸收,再纳入广东方言,这可才俗称“广东话”。若果把整个能互通的粤语只称作“广东话”,其实会无视同样说粤语部分地区的人,广西部分地区(广西把粤语称白话,即粤语方言的分支、与标准广州话有一定的差异,但具有高度的相似性,约95%左右可互通。)海南省部分亦有粤语地方(即粤语方言的分支,称儋州话)等,他们用粤语交流完全不存在问题,但他们很少有广东的认同。官方中文文字里或境内官方座谈会上,正确中文书写称为““粤语””,其实可以代表整个会说粤语方言的地区,这不会无视同样互通和会操粤语方言、口音的人。

  在语言学分类上,中国北方学者与一些两广及西方学者间存在分歧。在中国国内,大多数汉语方言研究者将粤语作为汉语的一种方言看待,并认为现代汉语是单一语言;另一部分中国国内学者和西方语言学家则认为粤语是一门独立的语言。两者各有其语言学的依据。 

粤语简介


  1、俗名:广东话(广州话)、白话、广府话

  2、管理机构   香港政府公务员事务局法定语言事务部香港教育学院语文教育中心

  3、语言代码   ISO 639-1: zh

  ISO 639-2 chi (B) zho (T)

  Ethnologue第14版: YUH

  ISO 639-3: yue

  4、作为官方语言   香港特别行政区、澳门特别行政区

  5、使用国家及地区   中国广东省中西部地区及珠江三角洲地区、广西中南部及东南部地区、香港、澳门等地区和东南亚的新加坡、印尼北苏门答腊省棉兰市、圣诞岛、马来西亚、越南、以及北美、英国和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华人(粤人)社区中广泛使用。

  6、通行地域      粤语通行于广东、广西境内,海南岛部分地方,香港、澳门,以及一些海外华人社区。其份布大致如下:

  广东省境内纯粹属粤语或以粤语为主的县市有46个,占全省面积的1/3以上,即广州、佛山、顺德、江门、茂名、中山、珠海、南海、深圳、番禺、东莞、肇庆、深圳、龙门、佛冈、增城、从化、花都、清远、连州、阳山、连山、怀集、广宁、四会、三水、高要、云浮、高明、新兴、鹤山、封开、郁南、德庆、罗定、阳春、阳江、信宜、高州、化州、吴川、台山、开平、新会、恩平、斗门。此外,惠州、韶关、湛江、海丰、博罗、惠阳、惠东、仁化、乐昌、英德、宝安、电白、遂溪、雷州、徐闻、廉江等16个县市也有部分地区讲粤语。

  香港及澳门人口绝大部分以粤语作为母语及相互之间的沟通语言。

  广西壮族自治区通行粤语的县市有24个,即南宁、横县、贵港、桂平、平南、藤县、梧州、玉林、北流、容县、博白、陆川、防城港、钦州、合浦、浦北、灵山、北海、苍梧、岑溪、昭平、蒙山、贺州、钟山、百色、崇左、扶绥、宁明、凭祥、龙州。

  广西其它不通行粤语的城市中均有粤语人口分布,通常是沿河的街道。桂中由于民国时期新桂系移民开发,有为数不少的粤语村庄。

  此外,海外华侨及华裔中以粤语为母语的也很多,他们主要分布在东南亚、美洲、英国、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国家。美洲绝大部份华侨和华裔的祖籍都是粤语地区,不过近年由于中国大陆移民稍有增多,粤语比例稍微下降,但粤语仍然是绝大部分华侨的母语和日常用语。

  7、使用人数   约1.3亿,占祖国的十分之一

  8、世界排名   第16位

  9、语系   汉藏语系 - 汉语族 - 粤语

  10、词汇分类   粤语的词汇分为汉字词,外来词。

  汉字词:最常用,占词汇的大部分,如“时间”。

  外来词:外来词则是指由英文或其他语言组成的词,如粤语日常用语中的“士多”表示普通话中的“便利店”。 

历史溯源


  近期有学者用统计方法推论出三代周朝时使用之语言可能为现代粤语之前身。而史学家普遍同意,粤语的历史发展,自秦朝时期至现今,至少已经历了约2,200多年的时间。粤语完整保留了中古汉语的 -p、-t、-k、-m、-n、-ng 六种辅音韵尾。粤语没有混合入声,可以认为粤语中保留的古汉语成分要早于吴语,但晚于闽语,大约对应隋唐时期的中古汉语。 

秦汉时期

  自上古时期,居于岭南地区的多个土著部族被居于中原地区的华夏族人称为百越,南越族为其中一支。秦始皇南下攻取“百越”后,华夏族人来到岭南地区,多数南越族人与华夏人杂处,少部分南越族人逃往山区或更南方的地区。秦朝灭亡后,南海郡尉赵佗兼并桂林郡和象郡称王,建立了岭南第一个封建王朝南越国“南粤国”(古代“越”和“粤”是通假字,指华南百越地区)。南越国时期实施和辑百越政策,华、越(“粤”)和平杂处,相互通婚,与南越语混合,逐渐形成一种混合语形式的原始古粤语。这一时期是粤语出现雏形的时期。在汉朝的鼎盛时期,华夏族融合当时周边多个民族演变成汉族,陆续有汉族人迁入岭南,随之带来中原汉语,开始对原始古越语(古粤语)产生叠加式影响。现在分布在中国广东、广西两地的粤语则被认为保留了很多古越语(南越语)的成分。  

三国两晋南北朝时期

  在三国两晋南北朝时期,中原地区处于长年战争,北方更首次沦陷到北方游牧民族手中,以致不少中原人南逃至岭南地区,岭南地区汉族人口大量增加。这是中国历史上中原人口南迁的第一次高峰期。当时中原传入的汉语与秦汉时期形成的古粤语混合,进一步叠加影响古粤语,逐步改变了古粤语的面貌,拉近了古粤语和中原汉语的距离。这一时期是粤语的成长时期。 

隋唐五代宋时期

  在隋唐时期,岭南地区的汉族人口进一步增加,与汉族长期杂处的南越原住民多数已被汉化。部分百越部族在汉族分布较少的山区里继续保持自己的语言文化。这一阶段粤语再次进一步受隋唐时期中原汉语叠加影响,成为一种既能对应中古汉语发音又有自身独立词汇和文法结构的成熟语言。在五代十国的后唐灭亡后,燕云十六州被外族统治达四百年之久,南宋初期,北方更再次沦陷到游牧民族手中,以致中原人逃至岭南地区,这是中国历史上中原人口南迁的第二次高峰期,也是最后一次拉近粤语和中原汉语差别的时期。 

元明清初时期

  明朝至清朝中期,中原的官话韵尾进一步消失(现代官话仅存-n/-ng韵尾,-m尾与-n尾合并)。又有连接i/ü韵母的g/k/h声母被完全颚音化成j/q/x声母(如“吉其兮”三字在中古汉语和现代粤语均带有g/k/h声母,在现代官话则被完全颚音化而混合在j/q/x声母);粤语则平稳而缓慢地变成现代粤语,按粤语韵母长短把阴入声派入高低两种阴入声(如“色锡”两个阴入声字分别带有短和长的韵母,前者被派入尖锐的高阴入声,后者被派入近似阳入声般低沉的低阴入声),西洋学者在清朝中后期见证粤语不再分辨z/c/s声母和j/q/x声母的过程(现时香港带有sh/ch的粤语音译英文名词可被视为活化石,因为当时sh/ch未有混到s/ts之中,例如沙田的沙-sha)。 

清朝中末时期

  由于清朝乾隆二十五年(1757年)开始闭关自守,仅保留广州作为与其他国家进行贸易。故相当一部分外国人来到中国后掌握的汉语是粤语广州话而非官话,不少地方官员为了与外国人经商议事亦常常接触到粤语广州话,一些外国经商和外国官员人士亦会学懂粤语广州话。粤语进入第一次全盛时期,此时期大量“粤商”西进,以广州为中心向西部扩散,进入梧州成为广西的粤语中心,并沿浔江、郁江一线进入广西南部腹地,至南宁取代桂柳官话壮语广西平话作为通用语;有极少量粤语人口从桂平一线折向西北,进入广西的桂中平原,但这一线的粤语人口多居住于沿江市镇码头附近,虽然对当地桂柳官话的词句字义有一定影响,但未能改变桂中平原原有的语言格局,反而被当地人同化其通用语言,粤语仅能保存于其家族生活中;同时海南沿岸也有粤语人口分布。

