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莞香氏族人千人祭祖百年香氏

2012/4/9 南方日报 有0人参与评论
         近百米长的两条炮仗在香氏祖先的坟前二字排开,一声吆喝过后,鞭炮齐鸣,升起青烟阵阵。两只舞狮追着鞭炮的燃烧处,伴着轰隆的鼓声辗转腾挪。鞭炮燃过处,黑压压的香氏后人尾随上去,在一座座坟前齐齐作揖。

  清明后的头个周末,是东莞香氏族人祭祖的日子,近千人参加今年的祭祀,声势颇为壮大。

  香氏并非大姓,七百年前,香氏的先祖落根东莞之时,不过寥寥数人。变迁的岁月见证了血脉的顽强繁衍和传统的延续不息,香氏人开枝散叶,如今有了两万族人。他们大多聚居在横沥镇的三个村落,每年的祭祖活动,便是各地的族人追宗认祖的日子。

  香家原姓查

  8日晨,微雨。不到8时,香少峰已来到了横沥村头村委会,一边联络尚未到来的校车大巴,一边安置陆续前来的老人。

  香少峰是这次祭祖活动的协调人,他从清明前一周就开始忙活着祭祖的筹备工作,这包括各项琐碎的事务,比如添置祭拜物品、联络并接待外地的族人。

  香氏源头在村头村,其后在广西、内蒙古、甘肃、香港及海外也有少数族人。每逢祭祖日,总有外地族人奔赴万里赶来东莞拜祭。

  “今年广西来了80多人,包车来的,人还不算多,接待还算方便。”香少峰说,“5年前那次祭祖才是真的声势浩大,各地来了几千人,墓地根本没法站。”

  昨天的祭祖计划是,8时30分从村头村委会出发,坐车前往位于茶山镇的香氏太始祖夫人合葬墓,然后折回横沥镇长巷村,拜祭香氏的一世祖至八世祖。

  其实如今的茶山已无香氏,但在香氏族谱的记载中,茶山与香氏息息相关。

  香姓之祖本是查姓。据传南宋时期,查氏后人查锡远官拜光禄大夫,因与宰相贾似道不和,最终辞官归隐田园。1265年,为避兵祸,查家一路南迁,来到东莞查山。

  查山这座村子原本没有名字,因为查家来到之后,建了座叫“查园”的庭院,大家便以“查山”命名附近田地。南宋末,查锡远之子查开祥入朝勤王,护着宋氏宗亲南下躲避元军追捕,途经查山。为了掩护小朝廷,查山的宋室遗民借着谐音,将查山称为“茶山”,这便成为后世的茶山镇。

  宋亡后,查开祥逃回到古时洋平的小村落并在此定居,这正是如今的村头村。为免遗祸乡邻,查开祥隐匿了姓氏,他将“查”字底下一横置于顶部,改为“香”姓,取了后来居上之意。

  香氏族谱记载的这段传奇故事代代相传,几乎村头村的每个人都了熟于心。年年延续的祭祖活动,无疑将香氏的家族故事更深地烙印在后人的记忆中。

  过了8时30分,两辆满载的校车大巴驶出村头村,上了东部快速公路。车上多是老人,香浩平是被他母亲叫嚷着才起床和叔伯们一同坐车,村里的许多年青人和他一样,希望睡个懒觉再驾车赶去茶山。

  从村头村到10公里外的茶山香氏祖坟,大概需要15分钟。交通工具的进步让祭祀变得快捷。十多年前,香浩平和他的伙伴们都是骑着自行车去茶山,几百人浩浩荡荡,一路经过的全是绿油油的农田,孩童们在祭祖之外还有着踏青的兴致。

  十多年后,农田几乎都变成了工厂,如今的香氏太始祖夫人墓已经被圈进了一家工厂的“版图”,四围全是灰色的厂房。

  先祖陵墓被圈进工厂

  “一、二,起!一、二,起!”

