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优质教育资源受追捧 部分小学招生冰火两重天

2015/4/10 新快报 有5人参与评论
  冷热不均

  华景小学 59个班级超预期 课间活动不下楼

  “华景小学当初设计48个班,目前已开设59个班的规模。”天河区教育局相关负责人向新快报记者透露,根据前期摸查,今年华景小学有地段生约650人,初步预计要开15个班,但今年毕业生只有7个班,还有8个班的教室需要解决。

  事实上,这不是华景小学第一次地段生增多了。由于近年生源猛增,该校把教室扩展到六楼,据校方透露,由于学生上课的楼层高了,课间十分钟也不可能让学生到一楼操场活动,只能每层楼6个班的学生局限在小小的过道中或不足30平方米的小平台中活动。

  为了解决教室问题,华景小学的功能室已经一减再减,只剩一个会议室,原来的两间图书室、两间音乐室、一间美术室、一间劳技科学室都没有了。

  龙口西小学 功能教室多拆掉 午休床位也没了


  龙口西小学也属于天河名校。据校方透露,学校有岗顶、穗园和瑞安三个校区,目前岗顶和穗园校区都没有行政用房和辅助用房,只有瑞安校区有专用的功能教室。

  按照相关规定,教室和辅助用房的比例应该是1:0.9,所以学校应该有60间辅助用房。和华景小学一样,由于学生太多,学校已经顾不上“小学4楼以上都不能用来做课室”的规定,开始在5楼设教室。

  不光是教室,受影响的还有学生午休。以前学校是每生一个床位,从今年开始床位便保证不了,孩子只能趴桌子睡了。

  华阳小学 教室不够人太多 分两批做课间操

  受家长关注的华阳小学,同样人满为患。当初设计规模为48个班,目前已开设62个班,2015年毕业8个班,地段生新生却多达12个班,预计4年后总规模达到72个班的规模,超出设计规模24个班。由于人数太多,目前学校课间操分两批进行。

  在广州,并不是每所小学的学位都像华阳小学、华景小学等名校一样爆棚的,即使在是名校林立的越秀、荔湾等区,也有部分普通小学受老城区拆迁和改善住房需求影响,地段生每年都在减少,学位宽裕。以越秀为例,近几年西片的学校几乎都比东片的地段生少,比起东片动辄8个、10个以上的班级规模,有学校每年只招三四个班。因此,这些学校也有条件推行20人的“小班教学”。

  越秀 每班20学生 个性化培养

  “我们为每一个学生都准备了一本成长手册,可以为学生提供个性化的培养计划。”雅荷塘小学有老师告诉记者,2012年,雅荷塘小学和旧部前小学、惠福西小学率先成为越秀区小学教学(每班20人)试点学校。

  据悉,去年雅荷塘小学地段生约100人,学校共开了4个班,根据今年初步摸查结果,预计今年依然保持三四个班的规模。

  “小班教学,老师会有更多精力顾及到每一个孩子。”该老师透露,事实上,小班教学要求更加精细化了,前期老师还会参加大量培训。

  荔湾 学位有剩余 接收借读生

  在老城区荔湾,这样的情况同样存在,如芳村一带,不少公办小学、村办小学学位有空余,而且校园面积宽敞,仍然可以招收外来工子女。

  记者在芳村一所省一级学校了解到,该校不接收本地择校生,但是仍可接收外地户籍的借读生,但是就要缴纳6万元的捐资助学费。

  爆棚探因


  金猪奥运宝宝接连入学 小学配套跟不上

  为何名校会出现地段生爆棚的问题?细究原因,家长在对优质教育资源追捧的背后,还与2013年、2014年“金猪宝宝”、“奥运宝宝”接连入学分不开。

  2012年以前,广州学位紧张问题似乎并不突出,随着2007年出生的“金猪宝宝”入学,地段生爆棚问题浮出水面。根据《广州年鉴》,当年出生的户籍人口比上年增加了5745人。2014年“奥运宝宝”入学接踵而来,两层因素叠加,不少学校满额招生,一些名校纷纷“中招”,有的取消午休室,有的改阅览室、舞蹈室为教室。

  而在天河,这样的情况尤其明显,由于地处中心城区,人口流动大,发展快,近年又有不少新楼盘开盘,需要解决新一批业主子女入学问题,学位问题更加突出。

  龙口西小学校长尚国银直言,华阳小学、龙口西小学出现地段生增多,多由天河北一带小学不足造成,“天河北一带按照原有招生规模,一年招8—10个班,但是现在因为买学位房的人多,周转频率加快了,所以每年地段生都居高不下”。

  天河区教育局副局长王建辉同样认为,学校配套不足也是造成华景小学学生爆棚的主要因素,“华景新城现居住人口超过10万人,只配套一个小学、两个校区,按照相关规定,每两万人口就应建一个配套小学”。

  地段生增多,除了硬件跟不上,受影响的还有师资力量。据悉,去年为了应对辖区内适龄儿童增多,天河区便紧急招聘小学教师。

  “一边是学校教室操场都不够的华阳小学,另一边是环境不错的华成小学,如果让学生去前一所学校,我觉得对不起孩子。”针对天河区近期的地段划分调整,天河区教育局副局长王建辉直言。
分享到: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游客 在 2017/5/23 发表
Executive pleading poverty after $44M judgment Symons and family ordered to pay $34.2 million in fraud case Alan Symons In the United States Court of Appeals Arie Abekasis Diditan Financial ARIE ABEKASIS DIDITAN FINANCIAL DIDITAN GROUP ARIE ABEKASIS OF DIDITAN Richard Ellenbogen - Beverly Hills Body Richard Ellenbogen - Beverly Hills Body - Babak Dadvand Beverly Hills Body Plastic Surgeons - Richard Ellenbogen MD Richard Ellenbogen And Babak Dadvand Plastic Surgeons Of Beverly Hills Richard Elle
游客 在 2017/5/23 发表
Executive pleading poverty after $44M judgment Symons and family ordered to pay $34.2 million in fraud case Alan Symons In the United States Court of Appeals Arie Abekasis Diditan Financial ARIE ABEKASIS DIDITAN FINANCIAL DIDITAN GROUP ARIE ABEKASIS OF DIDITAN Richard Ellenbogen - Beverly Hills Body Richard Ellenbogen - Beverly Hills Body - Babak Dadvand Beverly Hills Body Plastic Surgeons - Richard Ellenbogen MD Richard Ellenbogen And Babak Dadvand Plastic Surgeons Of Beverly Hills Richard Elle
游客 在 2017/5/22 发表
Executive pleading poverty after $44M judgment Symons and family ordered to pay $34.2 million in fraud case Alan Symons In the United States Court of Appeals Arie Abekasis Diditan Financial ARIE ABEKASIS DIDITAN FINANCIAL DIDITAN GROUP ARIE ABEKASIS OF DIDITAN Richard Ellenbogen - Beverly Hills Body Richard Ellenbogen - Beverly Hills Body - Babak Dadvand Beverly Hills Body Plastic Surgeons - Richard Ellenbogen MD Richard Ellenbogen And Babak Dadvand Plastic Surgeons Of Beverly Hills Richard Elle
更多评论>>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