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莞等9市无新增病例 广州登革热疫情或本月中旬结束

2014/12/2 羊城晚报 有0人参与评论
  

  根据广东省卫生计生委在12月1日的最新通报,今年第48周(11月25日至12月1日)全省报告新增登革热病例164例,较第47周(220例)减少56例,环比下降25.5%;东莞等9个地级市没有新增登革热病例。截至12月1日零时,今年全省共有20个地级市累计报告登革热病例45053例。专家研判,广东在本地传播的登革热疫情将在本月中旬结束。


  记者留意到,今年第48周,没有新增登革热病例的9个地级市为:东莞、茂名、揭阳、惠州、河源、韶关、云浮、汕尾和梅州(梅州在今年一直没有发生登革热病例)。之前的登革热重灾区广州市,在第48周只新增了115例登革热病例,其中白云区最多,为30例,而南沙、花都和从化的新增病例数为零;佛山市仅新增了两例。


  “在本月中旬或未来两周内,广东本地传播的登革热疫情将宣告结束,理想的话,甚至会在一星期内就结束。”广东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首席专家、传染病预防控制所所长何剑锋研判,根据往年广东的登革热疫情监测,一般到每年12月初,登革热疫情便会结束。随着广东的天气转凉,蚊媒密度大大降低,目前全省每天新增登革热病例数仅十多例。但他提醒,市民还须继续做好倾倒积水、预防蚊子产卵等措施。此外,市民到东南亚等地旅游时,也要防止被蚊子叮咬而染上登革热。


  登革热防控,港澳“传秘笈”


  一、监测与防治紧密结合


  尽管三地均采取相类似手段对抗登革热,但在细节上广州和香港澳门差距较大,其中尤以从监测到防治的衔接上。


  今年登革热疫情严重后,广州各地但凡“全市灭蚊日”进行期间,到处可见“满城烟雾”的场景,消杀员四处出没不分场景地灭蚊。这种灭蚊方式是否科学,争议颇多。


  而在香港,这种“无差别灭蚊”却不是常见场景。


  “我们会根据监测数据,确定是否施放药物灭蚊。”香港食环署防治虫鼠事物咨询组蚊类风险评估及咨询小组主管梁志华称。


  具体标准为:某一地区诱蚊产卵器指数达到第三级和第四级时;对于输入和本地人感染登革热个案,在个案人住所或生活场所附近;市民投诉较多,被认为是黑点的地方进行药物灭蚊,且范围有限。


  除满足上述条件的地方外,梁志华表示,香港不会贸然对其他地方进行药物灭蚊。


  澳门卫生局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公共卫生医生龚斌介绍,澳门采取了和香港类似的药物灭蚊标准,即相应的数据超标或者针对人类感染个案出现的地点进行药物灭蚊,对于没有数据支持的隐患地仍采取清除滋生地的措施。


  “和港澳相比,我们手段不差,差的是到了什么阶段该做什么事情。”广州市城管委爱卫办相关负责人在结束港澳之行时总结称。


  二、监测数据公开透明


  哪里蚊子多?哪里是登革热高危区?在今年登革热疫情爆发时,不少广州市民关心这些问题。然而当公众欲求知时,却频频被阻。今年9月,广州市副市长谢晓丹进社区调研登革热防治时,随访记者追问现场的广州市卫生局一官员,登革热疫情最新数据,该官员称“需要省疾控中心授权才能通报”。


  “我们会将监测数据,及时放到公共平台。”梁志华表示。香港食环署会将诱蚊产卵器指数,实时公布于一个超过20个政府部门可登录的政府信息网络平台上,同时也会将数据摆放在公众官网,市民也可查询,每月还会通过媒体向市民发布相关数据。市民和各政府部门,可以第一时间知道哪里是疫情的高危地点。


  三、疫情防控纳入司法


  “对于容许滋生蚊虫的行为,我们会提出检控。”梁志华表示,香港食环署职员若发现场所存在滋生蚊虫行为,经法庭定罪,场所所属方最高可被处以25000港元的罚款;如果是个人住所滋生蚊虫,第一次发现提出警告,之后再发现亦可提出检控,最高同样可罚25000港元。


