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佩琦:寻找民族身份认同 国学让世界读懂中国

2012/1/13 中国新闻网 有2人参与评论
毛佩琦教授接受香港《文汇报》专访
毛佩琦教授接受香港《文汇报》专访

  中新网1月13日电  著名学者毛佩琦日前接受香港《文汇报》专访时表示,国学热,很大程度上是民族身份的自我认同。在他看来,中国对外宣传的力度依然不够,关键在于语言体系的迥异,中国人能获诺贝尔奖的文学作品寥寥无几,中国人的语言不能为西方世界所理解是原因之一。孔子学院的语言传播工作显然很重要,但只教授语言不够,更重要的是把语言作为东西方交流与互通的桥梁,传播中国人的理念。

  文章内容选编如下。

  文化名人访谈:

  寻找民族身份认同 “国学”让世界读懂中国

  专访中国人民大学教授毛佩琦

  2004年,他走上央视《百家讲坛》,揭开明史黑暗而神秘的面纱,将明朝帝王的种种悬疑故事一一破解,观众为之拍案叫绝;2006年,他为一部网络走红的小说《明朝那些事儿》提笔作序,成为掀起“明史热”的第一人,随后他眼中治隆唐宋、远迈汉唐的明史开始走进寻常百姓的视野;他更是最早提出华人应具有身份认同之观念,警示国人当回顾历史追溯先祖。在接受香港文汇报专访时,中国人民大学教授毛佩琦坦言,对外传播不仅需要世界读懂中国,更需在行为方式中展现中国人的优秀价值理念,传承共享天下之福的中国天下观。

  中国博大精深的传统文化吸引着国人前仆后继的追寻和保护,掀起了一波又一波的“国学热”,在毛佩琦看来,国学即中国人之所以成为中国人的学问。中国的中医、土木结构四合院体现的是中国人的思想、秩序以及合理的尊卑,而国学热,很大程度上就是民族身份的自我认同。全球化过程中,中国在物质层面与西方的差距微乎其微,然而中国的思想是却是多元的,拥有集儒家、法家、兵家、道家及佛学融于一身而独立于世的中国文化,这正是中华民族与西方世界的区别。

  让西方读懂中国

  随着中国经济的崛起,中华民族迎来新时期的文化复兴潮,时至今日,中国传统文化已不仅为国人所追溯、保护和发扬,更为西方世界积极汲取和追捧。中国几千年的历史重新焕发出勃勃生机。近年来,毛佩琦始终为解读真实的历史而努力不止,以一个学者严谨的底蕴和清醒的理智讲述着中国历史,意在向世人显现一个真实而智慧的中国。在传播中华传统文化的过程中,毛佩琦认为应通过理念和实际操作两个层面让西方世界懂得中国、理解中国。

  中国人有着求同存异、和而不同的和谐理念,事实上,中国也曾在多种场合提出这种理念。在毛佩琦看来,中国对外宣传的力度依然不够,关键在于语言体系的迥异,中国人能获诺贝尔奖的文学作品寥寥无几,中国人的语言不能为西方世界所理解是原因之一。孔子学院的语言传播工作显然很重要,但只教授语言不够,更重要的是把语言作为东西方交流与互通的桥梁,传播中国人的理念。

  西方人或许对中国人是有一些误解,对此,毛佩琦表示,在国际舞台主持正义,在国际交往中扶弱济贫、主张平等是中国固有的理念,中国需要做的是通过具体的行为让西方世界真正认识到,中华民族是一个言行合一的伟大民族。

  共享天下之福 中华民族之天下观

  每个国家都有属于自己的文明特质,中国的对外交往亦自成体系,古往今来,在源远流长的历史长河中,中国从未有过欺压和侵略。郑和七下西洋达到当时世界航海事业的顶峰,其触角远及非洲东海岸和红海沿岸,不仅加强了中国明朝政府与海外各国的联系,散财之举更给南洋、西洋各国带来丰厚的经济实惠。毛佩琦向记者表示,朱元璋曾警示后人:“得其地不足以供给,得其民不足以使令。”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若妄自兴兵载入史书将为后世所讥笑,而哥伦布所谓发现新大陆则沾满了帝国主义屠刀上的鲜血。

