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企业管理神话的破灭

2011/11/29 瞭望东方周刊 有0人参与评论
    “人们在谈日本失落的10年或者20年时,注意到的是政坛频繁换首相,但现在看到日本企业暴露出的各种问题,会发现制度疲劳的另一个必然结果是企业价值观的失落”

  继东京电力公司发生核电事故、汽车企业大量召回产品、家电企业将上亿客户的个人信息丢失之后,10月底日本企业又爆出新的、更加令人耸动的丑闻。

  一是日本造纸业排名第四的大王制纸公司前任董事长支出上百亿日元(约8亿人民币)用于海外赌博。二是名门企业奥林巴斯公司因为并购账务不清,高层动荡---20年前的泡沫经济时代,奥林巴斯公司理财损失数百亿日元,之后为了填补亏空,不得不花1400亿日元补账。此次丑闻被揭发出来后,其股价又损失数千亿日元。

  “人们在谈日本失落的10年或者20年时,注意到的是政坛频繁换首相,但现在看到日本企业暴露出的各种问题,会发现制度疲劳的另一个必然结果是企业价值观的失落。”日本企业研究院颜志刚秘书长对《了望东方周刊》说。

  “用钱威武”的大王制纸老板


  在日本造纸业排名第四的上市企业大王制纸,是一家出自相对贫困的四国地区的家族企业,也是很多四国人的骄傲。2007年,大王制纸第三代接班人---井川家族42岁的井川意高出任总经理。

  与日本大多数企业由六七十岁以上的老人出任一把手不同,大王制纸虽然股票在大企业板上上市,但因为是家族企业,井川意高在年事已高的父亲和叔叔辞去总经理职务后,自然接手了这家年营业额4200亿日元、总资产达7000亿日元的企业。

  《瞭望东方周刊》记者在日本采访期间,数次听说了有关井川“用钱威武”的故事。比如,他喜欢请政治家、演艺圈及日本媒体大佬吃饭,并且通常会选择银座最贵的餐厅或者是俱乐部。他不关心菜做得是否好吃,但一定是要超级贵。受邀者在享用了日本最贵的美食之后,与井川之间进行了什么交易无人知晓,但可以肯定的是,愿意和井川打交道的人特别多。

  除此之外,好赌是这位东京大学法律系毕业的“富三代”的最大特点。他经常往来于东京和澳门,但这还不够过瘾,他还会亲赴拉斯维加斯,在VIP包房参加最高额的豪赌。

  进入拉斯维加斯赌场的VIP包房,必须要先给赌场的账户一次汇入数亿日元。“数亿日元不见得一次都能输干净,那主要是为了摆谱,显示自己的财力---一进赌场便能去VIP包房,自己分牌、叫牌,这样很有面子。”一位采访大王制纸的日本媒体记者对本刊记者说。

  问题在于,用来赌博的巨款居然能很顺利地不断从上市公司大王制纸的某个子公司账户汇到井川的个人账户中,然后再转到赌场去。这其中监管的严重缺位让人惊叹。

  要知道,日本人生性细致谨慎,日本企业的财务部在对账的时候,有时会为了几块或者数百块日元而导致全科十几个人不能下班,一定要平完账才行。过亿的日元,却能如此轻松地“运作”,日本上市企业的财务制度,可谓把“抓小放大”做到了极致。

  谜团重重的奥林巴斯公司并购案


  在大王丑闻败露、井川辞职前后,另外一家在大企业板上市的百年老店奥林巴斯公司,又成了媒体瞩目的焦点。

  10月14日,奥林巴斯公司董事长菊川刚出面会见记者,称决定解雇半年前任命的英籍总经理迈克·伍德福特,原因是他“独断专横,不理解日本的企业运作方式”,然后直接兼任了总经理一职。

  本刊记者查阅了奥林巴斯公司主页后发现,具有讽刺意义的是,在正式任命伍德福特为总经理时,菊川曾称赞他“对异国文化有着非常细腻的理解,让人印象深刻”。只是没有想到,公司换总经理比政界换首相还快,两周后就炒了英国人的鱿鱼。