  梁志华介绍,今年香港发生三宗本地登革热个案,其中两宗为港铁西营盘站工地工人感染,食环署已对港铁承建商发出检控。截至2014年8月,食环署已检控39个个案,这些个案到了法庭,当事者通常会被处以4000至6000港元罚款。


  同样的情况,在广州,罚款则相对较轻。根据《广州市爱国卫生工作规定》,单位和个人未采取且无生物预防控制措施的,在责令整改无效的情况下,才可对个人处以50元至100元的处罚,单位罚款额则在500元至1000元。


  四、合理的资金投入


  在财政投入方面,广州的总投入量远低于香港,在人均投入方面,甚至低于澳门。


  “我们今年投入了1.82亿港元,用于防治登革热、日本脑炎的预算。”梁志华表示。


  龚斌称,澳门今年在防控登革热方面,宣传经费283万澳门元、购买服务133万澳门元、购买药物34万澳门元,共计投入约450万澳门元。


  一名广州访问团的随行工作人员表示,在没有爆发登革热前,广州市级财政对于登革热防治,投入较少,原本只有900万元,以及城管委城维资金中的330万,共计1230万元。


  如果按人均计算,记者发现,三地对防控登革热的财政投入,广州人均最低,人均不足1元人民币。


  “但最后,我们花的钱和香港差不多。”该工作人员透露。在爆发登革热疫情后,广州市级财政追加了1280万元;同时,广州市各区财政共计投入1.7亿元进行应急防治,“加起来的钱,都差不多2亿元了。”该官员称。


  11月26日至28日,广州市城管委组织人员前往香港、澳门特别行政区,就登革热防治工作进行交流。通过交流发现,穗港澳三地登革热防治工作的差异不大,但在具体投入、法规、预案等方面,广州较港澳地区有一定差距。


  广州市城管委本次出访,主要拜访了香港特别行政区食物环境卫生署、澳门特别行政区卫生局和民政总署等三家单位。根据广州与香港澳门方面的交流经验,三地均使用“监测+防治+宣传”的手段对抗登革热疫情。


  在今年广州登革热流行季,“蚊媒密度”和“布雷图指数”等词,频频出现在各大传媒版面。在广州,卫生部门通过在广州各处,按不同时期不同需求,设置一定数量的伊蚊诱捕器,通过引诱蚊虫产卵或直接引诱蚊虫飞入的方式,获得“蚊媒密度”数据。通过入户调查阳性积水容器的数目,获得布雷图指数。


  在监测手段上,香港和澳门也和广州,采取相类似的监测手段。香港和澳门相关职能部门,均会使用和诱蚊产卵器,在公共场所监测蚊媒密度。香港食物环境卫生署会通过入户或进入私人场所调查,以“灭蚊周记”的方式了解该地是否有滋生蚊虫的可能;在澳门,卫生局会每年进行2—3次全澳居民抽样调查,以调查蚊虫的家居滋生源。


  在防治登革热方面,穗港澳三地方式类似,在向广州官员展示防治手段时,清积水和药物灭杀均是重要手段。


  在调研过程中,穗港澳三地的官员均认同登革热防治是一场“全民战役”,向市民宣传登革热防治工作亦成为三地均使用的手段。登革热后期,广州市政府部门大派灭蚊片,为引起市民重视还倡导每周五傍晚进行“全市灭蚊日”活动;香港食环署举行“灭蚊运动”系列活动,邀请各区区议会参与相关活动,在地区层面筹办各类灭蚊活动;澳门卫生局连同民政总署等其他机构,开展社团宣传工作,开展汇应通家居每周清洁积水容器有奖比赛、针对学校、渔民、外劳、本地居民开展不同类型的宣传。


  在手段相同的情况下,今年广州与港澳防治登革热的结果却不一样。香港和澳门的登革热感染病例都非常少,输入病例也不多,并且没有死亡个案,而广州却有5个死亡个案。

分享到: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更多评论>>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