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蓝色文字是词条,点击蓝色文字可进入该词条页面;
 正文中的红色文字是尚待创建的词条,点击红色文字可进入创建词条页面;
 欢迎参与词条创建或编辑修改!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共同建设中文百科在线,共创知识文明!
帮助
知识体系
编辑手册
广东百科在线简介
使用本站指南
公共留言板
首页


阅读 1901 次 历史版本 0个 创建者:冰若寒(2011/12/9 14:26:59) 最新编辑:冰若寒(2011/12/9 14:26:59)
马思聪
拼音:Mǎ Sīcōng (Ma Sicong)
目录[ 隐藏 ]
  
马思聪
马思聪
马思聪(1912年5月7日-1987年5月20日),中国广东海丰县人,中国作曲家、小提琴家与音乐教育家。被誉为“中国小提琴第一人”。他于1937年创作的《思乡曲》,被认为是中国20世纪的音乐经典之一。

  马思聪早年曾赴法国巴黎求学,并在后来考入了法国的巴黎音乐学院,主修小提琴。1932年初,马思聪由法国回到中国,并在同一年与王慕理结婚。此后陆续创作了《摇篮曲》《内蒙组曲》《西藏音诗》《牧歌》等多部着名音乐作品。1949年12月,马思聪被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务院任命为中央音乐学院的首任院长。

  1966年6月,文化大革命开始后,马思聪遭到了造反派的批斗。1967年1月15日晚,马思聪与夫人王慕理、次女马瑞雪和儿子马如龙出走香港,后由美国驻香港领事陪同飞抵美国。同年5月,在康生和谢富治的示意下成立的“马思聪专案组”(又名“002号专案组”)开始对马思聪出走的经过进行调查,株连马家亲属数十人。1968年,马思聪被定为“叛国投敌分子”,这一罪名直至1985年才得以平反。

  1987年5月,马思聪在美国接受心脏手术时手术失败,于5月20日逝世于美国费城,得年75岁。

马思聪生平

马思聪早年

  幼年
  1912年5月7日(夏历壬子年三月二十一日),马思聪出生于中国广东省海丰县海城镇幼石街(今中山西路)25号。马思聪的父亲马育航又名马继犹,是陈炯明的同学,曾参与过陈炯明组织的反清活动。武昌起义后,马育航成为陈炯明左右,历任广州市财政局局长与广东省财政厅厅长。陈炯明失势后又任天然资源委员会锡矿局广州分局局长。马思聪的母亲黄楚良是海丰县公平镇围雅村人,略识诗书,性格开朗。马思聪出生时,马育航与黄楚良已育有二子二女,分别为马思齐、马思武、马思锦、马思梅。马思聪的小名“艾”含健美、聪颖、长寿之意。

  根据马思聪在1935年所写的《童年追想曲》一文,马思聪的家庭原本并不爱好音乐,他对音乐的兴趣来自于五岁时在外祖父家听到的留声唱片:“母亲说我那时跟着唱片一起唱,唱得怪有趣的”。1919年,7岁的马思聪在堂兄马时晖家学会了弹风琴;同年,马家亦添置了一台风琴。1921年,马思聪与父亲一同前往广州市,寄宿就读于广州培正学校。在广州期间,马思聪学会了说广州话,学会了吹口琴与弹月琴。1923年暑假,马思聪回到了海丰。当时,马思聪的大哥马思齐从法国回国养病时,带回来了一把小提琴。年幼的马思聪对小提琴爱不释手,于是决定随大哥一同赴法学习小提琴。

  第一次赴法留学

  1923年冬,马思聪与大哥一同抵达了巴黎。他们最初居住在巴黎南面的枫丹白露,并向一位女教师学习了两个月的小提琴。后来,马思聪与大哥搬到了巴黎东面的一所家庭式公寓中,并向另一位女教师学习小提琴。半年之后,他们又住进了一位70多岁的法国人家中;在这里,马思聪从房东那里学会了说法文,并换到了第三位提琴老师。他的第四位提琴老师毕业于巴黎音乐学院。