  鸦片战争后又有大量的广东人(包括广府民系、广东的客家民系、广东的潮州民系等)迁移到北美洲欧洲澳洲和东南亚等各地,粤语开始传播到世界各地。  

近代

  中华民国成立时,虽然用中国北方的白话文取代文言文正式书写的地位,但粤语的实际使用未受到任何限制。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后,在全国范围内“推广普通话”,由于大量政治运动的影响,推普工作无法展开。

  1980年代改革开放后,为吸引港商、海外华人到广东投资,粤语不但未受到来自中国北方的南下大军的影响,反而受香港电视、电影、音乐影响,大量北方人、外地人学习粤语,令粤语进入第二次全盛时期。粤东地区汕头、潮阳、海陆丰等闽语区潮州人、雷州人也开始大量使用粤语,粤北的客家地区亦慢慢双语化,逐渐变为双语区,方便港澳人士投资,也吸收了潮州话、客家话、四邑话等词语纳入广东方言,例如“口渴”读成“口涸”、“喉干”或“口干”。因此有些潮州人,说粤语时会充满浓浓的潮州口音的粤语。粤语是省内的通行语,不少广东人(包括客家或潮州等人)能晓二种以上的母语,以至普通话。广东省内有些地区人口即使不说广府话,但亦能听得懂。一些定居广东的外地人其第二代子女与本地群体相处时,也懂粤语。

  在香港、澳门和海外,由于不受普通话政策的约束,粤语在港澳被广泛运用于教育、行政、法庭、新闻传媒、娱乐、音乐、电影、电视当中,发展出独具特色的现代粤语流行文化,对南粤文化和粤语的保护起了极大的作用。现在香港学校可用“两文三语”教学,多数用粤语教中文,也增设普通话科目,有部分学校使用普通话教中文,认为普通话有助于学习中文,但因粤语的历史悠久,此举受不少学术界人士质疑。  

现状

  目前广东省大概1亿人口当中, 使用粤语人口大约有6700万,加上广西粤语使用人数大约为2500万,香港700万,澳门55万,泰国500万,新加坡和马来西亚500万,美国和加拿大200万,全球将近有1.2亿人口使用粤语。使用地区广泛。粤语不仅在海外华人社区中被广泛应用,而且支持着香港文化及南粤文化为中心的粤语文化,这使得粤语具有很强的影响力,可以说是目前世界上有较强生命力的语言之一。目前粤语已经成为澳大利亚第四大语言,加拿大第三大语言,美国第三大语言。此外,粤语亦是唯一除普通话外在外国大学有独立研究之中国汉语,亦是唯一除普通话外拥有较为完善文字系统的汉语,而且可以完全使用汉字(粤语字)表达。

  广州话口音是约定俗成的、国际承认的粤语的标准音,大多粤语字典以广州音为准。广州以粤剧、粤曲等传统艺术长期保持广州话的标准地位,至1970年代末以后,香港粤语流行曲、粤语电视剧及粤语电影强势影响广东地区,继而辐射影响中国内地的非粤语省市。民间的香港口音跟广州口音并无明显分别,只是在语感上有少许差异,因两地在不同社会体制下沿用不同的习惯语汇,用词有所不同,以及两地教学改革所导致。针对近年来香港年轻人所谓“懒音”增多的现象,香港的一些大学教授发起了粤语正音运动,以何文汇主张的读音取代现时通用的读音,此主张受到广东及香港的粤语学者反对。有些粤语方言和广州话较为接近,如广西的邕浔方言,以南宁白话为代表,与广州话西关口音高度相似,总体与广东广州方言片区相似度高达90%,除少数俚语不同外,两地方言交流完全不存在问题,钦廉方言与邕寻方言靠拢;而广东台山的四邑方言、广西东部、广东西部的勾漏方言、广东西南部的高阳方言、海南岛的儋州方言,以及珠江三角洲东侧的莞宝方言,就跟广州话口音差异非常明显。 

主要特点 

声母

  粤语声母数量较少,多数粤语方言声母数量都在20个左右。多数粤语(广府粤语除外)普遍存在齿尖音声母 [ θ ] 或边擦音声母 [ l ],后者亦普遍存在于壮语、临高语、黎语之中。除广府粤语外的多数粤语方言都具有明显的内爆浊音,这类浊音与古汉语的全浊声母没有对应关系。

  中古汉语的全浊声母在现代粤语中绝大部份被清化,中古全浊声母今读塞音或塞擦音按古四声的送气情况有四种:

  平声送气,仄声不送气。如梧州、广州、南宁、钦州粤语。

  平声、上声、入声送气,去声不送气。如贵港粤语。

  一律不送气。如玉林、贺街、清塘粤语。

  一律送气。如廉州粤语。

  中古全浊声母今读塞音或塞擦音的送气情况是粤语方言划分的参考之一。中古全浊声母一律不送气的,划分为勾漏粤语;中古全浊声母一律送气的,划分为吴化粤语;广府粤语、四邑粤语和高阳粤语今读阳平阳上的字送气,今读阳去阳入的字不送气[7]。  

元音

  粤语存在长短元音a的对立现象,有些著作将长短a标作 //和 /a/ ,但亦有一些人士认为长a和短a之间存在音位差别,据此质疑粤语长短元音对立的观点。粤语长短元音对立现象跟壮语长短元音对立现象本质是完全相同的,长短元音之间都存在音位差别,并不是单纯的时长差别[8]。  

韵尾

  粤语包含[p]、[t]、[k]、[n]、[m]、[ŋ] 六种辅音韵尾,前三种为促音尾,后三种为鼻音尾;另外各种粤语拼音方案亦把复韵母的第二个元音如[i]、[u]、[y]等作为元音韵尾处理。

声调系统

  粤语具有八至十个声调。东莞粤语在所有粤语中最少,只有八个;多数粤语方言有九个声调;勾漏粤语和平话方言有十个声调。标准粤语具有九个声调,六至七个固定调值,按照“平上去入”的命名方法,这九个声调名称分别为:阴平、阳平、阴上、阳上、阴去、阳去、高阴入、低阴入、阳入。其中“低阴入”由“阴入”按韵母短长分化而来。一些粤语方言“阳入”也按韵母短长分化成两个,从阳入中分出高阳入,共计四个固定入声调,如勾漏粤语、四邑粤语等。关于粤语的发音和拼写,详见粤语罗马化方案(粤语拼音或粤语罗马字)、教育学院拼音方案。

  粤语词汇和语流中存在一些固定的变调,如“局”字,在词尾时会固定地变读成一个调值为35的上扬型变入声,不属于固定声调中的任何一个。因此若计变调,粤语的声调数目通常可达十四至十五个。

文白异读

  粤语存在文白异读现象,其形成原因主要是以白读音模仿宋朝《广韵》的中古汉语发音。一般认为粤语文读音出现的频率不高,没有高度异化的文读音。最常见的形态是以白读音-eng韵母取代文读音-ing韵母(如命/钉/听/岭白读-eng,文读-ing)。其他文白异读声母如:近(gan6-)代/远近(kan5-)。

  也有观点认为粤语文白异读很普遍,持此观点者如叶焕峰等学者。该观点认为粤语知彻澄母转谓端透定母,影晓匣云以不同程度分化成非敷及零声母,王黄不分、因欣不分。对于粤文白异读很少的传统认识,可能由于粤语的语音“存古”程度被严重高估,甚至被认为是宋代官语语音化石;另一方面也可能跟京苏粤白话文运动有关。而且大部分广韵所分之三等字皆无介音,如东冬钟合韵,支脂之合韵,鱼模虞部分合韵,痕欣文真韵开合不分,先仙合韵,删山合韵等等。可见粤语因其发展方向几乎不断简合而少繁化。导致声母与子音皆少于其他方言。

