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黑诊所打吊针丧命 无牌照医生畏罪潜逃

2012/1/13 南方日报 有0人参与评论
       南方日报讯(记者/李荣华 向雨航) 年关渐进,布吉新村一间出租屋,安全帽、铁锨、胶鞋、铁锤上的泥土尚新,主人却已被送入沙湾深圳市殡仪馆。一剂黑诊所吊针,掐灭了这个40岁男子本来旺盛的生命火焰。 目前,警方已在立案追捕潜逃在外的黑诊所老板张舜元。

  死者打吊针后猝死 医生潜逃

  2011年12月31日中午12时半左右,布吉新村B12栋101室租户男子郭少鹏,吃完厨师卢小玲做的饭后,去了对门B9栋102室打了一次氨基酸吊针,接诊者为该房业主张舜元,一无牌照诊所老板。在之前的12时,张舜元妻子黄碧玉曾叫郭少鹏来打针。1时左右,郭少鹏先后出现上吐下泻、出冷汗、昏迷症状,卢小玲介绍,当时张舜元夫妻皆在现场。

  郭少鹏的外甥蔡浩潘见状,将郭少鹏送到附近布吉中海医院接受抢救。当日下午3时左右,蔡浩潘报警,张舜元被警方拘留,其家被卫生监督所查封。1月1日,张舜元被警方释放。

  中海医院主诊医生周凝刚介绍,医生抢救后,心脏和呼吸曾骤停,病情多有反复。1月2日下午5时许,郭少鹏不治。周凝刚医生签名的死亡证明书称,死者因过敏性休克导致多脏器功能衰竭。之后,张舜元从医院偷偷溜走,携妻潜逃。

  逃犯曾向警方保证“随传随到”

  在逃人员信息显示,黑诊所老板张舜元潜逃后,警方第二次接到蔡浩潘报警,警方1月3日立案,6日签发拘留证,悬赏500元。

  据同乡郭楚涛介绍,郭少鹏生前是一名包工头,来深圳10多年,包建泥水工程,与工友一同租住在出租屋里。而据布吉新村物业管理公司一名管理员介绍,张舜元已在该地居住七八年,曾偷偷卖过保健品,后开起无牌照诊所,从不开门营业,都是熟人敲门,应声才可进入。

  卢小玲回忆,郭少鹏平时极少生病,近期听他说腰有些痛。她推测,郭少鹏可能是想打氨基酸来补充营养。对于不少劳动量较重的打工者,输入氨基酸来补充营养是一种常用做法,卢小玲曾在医院打过3次。

  张舜元在第一次被警方拘留后,曾在1月1日写了一份申请书。他承认郭少鹏在其诊所打氨基酸“出现意外”,自愿为郭少鹏负责医疗费用,“若事情进入法律程序,本人愿意承担相关法律责任,保证配合公安机关的调查,随传随到,绝不逃避”。

  罗岗派出所办案民警昨日称,这起非法行医案引起警方的高度重视,日前正在紧密侦查。

  卫监部门:

  非法行医致死将负刑事责任

  昨日,龙岗区卫生监督所布吉分所温所长告诉记者,2011年12月31日,该所在接到了张舜元进行非法行医的投诉后,立即赶到事发地点,对张舜元非法行医的出租屋进行了查封,“我们看到这个黑诊所就设在张某自己居住的房子里,没有招牌,诊疗设施非常简单,所有医疗设备加上药品也就几百元。”

  据介绍,张舜元是这个黑诊所房屋的业主,做保安工作,工作之余给附近邻居看病。温所长介绍,去查封黑诊所时,“张舜元妻子说有医师资格证,却拿不出来。”

  温所长说,患者郭少峰在黑诊所打点滴死亡后,布吉街道以及公安部门同时介入,由于张舜元进行非法行医导致患者死亡已经属于刑事犯罪,张舜元将由公安部门负责拘留。

  违法成本低导致黑诊所难禁

  而在该事件发生后,布吉街道卫监部门也加强在各个出租屋点巡查,加强对打击非法行医的宣传。温所长说,经过近两年来大力整治医疗环境,打击非法行医行为,去年该所就取缔了155间次黑诊所。

  “黑诊所的隐蔽性更加强了。”温所长说,“现在的黑诊所都没有挂牌子,有的又是出租屋的业主,这让卫生监督部门很难发现”。

  而这些黑诊所之所以敢一再冒险、顶风作案,则是因为违法成本很低,“有些被查的黑诊所过了一段时间又出来了,因为简单的设备和药材成本就几百元,罚款也低。”违法成本低导致关外黑诊所仍屡禁不止。

  对此,温所长劝告市民要为自己的健康安全着想,去正规医院治疗。
分享到: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更多评论>>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