  在学习了半年的小提琴后,马思聪已经能够用小提琴奏出不少乐调。1925年下半年,马思聪考入了巴黎音乐学院十大分院之一的南锡音乐学院。考入音乐院后,马思聪住进了一位法国老妇人的家中,常与老妇人弹钢琴的大女儿一起合奏乐曲。在南锡音乐学院学习时期,马思聪最喜欢的一位教师名叫罗特。在1926年夏天大考的时候,马思聪演奏了帕格尼尼的《协奏曲》,获得了最优第二奖。不过,由于小提琴的学习不尽理想,马思聪结束了在南锡音乐学院的学习生活,于当年8月回到巴黎。

  回到巴黎后,经朋友介绍,马思聪向巴黎国立歌剧院的小提琴独奏家帕尼·奥别多菲尔学习小提琴,同时亦开始向奥别多菲尔夫人学习钢琴。但在半年后,当马思聪打算报考巴黎音乐学院时,却因为颈部罹患疾病而被医生下令停止练琴。1927年3月,经医生建议,马思聪前往法国北部的海滨城市贝尔克治病休养。在这段时期里,马思聪专攻于钢琴,并从钢琴上认识了不少作曲家,特别是他十分推崇的法国作曲家德彪西。12月28日,马思聪回到了巴黎,继续进行奥别多菲尔的提琴课。1928年暑假过后,马思聪考入了巴黎音乐学院Boucherif领导的提琴班。据马思聪在《忆冼星海》一文中所写,他与冼星海的第一次见面是在1928年或1929年初夏的一个下午,次日马思聪还介绍冼星海到奥别多菲尔处学习小提琴。

  回国演出与第二次赴法留学

  1929年,主要由于经济上的原因,马思聪离开法国,并启程回到中国。同年9月,马思聪在香港和广州举办了音乐会,当时便被上海《申报》誉为“中国音乐神童”。10月由香港赴上海、南京两地演出后,相继被上海《申报》、南京《首都日报》与《中央日报》报道,称其演奏的小提琴“顿挫抑扬,令人神志飘扬”,“或引人其怀古之感,或导人入幽静之境,或使人惆郁,或令人兴奋”。在宁沪两地驻留时,马思聪先后在南京市政府、励志社之国庆游艺大会、中央播音台和上海市政厅等处演奏小提琴。10月下旬,马思聪返回广州举办音乐会,并受香港《电闻》与广州《民国日报》报道。11月上旬,马思聪再赴上海,在华光联欢社举办的音乐大会上演奏。12月下旬,马思聪在上海筹办音乐会,并邀约了上海音乐界的诸位名士参与演出。12月29日,马思聪与陈仙泉一道拜访了鲁迅。在这一年里,马思聪完成了《古词七首》的创作。1930年1月6日,马思聪在上海市政厅举行音乐会。1月中旬,马思聪回到广州,并在欧阳予倩创办的“广东戏剧研究所”乐队中担任指挥兼第一小提琴手的职位。

  1931年初,由广东省政府资送,马思聪得以第二次赴法留学。经奥别多菲尔介绍,马思聪师从作曲家毕能蓬教授(Binembaum,今译比内鲍姆)学习作曲。毕能蓬教授是一位犹太族的保加利亚作曲家,曾先后在雷根斯堡、汉堡和柏林担任歌剧院指挥这样的职务。毕能蓬性情古怪,脾气孤僻,而他的作品风格亦是十分独特:马思聪在后来评价他的作品时曾写道:“不是忧郁,是像古希腊悲剧的那种伟大的风格,像是猛烈的火的焚烧,他的音乐焚烧着一种不可遏制的热烈”。毕能蓬对马思聪产生的影响是巨大的,“不只是我的和声学作曲法的教师,他同时是我整个艺术修养的指导者”。毕能蓬与马思聪相差整四十岁,但两人却成了忘年之交。后来在二战爆发后,马思聪与毕能蓬教授失去了联系,他还因此为之伤感:“此时(他)不晓得流落到哪一个国度去了,这是多么悲痛的一件事!”