保留较多古汉语用词

  粤语保留相当多的古词古义(一些南方语言如吴语亦有此特色),而且现代粤语仍然有较高使用单音词的倾向。一些被粤语使用者视为通俗的字辞可在古籍中找到来源。

  第一及第二人称用“我”、“你”,与官话相同,但粤音“我”(ngo5)更保留了中古汉语唐音(*ngɑ? )之疑母(ng-)。第三人称不用“他”,而是“渠”(俗写“佢”;东汉《孔雀东南飞》:“虽与府吏要,渠会永无缘”),跟吴语一样。复数人称不用“们”,而是上溯至端系的同源形式 [ta?] 或 [ti](现代粤语写作“哋”,本字为“等”,见圣公会的公祷书)。粤语用“係”而不用“是”来代表正面答复,“係”是明清两代常用字。这些字眼于中共建政之初,在中国大陆仍有作书面语用,例如李俨《中算史论丛》第一册(1955, p.210)提及十八世纪数学家 Issac Wolfram 时,就写“渠系荷兰炮队副队长”。

  在《诗经》、《尚书》等古经典作品中,不少用词亦在现代粤语中惯常使用。例如,句末助词“忌”(现代粤语写为“嘅”字),在《诗经.国风.郑风.大叔于田》有“叔善射忌,又良御忌”的表述;“ 阴骘”(读若阴质)语出《尚书》:“惟天阴骘下民”,但词义由褒变贬。在文言文和现代粤语中,“卒之、畀”都等同“终于、给予”的意义。古代常用的“文钱”,粤语也保存了“文”的用法(但常用通假字“蚊”)。“寻日”(昨日)的“寻”可追溯至东晋陶渊明的《归去来辞》“寻程氏妹丧于武昌”中的“寻”,解作“不久前”。“几多”(多少)、“几时”(何时)则可追溯至李煜的《虞美人》及苏轼的《水调歌头》。

  有些现代粤语虽可溯古,但古、今用法有异。上表中《尚书》“惟天阴骘下民”一句的“阴骘”,本指“默默保护”,后来则演化为功德之意。道教的《文昌帝君阴骘文》,就是说文昌帝君训示人们要“广行阴骘”。之后“阴骘”又衍生出“阴功”与“阴德”两个同义词。明人方汝浩于《东度记》当中,就将这三个词语交替使用,然而民间相学又出现所谓“阴骘纹”,并称凡有此纹者,必然坏事做尽。前述三个同义词,也出现了歧义,其中“阴德”仍指功德,但“阴骘”一词则变成贬义。《红楼梦》第七十三回,说“救人急难,最是阴骘事”,指的本是好事,但现今粤语所谓“阴骘事”,却变成“缺德之事”的意思。至于“阴功”一词,就像普通话中“好容易才……”与“好不容易才……”是同义一样,现代粤语之中,无论说“真系阴功”抑或“真系无阴功”,都是凄惨之意。

  “謦欬”一词,古代又写成“謦咳”,本有“谈笑”与“轻咳”两义,而后者为佛经常见用语(《妙法莲华经.如来神力品第二十一》:“一时謦欬、俱共弹指,是二音声,遍至十方诸佛世界,地皆六种震动”;《文殊师利功德庄严佛土经》:“是时如来复现威德謦欬之声。其声遍闻十方世界”),本指欲语之前,以轻咳清喉咙之状,后来则引申为佛法遍传的意思(《佛学大辞典》1922:“謦咳为将语时之状,又为通畅之相,表本迹二门之教通畅也”),兼列为佛教“十神力”之一。僧人谈佛法,民间亦说成“謦欬”。(沈德符《万历野获编.释道》:“雪先下世,憨则至今神旺如盛年,乃謦欬间,多趋缙绅谈时局,以是信向者愈繁。”)“謦欬”粤音可读为 hing1 haai1,音近 king1 gai2,今人多以为是“倾谈佛偈”之意,而将之写为“倾偈”,甚至洐生出“倾密偈”、“无偈倾”等等不能用于“謦欬”的变化。

  “走”字的本意为“奔跑”(两脚交互向前迅速跃进),但在官话中已转义为“步行”。粤语中,“行”就是步行,而“走”则保留了古汉语中“奔跑”的意思。又如官话用“吃(吃)/喝”,粤语用更古老的“食/饮”(粤北也有用“吃”,或写成“吔”),用法与《论语.学而》中“君子食无求饱”一致。动词“来”,粤语会用“来”(loi4)字或“莅”(lei6)字,但两者口语皆变读为“离”(lei4)或“黎”(lai2),并常以新造字“嚟”代替。现今“莅”字作书面语用,例如“莅临”,多带非常隆重的意思,但古时并不必然如此。宋王禹偁《扬州寒食赠屯田张员外成均吴博士同年殿省柳丞》曰“谪宦自消遣,不敢夸独醒……今年莅淮海,时节又清明”,作者被贬谪之后“莅”到淮海,就不算大驾光临。

保留较多古南越语底层成份

  古代南迁到岭南地区的华夏族与南越族土著原住民长期杂居,彼此间语言、文化、习俗等各方面不自觉地相互渗透。粤语本身是由古华夏语和“古南越语”的混合语发展而来,因此它同时具有古华夏语和“古南越语”的特征。现代粤语中仍然含有南越语的底层成分,多表现在词汇方面,在语法上也有一些遗存。现代粤语跟现代壮语在日常用语上接近或相同的常用词有不少,这些词明显不是汉语来源,可能为“古百越”底层遗存。目前粤语中非汉语成份词语约有20%[14],比重不大但几乎都是核心词汇,使用频率特别高,在日常口语里面几乎在每句话中都会出现,但也有部分字被误会认为是南越语底层成份。

  例如,如表示“这”的意思的粤音(/ni/)常被写成“呢”字,该词在壮侗语族、苗瑶语族等诸语中广泛存在,语法功能完全相同。有人认为该字可考的源头为“尔”,中古汉语唐音读作/njiɛ̌/ ,但相比壮侗、苗瑶诸语表示“这”的nei/ni,这种观点待考。

  再如,粤语表示“欺负”的“蝦”(/ha/),武鸣壮语与粤语完全相同,西双版纳傣语是 /jam ho/,黎语加茂方言为 //。除粤语之外没有其他汉语族语言有这个词(但西南官话湖南少数片区有类似的“吓”音"ha"),古文献亦不存在;

  粤语表示“痒”的“痕”(/hɐn/),连山壮族瑶族自治县壮语中为 /hom/,武鸣壮语中为 /hum/ 或 /hɐn/,傣语 /xum/,临高话 /kum/;

  粤语表示“拧”或“折取”的“搣”(/mit/),南壮语(壮傣语支)、榕江侗语跟粤语完全一样都是 /mit/,布依语、北壮语(壮傣语支)、毛南语、泰语都为 /bit/,傣语为 /bip/,黎语为 /miːt/;

  粤语表示“点头”的“岌”(/ŋɐp/),北壮语(壮傣语支)为 /ŋak/,南壮语(壮傣语支)为 /wak/,傣语为 /ŋɔk/,泰语为 /ŋup/,侗语为 /ŋap/,黎语为 /ŋut/;而此字本身也表示摇动。

  粤语表示“倒塌”的“冧”(/lɐm/),北壮语、毛南语跟粤语完全一样,泰语为 /lom/;

  粤语表示“跺脚”的“揼”(/tɐm/),壮语与粤语完全相同,黎语为 /tom/;

  粤语表示“摇晃”的“擙”(/ŋou/),北壮语、毛南语、侗语为 /ŋau/,南壮语为 /ŋau/ 或 /ŋu/,临高话为 /ŋɔu/;

  粤语表示动词“松开”的“甩”(/lu:t/),壮语为/lɐt/,泰语为/lɔt/。

  粤语的这类“古南越”底层词举不胜举,在现代壮语、侗语里面都可以找到系统性相同或相近的词,而且这类词多数都是日常生活中使用频率非常高的基本词汇。该类词汇究竟是“古越语”遗存还是古代汉语遗存、究竟是底层残留还是借入,语言学界存在争议。目前在中古汉语、上古汉语方面的构拟多由郑张尚芳等学者进行,但各方对一定字词的构拟并不一致(如和潘悟云等),而且郑张先生的观点也与一些语言学者如李新魁、李如龙先生等的研究有出入。另有一些语言学家认为汉藏语系跟“侗台语族”系在上古时期已经发生了接触和相互影响。

