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古宅“相恋”的“怪人”:爱的是它的历史与文化

2011/11/14 珠海新闻网 有0人参与评论
  
 
  在珠海高新区永丰社区,坐落着近百间风格独特,样式精美的古宅,由于房子的主人大多已移居海外,这些建于清末民初的房子多数处于空置状态。近年来随着城市化进程的不断加快,这片古建筑群落的现状与将来引人关注。

  永丰社区阳春埔村村民陆志其,从2004年开始,自发做起村中古宅的看守与维护工作。村中的新楼在不断拔地而起,机器的轰鸣打破了以往的宁静。在外人看来,陆志其的行为“怪诞而固执”,他却认为这是自己生活的一部分,“等到哪天房子都倒塌消失了,我的工作也就完成了。”

  “爱的是它的历史与文化”

  “阳春埔二十多间古屋,我可以跟你讲出很多故事。”11月10日,当记者刚一踏进阳春埔村,陆志其便一脸灿烂地当起了导游。他约四十岁左右,身材不高,皮肤黝黑,但话语间充满热情。

  “现存的二十多间古屋,都是清末民初的村民兴建的。在建筑风格上,很有时代特点。”在陆志其的指引下,记者沿着长条石铺成的村道,听他娓娓讲述每一间古宅的故事。陆志其说,在阳春埔村的这些古宅,都融会了中西的建筑特点,比如在建筑样式上,既有明显的岭南骑楼,也有南粤大地常见的“堂屋”,但是在细节上却又体现出很多西洋元素。“比如你看这间骑楼,是以前村中大户人家建的,天花板的有三幅壁画,中间一幅是中国画,左右两幅各描绘的是亚洲和欧洲的地图。很有特点。”

  在村口附近的一间古屋,记者看到,窗楣浮雕除了有中国传统的雀鸟龙凤,还有以轮船等西洋器物作为雕塑素材。“据考证,这些建筑里的西洋器物,都是民国初期,在国外淘金的村民将在国外拍摄的照片或者画报寄回来,本地工匠在建屋时就根据照片画报,加进了这些元素。”

  “村背后还有一片‘风水林’,是我们的先人栽种的,可以起到防台风和防雷电的功能。还有村里的排水设施和建筑用料,设计都是很科学的。”陆志其说,古人的一些东西值得现代人学习,“要有敬畏之心。”

  陆志其对村中的每一间古宅以及其历史都可谓熟络于心。“我们陆氏从宋朝就搬来香山地区繁衍生息了。在乾隆年间有一部分移居到永丰一带,从抗战时期开始,又经历了数次迁移。”陆志其说,自己对古宅的这份感情,其实是对历史的一份敬重。“我爱的是它的历史与文化,我觉得要为它做些什么。”

  从2004年开始,陆志其开始义务当起导游,免费为慕名前来阳春埔“访古”的游客讲解历史。陆志其说,他最开心的事,就是能和一班老友在村里饮茶“讲古”。

  “最好她能和我一起看古屋”

  早上七点多,踏着清晨的露珠,陆志其开始逐间巡视村中古宅。门前堂后,屋檐窗楣,哪里有裂缝,哪里有破损,哪里遭人盗窃,目光扫过,细节一览无余。7年多来,这已经成了他生活的一部分。

  事实上,陆志其告诉记者,村中的古宅近年来屡遭盗窃。在盗贼眼中,古屋有一些东西都是古董,“可以倒卖出大价钱。”他带记者查看被盗窃的痕迹,门口的铜环铜锁被整套撬走,门板门窗被人整爿偷去,还有一些有价值的石刻泥塑都无法幸免事实上这几乎成了村中每座古宅都无法避免的“噩运”。

  “是人都会愤怒啊!”提起小偷,陆志其有些情绪激动,他说,有一次,有小偷上午十点多,光天化日之下进村偷古屋的门窗、器件,陆志其双手比划着描述道,“我提着棍子,拿着刀追出去,一边追一边喊其他村民帮忙。但后来小偷逃进‘风水林’跑掉了。”

  有一次,村中有间上百年历史的古宅,一二楼的窗户全部被盗,陆志其自己找来竹篾,编制成罩网,把空洞洞的窗户全部盖上。每逢台风来临,他还自己检查老宅门窗,提醒村民做好防备。在他自己居住的老宅里,墙壁上用粉笔写着白蚁防治公司的联系电话,陆志其说,老宅最怕白蚁,他都与每年村里联系,进行定期防治。

  每天巡视的时候,一条杂色土狗就跟随在后面,与他形影不离的,还有挂在胸前那只哨子。“如果有突发情况,比如小偷很多,我就吹哨叫人帮忙。”陆志其笑着说,迄今为止,这只哨子还没有吹响过,“当然能不吹就不吹啦,意头不好啊!”

  作为阳春埔村的土着,村中陆氏经过屡次移居,早已剩下八九户人家,加上其他土生土长的居民,数量更少。陆志其说,村中近二十间古宅的钥匙,分别保存在三四位村民手中。事实上,不少人对陆志其的当导游、护古宅的“固执”做法感到不理解,且颇有微词,有人甚至说他是个“怪人”。陆志其年约四十,但是至今未娶,仅靠平时打短工维生,这更令外人觉得他“怪诞而不可理喻”,对此陆志其笑着说,其实是没能找到适合自己心仪的,“最好是能和我一起看这些古屋啦,但是你想,有哪个姑娘会愿意呢?”

  人生感悟

  “这些房子代表着珠海的历史”

  与中国很多地方的古村落一样,阳春埔村也无可避免地被卷进城市化的浪潮。村庄的新楼房在轰鸣声中拔地而起,而附近的工厂也在规划中。登上新楼眺望整条村,会让人产生一种错觉:这条古老的村庄仿佛就是一个棋盘,新旧建筑就是两方博弈的棋子,一边的棋子处于劣势,正在逐渐变少。

  在城市化浪潮步步逼近的大环境下,陆志其的影子似乎显得孤独而渺小,在外人看来,甚至还带着几分悲怆。但是他却坦言“看得很开。”“如果这里能开发成旅游景点,我当然也愿意。我是希望这里能保存下来的。”陆志其称自己的行为其实是履行一种“使命”,但他却明白凭自己一份力“其实也是无能为力。”

  “但是目前看来,我能做的,就是看护它们,直到哪一天这些古屋倒塌或者消失了,我的工作也就完成了。”谈及他“可以预见的未来”,陆志其淡然一笑,“其实这些房子并不只是这条村历史,它们还代表着珠海的历史。”
分享到: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更多评论>>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