马思聪青年

  1932年初,马思聪从法国学成归国,并在香港举办了个人独奏音乐会。在这一年的春天,年仅19岁的马思聪与陈洪一同创办了私立广州音乐学院,并自任校长。在音乐学院担任教授期间,他认识了王慕理,并在教授钢琴的过程中与她互生情愫。就在这一年,马思聪与大他两岁的王慕理结为连理。

  1933年,马思聪把广州音院的事务交给了陈洪,自己北上宁沪求职,但却在上海国立音乐专科学校被拒绝。后来,他经人推荐,担任上了南京中央大学教育学院的讲师。不久后,马思聪与王慕理夫妻俩便租下了徐悲鸿在南京玄武湖畔的一所房子。在这一年,马思聪在广州举办了小提琴音乐会,并作成了《钢琴三重奏(B大调)》。1934年2月,马思聪与犹太钢琴家夏理柯(Harry Ore)合作,在广州举行了小提琴独奏音乐会;5月,被教育部聘为音乐教育委员会委员;12月,在上海举行小提琴独奏音乐会。同年,还创作完成了《第一小提琴钢琴奏鸣曲(G大调)》。1935年2月11日,马思聪与夏理柯再度合作,在香港举行了小提琴独奏音乐会,随后相继被香港《行政公报》和《南华早报》报道及评论。2月,上海《艺声》上发表了马思聪所作的插曲《你是我的生命线》,这是马思聪首次公开发表音乐作品。在这一年夏天,马思聪在广州与冼星海第二次也是最后一次见面。8月,马思聪与夏理柯再次在香港举办个人独奏音乐会,随后受到香港《行政公报》《南华早报》《工商日报》等多家媒体的报道与评论。11月23日,马思聪在上海举行独奏会。在这年,马思聪完成了小提琴独奏曲《摇篮曲》的创作,并在上海《良友》画报上发表了《童年追想曲》1936年年初,马思聪为13岁的九弟马思宏举办了一场小提琴独奏音乐会,马思宏后来的妻子董光光则为他钢琴伴奏。5月,马思聪携夫人北上北平,先后在北平协和大礼堂与北平师范大学数理学院礼堂举办了独奏音乐会。在北平期间,马思聪结识了作家、翻译家沉樱夫妇。在这一年,马思聪创作了《第二小提琴钢琴奏鸣曲(b小调)》。

马思聪中年

  抗日战争至国共内战时期

  1937年,马思聪辞去了南京中央大学的职务,并受聘为广州中山大学的教授。同年7月7日,全面抗战爆发。马思聪参加了抗日合唱团并担任指挥,并还前往电台播音、录音。在这一年,马思聪创作了大量的抗战歌曲,如《自由的号声》《前进》《游击队歌》《赶走强蛮的兔子》《保卫华南》《黄花岗》《不是死是永生》等。在这一年,马思聪创作了《内蒙组曲》(原名《绥远组曲》);而《内蒙组曲》的第二乐章,便是后来几乎成为了马思聪代名词的《思乡曲》。1938年12月,马思聪为东江流动歌剧团创作了《东江流动歌剧团团歌》。1939年1月29日,马父马育航被暗杀于上海。两天后(31日),马思聪的长女马碧雪出生于香港。同年夏天,举家迁往云南徵江(今澄江),继续在徵江中山大学任教。在徵江期间,马思聪完成了《第一钢琴奏鸣曲》的创作。同年10月前往重庆,与李凌相识。1940年6月,马思聪出任中华交响乐团的指挥。在这一年里,马思聪与诗人、作家徐迟相识,并为电影《西藏巡礼》配乐。1941年夏天,马思聪由重庆前往香港;12月8日太平洋战争爆发时,离开香港返回故乡海丰县,并于1942年春节前夕抵达。同时,马思聪与堂弟马思周一同为《思乡曲》填上了歌词。1942年2月15日上映的电影《塞上风云》里使用了马思聪《内蒙组曲》中的音乐,首次被徐迟誉为“国宝”。4月,携全家赴桂林,与作家端木蕻良相识。在桂林期间,马思聪分别在5月与6月各举办了一次演奏会。秋天,随中山大学赴广东坪石任教。11月,马思聪在《新音乐》上发表了《创作的经验》一文。1943年春,马思聪前往柳州参加了华南五省音乐工作者年会。3月,在桂林举办一场音乐会后,回到了坪石。这一年的8月14日(夏历6月25日),马思聪的次女马瑞雪出生在坪石县。同年秋天,赴长沙举办演奏会,并随中山大学迁往曲江。1944年湘桂战争爆发后,举家迁往广西省梧州避难;9月23日梧州失守后,逃难到柳州;10月11日柳州失守后,又逃难到桂林;11月18日,桂林陷落,与家人逃难贵阳。23至24日,在昆明举办了小提琴独奏音乐会。音乐会结束后返回贵阳,并在1944年底前往重庆。在这一年,马思聪创作了《牧歌》与《秋收舞曲》。1945年2月13日、14日和16日晚,马思聪夫妇在重庆举办了三场演奏会。3月,在重庆《音乐艺术》上发表了歌曲《和平之光》;7月又发表了《剑舞》和《述异》。同年夏天,马思聪在成都举办了音乐会。