  因此,若印尼人、越南人泰国人等东南亚和中国南部的小数民族,学粤语便可以很快晓说出来,如越南语、泰语、壮语、侗语等语言与一些粤语单词可以共通,“岌”ŋɐp、“冧”lɐm、“擙”ŋou,可以容易掌握粤语一些语调和发音,大家同属(壮傣语支)(壮侗语族)以前的古越族(即百越族人),保留较多古南越语(南粤语)底层成份。

  根据这一分类标准,粤语跟北方方言是完全无法通话的,应分别归类为两种不同的语言。此外,粤语之发音方式与北方汉语完全不同,而与南越语发音相近,虽然发音方式与北方汉语完全不同,但粤语保留更多中古汉语词汇、一些古汉语音调,拉近古代汉语和古百越语底层。 

吸收了相当多的外来词

  注意:本页面或章节含有Unicode中日韩统一表意文字新版用字。如果您的系统不支持,有关字符将会错误显示成空格、问号或者方格等。参见维基百科:Unicode扩展汉字。

  粤语外来词主要来自英语,广州从清朝起已经出现外来语。而到港英时期,香港粤语中吸收外来词特别多,影响着广东境内的粤语区。这些外来词很多是汉语北方话没有吸收的,如“士多”(store),北方话中说“小卖部”;有的是北方话吸收了但译法不同,如汉语北方话中的“沙拉”即是在粤语中带有入声的“沙律”;不少外国人名在粤语中的译法,亦与汉语北方话存在很大差别,如第四十三任美国总统George Walker Bush在华北汉语中翻译成“布什”,中华民国国语文译作“布希”,香港粤语则把他翻译成圆唇的“布殊”。这些中文名,必须用当地语言发音,才与美国英语原音接近。

  相较而言,普通话翻译容易将英语中的清辅音加重浊化,因为普通话没有[-p][-t][-k][-m]。而粤语则容易将清辅音淡化,如lift(升降机)有时写作粤语字“ ”(“车立”:左车右立,读作lip),读音将 ft 淡化为一入声尾音(s等音加重,为例外)。

  从1980年代开始,不少粤语外来词,随着香港、珠三角等粤语区与内地交流更加频繁,渐渐进入了汉语北方话,例如“巴士”(bus)、“贴士”(tips)、“蛇quare”(Scare:惊吓、恐惧) 等等。有时,这些词被汉语北方话吸收的时候发生失真,如粤语“搭的”(乘搭的士的简称)被汉语北方话当作“打的”吸收。其中一个原因就是汉语北方话无法模仿粤语的[-m]韵尾,比如“搞掂”变成“搞定”。

  然而,曾几何时粤语从汉语北方官话借来一些用语。比如粤语表示愤怒之时,有个口语语汇“call-now-yeah”,其实是来自汉语北方官话的“可恼也”(或“可怒也”)。这是明代清代北方戏曲文化强势带入粤语当中。只是到了1980年代香港的粤语电视剧及粤语流行曲风行华人圈,粤语词汇才反向输入其他北方汉语。

  香港粤语口语中还经常直接使用英文单词,比如,“文件夹”通常用file(读若“fai-lo”,有文具店会写成“快劳”);男警员或男老师称作“阿sir”(读“sir”时变为圆唇的 /sœ4/ ,有人会写成“阿蛇”,另有粤音字瀡);女警叫“Madam”(读“咩-/dɐm4/ ”);女老师叫“Miss”(读“搣时”,有人会写成“蜜斯”);工作加班称为“开OT”(源自英语 Overtime)等等。虽然不少英文发音会音译成汉字,但香港人不时会直接以英文字词表达,如“感觉”用feel代替,也没有相关汉字表述该读音。值得注意是,由于粤语没有[-l]这个韵尾,feel往往会读成few,失去l尾声,fax读成 /fɛk7 si2/ 加重尾音。这种港式英语、中英夹杂的地道用法在香港十分流行,而且在广东省粤语区中也在逐渐增多。

出现新兴用语

  港澳地区的人口和财富的高度流动性吸引了不少非法社团的活动,非法社团在民间曾有相当大的影响,粤语口语中亦混有不少与三合会或其他通俗术语有关的词汇,如“雷氣”(义气)、“上馬”(开香堂)、“劈友”(砍人)、“文膽”(白纸扇)、“揸扒”(握手﹐社团讲数仪式一种)、“起錨”(水上人用语,等于出发)、“无桥”(无办法)等。

  此外,踏入了二十一世纪,一些新用语(尤指网上用语)开始在香港出现,2008年年度会考中文试题上也出现此类用语,例如“閃(逃走)”、“屈機(拥有绝对非王道之霸权压制时的用语)”、“潛水(失踪)”、“潮(形容追得上潮流的情况)”、“喪(原本形容极其投入至丧失心智的情况,后演变为形容词,解作极端地)”、“頹(形容因态度颓丧而换来差劣品质的情况)”、“迆[15](hea,无所事事)”、“O嘴(目瞪口呆至无言以对)”、“激(非常或极端)”、“勁(很、非常)”等,这些用语主要流行于青年人和网民之间。 

拥有大量与北方汉语不同的固有词汇

  主条目:b:粤语固有词汇与汉语北方话词汇对照

  粤语在变化发展过程中也不断出现许许多多与北方汉语不同的自身固有词汇,沿用至今,成为粤语的另一特色。日常用语中粤语不同于北方汉语的词汇可多达50%以上。详见有关条目。  

粤语成语、俗语、歇后语

  粤语中包含不少广东特有歇后语,如“雞食放光蟲”意同“心知肚明”;“屎坑關刀”意为“一事无成”,因为掉进粪坑里的关刀“文(聞)又唔得、武(舞)又唔得”,是通俗的词语来表达传统的成语。

  简明原则

  广州话(传统粤语)与香港话(流行粤语)之间存在某些用词差异。广州话的“總而言之”被简化成“总言之”、“总之”,“於是乎”简化为“于是”。现代人说话的习惯已经有所改变,能简则简、能快则快。例如以前会说“我走先”,现在习惯说成“走喇”、“走先”,甚至“閃”、“撇”,尽管省去了大部分,但对方一般明白。  

书写系统


  方言字和粤语白话文   

  现代粤语在正式场合里普遍采用二十世纪初兴起的现代汉语白话文书写系统,其语法、粤语书写词汇跟普通话书面语大致相同。这种白话文的语法、词汇和用语与粤语有较大的差别,不过人们似乎已经基本上习惯了这种差异,不觉有大的不便。但当人们用粤语读这种白话文的时候,一般是不会完全按照字面来读的。朗读者会习惯上根据粤语语法、词汇及用语调整字面文句,用粤语复述出来。   

  大众媒体为贴近民众,不时会加入大量粤语固有词汇。部分杂志会采用另外一套自己的粤语白话文书写系统,大量按照粤语语法及用语书写,不懂粤语的中文使用者是难以理解这种粤语白话文的。报纸则会采取折衷方法,主要行文都是以普通话白话文书写,但在对话和引言中,会使用粤语白话文书写广东话对白,令文章更为生动,并避免在翻译成汉语白话文时出现失真。因粤语白话文书写会用到大量粤语独有的粤字,在大五码系统(由台湾公司建立的繁文系统)的电脑中没有收录这些字,书写粤语尤为不便。香港政府早年曾推出一个香港增补字符集,收录了扩增粤字约5000字左右),如「啲」、「嘅」、「攞」、「揸」、「嘢」、「冚」等等。在最新一版的增补字符集中,进一步收录了一些所谓的「粗口字」。此做法备受质疑,因为粗口乃社会的一般禁忌,在社会道德层面,始终「粗口」不被普遍认同。香港政府方面则表示收录「粗口字」乃方便警方录取口供时使用。姑勿论谁对谁错,借着这套增补字符集,大部分粤语口语都可以被书写出来。由于并非所有电脑都装有广东字增补字集,粤语使用者在网上讨论区等非正式场合,在没办法打出粤字的时候,会折衷地以英文的「o」代替口字旁,写成「o的」、「o既」、「o野」来代替「啲」、「嘅」、「嘢」这类粤字;有时也用更简单的办法,如用英文字母「D」代替发音相同的「啲」字,英文字母「ge」代替发音相同的「嘅」字。 

词汇 

助词

  喇(了)谂(想)乜(什么)掂(定)嘅(的)咁(这/这么)  

