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蓝色文字是词条,点击蓝色文字可进入该词条页面;
 正文中的红色文字是尚待创建的词条,点击红色文字可进入创建词条页面;
 欢迎参与词条创建或编辑修改!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共同建设中文百科在线,共创知识文明!
帮助
知识体系
编辑手册
广东百科在线简介
使用本站指南
公共留言板
首页


阅读 1151 次 历史版本 0个 创建者:冰若寒(2011/11/18 16:17:07) 最新编辑:冰若寒(2011/11/18 16:17:07)
何士德
拼音:Hé Shìdé (He Shide)
目录[ 隐藏 ]
  
何士德
何士德
何士德1910年出生于广东省阳江县,从小爱好音乐,曾学习过广东民谣和西方音乐。青年时期积极投身于学生运动,1935年"一二·九"运动以后,参加了党领导的以聂耳冼星海为代表的抗日救亡歌咏活动。

  他先后为新四军谱写了不少歌曲,诸如《新四军军歌》、《反扫荡》、《青年之歌》、《我们是战无不胜的铁军》等,其中以《新四军军歌》最为著名,是中国名闻遐迩的指挥家、作曲家和音乐教育家。

  1939年3月,何士德奉调来到了泾县云岭新四军军部。项英亲切地和他谈话,要他组建新四军教导总队文化队并担任队长。

何士德简介


  何士德正赶上参加隆重举行的欢迎周恩来晚会。袁国平宣布热烈欢迎周副主席莅临新四军指导工作,同时也宣布欢迎人民音乐家何士德到新四军军部工作。大会会场活跃,歌声四起。有人提议请何士德为大家唱一支歌!何士德在掌声中唱起了《歌八百壮士》。会场掌声雷动。新四军的将士们把何士德称作"我们大家发现陈毅坐在会场中,又热烈欢迎陈毅唱《马赛曲》。他引吭高歌,博得全场暴风雨般的掌声。陈毅回到座位后,感慨地对周恩来说:"我们新四军应当有支歌为好!"周恩来含笑点头说:"好呀!你是诗人,你就写个歌词吧!"陈毅慨然应允了。 他以《十年》为题赋诗,后经叶挺、项英、袁国平、周子昆、李一氓等集体修改定稿,于6月发表在《抗敌》杂志上,署名为"集体创作,陈毅执笔"。
如歌的生命 不杇的乐章
如歌的生命 不杇的乐章


  陈毅撰写的《新四军军歌》是这样的:"光荣北伐武昌城下,血染着我们的姓名;孤军奋斗罗霄山,继承了先烈的殊勋。千百次抗争,风雪饥寒;千万里转战,穷山野营。获得丰富的战争经验,锻炼艰苦的牺牲精神。 为了社会幸福,为了民族生存,一贯坚持我们的斗争!八省健儿汇成一道抗日的铁流,东进,东进!我们是铁的新四军!扬子江头淮河之滨, 任我们纵横的驰骋;深入敌后百战百胜,汹涌着杀敌的呼声。 要英勇冲锋,歼灭敌寇;要大声呐喊,唤起人民。 发扬革命的优良传统,创造现代的革命新军。 为了社会幸福,为了民族生存,巩固团结坚决的斗争!抗战建国,高举独立自由的旗帜,前进,前进!我们是铁的新四军!"

  不久,何士德接受了为《新四军军歌》谱曲的任务。他的住处是一间老百姓的旧式平房,面积不大,而且室内还堆放着许多杂物。墙角有一张破旧的小桌子,那就是他日夜谱曲的工作台,一首首悲壮的革命乐曲就是在这里诞生的。那时部队的生活条件很差,夜里只靠一盏昏黄的菜油灯照明。在为新四军军歌谱曲的那段日子,何士德一入夜就扑在油灯下,一直谱写到深夜。他不止一次地说:"陈司令员写的歌词,属于新诗体,谱起曲来难度较大。歌词的每字每句都很精确,一字也不能改,改了就会损害军歌的主题思想。"那段日子他几乎到了夜不能寐、食不知味的地步。

