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六一”大礼包 13个儿童公园今起全部开放

2015/6/1 羊城晚报 有0人参与评论
  

位于白云区的广州市儿童公园二期竣工昨日向社会开放

位于白云区的广州市儿童公园二期竣工昨日向社会开放

 

  今天是六一儿童节,广州的小朋友们多了一份特殊的礼物!从今天起,全市13个不同主题的儿童公园全面对外开放。无论是儿童公园的数量、还是占地总面积,广州的规模都是全国之最。记者昨日从广州市园林局了解到,为了让孩子们有更好的游园体验,所有儿童公园都是按每18平方米1个人的客流占比进行设计。


  面积数量全国之最

  建13个儿童公园需要多长时间?答案是两年。早在2012年9月,《中共广州市委广州市政府关于推进民生幸福工程的实施意见》就提出了“到2015年,建成新广州儿童公园,力争各区(县级市)各建有1所儿童公园”的建设目标。2013年4月儿童公园建设工程正式启动,按照“科普为主、各具特色、各有精彩”的原则,全市建设13个不同主题的儿童公园,市级及各区各建一个,总规划建设面积达173公顷,投资概算高达5.1亿元。

  去年“六一”儿童节时已经建成开放了8个儿童公园,去年“十一”期间荔湾区儿童公园也开放了。剩下的4个,包括越秀、天河、花都、从化四个儿童公园今年会在今天全部对外开放。

  13个儿童公园分布在各区(县级市)交通相对便利、紧临居住区的地块,其中7个公园临近地铁或轨道交通。无论是儿童公园的数量、还是占地总面积,广州的规模都是全国之最。

  视情况制定限流措施

  带娃游儿童公园有什么需要注意的地方?记者收集了部分家长的疑问,向广州市园林局专业人士请教。

  不少家长担心,新的儿童公园开放后,每到节假日会不会出现人头涌动的情况?广州市园林局相关人士表示,为了让孩子们有更好的游园体验,全市十三个儿童公园在设计时都是按每18平方米1个人的客流占比进行设计。儿童公园的面积也是相当广阔,其中面积最大的番禺儿童公园占地达50.3公顷。但尽管如此,部分在去年已经率先开放的儿童公园在实际运营过程中仍会出现瞬时客流过大的问题。相关人士表示,未来他们会根据实际情况制定限流措施。

  去年不少家长和孩子们游儿童公园时都有一种感觉:那就是太晒了。今年的情况是否会有所改善?市园林局相关人士表示,他们增加了不少遮阳设施。以广州市儿童公园为例,目前就整整增加了5000个遮阴遮雨设施。

  记者走访

  广州市儿童公园

  新增6条遮阳长廊


  记者昨日下午走访了刚刚完成二期工程、现已全面向市民开放的广州市儿童公园。记者在市儿童公园内发现,针对去年市民集中反映的儿童公园缺少遮荫场所以及厕所、停车场等配套设施不足的问题,今年市儿童公园新增了6条遮阳拉膜长廊和遮阴大树,西北和东南两个出口的停车场也有所完善,总停车位达到了500个。二期园区中设有7个厕所,各处均有指引标示,容易找到。

  越秀儿童公园

  “机器人”主题吸引儿童


  越秀区儿童公园是全国首家以“智能机器人”为主题的儿童游乐园。记者昨天走访了这家儿童公园,公园正门是一扇显眼的彩虹门,门前伫立高达4米的“变形金刚”模型。一进门便是五彩斑斓的“梦幻转马”,不少孩子驻足“梦幻转马”前留影。在越秀区儿童公园内共有7个1.5米高的不同类型的机器人,吸引了不少大人孩子驻足观看。据了解,公园还计划在东门设置一个两米高的机器人。

  番禺儿童公园

  “溜娃神器”深受欢迎


  不少儿童公园在设计时都加入不少贴心元素。其中最有代表性的要属番禺儿童公园。公园内设有亲子厕所和哺乳室,厕所内的洗手池、便池和风干机也均按儿童身高设计。此外,由于小树大多枝叶不盛,难以遮阳挡雨,园区表示将购进遮阳大伞放置于人流聚集处,安装雾化降温带,并增加遮阳避雨亭和风雨长廊基建设施。为了方便家长们带孩子,公园还提供手推车,被家长们誉为“溜娃神器”。

  今天,我们这样过“六一”


  开音乐会、逛儿童公园、坐马戏团列车……

  除了跟爸爸妈妈逛儿童公园之外,广州的小朋友们还有哪些方式欢庆自己的节日呢?