词语

  乜水(什么东西(带有鄙视),但在高阳方言片表示为边个(谁)的意思  

指代、人物

  我(我) 你(你) 佢(他) 我哋(我们)你哋(你们)佢哋(他们) 人哋(人家) 呢度(这里) 嗰度(那里)边度(哪里)呢(这) 嗰(那) 咁样(这样、那样) 点解(为什么)第日(改天)第次(下次) 乜嘢(什么) 乜(什么)甘多(这么多)几多(多少)边(哪)咁好(这么好) 阿爸(爸爸) 阿妈(妈妈) 阿哥(哥哥)阿嫂(嫂嫂)阿爷(爷爷) 阿嫲(奶奶) 阿公(外公)阿婆(外婆、老婆婆)阿叔(叔叔) 老豆(爸爸) 老妈子(妈妈)家姐(姐姐) 大佬(哥哥)细佬(弟弟) 心抱(媳妇) 舅父(舅舅)孙(孙子) 仔仔(儿子)囡囡(女儿) 契爷(干爹) 契仔(干儿子)寡佬(单身汉) 仔(儿子)女(女儿) 后仔乸(继母) 太子爷(少东家)契弟(王八蛋)老坑(老头) 老嘢(老东西,老家伙)老姑婆(老处女)基佬(男同性恋者) 老细(老板) 老千(骗子)后生仔(年轻小伙子)后生女(年轻姑娘) 靓仔(漂亮的小伙子)靓女(漂亮的姑娘)细路(小孩) 细蚊仔(小孩) 须虾(婴儿)马仔(打手)事头婆(老板娘) 事头(老板) 失(孙子的儿女) 麦(孙子的儿女的儿女) 老襟(两姐妹的老公互称老襟) 老顶(上司)乸型(娘娘腔) 

工作、交际

  返工(上班) 收工(下班) 揾食(谋生)人工(工钱)出粮(发工资) 搞掂(搞妥当) 搞妄(弄糟糕)就手(顺利)捱夜(熬夜) 空姐(飞机女服务员) 钟点工(计时工)揾工(找工作)做嘢(干活) 捞边行(搞什么行业) 一脚踢(一人承担)轮更(轮班)看更(看门) 起屋(盖房子) 揸车(驾驶汽车)熟行(内行)熟手(老练) 车衫(缝衣服)夹手夹脚(一起动手)执头执尾(收拾零碎的东西) 搏命(拼命)癐gui6(累)差池(差错) 撞板(碰钉子) 松人(溜走)走人(溜走)炒鱿鱼(解雇) 开OT(加班)秘捞(兼职、外快)手信(小礼物) 人客(客人) 生埗(陌生、生疏)老友记(老朋友)仇口(仇人) 托大脚(拍马屁)危ngei1(求)俾面(给面子) 制(肯) 得闲(有空)冇几何(不常)冇相干(没关系) 唔觉意(不留心) 唔话得(没说的)倾(谈)倾偈gei2(聊天) 早晨(早上好)早唞(晚安)揾人(找人) 拍拖(谈恋爱) 挂住(想念)隔篱(隔壁)掟煲(恋人分手) 好夹(很合得来) 探(拜访) 讲笑(开玩笑) 羞家(丢脸 ) 抄更 (早上正职,晚上兼职) 偷鸡(上班工作时间溜走) 蛇王(工作偷懒) 嗱嗱啉(快点) 沙沙滚(随便应付) 易嘿(马虎) 、危险)拿西(粗枝大叶) 督背脊(打小报告) 二五仔(出卖兄弟的人) 啱(适合) 横掂(反正) 侧侧膊(蒙混过去) 踢爆(揭发) 数围(利润得益) 啱 key(有默契) 甘化学(不耐用)牙烟(危险) 

用品

  起身(起床) 着(穿)除(脱)浪口(漱口) 飞发(理发) 电发(烫发) 洗面(洗脸)屙屎(大便)屙尿(小便) 闩门(关门) 熄灯(关灯) 水喉(水龙头)瞓觉(睡觉)食(吃) 食晏(吃午餐) 食烟(抽烟) 滚水(开水)煲(煮) 焗(焖)饮胜(干杯) 颈渴(口渴) 餸(下饭的菜)腍nem4(软)宵夜(夜宵) 饮(渴) 台(桌子)梳化(沙发) 雪柜(冰箱)家俬(家具) 皮箧gib1(皮箱)夹万(保险箱)刀仔(小刀) 花樽(花瓶) 香枧(香皂) 镬(锅)咪(麦克风)插苏(插座) 火水(煤油) 遮(伞) 地拖(拖把)电芯(电池)洋烛(蜡烛)花洒(1莲蓬头,用于沐浴2喷壶,用于浇花)壳(勺子)番枧(肥皂) 扫把(扫帚) 匙羹(小勺子) 褛(外套)大褛(大衣)衫(衣服) T恤(针织或棉质上衣)裤(裤子) 鞋(鞋子)底衫(内衣) 底裤(内裤) 高踭鞋(高跟鞋)领太(领带) 荷包(钱包)唇膏(口红) 浪衫(晾衣服) 眼瞓(困) 冲凉(洗澡) 一旧水(一百元) 一草(十元) 一撇(一千元) 一蚊鸡(一元) 一皮(一万元) 豆拎/斗零(少量钱) 鸡碎(一点点) 装饭(添饭) 要唔要饭/添唔添饭(添不添饭)食大茶饭(吃香喝辣) 系唔系(是不是) 

人体、疾病

  头壳(脑袋)头皮(头屑)面珠墩(脸蛋儿) 酒凹(酒窝) 下爬(下巴) 眼(眼睛)眼眉(眉毛)眼核(眼珠) 耳仔(耳朵) 耳屎(耳垢) 大牙(槽牙)鼻哥(鼻子)鼻哥窿(鼻孔) 身子(身体) 心口(胸口) 膊头(肩膀)毛管(毛孔)罗柚(屁股) 手板(手掌) 手瓜(胳膊) 脚(脚、腿)背脊(脊背)尾龙骨(尾骨) 肚腩(小肚子) 睇医生(看病)驳骨(接骨头)联针(缝针) 埋口(合口) 执药(抓药) 燥火(上火)好翻(好了)唔精神(不舒服) 冻亲(着凉) 头赤(头痛)打冷震(发抖)打噎(打嗝) 呕血(吐血) 浊亲(被水呛着)心口翳(胸闷)豆皮(麻脸) 血压高(高血压) 落晒形(憔悴不堪)病猫(病鬼)生萝卜(长冻疮) 热痱(痱子) 痕(痒)黐线(神经失常)发羊吊(发羊角疯) 盲佬(瞎子) 甩皮(脱皮)损(破)香港脚(脚气) 撞聋(听觉不灵) 作呕(恶心)肚屙(拉肚子)滞(消化不良) 身庆(身体发热) 咳(咳嗽)焗亲(中暑)晕酡酡(晕乎乎)兴heing合合(很热)生痱孜(溃疡) 

动作、行为

  岳高头(仰起头)拧头(摇头) 目及 geb6(盯)眯méi1埋眼(闭眼)瞌heb3(闭)啜(嘬,吻)噍(嚼) 唞气(呼吸) 渺嘴(撇嘴) 擘大口(张大口)喐手(动手)笃(戳) 笠(套) 弗fit1(鞭打)抰yêng2(抖)揞(蒙,捂)搣mit1(掰)摱man1(攀,扳)掹meng1(拔)豆(碰,摸)掟déng3(扔)抠(掺杂)抠乱(搞混了) 抄cao3(搜,翻)挤(放)搦(拿) 捽(揉) 掴(用掌打) 省(擦) 吉(扎,刺)批(削)濑(洒) 枳zed1入去(塞进去)走(跑)走夹唔唞(拼命走) 标(冲)坎头埋墙(把头撞在墙上,形容人自讨苦吃)企(站) 嗌(叫,喊)嗌交(吵架) 撩(逗)单单打打(说风凉话,含沙射影,讽刺攻击)诈假ga1意yi1(假装)诈娇(撒娇)扭拧(扭捏) 睇衰(看不起,看扁) 索气(吸气)揩油、索油(占便宜)攞嚟衰(自讨苦吃) 储储埋埋(攒起来)打交(打架) 打横(横着)打掂(竖着) 打底(垫底)打赤脚(赤着脚) 打大赤肋(赤着上身)折堕(做孽,遭遇悲惨)惊géng1(害怕)发姣hao3(指女性卖弄风骚,淫荡)锡(疼爱)孭(背) 得人惊(令人害怕) 得个吉(一场空) 厄水(骗钱) 邓(替) 抵(应该,动词。值得,名词) 翻嚟(回来) 打个冷(走/转一回) 骑呢nie3(古怪) 揾笨(占人便宜) 典地(撒赖) 碌(滚动) 睇水(把风) 大洗(花钱过度) 撇pi(走,离开) 头fing fing (不停地晃动脑袋,类似唱摇滚的人的动作)  

