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逃16年杀人嫌犯今自首 经一年劝解幡然悔悟

2011/12/25 南方日报 有0人参与评论

陈阳讲到家庭和个人感情时不禁痛哭流涕。

  他们,陈阳(化名)和王金云,一个是潜逃16年的杀人嫌疑犯;一个是曾坐过两年牢、出狱后展开挽救失足者公益行动的刑满释放人员。生命的两条平行线,在今年1月出现交汇点。

  就如陈阳说的,“投案自首之后,能获得新生,能重新掌握自己的命运,不再犯错”,这是陈阳自我救赎之路的艰难起点;也像王金云说的,“2年的监狱生活让人心怀感恩,帮助刑释人员,就是帮助一个家庭,也是在帮助我们自己。”这是王金云迈出囹圄阴影,连续第8年对刑释人员的救赎。

  ●撰文:

  南方日报记者 赵琦玉 戎明昌

  摄影:曾强 高笑

  南方日报讯 “王老师,我想自首。”昨天,陈阳(化名)用沙哑的声音告诉失足者“阳光下之家”网站创办者王金云。

  16年前,时年19岁的四川绵阳陈阳在新疆阿尔泰因涉嫌防卫过当过失杀人,随后一路逃亡。经过王金云将近一年的接触和劝说,陈阳即将成为王金云“劝投”的第31名犯罪嫌疑人。

  昨天,在深圳的“阳光下之家”工作室,王金云和6名志愿者对他进行了帮扶教育——他们之中有警察、有律师、有成功创业的刑释人员,还有陈阳的老乡。

  志愿者之一、深圳市公安局警务督察支队警官杨城钦向陈阳介绍,全国的“清网行动”将在今年12月31日结束,警方将对此期间主动投案并坦白交代案情的犯人,采取宽大处理;广东深明律师事务所律师袁志华为陈阳减轻心理压力,说如果陈阳当时的行为只是激情过失,法院判决过失致人死亡,可能判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而四川绵阳老乡陈总则宽慰他,“我和你家隔得很近,以后过年过节回家,我会去看望你父母。”而王金云,一如既往地鼓励他“好好改造,重新做人,刑满释放后帮助更多和我们有同样经历的人”……每个人都给了陈阳一个有力的拥抱,当肩膀相拥之时,陈阳眼眶悄然泛红。

  今日上午,陈阳将在王金云和南方日报记者的陪同下,一同前往深圳市南山区派出所自首,结束长达16年“没有身份”的日子,而这也或将是王金云劝服投案自首的第31人。

  ▼杀人嫌疑犯陈阳:

  只要是在逃犯 幸福都是虚幻的

  昨日上午7时,陈阳如期出现在深圳市龙岗区华为基地的公交站点,穿着军绿色外套、眼圈红肿的陈阳,前晚从打工地东莞赶到深圳,他腼腆地和记者点点头,握握手。7时30分,王金云请陈阳在街边小摊吃了小笼包和豆浆。

  冷空气在圣诞节前夕不期而至,气温骤然降了好几度,小孩在篮球场上奔跑、投篮、大笑。一路上陈阳话很少,时不时望着周围的人和景色发怔。

  想起即将要面对的一切,陈阳又习惯性地按了按两个相握的大拇指,坦言“很紧张,2点睡下,早上4点就再也睡不着了。”

  4年前就看到王老师的事迹,今年1月加了他的QQ

  南方日报:你什么时候开始接触“阳光下之家”?

  陈阳:4年前,我在电视上一档法制栏目看到王老师的事迹,知道他为失足青年提供帮教服务。之后,我开始在网络上关注他的新闻。一开始,我并不太相信他,一直将信将疑,想着,一个人怎么会为犯错的人花费这么多时间和钱。后来看到795832王老师帮教的越来越多的案例,周三石刑满释放后创业成功,还安排刑释人员到自己的企业工作,很不简单,印象很深。

  南方日报:你什么时候开始和王老师联系?

  陈阳:今年1月份,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加了王老师的QQ。

  南方日报:在QQ上,你怎样向王老师介绍自己的情况?

  陈阳:一开始,我告诉他,我有个朋友在很远的地方,伤了人,人死了,这种情况要怎么制裁?那时候是深夜12点,王老师很快就回复了,他跟我讲了案例,告诉我,如果是不小心的话,不可能判死刑。

  南方日报:对王老师的说法,当时自己怎么想?

  陈阳:还是有点担心。之后我们开始发短信,我记得发的第一条短信是“王老师,你好”,马上就收到他的回复。他问我“你有什么事”,这让我很感动,慢慢地,我们开始打电话。每次我打电话过去,他都怕我没有话费,都会跟我说,你挂掉我再打回去。

  南方日报:当时王老师知道你的真实身份吗?