  毛佩琦经常背诵的一段话是郑和下西洋时所携明成祖敕书:“朕奉天命,君主天下,一体上帝之心施恩布德。凡覆载之内,日月所照、霜露所濡之处,其人民老少,皆欲使之遂其生业,不至失所。今特遣郑和赍敕,普谕朕意:尔等祗顺天道,恪遵朕言,循礼安分,毋得违越,不可欺寡,不可凌弱,庶几共享太平之福。若有摅诚来朝,咸锡皆赏。故此敕谕,悉使闻知。”即让男女老幼无不遂其生业,强不凌弱,众不暴寡,天下共享太平之福,这就是中华民族的天下观。

  新一轮的国学热将为中国带来怎样的发展契机?毛佩琦认为,伴随着全球化进程的脚步,当前固有的中华民族符号正在迅速消失,近几十年的激进思潮中,中国传统文化不仅被误解,传承和发扬亦被耽误。面对当前新一轮的“国学热”,毛佩琦认为,与过去几十年、近百年来不断退缩和守护国学遗产不同,此轮国学热是进取的、时代的、未来的,中华民族的崛起要用优秀文化主动出击而不是一味退缩,同时需要现代理念的解读,汲取其中有益的东西,解决未来的问题。
毛佩琦在《百家讲坛》剖析明史疑案,令人拍案叫绝
毛佩琦在《百家讲坛》剖析明史疑案,令人拍案叫绝

  毛佩琦:掀起明史热第一人

  我们到访毛佩琦家,正值他远赴欧洲前夜,细问下,原来是“探亲”。毛夫人拿出“全家福”像册,洋女婿和两个混血的孙子、孙女分外显眼,“中西合璧”,祖孙同堂,其乐融融。

  谈到明史,他首先强调一个字“真”。以“建文帝落籍湘潭”考证一事,47年前,时为人民大学学生的毛佩琦曾在湖南湘潭下乡种田,对湘潭感情深厚。湘潭籍一位学者凭田野调查提出“建文帝落籍”新说时,他支持他继续考证,但强调断史要讲证据要“断”到永不能推翻,才能最终定案。

  “真”的基础上,毛佩琦直言:一位优秀的史学家,应能辨别历史发展的方向。他所争的不是“一时之是非”,而是“万世之是非”,所追求的不是一时的荣显,而是客观真理;历史学家研究历史,同时历史也考验着他们的研究。这是尚钺老师的教导也是毛佩琦作为史学家的心声,亦一语道破历史研究之精髓。

  自《百家讲坛》播出“明十七帝疑案”后,民间掀起一股强劲的“明史热”,毛佩琦也以“最悬疑”跻身《百家讲坛》“十大名嘴”之列。事实上,早在1988年,毛佩琦就组织撰写了《岁月河山——图说中国历史》,因严谨、实事求是的态度而被称为第一部可供海内外华人共同阅读的中国历史,在上海、香港和台湾分别出版,至今仍为经典。

  此后,毛佩琦又为一部在网络红极一时的小说《明朝那些事儿》作序并着力扶植,他也成为公众眼中最早掀起明史热的第一人。毛佩琦表示,公众因不了解而对明史有诸多误读,一提起明朝就想到宦官专政、锦衣卫横行、专制主义和社会腐败,但在他看来,治隆唐宋、远迈汉唐才是明史的真实写照,清朝因看到明朝制度的优越而选择了继承,事实证明,该制度也支持了清朝200多年的历史,据史料记载,明朝时期 “舟车所至,无远不届”、“东西抵日出日落之处”,在强盛时,其疆域和影响远超汉唐。

  历史,大众需要通俗解读

  近年来有一股通俗历史读物热,为什么?在毛佩琦看来,一个最基本的原因,就是中国人重视历史。这是传统,或者说,中国人多少都有点历史癖。当爸爸对孩子说,咱们的老家如何如何的时候,他已经在向孩子讲述了历史。大多数人都以知道点儿老辈子的事为荣,以知道历史上的事为荣。在民间,能历数历史掌故的,常会受到人们尊重。这是我们特有的民族品格。对于历史,民众需要通俗解读。

