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山木吉他雕刻时光

2011/9/18 佛山日报 有3人参与评论
今天的佛山,年轻人带着一股木吉他的锐气扑面而来。
今天的佛山,年轻人带着一股木吉他的锐气扑面而来。  

  “美丽的玉兰,绽放在我们成长的路上;片片飞扬的花瓣,拼成我们的青春绚丽斑斓;洁白的玉兰,散发出这座城市的芬芳;阵阵飘香的旋律,唱出我们的梦想纯真浪漫。”

  已是深夜时分,佛山吉他手陈章明还在音乐工作室里享受着,伴随着质朴的木吉他声,时间仿佛凝固,凝固在这首他正在创作的《白玉兰》里。

  木吉他,曾是60后、70后、80后的一段记忆。有人说,木吉他时代已经远去,幻化成一朵不可企及的彼岸花。但在佛山,木吉他时代即将卷土重来,带着势不可挡的锐气:君不见校园的某个角落,有人抱一把吉他,手指弹拨心灵的世界;在外来工聚集的激情广场,那种吉他带来的释放力,令人想到了旭日阳刚。陈章明就是这股锐气的带头人。

  时光留痕,抓住青春心灵的世界

  一头长发或许是艺术青年的象征。而在20多年前,这个象征则是一把吉他。那是上世纪80年代中期,“靡靡之音”刚刚滥觞,吉他这种“普罗”乐器在中国十分风靡,“简直就像一件家具,每个人都在墙上挂一把”陈章明说。

  佛山人的吉他记忆也是从那时候开始的。当时,在港台风的吹拂之下,从校园民谣《童年》、《外婆的澎湖湾》到BEYOND的《真的爱你》、《光辉岁月》,再到琼瑶电视剧“聚散两依依”,木吉他的身影穿梭期间,它正以其时尚、潮流、有形的势头,让很多年轻人心生向往。

  1985年,由上海电影制片厂拍摄的我国首部音乐故事片《路边吉他队》以惊人的速度长期占据票房榜首,这部电影描写一些业余吉他手不满足于传唱外来流行歌曲,致力于独立创作,并通过共同的努力,逐渐为社会所接受。电影放映之后全国曾一度掀起了弹唱吉他的热潮。

  甚至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年轻人的观念里,你不会弹吉他就找不到女朋友,因为没有吉他就没有爱,吉他被赋予了“爱情冲锋枪”的称号。

  陈章明的音乐道路就是从吉他开始的,那时,他不是老师眼里的好学生,郁闷彷徨。偶然拿起时髦的吉他,没想到,自称“读书不是特长”的他,在六根琴弦里找到了未来的道路。天赋加上苦练,很快,他就把吉他玩溜了。

  “吉他捕捉住了我心灵的某种感觉。”陈章明也说不清为什么对吉他如此热爱。这个头顶鸭舍帽、圆脸蛋,口音沧桑的男人,用一种略带回忆的口吻说,那真是流行音乐的“纯真年代”,没有偶像派,没有一夜成名,没有任何假唱,靠的就是一步一个脚印努力往前走。

  小知识:木吉他

  十八世纪,制琴师在低声部加用了一根弦线和全部使用单弦的样式,产生了今日六弦吉他的调弦法,也就是木吉他。吉他大体上分为4大类:原声吉他、电吉他、电贝司、民谣吉他。

  时光印记,坚持原创音乐的感召力

  1994年,校园民谣神话到来,一首《同桌的你》红遍大江南北,也激发起了佛山土地上热爱吉他弹唱的音乐青年。1997年,“城市民谣夜”的诞生为他们提供了一块展示平台,在这个平台上,吉他就是坚持音乐原创的有力武器。