  其实奥林巴斯公司并购多有蹊跷一事,在日本媒体界早就传得沸沸扬扬。2011年7月,提前出版的月刊杂志《要素》(8月号)就报道了奥林巴斯在并购上的种种问题。

  首先奥林巴斯在并购英国一家医疗器械厂家的时候,向2家中介公司支付了相当于并购价格36%的咨询费(约600亿日元)。通常中介费应该在并购费的1%~2%,一下子支付36%的中介费,而且其中一家中介公司开在以避税着称的雷曼岛,这让事情变得非常诡异。

  此外,奥林巴斯还曾并购了3家小企业,共用去734亿日元,并购9个月后便报亏损556亿日元。

  据称,10月被正式任命为总经理的伍德福特察觉到了某些不妥,让英国监察法人调查了2008年以后公司进行的几次并购,从而严重触及了菊川等人的利益,这被认为是他最终被解职的根本原因。

  尽管日本主流媒体对于奥林巴斯事件仍然没有跟进,但股市反应强烈。14日当天,奥林巴斯股价为2500日元,数天之后便已经腰斩到了1321日元,企业市值转眼消失了4000亿日元。

  被隐瞒20年的造假丑闻


  到了10月26日,菊川刚又宣布,辞去董事长和总经理两个职务。菊川出山时气壮山河,辞职时却不声不响,也没有向媒体解释他辞职的原因。

  当天的发布会上,奥林巴斯方面对于记者反复问到的是否存在并购违法问题(即故意购买不值钱的企业,借机向中介公司支付巨额费用)一口否认。

  更耐人寻味的是,在发布会现场没有出现7月报道奥林巴斯丑闻的《要素》杂志记者。公司公关部对此解释称:“会议室席位有限,有些媒体的记者不能入场。”

  日本goo新闻网站的记者加藤佑子在其博客中写道:“10月14日,日本媒体按奥林巴斯说的理由报道了公司解除伍德福特总经理的理由,却没有采访到被解雇的人,好像伍德福特就是一个如此独断专横的人。但反观西方媒体,则是把报道的重点放在了奥林巴斯的并购悬念上。”

  11月16日,迫于日益强大的公众压力,奥林巴斯公司正式公布了被隐瞒20年的造假丑闻。从上世纪90年代的泡沫经济时代,奥林巴斯公司在“理财”中损失了数百亿日元,企业一直在找机会填补,但到了2001年时,损失已经扩大到了1300亿日元。为了弥补这个亏空,企业不得不通过造假,即并购企业、多向中介公司支付手续费的方式,来填这个巨大的漏洞。“基本上是靠2006年到2008年的并购,填补完了所有漏洞。”公司方面发表的资料说。

  如此的说辞是否可信,也仍然值得怀疑。因为这样一来,奥林巴斯就为自己找到了一个很好的逃脱证券市场制裁的借口---股东利益并没有受到损失,再加上该公司是全世界最大的内视镜企业,日本人和日本政府也不舍得让它遭受重创。

  “像奥林巴斯这样能瞒20年的实在不多”


  现在,日本大公司丑闻的“屎盆子”已经被扣到了相关个人的身上。大王制纸公司已经将井川意高告到了法院。奥林巴斯的股东们也已经成立了相关组织,要求高管赔偿公司损失,并追究菊川刚个人的责任。

  日本主流媒体在菊川辞职后,也终于发现了奥林巴斯问题的严重性,开始追问该公司的管理体制,比如聘用的非在职董事是否发挥了监督公司的作用。

  一位日本上市公司副总经理藤田对本刊记者说,“泡沫经济期间,和奥林巴斯一样去‘理财’的公司有不少,大都赔了不少钱,但像奥林巴斯这样能瞒20年的实在不多。”

  现在,虽然两家公司都已找到“替罪羊”,也许能够度过一劫,但既然如此荒唐的事都能发生并被长期隐瞒,日本企业的“金字招牌”大打折扣,恐怕已是再所难免。

  “很多时候,人们会认为日本企业的家族式管理有一定的合理性,比如员工都效忠企业,很少有跳槽。但现在一系列赌博、假账、撒谎等丑闻被揭穿之后,日本企业管理的‘神话’已经破灭。”颜志刚对《瞭望东方周刊》说。
分享到: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更多评论>>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