  为迎接“六一”儿童节,广州小天使交响乐团连续给市民带来三场风格迥异的交响音乐会。这三场交响音乐会分别于5月17日、30日和31日在星海音乐厅和海珠区少年宫小海燕剧院进行。至今广州小天使交响乐团已经连续17年举办“六一”交响音乐会。

  除了“小天使”,昨天还有一群特殊儿童用音乐会迎“六一”,这群儿童来自广州市追梦天使艺术团,艺术团团员主要由心智障碍、视障、脑瘫和其他残障青少年组成。音乐会在自闭症儿童李智承的爵士鼓独奏《扬基歌》中开场。第九届“羊城小市长”、盲人少年王子安也现场演奏了中提琴独奏《草原之歌》。

  在“六一”当天,又有什么节目等待着小朋友们呢?羊城晚报记者了解到,广州有轨电车在今天会推出儿童列车2.0升级版——“马戏团列车”。

  据广州有轨公司有关负责人介绍,今日上午11时14分,马戏团主题列车将从广州塔首发。记者昨日探访获悉,该列车外部已经“升级”成马戏团模式。

  车厢内部更是充满惊喜,小朋友们不仅能找到玩具,还能跟小丑合影互动。

  六一调查

  2.2亿儿童的烦恼,有谁真正知道?


  2100多万留守儿童缺少父母陪伴,3000多种药品中90%没有儿童剂型,不少儿童睡眠时间不达标,外出就餐如厕没有“自己的位子”……祖国的“花骨朵儿”、家庭的“宝贝儿”,面临这么多“囧”境,你知道吗?

  《中国统计年鉴(2014)》的数据显示,我国14岁以下儿童超过2.2亿,如此规模群体的权益不可小视。儿童节之际,让我们关注一下他们的诉求。

  留守儿童

  渴望闻到爸妈的味道


  “我特别期待假期。尽管在他们那里,大多时候是一个人待在小小的出租房里,但能闻到爸爸妈妈身上熟悉的味道”……这是重庆大山深处奉节县留守女童黄燕菲的日记。

  去年发布的全国教育事业发展统计数据显示,全国义务教育阶段在校生中农村留守儿童约2100万人,他们多由祖辈照顾。

  “父母与留守儿童缺少沟通,隔代教育又有诸多不如意,易导致留守儿童‘亲情饥渴’。”重庆市文明办未成年人思想道德建设工作处处长李劼说。

  缺少父母陪伴,并非农村“留守儿童”专属。不少城市儿童的父母就在“身边”,却没时间一起吃饭。重庆某重点小学的小学生刘乐(化名)因父母经常出差,跟爷爷奶奶住。“妈妈只知道送礼物,其实我只想她陪我玩一整天。”

  学业压力

  “学得太杂我消化不了”


  周六上午英语下午钢琴,周日数学跆拳道——北京初一学生小颀的周末就这样没了。“平时上学都要早起,好不容易周末大早上还被拎起来,根本没睡够。我想玩,不想学这些。”

  2015年5月上海市妇儿工委公布的“上海儿童发展需求调查报告”显示,各年龄阶段达到睡眠时间标准的儿童都不足两成;有71.8%的父母会为孩子布置课外作业,还要报兴趣班等;约34%的儿童觉得学习压力“非常大”或“比较大”。

