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改委降几十次药价 廉价药死了贵药多了

2011/11/28 南方网 有0人参与评论
    南都讯 记者薛冰妮 昨日,在广州召开的第5届中国医院院长年会上,美国麻省卫生福利部研究员蔡江南说,医改进入深水区,最难的是公立医院改革,这是因为利益集团利益受损了。在中国,虽然不像美国那样形成医院、厂商等利益链条,但是中国也有自己的“利益集团”,他们是大型三甲医院以及医疗卫生管理部门。

  医院药品可加成15%是个很愚蠢的政策

  蔡江南认为,现在中国的医改多是短期并且是单打一的措施。他举了药价贵的例子:发改委降药价,已经降了20-30次了,简单的降价,但是没有系统配套的措施是不行的。现在一味降药价的结果就是,便宜的药死掉了,大量的药改头换面变成“新药”更贵了。这与政策制定的目的是相反的。“医院药品可以加成15%这个政策是个很愚蠢的政策,因为它只控制百分比,所以定价就越高。现在不是说医院、医生或者厂家有多坏,而是制度设计推他,他只能往那个方向走。”

  卫生部门也是强势利益集团

  蔡江南在会后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强的利益集团包括了大型三甲医院,他们在中国是非常强势的,他们甚至是“通天”的。其次是医疗卫生管理部门。中国90%的床位都在公立医院,而公立医院又掌控在卫生部门之中。“所以你们注意就可以发现现在谈管办分离,卫生部的调子有点往后走,现在已经在谈机构内部的分权了,肥水不流外人田。实际上,管理权应该下放到医院。但是你想,权力一下放,谁受损谁获益?”

  争当局级干部因为医疗待遇好

  有媒体记者问,现在大医院一方面哭穷,另一方面大肆扩张,很多人质疑资金都投到高干病房去了。蔡江南表示,这个就涉及到卫生投入的总量以及分配结构的问题,涉及到改革的效率与公平的问题,这就涉及到政治体制改革。“现在的干部体制跟医疗也有关系,他们喜欢竞争上局级,因为上了局级,医疗服务就是很大一块福利,包括退休后的医疗服务也会很好。”

  浙江台州医院院长陈海啸表示,新医改老是说不投资在硬件上,但是投来投去还是投在硬件上,怎么在软上面下功夫值得探讨。
分享到: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更多评论>>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