方言分支 

粤海方言

  粤海方言(Standard Cantonese),粤海粤语,也称粤语“广府片”,即为通常指的广府话。粤语的官方标准音--广州话即属于粤海片。粤海片内部差异不大,彼此一般能较流畅的通话。例如广州话、香港粤语。香港粤语和广州话之间差异极小,只有部分用词习惯不同,这跟两地所处语言环境和社会制度有关。

广州方言

  广州方言又称“广州话”,为粤语的典型代表,但广府话本身亦不断地变化发展。1949年前的广州话用词比较古雅,受北方方言的影响也较少。广州方言主条目:东山口音、西关口音、西村口音和番禺口音广州方言即狭义“广州话”,因地处珠江流域中心城市,为广州、香港等大都市数千万本地居民的母语,长期引导传统的粤语戏曲文化和粤语流行文化,影响力强大,被各粤语方言区人们接纳为约定俗成的公认标准音。广州话本身亦在不断缓慢变化。广州音的收音范围比较广,连佛山、中山、香港的部分口音也一并收录。

港澳粤语

  粤语于香港与澳门的官方、媒体以及社会广泛使用,语音为广州音,部分专有名称的词汇则与广州方言有一定差别,但不影响双方沟通,在生活上也不易察觉。澳门粤语长期受香港粤语影响,因此完全一致,外来语更多使用英文外来语,而葡文外来语并不多见。香港于1997年前仍有相当人数称之为广州话、白话;1997 年后基本以粤语、广东话作为香港粤语的正式名称。但近年出现了不少对“广东话”这个名称的质疑(参见广东话),为避免名称冲突也有人称为广府话。
  
  香港新界的本地粤语以莞宝片围头话为主。1949年前的香港,由于粤、客混居,所以香港方言带有很浓的粤客混杂的口音(即香港客家话和香港广府话在音调和词汇相互影响)。当中以锦田话为代表,但这种口音今日只在上了年纪的香港人身上找到。   1949年后,香港方言出现大量音简现象,当中以鼻音消失 (即n/l不分) 及w拗音的消失最为显着。部份年青人把「你」[nei]和 念成 [lei]。香港部分学者称之为「懒音」。这现象似乎与大量外地移民有关,对他们而言, n/l 的发音差异不大,在大部分情况下混淆两者亦不会带来严重的沟通障碍,于是他们来港学习这种新方言时,往往舍难取易,淡化一些难以分辨的发音之差异。这亦所谓「移民理论」,这种现象在台式国语、美式英语的演化过程中,亦曾出现。
  
  不过,1980年代之前的大众媒体依然尽力避免在电台电视节目上出现「懒音」,直到今天,部分香港文语言学家亦对其屡加抨击,并提出「正音」活动,但「懒音」似乎已经为香港粤语的特色,更屡屡出现在大多数大众媒体、歌手表演中的七、八十年代出生的一辈口中。但总体上,香港方言与广州方言仍然非常接近。  
 
  英语在香港比较普及,加上从前香港通常比中国大陆较先接触外来的新事物,过去不谙英语的低下阶层会用广州话拼读日常的英语词汇,所以香港粤语的英语外来词十分普 遍。例如:“地盘管工”叫“科文”(foreman)、“煞车”叫“逼力”(brake)、“轴承”叫“啤令”(bearing)、“草莓”叫“士多啤梨”(strawberry)等等。不少老人家仍把“邮票”称作“士担”(stamp)、“保险”叫“燕梳”(insurance)等。另外,香港人对男教师及男警察称作“阿Sir”、女教师称作“搣士”(Miss)。这些由英语而来的外来语,其实在1949年前,广州等粤语地区也经常使用这些当时普通话还没有翻译过来的英语词汇,只是后来由于大陆实行推广普通话,这些词汇渐渐就被标准普通话代替了,现时还有老一辈的广州人,尤其是某些行业的从业人员(如修车业),会把“煞车”叫“逼力”(brake)、“轴承”叫“啤令”(bearing)、“扳手”叫“是巴拉”、对男教师及男警察称作“阿Sir”,把“草莓”叫“士多啤梨”(strawberry)更是任何年龄层的人都还在通用的叫法,只是以上的词汇,除了“士多啤梨”外,年轻一辈已很少用到,但还是完全能听明白的。   有一种观点认为,以现在香港流行的“懒音”作为香港标准粤语与广州话之区别标准较为合理。以有无使用“英文之广州话拼读”来区分香港标准粤语与广州话,如广州 叫“地盘管工”,香港叫“科文”,而佛山译成“课文”,就会存在一个佛山标准粤语。这种划分方法从语言的角度上看是不成立的,因其发音完全相同,且用词并不排斥。其实早于香港开埠之前,广州已经使用外来语,现今之外来语未必全是香港所创。由于在1980年代到1990年代大量香港人移民到海外,使海外的粤语亦受到香港方言的影响,亦确立世界上出现标准粤语,取音与语法标准亦仍为广州话。在日常用语及新闻中亦出现诸如“劲爆”(形容事物厉害强大或形容情况鼎盛)、“碌卡”(刷卡)等港式用语。  

南番顺方言

  广州本身乃由番禺及南海的一部份组成,所以广州方言其实可以算是南番顺方言的一个特例。广州、番禺和南海的方言比较接近,但顺德有不少字的发音跟其它地方不同,例如:“凹”不读[lap]而读[nap];“吃饭”不叫“食饭”而叫“吔[yɑ:k]饭”。 

香山方言

  石岐话主要流行于广东中山市城区石岐以南地区,与广州话相近,但又不尽相同。对一些事物的名称或一般用语的叫法与广州话相比有其独特的一面。中山石岐人完全懂得听和讲广州话,但广州人或香港人不完全听得懂石岐话。如广州话“瞓觉”(睡觉之意),“瞓觉”一说石岐话也用,不过一般称作“寐觉”(寐此处音“眯”[mī])。石岐话形容一个人懒惰有习语“吃寐屙坐”。广州话“头先”(刚刚之意),石岐话也用,不过多称作“近(音“紧思”[g??n si])、“啱先”。另外石岐话在口音方面与广州话也有些不同,例如合口字没有轻唇音;广州话以声母为f的晓母字或匣母字在石岐话以h为声母,如风扇,石岐话读hung-sin;克服,石岐话读作kaak-huk。在1970年代末以后,因为香港电视而导致石岐话不断向广州话靠拢,许多旧有的发音与词汇用法都逐渐减少以至消亡。例如上述的合口字发音,后生开始将合口晓母字按广州话读为轻唇音,又如上述之“寐觉”使用频率越来越低,逐渐被“瞓觉”所取代。“下间”(厨房)、“银钱”(元的俗称,“两个银钱”即是两元)这些老式石岐话新一代中山人已经很少使用。 

梧州方言

  粤语属广府片,与广州话很接近。主要分布在梧州市,桂平市区,及下属的马皮,南木,金田,江口等,平南县大安、丹竹、武林3镇,苍梧县城,贺州市区及附近。内部差异很小。以梧州话作代表,语音系统声母21个,韵母46个。 

莞宝粤语

  莞宝方言分布在东莞,深圳(宝安)和香港新界一带,和粤海方言之间通话有较大的困难(例如:在电影《我爱扭纹柴》里有不少围头话对白,不少在市区生活的香港人都听不明白这些对白)。相比粤海粤语,莞宝粤语最主要特点是:多後鼻音(如莞城话「篮」读[?a?],「列」读[lik],「给」读[k'?k];围头话「新」读「星」,「门」读「蒙」,「晚」读「猛」;等),粤海片的部份 h- 变成 f- (如「开」读「灰」,「寒」读「冯」,「渴」读「福」等)。   详见莞宝粤语。  