  早在1988年,国家教委就出台了《减轻小学生课业负担过重问题的若干规定》,其后一直重申“减负”,然而27年后的今天,孩子依然奔波于各种“课外班”。“我的烦恼又有谁知道,学得太多学得太杂消化不了……我喜欢和小朋友蹦蹦跳跳……”这首《爸爸妈妈听我说》道出了多少孩子的心声。

  儿科窘境

  看病孩子受罪家长受累


  沈阳6岁的小朋友乐乐因病毒性感冒去医院打吊瓶,爷爷排队挂号,爸爸当司机,妈妈抱乐乐,全家人分头取送化验单和开药,早上7点到医院,等打完点滴已经夕阳西下。“好难受,我再也不想来医院了。”乐乐委屈地说。

  排队长、环境吵、医生忙、心情躁,儿科住院一床难求,儿科门诊一号难挂……农村孩子更为窘迫,生病要从乡里跑到县城或大城市。北京儿童医院每天都有许多外地父母,为“挂专家号”带着患儿睡在医院走廊里,日夜排队。

  《2013中国卫生统计提要》显示,2012年全国儿科医师约10.4万,要想达到满足患儿就医需求,儿科医师仍缺口近20万。

  除了“缺医”,还有“少药”。我国绝大多数化学药品没有儿童适宜剂型或规格,而国外很多药都配有相应的儿童剂型。沈阳药科大学药学院副院长赵春杰认为,掰片、拆散成人药物,会破坏药品骨架影响药效,增加用药风险。

  幼儿园之殇

  入园贵,贵过大学学费


  住在北京鲁谷的小虎,每天早上7点多就要出门去10公里外的地方上幼儿园。在冬天,孩子经常眼还没完全睁开就被家长抱上车,并常嚷着“我不想去幼儿园”。

  “我们也很心疼,可是没办法呀。”小虎的爸爸说,家附近的公办幼儿园挤不进去,私立的一个月要五六千元,只好长途跋涉去上单位的幼儿园。

  幼儿园未被纳入义务教育范畴,公办幼儿园资源紧缺,部分私立幼儿园随行就市,价格水涨船高。对此,有网友不禁感慨:“入园贵,贵过大学学费!”

  哺乳尴尬

  公共场所找不到母婴室


  因为高铁上没有母婴室或私密空间,3个月大的宝宝又饿得直哭,只能硬着头皮在座位上喂,用一条小毛巾勉强遮挡——这是周女士前几天遭遇的尴尬。记者观察发现,全国多地公园、商场等公共场所都未设置母婴室,哺乳期妈妈“出行尴尬”,孩子“饿到嗷嗷哭”。

  婴儿没有地方吃奶,幼童外出就餐同样面临“囧”境。记者近日在沈阳一家甜品店看到,一位不到三岁的小男孩站在沙发椅上,用成人款的不锈钢餐叉叉起一块蛋糕,摇摇晃晃地塞进嘴里。

  怕餐刀划伤孩子,怕没坐好呛到,怕尿不湿蹭脏餐桌……儿童餐具、座椅的缺位,常令孩子身处“危险边缘”、家长“提心吊胆”。辽宁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所长张思宁表示,“关爱儿童”应在社会细微处嵌入,公共服务的人性化理念还需不断加强。

  如厕难题

  蹲坑太大坐便器脏


  “幼儿餐厅当众撒尿”“可乐杯成临时马桶”……有关儿童当街大小便的新闻时有曝出,有的还引发社会热议。“老师说了不能随地大小便,可有时候找不到厕所,我真的忍不住。”9岁的小男孩帅帅难为情地说。

  记者观察发现,除了少数亲子餐厅、儿童医院和高档购物场所,国内大多数公共场所未增设儿童马桶和小便池。

  年轻妈妈李女士说:“小孩子用大蹲坑,脚容易踩进去,只能大人帮忙。”

  无法解决“出口”问题,一些家长无奈减少孩子外出频率。张思宁建议,有关部门应前瞻性地进行人性化规划,增设更多适合儿童的卫生间,让公共场所的儿童如厕不再尴尬。
分享到: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更多评论>>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