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诉人呼吁反思医生被杀案 医患间非要水火不容?

2012/2/10 南方日报 有0人参与评论
       公诉人:有一句美国医生的行医格言:“医疗有时是治愈,常常是帮助,但总是抚慰。”医术也许不是万能的,有的疾病难以治愈,但医生却总能安慰焦虑的病人,帮助病人树立信心。

  南方日报讯(记者/马喜生)昨天上午,东莞中院审理长安医院医生遭砍杀致一死一重伤案,公诉人认为,应以故意杀人罪追究犯罪嫌疑人责任。

  被告人辩护律师声称,被告人行凶时患间歇性精神障碍。

  公诉人在庭上说,医患信用危机导致医患悲剧时常发生,呼吁专业医疗机构应对患者有更多关心。

  两名被害医生的家属在附带民事诉讼中,分别向被告人提出54万多元和30多万元的民事赔偿。

  案情回放 凶案致医生一死一伤

  2011年8月16日的长安医院一片血腥。当天,3个月前曾在该医院就诊的卢德坤,握着菜刀跑进3楼9号诊室。当时,内科副主任医师刘某霖正在给人看病。卢德坤趁刘不备,挥刀砍向其头颈等部位。刘医生毫无还手之力,很快倒在血泊中,诊室中的病人吓得连连惊叫。

  隔壁诊室的医生伊某辉听到声音,以为发生争吵。卢行凶后,正要离开9号诊室,恰在此时,伊某辉绕过来想劝架,卢德坤又将伊医生砍倒。

  医院顿时一片惊慌混乱。

  卢随后持刀逃离现场,半路上被医院保安擒住。

  刘某霖经救治无效身亡,伊某辉重伤。

  在同事眼中,刘某霖性格开朗随和,有亲和力,在长安医院工作数年间,从未被病人投诉过。

  警方第一时间调查行凶者资料。在警方问讯下,卢德坤透露自己的姓名,并说行凶前已将身份证扔掉。

  卢德坤结结巴巴地说,他与刘医生的积怨,起因于长安医院对他的面瘫治疗不见效。为治疗面瘫,他在长安医院断断续续就医5个月,此后辞工到陕西省和北京市就医,但病情仍然反复。

  案发当天,卢德坤刚结束在北京的就医,乘火车到东莞。

  凶案起因 奔波治病8个月妻离子散

  现年30岁的卢德坤于2011年初到长安镇打工,此前,他在陕西老家挖过一段时间煤。在许多人眼中,卢德坤热情大方,和朋友吃饭总抢着买单。

  卢在庭上说,挖煤时已患上面瘫。来东莞不久,他就到长安医院康复科就医。在开始治疗的首个阶段,以针灸和热敷为主,卢德坤称颇有疗效。

  2011年农历兔年春节前三天,卢德坤请了病假再到医院。恰好康复科医生轮休,卢不想错过来之不易的病假,在导医人员介绍下,他到医院3楼内科的9号诊室,副主任医师刘某霖检查了他的病情,开出4种药物。

  卢德坤自称,服后发现病情加重,脸部和嘴角肌肉出现痉挛,并且“精神有些不清醒”。

  后来,他多次找刘某霖反映病情,刘先让他停服一种药,随后又建议他转院。

  卢德坤供称:“后来再找他,他就对我不理不踩了。”

  卢德坤说,他还找过刘某霖的上级领导反映病情,有一名医师看了刘医生开的药和他的脸,说没有问题,希望他不要再打扰医生工作。

  后来,卢德坤找到医院副院长,仍得到同样的对待。有一次,他曾拍着桌子对负责人说:“你们医院要负责的。”

  2011年6月至8月,辞工后的卢德坤先后到陕西省、北京市等多所医院就医,病情时好时坏。这3个月期间,卢求医的心态可以用“固执”来形容,夫妻两人因其举债就医,闹到离婚,卢将无人照看的3岁孩子送人收养。

  对这段痛苦的经历,卢德坤在庭上没有过多诉说,但记者从公诉人和其辩护律师口中举证中得知,卢德坤曾四处举债,3个月求医,花了3万多元,务农的父母对他的行为很不理解。

  卢德坤最后一次就医是在北京天坛医院。因没钱付旅馆费用,他被迫押下旅包,包内有各地求医的处方和未服完的药物。

  卢德坤说,他在从北京返莞的火车上惶恐无比,不清楚未来怎么办。

  2011年8月16日,他到莞后,在长安镇一家超市买了菜刀。卢自称此举“不是想要报复。因为医生不理我,要拿刀去吓唬他”。

  但对砍杀医生的事情,他在庭上又说:“对当时情况并不清楚。”

  辩护陈情 行凶时或有间歇性精神障碍

  昨天,卢德坤在庭上承认公诉人指控的事实,3次向合议庭请求法院鉴定他行凶时是否患有间歇性精神障碍,并恳求被害者家属谅解。

  卢德坤的辩护律师作了从轻减轻处罚的辩护。律师称,对检察院指控的“故意杀人罪”难以接受。其主要论点是,卢在行凶前已被医院鉴定精神处于焦虑状态。

  卢曾在狱中写信给姐姐,让她到其押包的旅馆找回包中物品。

  辩护律师在庭上出示包中的一份病情鉴定,那是天坛医院医生在2011年8月10日的诊断,称卢的精神处于焦虑状态。

  辩护律师说,卢的焦虑一直贯穿在行凶发生前后过程中。

  律师还说,他在狱中会见过当事人后,曾两次请求检察院对卢做间歇性精神障碍鉴定,但未得到允许。

  律师说,长安医院曾对卢德坤的诉求不理不踩,加剧了其精神负担,并认为刘医生所开的4种药物可能存在误诊过错。

  公诉人反驳说,卢德坤具有清晰的辨别能力,对因果关系有明确认识,故不存在间歇性精神障碍;没有证据显示长安医院存在医疗事故,专家证明刘医生所开药物是治疗面瘫的通用药物。

  警示意义 如何避免类似悲剧?

  公诉人在庭审辩论中说,本案看似简单的案情背后所折射的社会问题令人深思。现行医患关系紧张,并常有恶性事件发生,医院应在缓解医患对立上有更多作为。

  公诉人在最后的辩论阶段中说,该案件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足以认定卢德坤故意杀人致一人死亡、一人重伤的严重后果,构成故意杀人罪。

  卢德坤在供述中称,他在长安医院就诊期间受到医生的冷漠和忽视,也讲述了他离开东莞后四处求医所遇到的种种困难。在提审时他曾说:“谁会理会我这样的小人物,谁会把我当回事?”

  公诉人说,从卢的讲述和回答中,我们体会到了他对医生、对医院的极度不信任及自身极度敏感的心理。

  公诉人说,但作为社会的一员不禁要问,难道医患之间就一定要走到水火不容的地步吗?卢德坤的行为放大了他对医生的不信任,但医院和医生,是否可以更多地承担起建立医患信任的责任呢?有一句美国医生的行医格言:“医疗有时是治愈,常常是帮助,但总是抚慰。”医术也许不是万能的,有的疾病难以治愈,但医生却总能安慰焦虑的病人,帮助病人树立信心。如果医生能在患者就医时及时地发现他的心理障碍,多听听他的诉说,多安慰他几句,或许就可以抚平他的焦躁,或许就可以消除他的疑虑,或许就可以避免类似这样的悲剧。
分享到: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更多评论>>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