  抗战胜利后的1946年年初,马思聪仍然在贵阳担任艺术馆长。在这段时期内,他与作家端木蕻良一同创作了《民主大合唱》。春天,马思聪返回上海,并于4月25日被选为上海音乐协会的理事长。4月,在创刊号的《新音乐》杂志上发表《忆星海》一文。7月初,马思聪携家人赴台湾。8月,儿子马如龙出生。11月8日,在台中举办了两场独奏会;后返回上海,与受周恩来委托的乔冠华、龚澎会面,出席周恩来主持的上海各界人士座谈会;11月末,马思聪回赴广州,出任广东艺术专科学校音乐系主任。1947年5月,马思聪应李凌之邀出任香港中华音乐学院院长。7月,马在香港举行独奏音乐会。10月,马思聪被任为香港《星岛日报·音乐周刊》的主编。在这一年里,马思聪与诗人金帆合作,创作并演出了《祖国大合唱》。1948年年初,马思聪因支持学生反对国民党专制统治,要求民主,拒绝在支持内战的宣言上签名,而离开广东前往香港。夏天,美国驻华大使司徒雷登邀请马思聪全家赴美,遭马思聪拒绝。10月,在上海举办个人作品音乐会。年底,马思聪回到香港,在乔冠华、赵沨、李凌的策划下准备北上。这一年,马思聪创作了《春天大合唱》。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至文化大革命前

  1949年3月24日,马思聪被中华全国文学艺术工作者代表大会(文代会)筹备会第一次会议聘为筹委会委员,其时马思聪尚未抵达北平。4月,马思聪一家人与金仲华、萨空了、欧阳予倩等一百多人从香港乘船北上,抵达北平。5月,马思聪在中华青年第一次代表大会上被选为中华全国青年联合会委员。6月末第一次文代会开始后,被选为大会主席团成员、音乐组委员、演出委员会副主任;文代会闭幕时被被选为文联全国委员会委员、常务委员。7月中华全国音乐工作者协会(音协)成立后,马思聪被选为全国委员和音协副主席。9月,马思聪出席了第一届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11月上旬,马思聪出任为中苏友好协会总会理事,并随周恩来总理一同出访苏联。12月18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务院任命马思聪为第一任中央音乐学院院长。自此直到1966年马思聪出走美国之前,他一直都是中央音乐学院的院长。同年11月17日,中央音乐学院正式开始上课。在1949年,马思聪创作了《工人组曲》与《欢喜组曲》。