  几次齐声的口号过后,接着是一阵爽朗的笑声。四五个皮肤黝黑、头发半白的老人一齐用力,将太始祖夫人墓边倚墙而生的粗壮绿藤连根拔起。

  几乎一走进太始祖夫人的墓地,先到的老人就开始清除墓地周边的杂草和淤泥。这些洗脚上田的老人保持着农民的习性,脱掉拖鞋,赤着脚就开始拔草干活。

  半圆形的陵墓掩映在一片荔枝树下,面积不过数十平方米,在被圈进工厂的领地后,更加显得狭逼。后来的族人很快就将墓地挤满了,以至于不得不分批进入。

  将陵墓清理完毕之后,族人们开始布置,有人端进香烛、黄纸,两个簸箕供放着全鸡、红团和粉糕,老人颤巍巍地在供品前斟满3杯黄酒,3只烤乳猪则由几个大汉费了劲才稳当地安置在陵墓前,占满了墓前的空地。

  拜祭开始,仪式并不繁复,主要是在墓前烧香作揖。老婆婆们似乎是最虔诚的,她们一进墓地就开始频频作揖,口中念念有词,直至离开。有些老人会走近墓前,紧盯着查看墓上的碑文。小孩们则在父母的引领下,点根香,烧些纸钱,然后乖乖地作揖。

  在陵墓旁,一位老妇人用长竹竿不断撩动地上的纸钱堆,火势越烧越旺,青烟腾升。氤氲的烟雾中,前来拜祭的族人越来越多。

  广西的族人们特地带上全套舞狮装备,从陵园外一路舞狮来到墓前。不过确实太过拥挤,两只狮子好不容易挤进墓地,却施展不开手脚,于是又退了出去。

  年青人和小孩也越来越多,有的小孩明显带着惺忪的睡意,他们赶上了拜祭太始祖夫人的末班车。

  到将近10点,族人们分批拜祭后略微散开,两只狮子才再次精神抖擞地舞进墓地,围绕墓碑腾挪跳跃,颇为热闹。不过不远处的狮队领班似乎还不满意,朝着锣鼓手用力做出双手下压的动作,于是鼓手憋红脸提气用力,一时锣鼓声震天大作,两只狮子纵力高高跃起,如此数次,最后向下伏身墓前,表演于此结束。

  而此处的拜祭也接近尾声,族人们渐次退出墓地。最后离开的是那位撩动竹竿的老妇人,她用力地翻动纸钱堆,未残烬的黄纸冒出了浓烟,火光未灭,老妇人的脸熏红了,她放下竹竿,认真地作揖好久,然后走开。

  祭祖换来家族认同

  从茶山返往横沥的车队颇为壮大,四辆大巴、十几辆小车一齐上路,载着将近300人去往长巷村的先祖陵园。

  这座陵园要恢弘得多,共有6个大墓,埋葬着从一世祖香开祥往后的8代先祖,占地近4亩,背枕林地,面朝水塘。2007年,横沥香氏办起了中华香氏祭祖庆典活动,将陵墓修缮一新,当年有各地香氏后人数千人前来横沥寻根拜祖。

  先祖墓中,以一世祖香开祥的墓地规模最大,用料也考究,采用各色花岗岩及彩色水泥砌成。墓碑嵌入花岗岩面内,其上雕龙刻凤。

  在族谱记载中,宋室遗老香开祥落难古阳平后,虽远离刀光剑影,却始终心系旧朝,他立志“死为宋国魂,不作元寇鬼”,并为后人留下家训,“累世不得为官”。从此往后七百年,世代香氏皆以农耕为生,隐居南粤,默默无闻。

  直至近代民国后期,香氏才出了一位粤系将领香翰屏,其人曾任广州国民政府军委会委员,国民党第九集团军总司令,成为掌有粤军实权的粤系二号人物。昨天,香翰屏的后人也从香港特地赶回东莞祭祖。

  先祖陵园的祭祀亦不复杂,每个人都有事忙活。中年人替代老人承担了为墓地拔草清泥的体力活;老人依旧会仔细地查看每座墓碑的碑文,这仿佛成为一种严肃的仪式,虽然他们年年如此,对碑文或已烂熟于心;老婆婆们已经开始烧纸钱,虔诚地作揖。年青人、新来的媳妇会在记载家族史的石碑前逐字阅读,总有些老问题向身边的老人请教;外地的族人则拿着相机不停地按快门。

  陵园里涌进了近千名香氏后人,偌大的场地上已是人头攒动。很多驼背的老人也蹒跚着走来,一位黑衣老人看着满园的景象,露出微笑。

  “其实,只要在这里待着,就会不自觉地加深对家族的认同,这便是祭祖的意义。”香少峰说。

  摆放完香烛祭品,族人们簇拥着在各座墓碑前依次作揖鞠躬,两只狮子不遗余力地在人群前跳跃,舞狮的小伙子力有不逮,需要不断地轮换。

  将近12时,祭祀接近尾声,陵墓边上围满长条的炮仗。炮响,礼毕,青色烟雾与红色纸屑漫天飞扬,族人们再次在每座墓碑前拜祭,然后离开。
分享到: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更多评论>>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