东莞方言

  东莞方言分布在广东省东莞市。东莞话以莞城话为代表。莞城话与广州话口音差别很大。未受过训练的广州人不经过适应比较难以听懂莞城话;反之很少接触广州话的莞城老人也很跟广州人沟通也存在一定的困难。  

宝安方言

  宝安方言分为围头话、南头话等几种。其中,围头话因为其普遍分布于区内的围村里而得名。深圳宝安区福永、松岗、沙井,龙岗区平湖,南山区南头部分地区,香港新界的锦田都使用围头话。还有深圳市区内有几十条自然村也是说围头话,例如水围、上沙、下沙、沙尾、沙嘴、石厦、梅林、皇岗、新洲、福田、岗厦、上步、赤尾,等等。这些围头话跟香港新界锦田的围头话完全一致。   南头话主要分布在南山区的南头地区,使用人口约5000人。  

罗广粤语

  罗广粤语,分布於罗定、封开、德庆、肇庆、郁南、广宁、怀集、阳山、连山等县市。在早期资料中未作区分,将其归入在广东境内的勾漏粤语。   罗广粤语特点有:(1)影母字多保留零声母读法,如 亚[a3],爱[?i3],乌[u1],意[i3],乙[yt8]。(2)疑母洪音保留[?]而细音多混为[j],如 我[??],勾[?au],疑[ji],月[jyt]。(3)阴平调的高降调与高平调有明显差别,阴入调须重读(高降),如肇庆话[来源请求]。MicrosoftInternetExplorer402DocumentNotSpecified7.8Normal04)北部多数点无韵母[im][ip][ep],混入[in][en][it][et]。(5)声母基本保留[n][l]对立,但东部若干点趋向[n][l]合流。

  与勾漏粤语的相同点罗广粤语与广西东部的勾漏粤语相同点是「古全浊声母今不论平仄皆不送气」。如 头、茶、桥、企、近 等字皆读不送气塞音(但在部份趋向广府化的地方有例外)。   与勾漏粤语的区别将两者区分开来的一个主要依据是精组字读法。如 清 字,读[t'eng]为勾漏粤语,读[ts'eng]为罗广粤语。此外,勾漏粤语有边擦音或齿间音,罗广粤语则基本无。 

四邑粤语

  主条目:四邑方言四邑方言是指新会、恩平、开平、台山等地的方言,当中以台山话为代表。珠海有一半人讲四邑方言(特别是斗门一带),而其他地区则使用香山片粤语,但两者现时已慢慢融合,是四邑方言中最接近广州方言的一种,但四邑方言是粤语系统中跟广州方言差异最大的方言之一。
  勾漏片、四邑片两片在声母的演变上有一些共性(广府片没有的),比如知章归端、有边擦清音。在声调演化上也有共性,两者都是入声四分(广府片入声三分)。勾漏片是横跨广东广西两省的,在广东西部也有大片分布,不要简单地认为那是广西粤语。广西更西部的粤语(比如邕浔片)反而相对比较接近广府片。
  粤语各片的语音差异,可以认为是粤语发展过程中不同时代语音(面貌)层次的保留。显然四邑片、勾漏片的语音层次比广府片老。勾漏片又比四邑片要老一些。以前一些老四邑话有内爆浊音,现在的新派已经基本完全清化了。勾漏片的浊音也在清化。比如玉林话,老派清浊对立,新派浊音正在逐渐清化中,变得混乱不稳定,相反地广府片才是粤语各个分片中较为特殊的一个片。广府片较其他片层次新,主要原因可以从两方面去找:一是所处位置,二是宋代较新移民丵(珠玑巷那一批移民)的混入冲刷。从所处位置上看,广府片地处珠江三角洲,占有广州,既是岭南第一大城,又是中外贸易活跃的海上丝绸之路的起点,还是广东省治,北派管理两广的官僚常驻於此。这种环境条件必然会使广府片演变速度比其他片快,受官话和外语等其他语言影响也比其他片多。
  从移民角度看,整个粤语人羣的来源肯定不是单一的,不可能全是传说中的珠玑巷移民后代。珠玑巷民系认同基本上以广府片语民为主,勾漏片、莞宝片、钦廉片、高阳片等非广府片语民鲜有珠玑巷认同。珠玑巷移民事实上是最后一批加入粤语族羣的中原移民,之前从赵佗时代至五代十国时期的上千年历史中已经有过不知到多少批这样的移民,他们构成了较早期的粤语语民,是勾漏片、四邑片、莞宝片、高阳片等片语民的祖先。宋代珠玑巷移民丵主要涌入了珠江三角洲地区,也就是广府片覆盖的地区。这批移民的涌入冲刷了珠江三角洲地区原本的老粤语人羣,与当地原本的老粤语语民混合同化形成了「新派粤语」,此即跟其他片比起来显得特殊的、语音面貌比较新的广府片。在珠江口两边的莞宝片、四邑片,可能是原本珠江三角洲较老的粤语的残余,被较新的广府片向珠江口两侧挤压形成这种分布格局。珠玑巷移民涌入并形成广府片之前,珠江三角洲的老粤语(今四邑片、今勾漏片、今莞宝片的共同祖先)应该跟老勾漏片相近或者一致,可能是连在一起的一个大片。新兴的广府片把这个老粤语大片切割成地理隔离的好几块,西部的大块演变成今天的勾漏片,珠江口西侧的小块演变成今天的四邑片,珠江口东侧的小块演变成今天的莞宝片(莞宝片明清后与客家杂处异化了)。这能解释为什麼今天地理上不相连的四邑片跟勾漏片之间为什麼会有一些广府片没有的共性特徵,比如内爆浊音、变擦清音、知章归端、入声四分等。
  由于语音差距很大,一般广府人只能听懂约三、四成的四邑粤语对话。因此,过去香港的四邑人一直保持与广府人不同的族群认同。四邑人于香港开埠初期即已到来香港市区工作,于族群内保持高度的团结,因此其语言得以保留。与其他族群一样,香港说四邑话的家族于1970年代开始因族群观念转淡而改说广府话。受广府强烈的辐射影响,珠江三角洲地区的四邑人亦逐渐产生广府认同。  

高阳粤语

  高阳方言主要分布于茂名、高州、信宜、化州、阳江、雷州半岛一带。高州自古就是粤西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所以高州话是粤西地区最有影响力的白话方言,所以粤西方言一般以高州话为代表。而且直到今天高州话依然是作为粤西白话的代表,这一点无论是在官方和民间都是一致被认同的。  

邕浔粤语

  邕浔片粤语在广西分布范围很广,除南宁及周边地区外,广西西部的百色、龙州粤语亦属邕浔片。邕浔粤语与梧州粤语和广州话都比较接近。主要流行于邕州、浔州(桂平市古称)两岸交通便利的城镇,如南宁市及横县、崇左县、宁明县、凭祥市、桂平市下属乡镇、平南县等县城以及柳州市部分地区。以南宁市为代表点。但是由于自八十年代后大量外来人口的涌入,加上南宁市政府的语言文化政策是削弱地方方言改而推广普通话,南宁市区内南宁话的使用人口大幅度下降,南宁话使用人口锐减到不足三成。邕浔粤语的代表性口音实际上已迁移到古称浔州的桂平市下属乡镇。现在也有相当多人忧虑南宁话事实上已经变成死语。  

勾漏粤语

  勾漏粤语主要分布在玉林及贵港两地区13个县市(除平南县、桂平县城外)和广东怀集县。勾漏粤语特点有:1. 古全浊声母今多读不送气清音;2. 古不送气清音今多读浊内爆音;3. 精组声母读塞音及边擦音(或齿间音);4. 声调数目一般有9-10个。辞汇也很有特点。与广州话差别较大,操语双方对话沟通交流比较困难。勾漏粤语的代表有玉林话、藤县话、蒙山话等。   值得一提的是,在北流粤语中,有上里话和下里话之分。上里话因为毗邻粤西,较接近香港音或广州音,除了个别字句用法、读音不一样外,双方交流基本没有问题。严格上分,北流上里话不属于勾漏粤语,而属于粤西粤语。而北流下里话就属于勾漏粤语。 