  何士德为军歌谱曲先后写了三稿。第一稿写出后,由文化队队员在军部大会堂---陈家祠堂试唱。当晚前来听唱的有军首长、文艺工作者和部分机关干部。试唱结束后,军首长直率地评价说,曲调流畅、好听,战士易学易唱;但还不够雄壮、有力,显示不出我军坚强的战斗力。接着,军首长指示,军歌代表革命军队的形象,应该激越、高昂,要有气冲霄汉的气势,给人以勇猛、刚毅、敢于胜利的印象。他听取了领导同志的意见,果断地推倒重写。当他埋头写出第二稿后,不事张扬,而是先在文化队内部试唱,倾听队员的反映。大家认为这一改好多了,雄壮、高昂,节奏鲜明;不足之处是,战士大都是工农分子,学唱难度较大。于是,他再一次作了大修改。第三稿完成后,他自己哼了又哼,甚觉满意,于是决定在建党十八周年纪念大会上试唱。大会仍在陈家祠堂举行,有2000余名干部参加,军首长均按时出席,陈毅司令员也特地从江南前线赶来聆听。这天,文化队队员个个精神抖擞,何队长兴致勃勃地登台指挥。随着何队长手臂的挥动,嘹亮的歌声在会堂里回荡,一个个音符在与会者心中跳动。当唱完最后一句:"东进!东进!我们是铁的新四军!"时,全场响起热烈的掌声。陈毅和叶挺、项英等军首长微笑着频频点头。过了片刻,政治部主任袁国平代表军部在会上郑重宣布:批准通过。全场又一次响起热烈掌声,一首庄严、激越、昂扬的《新四军军歌》诞生了。

  此后,文化队领导迅即派学员下连队教唱,凡遇部队开大会或举办演出会,首先唱的也是这首歌。《新四军军歌》唱遍了大江南北,响彻了神州大地。它激励着广大军民勇往直前,抗击敌人,争取抗战早日胜利;它震慑得日本侵略者和国内反动派胆战心惊!美国进步女作家、记者艾格尼丝·史沫特莱于1938年10月汉口失陷后,来到新四军采访,直至1940年因健康原因离去。她被战士们学唱军歌的热烈气氛所感染,便提笔将歌词译成了英文。1950年,正准备返回中国的史沫特莱在途经英国时因病去世,她的朋友遵其遗嘱,将歌词手稿等遗物一起寄给她当年在延安采访过的朱德总司令,后经由中华全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拨交中国革命博物馆(现为中国国家博物馆)收藏。

音乐家何士德与《新四军军歌》


  我们的孩提时代是一个充满歌声的年代。《大刀进行曲》、《松花江上》、《游击队歌》、《新四军军歌》……人们说,三十年代、四十年代的历史,是伴随着歌声前进的。

  在这些歌曲中,我们最喜欢的是《新四军军歌》。它从一诞生起,就作为表现人民军队最成功的作品之一而载入我国音乐史册。每次听到那雄壮的旋律,我们便会想起它的作曲者——我国着名的作曲家、指挥家何士德。

  何士德,广东阳江县人,1910年 11月15日出生在故乡的土地上。他从小就爱跟外祖母唱歌,小学开始学手风琴和五线谱,音乐课考试成绩几乎每次都是一百分。读中学时开始学习小提琴、钢琴和吉他。三十年代初考取上海新华艺专音乐系,同时参加了上海音专周淑安教授指挥的合唱队。他的聪颖、勤奋和激情,受到周教授的赏识,破例答允免费教他声乐。随后,他又加入着名意大利指挥家梅伯器指挥的上海万国合唱团,学习欧洲古典音乐大师们的作品和指挥法。再后,他转入国立音专,随黄自教授学习和声和作曲。

  1931年“九·一八”事变发生,全民人民掀起抗日怒潮,何土德也满腔热情地参加了上海学生的抗日请愿和募捐活动。在募捐时,他被警察抓住了,他立即巧妙地把手中拿的装有募捐款的竹筒往后面人群逐个传去,警察孤不住证据,只得把他放了。

  不久,他回母校新华艺专担任音乐系指挥,还应上海美专之聘,任音乐教授,同时担任上海救亡歌咏协会总指挥和洪钟乐社指挥。他把聂耳、冼星海创作的许多抗战歌曲,亲手抄写,刻印出来,组织群众练唱,让这些充满爱国激情的歌声传遍上诲、南京、广州、香港……

  在全国人民抗日怒潮影响下,国民党空军中的爱国将领毅然派出飞机轰炸开进黄浦江的日本“旗舰”。虽然炸弹没有命中,飞机也被日军开枪打伤,但对上海人民震动很大。何士德以高昂的抗日热情为麦新写的歌词《中国空军》谱了曲,发表在《上海大众歌声》杂志上。