  1950年,马思聪全家迁入天津,住进了黄家花园附近潼关道64号的一幢小洋楼。6月17日,马思聪出席了中央音乐学院的成立典礼。在这一年,马思聪发表了乐曲《十月礼赞》《我们勇敢地奔向战场》与《鸭绿江大合唱》。1951年5月至6月,马思聪率中国音乐家代表团赴捷克斯洛伐克参加了当年的“布拉格之春”国际音乐节。1952年7月至9月,马思聪带队中央音乐学院的干部与教师前赴皖北参加治淮工程。1953年9月,马思聪在第二届文代会上当选大会主席团成员与全国文联第二届委员会委员。9月26日,在中国音乐工作者协会改组为中国音乐家协会后,马思聪先后被选举为理事、常务理事与全国音协副主席。1954年9月,马思聪当选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并出席了该届大会。在这一年,马思聪一家搬到了北京西城区马勺胡同的一座四合院里。1955年2月14日,因应邀参加第五届肖邦国际钢琴比赛并担任评判员,马思聪离京飞赴华沙。1956年1月至3月,马思聪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第一次进行了大规模的旅行演奏活动,先后在广州、武汉与东北进行了多场演出。1957年年初,马思聪在北京举办了四场小提琴独奏音乐会。在这一年的反右派斗争中,马思聪受周恩来的保护才未被划为右派。1958年3月18日至30日,马思聪应邀参与了苏联柴科夫斯基钢琴和小提琴比赛会,担任小提琴比赛的评委。7月,马在中央音乐学院的“拔白旗”运动中遭受到了作曲系师生的批判。10月13日,随文艺界福建前线慰问团赴闽演出。在这一年,马思聪先后在济南、青岛、西安等地举办了小提琴音乐会。1959年2月,《人民音乐》第二期发表了董大勇所作的《评马思聪先生的独奏音乐会》,批判演奏外国着名作品的马思聪是在“向听众夸耀他的技巧”:这篇文章引发了一场长达五年之久的辩论。同年4月,马思聪被选为河北省第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马思聪在这一年先后赴上海、南京、杭州、苏州、无锡、南昌、广州、海南岛等地进行了两个半月的巡回演出。

  1961年7月,马思聪参加了北京西苑饭店举行的高等音乐学校管弦教材审定会。1962年9月,在中央音乐学院学术委员会的改选上,马思聪被选为主任委员。在这一年,马思聪前往新疆的乌鲁木齐、和田、阿克苏等地演出。1963年5月,马思聪担任了第四届“上海之春”音乐会的小提琴比赛评委。1964年12月,马思聪被选为河北省第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

马思聪晚年

  文化大革命

  1966年2月,马思聪创作了在中国大陆时期的最后一首歌曲《焦裕禄悼歌》。6月初,文化大革命爆发,马思聪被当成“反动学术权威”“大吸血鬼”遭到了造反派的批斗。6月16日,马思聪与赵沨、江定仙、喻宜喧等中央音乐学院的领导被文化部指派到社会主义学院参加文化部系统的“集训班”。8月9日,中央音乐学院的“革筹会”造反派将马思聪等人从“集训班”揪回,在将他们关押隔离审查后,定为“一类劳改队”,监督他们劳动、反省交待问题,不许回家,不准与外界联系接触。8月14日晚间,学院的造反派到马思聪家贴大字报;被吓坏的王慕理于16日携子女出逃。22日,马思聪被批斗;造反派还在8月末抄了马思聪的家。

  出走美国

  王慕理携子女出逃后,先同马瑞雪隐藏于住在南京的妹妹王志理家,当红卫兵追往南京时,王慕理与马瑞雪又逃到了广东丹灶投奔王家的大嫂嫂娘。而当时马思聪的儿子马如龙则躲避在广州。11月,马思聪因肝病复发被准予返家,并于22日与悄然回京的马瑞雪一道离开北京,前往丹灶。12月,马思聪全家在丹灶、广州、江门等地躲藏,并预备前往香港。1967年1月15日晚,马思聪随夫人王慕理、次女马瑞雪和儿子马如龙一起乘坐黄埔002号出走香港。从此直到1987年马思聪逝世,他再也没能回到中国大陆。

  由于马思聪被作为反动派批斗,1966年11月28日,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对台湾与东南亚的广播开始曲《思乡曲》被改为《东方红》。

赴美后的马思聪


  
《马思聪最后二十年》
《马思聪最后二十年》
“到《晚霞》上演时,我就能回国了”