  陈阳:不知道。我还是有点担心,担心他会不会马上把我的情况转给公安机关,所以和他打电话之前我另外买了一个卡。

  在沙井见面之后,我终于掏开心窝子

  南方日报:什么时候才说出真相?

  陈阳:见面之后。这个月21日,我和王老师约了在沙井见面。我害怕他叫警察,就提前在沙井汽车站的凳子上左看右看,一看到穿警服的,我就紧张,老想着会不会是布控,后来我假装买票顺便试探情况。看到王老师一个人坐在的士上朝我招手,我才放心。

  南方日报:和王老师聊了多久?

  陈阳:一见面,王老师就很热情,吃面的时候争着付钱,总是问我饿不饿,冻不冻。我对他很信任,平时心里太压抑了,那天终于掏开心窝子。聊了一个多小时后,我告诉王老师,其实我的那个朋友就是我。

  以前是个没有身份的人,自首之后就没有压力

  南方日报:当时就决定要自首吗?

  陈阳:有一点心动。那天回工厂,我想,自首可能是最好最正确的决定。想了一个晚上,睡不着了,随后我就决定了,我要自首。

  南方日报:心理斗争最厉害的是什么?

  陈阳:恐惧监狱里面的生活,不知道是什么样子的;另外,也不知道法律会怎么判,我自己查了很多案例,知道不会判死刑,一个和我情节相似的判了10年以上。

  南方日报:什么原因让你决定自首?

  陈阳:自首之后就没有压力,心中大石头就可以拿开。以前是没有身份的人,就像个边缘人。不敢用真名,怕别人知道。自首后,就可以坦然地在路上走了。我在狱中积极改造,出来的时候,可能还可以自己挣钱自己养老。

  我在外面没有家,很想自己的爸爸妈妈

  南方日报:此前知道全国正在开展“清网行动”吗?

  陈阳:一开始我就知道,也有这个打算(投案)。当时和女朋友的一些事情还没有处理好,她经常哭,不愿意分手,我不忍心丢下她。

  南方日报:有留意“清网行动”中归案的潜逃犯吗?

  陈阳:有的。我记得有个在逃杀人犯,叫刘浩,他上相亲节目,还带着女嘉宾跳舞。其实他逃亡期间的生活还是不错的,通过自己努力获得很多,但是他最终还是没有逃过被逮捕的命运。就像一个主持人的评语一样,一个逃犯,再怎么努力争取来的幸福都是虚幻的。

  南方日报:有想过自首之后可能会面对什么吗?

  陈阳:想过。失去自由肯定很难受。你想看下电影、体育比赛,随时可以看到。有时候想出去看外面的风景,你随时都可以去。关到里面去了,这些都没有了。

  南方日报:决定自首后这几天,想了些什么?

  陈阳:心里很复杂,比如说昨天,我坐上公交车,心里空荡荡的。我在公交车上从头坐到尾,又从尾坐到头,没有目的地看着外面熙熙攘攘的人群,他们都有事干,虽然很忙碌,但是我觉得这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我看着车窗外面楼上的灯光,想象一家人很温馨地吃晚餐或看电视,心里很难受。我在外面没有家,很想家,很想自己的爸爸妈妈。

  南方日报:现在最想做什么?

  陈阳:最想看张艺谋的《金陵十三钗》,我对电影很感兴趣,我很喜欢文艺片,像王家卫。我最喜欢的电影是陈凯歌导演的《霸王别姬》。

  南方日报:为什么?

  陈阳:我觉得很触动心灵。有时候人掌握不了自己的命运,在社会的大背景下。

  南方日报:你觉得掌握到自己的命运吗?

  陈阳:我觉得我没有,以前没有,但是现在我希望能够掌握到。我希望投案自首之后,能获得新生,能重新掌握自己的命运,不再犯错。

  ▼劝投者王金云:

  送他们去自首 我内心有失落

  中国第一个失足者帮教公益网站——中华失足者热线、国内首个民间刑释解教人员帮教中心——阳光下之家、国内首个民间刑释人员帮教基金——阳光下之家帮教基金……这些,都是有“中国民间帮教刑释解教第一人”之称的王金云一手创办的。

  8年,他自掏腰包80万。很多人问王金云,“图什么?”而王金云总是乐意从自己两年的坐牢经历讲起。他说,“我每讲一次,就扒开伤疤一次,会疼。但是我希望分享我的经历,让更多的人投入到帮教志愿活动中。”

  教授回信使我满眼含泪

  南方日报:陈阳将会是您劝服投案自首的第31人?最初触动你去做这项公益事业的原因是什么?