  中学时,爱上音乐的伍嘉诚被这股风潮感染了,“当我想唱一首歌时,吉他是最好的伴侣。”在家里,伍嘉诚常常弹唱周杰伦、林俊杰等的歌,偶尔也用吉他来进行一些小创作,抒发“小情小感”。伍嘉诚对吉他的感情很深,吉他不仅给他带来了很多朋友、很多美好回忆,最重要的是他从吉他中享受到了无穷乐趣。

  24岁的梁观宇对吉他一片痴心。梁观宇强调喜欢吉他是因为喜欢唱歌,他也喜欢创作,但被问及能否给记者唱一段他喜欢的原创歌曲时,他却有些害羞,谦虚推说还不够成熟。

  2000年,“城市民谣夜”通过听众投票的方式,制作了一本《城市民谣夜嘉宾作品集》,这是当时珠三角唯一一本原创音乐作品的吉他弹唱书。该书收录了“城市民谣夜”几十首优秀原创音乐作品。由陈章明主编。

  “首发式正好放在元宵节行通济的现场,我当时惊呆了,活动聚集了上千名吉他爱好者,这是我长这么大,第一次看到的佛山吉他手大聚会。”此情此景,现已30多岁的佛山吉他手周伟良记忆犹新。

  “上世纪90年代末20世纪初,可以说是佛山吉他最辉煌的年代。”陈章明说。那个年代的佛山,草坪上、小河边、公园里、校园里,处处留下吉他人的身影。

  “他们中的一部分开始学会了自己写歌,虽然没有《同桌的你》这么大红大紫,但偶尔找一片安静的地方,抱着吉他弹唱,释放情感,已经令他们相当满足了。”陈章明说。

  有一次灵感突忽而至,陈章明曾创作过一首歌《缄默》,有一句歌词这样唱到:“你把泪水洒在我心,让我走进你的无奈。轻轻地打开,打开你的空白,也许我的存在就是你的等待。”在他眼中,吉他不仅是一门乐器,更是一种独立的文化,其实很多歌手就是这样,他们将对生活的感受幻化成音符与歌词,一点一滴,用吉他演绎,用心灵沉淀。

  时光流逝,被商业渐推渐远

  “城市的发展越来越远离他们依恋的纯真年代。”这是郭敬明在《我们最后的校园民谣》里说的一句话,也是陈章明想对佛山木吉他现状说的话。

  2002年以后,佛山DJ林荣俊走了,骨干的吉他音乐人为了生活各奔东西了,商业的侵蚀把人变得越来越物质,很多吉他爱好者随着年龄的增长也渐渐感到,弹好吉他并不能带来美好生活。陈章明说:“现在虽然佛山还有不少人弹吉他,但感觉不像从前,潜心弹唱的人也越来越少。”正如郭敬明所说,他们“付不起理想至上的代价”。

  再者,由于网络的发达,90后进化得越来越“酷”,木吉他被他们当中一些人嗤之以鼻,取代它的是正在流行的五花八门的乐器。

  周伟良是一位难得的坚持者。这片土地上曾有的吉他热情,他不会忘记。“就算有一天我头发花白了、脚走不动了,但只要我的手指还能动,我就不会放弃木吉他。”

  从事木吉他培训多年,周伟良感觉,现在佛山人对木吉他有一种误解,因为它走进中国是从民间兴起的,就认为它是比钢琴、古筝、小提琴来说更低档的乐器。而学木吉他的人,周伟良摇着头说:“有些人才学几节课就不学了。有的以工作忙为借口,有的说身体不舒服,但不管他们的理由怎样,都表明他们放弃学木吉他了。”周伟良认为其中原因很复杂,但最关键的就是“他们觉得不能用吉他来吃饭。”

  “吉他是雅俗共赏的,它可以很高雅,弹经典名曲;也可以很民间,弹流行曲。它就像一台手提电脑,可以让快乐时时陪伴在你身边。”陈章明力图纠正种种偏见。

  “罗大佑老了,老狼倦了,水木年华俗了,高晓松、叶蓓还跑去当评委了。那一代杰出的民谣吉他手都一脚踩进了商业社会这个大染缸里。”陈章明遗憾道。那个纯真快乐的年代,正在被商业化的21世纪渐推渐远。