  1985年2月26日晚10时许,在北京中央音乐学院院长吴祖强家中,我们与寓居美国费城的马思聪先生及其夫人王慕理通长途电话。在一起的有吴祖强夫人郑丽琴和中央音乐学院附中校长俞慧耕。电话铃响了,从大洋彼岸传来的是马思聪夫人、着名钢琴伴奏家王慕理的声音。在互致节日问候后,马思聪先生来接电话了。

  吴祖强说:“马先生,您好啊!我代表中央音乐学院向您和全家拜年!我们2月14日发出的信(信中有为马思聪彻底平反的详细材料,包括公安部正式致中央音乐学院党委,同意对马思聪应予彻底平反,恢复名誉,消除影响的结论意见),您收到没有啊?”马思聪说:“收到了,我们全家都很高兴,谢谢您们!”随后,我们即对马思聪进行了电话采访。

  熟悉马思聪的人都知道,这位着名小提琴家、原中央音乐学院首任院长,是一个安分守己,谨慎小心,不肯冒险的人。马思聪的出走,是“文革”中遭受残酷迫害的结果。中央音乐学院名誉院长赵提供的材料很说明问题:“有一天,马思聪和我被派到学院里拔草。一个造反派(瓦工)对马思聪吼叫:‘你还配拔草!你是匹马,只能吃草!’说完,真的当场强逼马思聪吃草。还有一次,我见到一些红卫兵拿着尖刀威胁马思聪说:‘你要老实交代问题!要不,我就拿刀捅了你!’过后不久,大约是1966年9月份,马思聪对我说:‘这样下去,什么时候是个了啊!’”马家原来的厨师贾俊山,看到老院长被折磨得死去活来,生活又这样困苦,常常冒着危险,送吃送用。看到老院长想不开,还百般劝慰。然而到了1966年年尾,再要马思聪熬下去,已是相当困难了。

  马思聪一家神秘地出走了。当时在北京,立即谣诼纷纭,有人甚至断言马思聪是在几位大人物支持下出走的。通过这次采访,我们终于摸清了真相:那完全是出于一些“小人物”的见义勇为。1966年8月中旬,在一次大抄家之后,王慕理便带了女儿马瑞雪逃到南京,躲在妹妹王志理家中。儿子马如龙逃到广州,依托舅父王友刚(牙科医师)为生。开始,他们总认为局势会很快好转,谁知却越来越乱,继而又从贾俊山那里得知马思聪有自杀的可能,这才下决心出走。这年九月底,王慕理、马瑞雪偷偷返回北京,想见马思聪一面。由于那时“黑帮”都不准回家,没有成功,只通过贾俊山了解了一些情况,便匆匆回到广州。王慕理通过两个弟弟的关系,找到了一位粤剧演员和她的丈夫(一家机械厂的工人),他们很同情马思聪的处境,便自告奋勇,为马思聪全家出走做了准备。

  1966年11月,中央音乐学院两派造反组织内战正酣,对“黑帮”的看管相对放松了一些。马瑞雪便于此时潜回北京。一天夜里,在一位医生朋友的家里,她和马思聪秘密见面。谈话是在这家的厕所中进行的,这位开业医师则站在门口替他们望风。父女俩长谈了好几个小时,女儿仍不能说服父亲冒此一险。马思聪回家后整整一夜辗转难眠,权衡轻重,最后,他到底听从了那位朋友的话:“三十六计,走为上计。不走,断无生理;走了,将来局势正常,还可以回来。”下了决定以后,于1966年11月中旬的一个星期二,马思聪化装成工人模样,戴了大口罩,穿上棉大衣,临行还揣上了他那把心爱的小提琴,提心吊胆地登上火车,两天后便到了广州。1967年1月15日夜9时,一位轮船驾驶员用自己驾驶的那艘002号电动拖船,从广州市郊,载着马思聪一家四口,悄悄驶出黄埔港口,消失在茫茫大海之中。他们到香港后,过境到美国定居。