  王金云:2001年,我因向同事转让出入境通行证,被以“出售出入境证件罪”判处有期徒刑2年,2003年刑满释放。服刑期间,我对写作特别感兴趣,有一天我给深圳大学文学院的一名教授写了封信,希望得到他的指导。不到20天,我就收到了这位教授的回信。当时的我非常激动,从监仓的一楼跑到二楼,在靠窗的位置坐下,才打开这封信,当我读到教授在信里写着的“孩子,虽然我不知道你犯下了什么罪行,但我愿意在你奔向光明的路上为你做些什么”时,我满眼含泪。他与我素不相识,还愿意鼓励我、帮助我,我愿意用实际行动把这份感动回馈给社会。这也是我能坚持8年的原因。

  对刑释人员的处境非常理解

  南方日报:出狱之后为什么会萌发创办失足者帮教网站的想法?

  王金云:刚出狱的时候我还很自信,认为自己是大学文化,有丰富的人力资源管理经验,应该能很快融入社会,重新找到自己的位置。可是在3个月的时间里我换了5份工作,每次离职都与我的经历有关。我对刑满释放人员的处境非常理解,而对那些在逃的犯罪人员也更加同情。他们没有住所,没有朋友,没有固定经济来源,长期生活在封闭的环境之下,意志一旦不坚决,很容易就封闭自己,二次、三次犯罪,走上不归路。他们需要一个倾诉的空间,需要支持和引导。

  南方日报:从2003年开始,这8年,你花掉了多少钱?

  王金云:花掉了80万元积蓄。我现在开了两家小公司,每年从收入中拿出15万到20万元投入到“阳光下之家”。我曾经和朋友开玩笑,“我没有回头路可以走了”,因为这份事业花费了我大部分的时间和精力,再给别人打工是不可能了。

  希望社会多一些宽容

  南方日报:很多人都问,王金云图的是什么?是在自我炒作吗?

  王金云:帮扶教育的民间组织本来就很少,怀疑甚至观望我都很能理解。每年全国有100多万人从高墙内走出来。我明白,这些犯过错的人,被社会的异样眼光盯着是什么感受,也理解他们回归社会的路比别人窄,我希望可以通过我们的工作,起到抛砖引玉的作用,让社会多一些宽容,在关键时候不要推他们一把,而是拉他们一把。

  很多人问我希望政府提供什么帮助?对我们来说,钱不是最重要的,人也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怎么消除社会对刑释人员的偏见。

  南方日报:那政府能做什么?

  王金云:司法部在2004年2月出台了《关于进一步做好刑释解教人员促进就业和保障工作的意见》。但是目前社会保障体系还不够完善,就业压力大、需要救助的人员多、安置帮教工作涉及部门较多,刑释解教人员的安置帮教工作未能真正落实。

  每次“送走”一人一周才平复

  南方日报:明天就要送陈阳到派出所自首了,心情应该很复杂?

  王金云:送陈阳去自首,我内心有失落,也有挣扎,他对我来说,就像亲人一样。每次“送走”一个,我都要用一个星期的时间才能平复。我印象最深的是,当时劝服第一个在逃人员时,他自首前我陪他吃陪他睡了一个星期。我希望用这段时间来弥补他感情上的缺失,让他感受到我们的真诚。

  其实我们将在逃人员送去自首之后,还会对他们继续跟踪和帮扶,不仅会到监狱去探望他们,也会到他们老家去探望他们的家人。我们最大的心愿,不是改变他们个人,更是改变一整个家庭。

  南方日报:当陈阳谈到自己的父母时,我发现您在一边也跟着掉眼泪?

  王金云:我总是会想起服刑时,家人对我一如既往的关爱。我的姐姐,每个月都会给我写信,收信的时候,就像过年一样,非常开心,那些信,我都看了一遍又一遍。而我印象最深的是,母亲有一次从深圳坐火车来韶关探监。当时她牙疼,不能吃东西,就带着一大瓶可乐罐装的白开水,从清晨5点,守在监狱外,等到早上9点。她明知道要9点才能见到我,但是一心还是想着早点看到儿子。

  我从小学习成绩都很好,是家里的骄傲,但是入狱之后,家里人见到朋友都抬不起头,有人问家里人,我去哪里了,都是说我去出远差了。一个人犯罪,全家受罪。我对在逃人员、刑释人员,都有相同的感受和相同的痛。对我来说,这项公益事业,也是我的自我救赎。
分享到: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更多评论>>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