钦廉粤语

  钦廉粤语主要分布钦州市、合浦县(旧称廉州)、浦北县、防城县、灵山县及北海市。  

吴化粤语

  吴川话吴川话分布于广东省吴川市、湛江市。  

疍家话

  疍家的定义在学术界有争议,一说是沿海地区渔民的自称,一说是水上广东人的自称。疍家话又名水上广东话,普遍通行于两广的水上人家;但是浙江,福建沿海也有少数渔民自称疍家,不过所操语言跟两广疍民差别甚大。疍家话跟广州话可以互通,但疍家音明显。学术界对疍家话的系属曾经有过一些争议,一说认为疍家话属于粤语,另一说认为疍家话自成体系。  

争议方言  

东江本地话

  东江本地话是东江流域中上游地区的一个土语群,主要分布于惠州和河源。东江本地话同时具有粤语和客家话的特点,分类归属上存在争议。学界对东江本地话的专门研究很少,传统上笼统地将东江本地话并入客家话粤中片,也有学者将东江本地话划为粤语惠河片。近年来刘叔新等对东江本地话作了系统的研究,认为这个土语群比客家话古老,是客家迁入粤中和粤东之前的本地语言,与粤语有较为密切的亲缘关系;后为大规模迁入并成为粤中、粤东主流语言的客家话包围,不断同化,形成今天既接近客家话又不同程度保留粤语典型特点的土语群,并因此而将东江本地话划属粤语。一些主流客家话使用者称东江本地话为蛇话(或畲话),略带贬义意味。典型的东江本地话代表有河源话、惠城话、龙川话、龙门本地话。 

惠州本地话

  惠州本地话兼有粤语和客家话的诸多特点,是最为著名的东江本地话典型代表。有人主张将它划入客家话东江本地片,也有人主张将它归为粤语惠河片(或东江片)。  

龙门本地话

  龙门本地话是东江本地话的一种,一般被归为粤语方言。也有归类为客家方言东江片的。事实上。龙门话兼有两者特点,可以视为粤语和客家方言互相渗透的产物。  

儋州话

  儋州话也属于粤语方言。 属汉藏语系汉语粤语方言系统。120多万人使用,主要分布在儋州、三亚、昌江、东方等市县的沿海一带地区。桂南平话广西南部平话传统上划入粤语方言,近年来有人试图尝试将桂南平话独立出粤语,但相对于跟其他粤语方言的诸多共同点来说,少数的几点相异之处难以作为桂南平话独立的证据。  

粤语声调

  粤语一共分为九声:阴平、阴上、阴去、阳平、阳上、阳去、阴入、中入、阳入。
  九声各自代表字有:诗 史 试 时 市 事 色 锡 食。
  实际上阴入、中入、阳入声调的音高,与阴平、阴去、阳去是一样的,不过是用-p-t-k 韵尾的入声字用以区分。由于声调的定义,是包括抑扬性(即实际音高)和顿挫性。而入声韵尾-p-t-k正是影响了其顿挫性。因此,即使只以16标示,我们仍然要说是有九个声调,或者说有九声六调,不能称作只有六个声调。
  把声调形象化地绘成一个图表,令你较容易想象出这六个声调的分别。在图表中,左边的数字可等同于音阶do re mi fa so,每个声调可由音阶组合变化模拟。此图表对熟悉音乐的人更为有用。
  关于广东话,实际上使用的最多的是广州,按广州人习惯就广东话叫成广州话,就是俗称的白话,因为例如清远、佛山,台山这些地方都有属于自己的地方语言,虽然以广东话为基础,但实际上改动了不小的。那么说明广东话其实有上十种语言,其实我们想了解的是粤语,那就是广州话。  

珠海方言

  1.高州话 井岸、六乡等镇的14个生产队的1500多高州水库移民使用。
  2.其它 中山、云浮(如新兴)、江门、茂名(如信宜)、湛江、阳江(如阳春)、梅州等地移民组成的村落使用其祖籍方言。
  井岸镇坭湾等村委会的水库移民讲高州话。
  原白蕉镇辖白蕉、城东两个社区,白蕉、榕益、黄家、新沙、新二、新环、南环、泗喜、东围、白石、大托、灯一、灯笼、灯三、西七、桅夹、昭信、东湖、成裕、东岸、赖家21个村委会,白蕉科技工业园和白蕉工业开发区,原六乡镇辖六乡社区和沙栏、石门、冲口、八顷、平螺、办冲、月坑、禾丰、盖山、鳘鱼沙、南澳、银潭、子子湾、马墩、布洲、竹洲、泗益、小托、虾山19个村委会,现共辖32个村委会,总面积184平方公里,户籍总人口8.88万。赖家、小托、虾山等村委会讲客家话。 斗门镇辖斗门居委会和斗门、大赤坎、小赤坎(含原官冲、乌石两个村委会)、上洲、下洲、新乡、南门(含原渔业村委会)、大濠冲、小濠冲(含原冲口村委会)、八甲10个村委会(大环村委会已撤并),面积105平方公里,2007年末户籍人口41482。八甲村委会讲客家话。
  原上横镇辖横山社区,耕管、广丰、福安、三角、三龙、二龙、獭山、三冲、大胜、三家、横山、新益、粉洲、南青、新洲、西窑、东窑17个村委会和永利工业区,原莲溪镇辖莲溪、大沙两个社区和红星、文锋、新丰、东安、上栏、下栏、石龙、莲江、光明、东湾10个村委会,共辖3个社区和27个村委会,总面积88.6平方公里,户籍总人口约4.3万。  

发音相同

  粤语标准音和赣方言(铅山话)下列字发音是相同的
  第一、简
  第二、街
  第三、方
  第四、吧
  第五、我-铅山话发鹅
  第六、包
  第七、饭
  第八、加
  第九、粥
  第十、发药
  第十一、站
  第十二、车
  第十三、放
  第十四、分
  第十五、吧
  第十六、下
  第十七、多
  第十八、单
  第十九、汉
  第二十、交
  第二十一、参
  第二十二、通
  第二十三、中
  第二十四、用
  第二十五、风
  第二十六、身
  第二十七、价
  第二十八、公
  第二十九、犯
  第三十、对  

粤语歇后语

  神台猫屎——神憎鬼厌
  火烧旗杆——长叹(炭)
  牛皮灯笼——点极唔明
  阿崩叫狗——越叫越走
  黄皮树鹩哥——唔熟唔食
  单眼佬睇老婆——一眼睇哂
  阿茂整饼——无个样整个样
  海底石斑——好瘀(鱼)
  十月芥菜——起心
  冇耳茶煲——得把嘴
  冇毛鸡打交——啖啖到肉
  山草药——噏得就噏(:发音同英语中的up,意思是讲)
  番薯跌落灶——该煨
  寿星公吊颈——嫌命长
  老公扑扇——凄(妻)凉
  老婆担伞——阴公  

粤语影响

  在海外,由于移民有相当比例来自粤语区,亦使粤语成为大多数海外华人社区的最流行语言之一。
  在香港及澳门,从市民日常交流,到学校教育、工商行业,到政府办公、立粤语影响
  法会选举;到科学研究、新闻传媒、大众娱乐,粤语都占绝对优势地位(除粤语之外,英语亦较为流行)。在汉语语族里,除普通话外,粤语是比较成功发展为全功能语言的语种。同时香港大众媒体及娱乐事业的繁荣使粤语具有非常强的影响力。  

粤语拼音方案

  1、香港语言学学会拼音方案
  2、香港教育学院拼音方案 

粤语输入法

  1、轻松粤语输入法
  2、红蜻蜓粤语拼音词语输入法
  3、实用粤语拼音输入法
  4、速打粤语输入法


    扩展阅读[我来完善]

  • 1. Zhang Zhenjiang(2003年):Language and society in early Hong Kong (1841-1884),香港大学哲学博士论文。
  • 2.台联判客台语及原台语死刑的提案
  • 3. 还是不要让广州人民知道好 [2010-08-22].
  • 4.《汪洋:“教化”广东人》,载于hk.news.yahoo.com,2010年7月16日。
  • 5.《推普的“南宁现象”》,《羊城晚报》,2010年7月13日。

    1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gd.zwbk.org 广东百科信息网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