  马思聪的大女儿马碧雪(中央民族学院钢琴教师)和丈夫黄康健(外科医生)在得知平反的消息后,跟我们作了一次交谈。黄康健说,1980年他在美国自费留学时,马碧雪带孩子出来探亲。他们一同回国,临别那天,岳父把他这几年的心血结晶《晚霞》的总谱手稿交给他说:“这部作品是根据《聊斋》创作的,民族性很强,外国人不可能演好。你把它带回去,国内的芭蕾舞水平比较高,一定能把它演好的。等到这部作品上演的时候,我就可以回来同你们团聚了。你要赶快把它亲手交给李凌(时任中央音乐学院顾问,是马思聪的知交),越快越好!”他讲这番话的时候,非常激动,捧乐谱的手微微颤抖。马碧雪夫妇还告诉我们:台湾当局曾经邀请马思聪担任台湾艺术学院院长,但是他没有答应。马如龙曾与一位台湾富商的女儿恋爱,在论嫁娶的时候,女方要如龙定居台湾,如龙听从父亲的意见不同意,结果,婚事也吹掉了。

  旅美期间的生活和创作

  初到美国,父亲和我们家人居住在马利兰州的一栋楼里。母亲既是父亲演奏的好搭档,又会细心调理家务。弟弟马如龙一有空暇,也练小提琴。他学会了父亲的办法,每天坚持练完二十四个音阶与分解和弦。父亲和母亲都很喜欢中国画,室内四壁悬挂的都是近代和古代的国画。客厅里有一幅马寿华先生的字,写着两首王维的诗,一首是:“桃红复含宿雨,柳绿更带朝烟;花落家童未扫,莺啼山客犹眠。”另一首是:“采菱渡头风急,策杖林西日斜;杏树坛边渔父,桃花源里人家。”墙壁上的国画有时会换,但这幅字是不换的。房前绿草如茵,最诱人的是屋后的游泳池,酷暑天气,可以在水中嬉戏。然而,最浪费时间的也是花园和游泳池,父亲每天清晨都要花费半小时进行清理。于是他们不想在那边久留了。

  1970年,因我婚后搬到费城,父母也搬到费城来住。父亲有早起的习惯,清早起来做些活动,再拉半小时的小提琴音阶。如果为演奏会做准备,他会每天练四小时以上。其他的时间都安排得很紧凑,诸如和我母亲合奏、录音,但主要是作曲。旅美二十年,他创作了很多乐曲,有独唱《李白诗六首》、《唐诗八首》、《热碧亚之歌》;合唱《阿美山歌》、《家乡》;小提琴独奏曲《阿美组曲》;芭蕾舞剧《晚霞》;歌剧《热碧亚之歌》和钢琴协奏曲等。

  父亲热爱大自然,他的作品有不少是反映大自然纯朴和辽阔的。听父亲说,我出生在粤北坪石,那时我们的家在山上,满山遍野都是杜鹃花,周围各种鸟声都能听得到。父亲为此欣喜异常,把他的书房命名为“听鸟斋”,父亲的《小提琴协奏曲》就是在这种情景下写成的。直至晚年,他仍然有一颗童心,爱玩而且会玩。偶然兴起,父亲便会带着母亲,从费城家里驾车前往芝加哥探望亲友。他曾有过13个小时马不停蹄的驾车纪录。父亲和母亲在美国各地开演奏会,有些华侨在欣赏《思乡曲》时,情不自禁地哭了。父亲说,他这首曲子要表达的是我们中华民族的自豪:山岳的雄伟,川流的秀丽,田园的祥和。而其中最重要的是,他要给人们带来信心和安慰。

  “这个世界,很美丽……”

  1970年后,父亲开始和我商量,要我写词,供他谱曲。我写了一首分成三段的歌词《家乡》,父亲谱了合唱曲寄给台湾的赵琴。赵琴将其印成漂亮的歌片拿给孩子们唱,又录了音寄给父亲,父亲很高兴。