  这是何士德在抗日声中创作的第一首歌曲。

  “七七”事变后,何士德同麦新,孟波等人组织了抗敌后援会上海歌咏界国内宣传团,一路宣传抗日来到南昌,与新四军战地服务团会合。抗日救亡歌咏运动马上在南昌开展起来。不久,南昌抗战歌咏协会成立,选举何土德任主任兼总指挥。成立大会那天,全市举行空前规模的爱国群众歌咏大游行。何士德站在卡车上,高举双手指挥游行队伍唱歌。歌声排山倒海,一浪高过一浪,街上人流如潮,几乎所有商店里的店员和顾客都跑出来听唱抗日歌曲,那场面极为壮观动人。

  1939年春天,何士德奉调从南昌来到皖南新四军军部组建文工队。正好周恩来副主席代表党中央来新四军传达中央指示。报告会前,会场上抗日歌声此起彼落,忽然有人提议:请新来的何士德同志唱一支歌!全场立即掌声雷动。何士德霍地爬上桌子,放开嗓子,高唱了一曲《歌八百壮土》。那“中国不会亡”的歌声,悲壮昂奋,感人至深,周恩来同志也深深被感动了,他说,“听听人民的歌声吧,中华民族是不可征服的!”

  在革命队伍里,何士德继续他的音乐创作生捱。当时,皖南铜陵一带正激烈地进行着反扫荡斗争,何土德和战士一起生活,一起战斗,配合创作了歌曲《反扫荡》,它很快在战士群众中传唱,有力地鼓舞着人们的斗志。

  在反扫荡的胜利声中,陈毅同志从苏南敌后回到皖南。在一次大会上,群众用热烈的掌声欢迎陈毅同志唱他最拿手的《马赛曲》。陈敬同志唱完后,很有感慨地说:“我们应该唱唱咱们中国的歌曲。新四军应该有一支自己的军歌。”大家便提议请陈毅同志起草歌词。陈毅满口答应,没有多久就写出了初稿,题名《十年》,词写得很有气派:

  “在南国的罗霄山,锻炼成了钢铁的孤军!”

  “我们送出了抗日先遣的万里长征,我们留下来竖持斗争,指引民族再团结,雄鸡破    晓,伟大的抗日之声!”

  “三年隔绝,四围孤立,增添我们独立竖持的勇气。”

  “把游击战与秘密工作结合一起,我们唯一的依靠就是广大的人民!”

  陈毅同志把歌词初稿交给新四军军部同志们讨论修改,他自己便又匆匆出发去敌后指挥作战。军政治部认真讨论了几次,叶挺、项英、袁国平、李一氓、周子昆等领导同志都参加修改。5月,歌词交到何士德手里,由他负责谱曲。他很快写出初稿,又听取意见,反复修改,到月底交出定稿,一试唱,大家都连连称赞。随后,新四军军部正式发出通知,把这首歌曲定为军歌,全军上下人人学唱,指战员们都把它看作是传统教育的教材,用它来振军威,战日寇!

  一个秋高气爽繁星满天的夜晚,军民联欢大会正在进行,陈毅同志提议,请何士德指挥唱军歌。两千多人整齐地放声高歌,歌声雄壮,激昂,表现出一往无前,压倒一切敌人的豪迈气概。陈毅同志十分兴奋,一再夸奖:结尾“东进!东进!”这一段音乐处理特别成功。他把何士德拉到身边说:我们终于有了一首雄壮的军歌,您就是我们的总指挥!”

  《新四军军歌》成为何士德音乐创作道路上一个重要的里程碑。

  那以后,陈毅同志每次战斗归来,总要找何士德谈谈,鼓励他多多创作。党和人民的嘱托,火热的斗争生活,使何士德更加勤奋,他感到周围有写不尽.唱不完的创作源泉。

  一天傍晚时分,何士德接到通知:军部要他率领战地服务团一个班,立即跟随叶挺军长去前线参加夺回泽县县城的战斗。何士德匆匆来到军部,叶挺军长已经提前出发,他马上带领同志们去追赶。他们在夜幕掩护下,悄悄渡过青弋江,通过二十多里长的敌占区。正行进间,迎面突然有人大喝一声:“什么人?”原来是一小股刚从前线撤下来的国民党军队。何士德装出国民党军官的腔调,厉声回答:“奉命上前线的!”就这样甩开障碍往前奔,终于在泾县城下找到了叶挺军长。这时,新四军一支队伍已经冲入城内,叶挺军长叫何士德等人就跟他一起住在前线指挥部。翌晨,服务团又冒着敌机的空袭上街作群众工作。叶挺军长连连称赞服务团同志们的镇静、勇敢和机智。次日凌晨我军发起总攻,大获全胜。归来时,何士德马上根据这一段战斗经历酝酿构思,写出新歌《哈哈,我们胜利了!》当天夜里即在庆功会上演出,并马上在战士,群众中教唱。