  时光追随,祈愿一片绿洲在校园发芽

  “如果你非常热爱音乐,又选择了靠音乐过一辈子,那你就感谢这个世界上的每一个人吧!”这是陈章明在QQ空间里的个性签名。

  努力了这么多年,如今陈章明决定重拾佛山吉他当年的光阴,“喜欢就好,单纯一点。”这样简单的话或许最有力量。

  多少次,他主动走进校园,给学子们上吉他讲座课,试图在这个吉他培养地找回当年的纯真感。可有一次,一位学生反问他:“陈老师,如果现在你看到一个人穿着白衬衫,拿着吉他坐在足球场上唱歌,你有什么感觉?”陈章明不由自主地笑了。他终于明白,时代变了,偌大的校园,各种类型的乐器铺天盖地来,吉他那种略带距离感的诗意,已没有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那么庞大的听众群。

  “今天的吉他教学并不是练技巧这么简单,得让孩子们在其中找到快乐,那才是回归吉他的本性。”陈章明力图让每一位来上课的孩子找到快乐,在得到快乐的同时学会珍惜。

  为此,他常带学生走进田园、乡间、孤儿院、敬老院,“我希望通过这种形式告诉孩子们,天天弹吉他又能怎样,难道仅仅是为了自我抒发吗?非也。今天谈吉他包容着更广泛的爱和感恩。”

  2009年,陈章明创作了一首《外来工之歌》,在张槎街道文化部门的帮助下,组织了几十名外来工弹吉他的壮观场面,弹奏者以最具表现力、最美丽的姿态唱到:“请让我和你,永远在一起,把我们的所有梦想放飞在这里。”据不完全统计,张槎街道现已有300多名外来工吉他爱好者。

  2010年,潘玥明(华英中学)、何洁怡(惠景中学)、梁碧钰(澜石中学)三个来自不同学校的花季少女聚在了一起,组成了一支“MATE”女子吉他三人组。紧张的学习之余,她们除了看自己喜欢的动漫外,也爱弹吉他,她们骄傲地说:“我们是快乐的、我们是阳光的、我们的未来充满灿烂憧憬。”

  我们祈愿,还有一片绿洲可以在校园发芽,让吉他的执著与纯真,都可以有所记录、有所追忆。希望多年后的人们再次弹唱吉他时,可以遥望属于吉他时代的独特印记,将心灵的共鸣传递永远。

  光阴的故事

  “流水带走光阴的故事,改变了一个人。”罗大佑的这句歌词,曾是我采访佛山民谣最深刻的体会,而今在采访佛山木吉他时,我脑海里还是浮现出了这句歌词。

  木吉他,这一个温柔而略带羞涩的词,对于张扬的90后而言并不讨喜,但对于60后、70后、80后而言,它曾伴随着他们的成长,在那个时候,吉他是展示自我个性和音乐梦想的“冲锋枪”,琴弦之间的意境,弹指之间的灵感,伴着音符的跳跃全然释放,那是多么美好的时光。

  或许心灵正不断被商业浮躁所侵蚀,走出校园后,木吉他离我也越来越远了,它只能淡淡地存留心中。因此,今天当我看到佛山木吉他歌手抱着心爱的吉他,继续弹唱梦想的时候,我因他们的纯真和执着而感到羞愧。世俗之下,他们的心灵仍有一片绿洲在发芽、生长。
分享到: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游客 在 2020/10/19 发表
WfCQ2s http://pills2sale.com/ levitra nizagara
游客 在 2020/10/19 发表
WfCQ2s http://pills2sale.com/ levitra nizagara
游客 在 2011/9/19 发表
或许心灵正不断被商业浮躁所侵蚀,走出校园后,木吉他离我也越来越远了,它只能淡淡地存留心中
更多评论>>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