  1964年,我们住在北京的四合院时,曾有人寄来一本新疆维吾尔族诗人写的抒情诗《热碧亚-赛丁》。该诗完成的时间是十九世纪中叶,我深深被它感动了。我对父亲说:“我们合作一个歌剧好吗?我写词你谱曲。”父亲尤其热爱我国敦厚纯朴的少数民族,他同意了这个计划,诗剧《热碧亚》的创作在悄悄进行。但出走时,因不能带任何东西,就忍痛把仅存的心血焚毁了。在和父亲合作过一首歌曲以后,游离很久的思路又慢慢回到凄艳的维吾尔族情诗《热碧亚-赛丁》上了。我把它编成三段,每段四节。在台湾《联合报》刊登后,表姐徐美芬鼓励我和父亲合作一部歌剧。我和父亲商议着完成了剧本,取名《冰山下的恋歌》。然而父亲接过剧本准备谱曲时,却总觉得剧本有毛病,提不起兴致。直至1984年,父亲要求我放下其他写稿工作,努力重写这个歌剧本,并取名《热碧亚》。经过十多年的磨练,我对生活有了新的感悟,重新改写的剧本终于使他满意了。父亲开始积极谱曲。

  1985年6月,父亲完成了《热碧亚》初稿后,满怀欣喜,和母亲到欧洲玩了三个星期。是年十一月初,我携幼女赴台游览,有人听说父亲完成了歌剧《热碧亚》,希望我尽快把曲谱寄去,表示将在次年十月安排演出。返美后,我把此事转告父亲,他顿时满脸不悦:“谁说我写完了,那只是初稿啊,离整个完成还差很远一段路程呢。”在改第二稿时,他又觉得剧中有不尽如人意的地方,不停打电话要我修改或者重写。记得五十年代初,父亲正值四十岁壮年,受命于周恩来总理,赶写交响乐《屈原》,三个月便完成任务。他夜以继日,因劳累过度患耳鸣病时,就一只手捂住耳朵,另一只手仍不肯停下来。很多人都认为,《山林之歌》和《屈原》是他20世纪50年代的巅峰之作。但在那次之后,父亲改稿常常要改八次才能结束,像《龙宫奇缘》他就写了八年,修改了八次。其间他常常放下,写些忽然灵至心头的作品。他那取材于《聊斋志异》的芭蕾舞剧《晚霞》,在准备交给出版界印行时,曾再度翻阅,发现许多不满意的地方,就又苦心修改,直至感到问心无愧了才撂笔。而标有五线谱的草稿却已达一尺多厚。

  不料,到1986年春,父亲又拿出了年轻时的劲头,为《热碧亚》写完二稿后,随即再写第三稿。修改第三稿时他又发现毛病了,似乎剧中不足之处常会影响他的情绪。我尽可能按照他的意思再改。在《热碧亚》中,父亲最欣赏那位殉情的女主角的性格。有一次,他握住母亲的手对我说:“如果我死了,她也会死的。”到了这年十月中旬,父亲忽然左腿疼痛,皮肤出现水疱。水疱结疤掉落后,整条腿仍然疼痛异常,使他寝食难安。医生诊断父亲所患是带状疱疹。尽管医生要他彻底休息,但父亲仍整日不停埋首五线谱中。到圣诞节,歌剧《热碧亚》第三稿的修改结束了。他有一种长跑之后大功告成的快感。

  1987年2月,父亲交出《热碧亚》总谱后,一直感冒泻肚。在病房里,我常见父亲独自凝神深思。有一次,他缓缓道出心声:“这次肺炎很辛苦,难过的程度超过‘文革’。再这样来一次,我就受不了了……狄更斯讲过一句话,他生在一个动乱的时代,所以,每一份耕耘都比太平的时候更艰苦……越是这样,我们越要努力去工作……”3月25日,父亲终于从医院回到家里。母亲告诉我们,她曾和父亲一起听贝多芬的《命运》,听了没多久,他就无法控制地哭起来了。父亲要母亲别管他,任他发泄。激情起伏中,父亲又说:“这个世界,很美丽……”

  这次肺炎,伤害了父亲的心脏。这年4月2日,父亲在MCP手术室接受药物心脏检查。5月20日,他进了手术室,却再也没能醒过来。这年,他75岁。

  (摘自《马思聪最后二十年》麦子、马瑞雪选编广东人民出版社2002年5月版)


    1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gd.zwbk.org 广东百科信息网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