  随着形势的变化,经常需要迎击日寇与顽军的进攻。何士德与新四军战士一起修筑防御工事,同时教战士唱歌。他创作的《我们是战无不胜的铁军》(朱镜我词)、《我们本是一家人》(何征词)等歌曲,深受战士们欢迎。

  春天,长江江面上常常弥漫着薄雾。战斗在大江南北的新四军健儿,利用薄雾和夜色,神出鬼没地与日寇周旋,打破敌舰封锁,开辟江上南北交通线。何士德深入到战士中去,创作出一首反映江上战斗生活的合唱歌曲《渡长江》(赖少其作词)。它抒情、乐观,充满战斗豪情,几乎全军上下人人爱唱。后来“皖南事变”中一些新四军战士被关进集中营,还常常高唱《渡长江》,坚持同顽军作斗争。

  1940年冬,何士德到达苏北盐城,担任鲁艺华中分院教授,并兼任音乐系主任。一次遇到日寇大扫荡,陈毅同志分配他带领一部份学员参加反扫荡斗争。他巧妙地领着学员跳出敌人包围圈,安全到达目的地,一无伤亡。在旧黄河边,陈毅同志见到何士德,十分高兴地说:“好啊!你们一班文化人郡变成武工队了,能文能武,反扫荡也没有忘记创作!”陈毅见何士德穿的鞋破了,特地送给他一双新鞋。何土德紧紧握住陈毅的手,感动不已。

  不久,“皖南事变”发生,蒋介石反诬新四军“叛变”,宣布取消新四军番号。我党中央发布命令,重建新四军军部并扩大部队,建立七个师。为配合扩军,何士德创作了歌曲《当兵把仇报》(刘保罗词)和四部混声合唱歌曲《新四军万岁》(沈西蒙词),针锋相对地回击顽固派的造谣诬蔑。

  在紧张的战斗生活中,在油灯下,何士德还写出了《指挥法》、《发声法》等一批音乐专业着作。

  1942年冬,组织上调何士德到延安鲁艺任教。他从苏北骑马到山东,又从山东步行到达陕北,整整走了十个月。在延安,他当选为“七大”候补代表。“七大”开幕式上,他指挥全体代表高唱《国际歌》。那以后,他的歌声又在延安上空回响。

  抗日战争胜利,何士德被派往东北,任东北民主联军总政治部联合文工团团长。接着,他又转到电影战线,在东北电影制片厂负责音乐工作。新中国第一部大型故事片《桥》的音乐,就是他作曲的。

  新中国诞生,何土德任文化部电影局音乐处长,并当选为中国音乐家协会常务理事。他为中苏合拍的大型艺术纪录片《解放了的中国》作曲,荣获斯大林文艺奖金。他把全部奖金都捐献给了抗美援朝前线。

  由于一些原因,自1958年以后,何士德沉默下来了。直到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带来又一个文艺的春天时,人们才重新听到了他的歌声。他重又活跃在乐坛上,尽管这时他已是年逾古稀了。

  何士德又来到当年战斗过的江南大地。在上海,他再次指挥演唱贺绿汀的大合唱《新世纪的前奏》。四十年前,这首歌曲创作出来时,他曾在苏北新四军高级将领会议上指挥演唱,受到陈毅、罗炳辉、粟裕等同志的热慎赞扬。如今何土德重上指挥台,激情不减当年。他那豪放的指挥造型,气宇轩昂的军人风度,给台上台下极大感染,人们一致称颂这位白发苍苍的指挥者,依热“胸有千军,气度不凡”。

  1979年,由何士律建议,成立了“新四军老战土合唱团”,何土德任艺术指导兼指挥,后来许多八路军老战士也参加进来,发展成为“八路军、新四军老战土合唱团”,成员达到五百多人。他们从工厂、部队、大专院校一直唱到人民大会堂。每次演唱,“演员”激情满怀,台下掌声不断,场面异常感人。

  这几年,何土德又创作出许多新的歌曲,《中国女排之歌》(晓星词),《青松》(陈毅词),《乡情》(关振东词),《我们永远向前》(赖少其词),《永放光芒》(聂大鹏词)……”他年轻时提过—个口号,:“宁肯把生命当火把,也要让人民看到光明!”理想和追求,支持看他走过了生命旅途中最艰难坎坷的岁月。现在,火把还在点燃,还在发热,还有火光在前……


    1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gd.zwbk.org 广东百科信息网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