  毛佩琦认为,百姓对历史事件和人物有一套自己的认识,有自己的伦理意识和感情寄托。对于大众而言,和象牙塔里的史学着作相比,他们更愿意倾听和相信草根们对历史的解读,这不仅仅因为草根所使用的语言和解读方式更容易为大众理解,更因为大众与草根写手在感情上更为亲近。他们潜意识中认为那是自己人,说自己人的话。由此,在不脱离学术规范的条件下,毛佩琦寻找到了适合大众理解的语言形式,并把遥远神秘的历史生动活泼的表现出来。他撰写的文章《历史,民众需要通俗解读》即指出,要用简单的语言告诉大家历史是什么,这是史学家的责任。

  毛佩琦告诉记者,如今许多人把阅读黄仁宇的《万历十五年》和当年明月的《明朝那些事儿》等通俗易懂的历史度为当成一种时髦。热爱本民族的历史,追述自己的来源,正是大众对民族身分的集体认同。认知和理解自己的历史,认同自己的民族身分,对于加强民族凝聚力、提高民族自信心和自豪感是有利的。
  问答:理解中国落后地区完善香港国情教育

  记者:当前很多港澳台地区的青少年,因从小受到西方教育的影响,对中国历史有诸多误解,您认为应该如何采取什么样的方式向他们传播中国传统文化?

  毛佩琦:我认为应从经典着作出发,在学校推行孔夫子的教育理念,如有教无类等,并给予青少年平等的教育机会。

  香港的青少年存在的误解历史的问题在内地也有存在,这需要改善教育。目前内地存在的问题是教育投入不够和不平等,边远地区的教师待遇根本无法与北京四中等等学校的待遇相提并论。事实上,真正的发展是要把县城的优势延伸到最基层去,延伸到边远的地方去,真正发达的国家也不仅仅是GDP多少多少,而且还要没有城乡差别。

  我认为,要真正推动教育进步不是把教育资源都集中到城市和县城,而是把城市的优势深入到乡村。

  记者:内地每年都会邀请港澳学生来清华、北大进行国情教育,但讲的多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史以及经济形势,鲜有谈及明清之前的历史问题,作为史学家,您对国情教育有什么看法和建议?

  毛佩琦:我认为国情教育应该告诉学生们中国的落后和偏远地区的贫穷,港澳台同胞做为中华民族的一员也有振兴中华的责任,要让他们了解中国的历史沿革,存在的问题及未来的重担,要让港澳同胞和内地民众一起为中华民族的振兴而努力,这才是全面的、不浮夸的中国国情。香港同胞不能游离于中国的发展建设之外,亲自前往贫困地区了解实情才能唤醒他们对中华民族的责任感。

  不仅如此,中国的国际形象也不应该以“完美无缺”的面貌出现,也需要真实地展现它的落后和不足,面对这些落后,去引导港澳同胞及海外的青年、企业家或地方官员思考对策,才能让港澳同胞和世界认识一个全面、真实的中国。

  毛佩琦简历:

  毛佩琦,男,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北京大学明清研究中心、历史文化研究所兼职研究员,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明史研究室客座研究员、故宫博物院明清宫廷史研究中心客座研究员、河南师范大学历史系、黑龙江大学历史系、温州大学历史系兼职教授,中国明史学会副会长、北京郑和与海洋文化研究会常务副理事长、北京吴晗研究会副会长。

  长期从事中国明史、社会生活史、文化史研究,主要着作有《明成祖史论》、《永乐皇帝大传》、《郑成功评传》、《平民皇帝朱元璋二十讲》、《明清行政管理制度》、《中国明代政治史》、《中国明代军事史》(合着),散文集《无心剩稿》;主编有《岁月河山—图说中国历史》、《岁月风情—中国社会生活史》、《中国社会通史?明代卷》、《中国状元大典》等。在中央电视台“百家讲坛”主讲明史、《中庸》等,影响广泛。
分享到: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游客 在 2012/1/13 发表
国学啊!!!
游客 在 2012/1/13 发表
唉~~国学啊,已经差不多忘掉了!现在英语好的人倒是挺多,普通话说得好的貌似没几个啊!
更多评论>>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