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南雄民间“懂事会”发动乡贤解纠纷

2012/2/21 南方日报 有0人参与评论
       前不久,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广东调研时指出,一切相信农民,一切依靠农民,依靠村民自治搞好农村社会管理。

  当前,受人员、经费等限制,政府在社会管理过程中难以面面俱到,农村管理在一定程度上出现了“管不到、管不了、管不好”的“管理真空”。发动农民参与农村社会管理显得尤为必要。

  这方面,地处粤北山区的南雄市有个创举——成立了多级民间“懂事会”,让农村中“懂事”的人教育说服“不懂事”的人,通过讲人情、亲情和讲道理、法理的独特调处方式,达到“和事”目的,深受群众的欢迎。

  小矛盾不断因为穷常常为了几十元斗

  2月14日,温暖的春阳让粤北山区生机勃勃,趁着好天气,农民纷纷走进田间劳作。听说南方日报记者来访,南雄市黄坑镇小陂村村委委员、“懂事会”会长刘运林放下农具来到村委会,娓娓道起“懂事会”的一五一十。

  “我们村的‘懂事会’是2008年成立的。”刘运林拿出调解记录簿,略带自豪地说:“成立当年,我们调解纠纷12宗,2009年是11宗,2010年是9宗,去年也是9宗。”该村“懂事会”一共有5名成员,除了会长刘运林外,还有1个是村委会副主任,3个是村民小组长。

  村子虽小,但纠纷却不少:有夫妻打架,有狗咬伤人主人不肯赔钱的,有土地纠纷……为了调解纠纷,村“懂事会”的5人常常要在夜晚登门造访农户,苦口婆心地劝说。

  去年8月,孔坑村小组的农户林祥民代表全组村民找到“懂事会”,讲述他们的苦恼——骄阳炙烤下的稻田亟需灌溉,但因该村农户杨桥风阻挠,村民的电排无法使用。杨桥风阻挠的理由是:修建电排占用了她家的田,但却没有给她土地租金和种粮补贴。村委会调查后发现她说的话属实。

  “解决纠纷只有两个办法,一是用村集体收入补贴杨桥风,二是25户电排受益户集体出资补贴。”刘运林说,可是小陂村没有任何集体收入,只能采取第二种办法。但很多农户却拒绝出钱。

  八九月间,酷暑难耐,“懂事会”5名成员几乎天天晚上都要走访农户做说服工作。经过30多天的调解,最终达成调解意见:从2011年起,25户每年凑350元给杨桥风(含种粮补贴)。如今后国家无种粮补贴,杨桥风只得250元。

  “农村矛盾的根源就是利益,因为穷,有时为了几十元的事,斗得不可开交。”刘运林称,这时候如果没人调解,可能积累成大祸,影响社会稳定,而“懂事会”则能在第一时间化解矛盾。

  “懂事会”发力用传统伦理道德说服劝解

  “懂事会”最早出现在黄坑镇耶溪村,是民间自发形成的群众组织,由于效果好,黄坑镇在全镇范围内推广,各行政村设立“懂事会”,“懂事会”下设若干调解小组。

  具体运作上,就是由“懂事”的人去做劝解、和解和教育工作。由于“懂事会”的人员组成,主要是农村的老党员、老干部、村中有威望的长者和社会上的人士,他们在本村、甚至在本镇,都有较高的影响力和亲和力,又彼此知根知底,所以容易融入到村民当中,做起调解工作来有不可替代的优势。

  推广“懂事会”后,黄坑群众上访频次明显低于其他乡镇。南雄市决定在全市推广这一做法,并成立市级“懂事会”——南雄市民间调处中心。目前,该市已成立“懂事会”208个,民间调解小组2648个,民间调解员4017人。

  南雄市委书记许志新说,南雄农村人口占全市人口的80%以上,各类矛盾纠纷多数发生在村民、村小组或村委会之间,调处难度大。如果仅靠公职人员去调解,会疲于奔命。但如果充分利用优秀传统文化底蕴,发动乡贤来管理社会,则能起到奇效。

  记者在南雄农村采访时发现,一些传统的伦理道德在很多村民头脑里根深蒂固,他们常说,“做人要对得起良心”、“退一步海阔天空”等。调解员在调解矛盾纠纷时,常常就是依据这些传统伦理道德。另一方面,这些调解员都是镇、村、组里的能人,在农村很受尊重,在调解村民纠纷时有很大话事权,在农村实现自我教育、自我管理、自我监督的过程中起到重要作用。

  “‘懂事会’说到底就是利用中国优秀传统文化底蕴来管理农村社会。”许志新称,接下来还将继续探索,充分发挥乡贤的作用。

  很多乡贤也很乐意参与纠纷调解。以南雄市民间调处中心卢隆全为例,他把做生意之余的全部经历都用于民间调解,在他看来:“钱再多也是一堆数字,官再大也有退休之时,而化解纠纷,受到人们尊重,却可让我快乐一辈子。”
分享到: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更多评论>>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