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取消小学生午休管理费 校外托管乱象更甚

2014/9/23 金羊网综合 有0人参与评论
  

  广州取消小学生午休管理和课后托管费,家长担心取消午休,市教育局称学校午休管理不会停


  校外托管机构正热,但其营业资质、环境、安全等堪忧,广州市教育局将牵头制定管理办法


  文/图 羊城晚报记者 许琛 甘韵仪 实习生 李霄


  上周开始,教育部全面取消小学生午休管理和课后托管费。记者发现,今年以来早已有不少学校主动取消了午休托管服务,而学校周边的午托机构也纷纷抓住商机,有学校附近一栋居民楼内有9家托管机构。


  规定:学校午休不得收费


  在上周多个小学的家长QQ群和微信群都在热烈地讨论着同一个消息——学校的午托要取消了。到底小学的午托是否取消呢?


  越秀区某小学的一名老师向记者出示了教育局的一则通知。通知要求,各小学从2014年秋季学期起,取消小学生午休管理和课后托管费,不得向学生收取费用。如已经收取的单位请做好相关退费和解释工作。此外,取消小学生午休管理和课后托管收费后,学校如何开展午休和课后托管工作另行通知。在另行通知未发出之前,要求各校继续做好小学生的午休管理和课后托管工作。


  不过,这样的说法却让家长和老师担心。“没有收费哪里来的服务?学校只取消收费,下学期就有可能彻底取消午托。”一位家长说。


  “尽管午托收费不高,但长期以来都是作为对看护老师的一种补贴。”先烈中路某小学的一名老师告诉记者,文件只说不得收费,没说不得开办。不收费后,教师们可能没有劳务补贴,还要被强迫牺牲个人休息时间继续看管午休和课后托管。有关部门在发文叫停的时候,更应该把善后的工作想好,而不是单纯要求学校和老师们默默“被奉献”。


  记者调查发现,广州早已有不少小学陆续取消午休托管,包括农林下路小学、五山小学、员村小学、天府路小学、番禺小学等。取消的原因几乎如出一辙:学生增多场地有限、学校食堂供应负担大、安全责任压力很大。


  现象:居民楼1/3开托管


  在农林下路小学门口,“牌子林立”成为一道独特的风景。22日11:45左右,农林下路小学放学,来这里接送小孩的,除了家长,一些托管中心工作人员格外抢眼——他们都举着各式“托管”的牌子,场面颇为壮观。


  农林下路小学附近的托管机构位于小学门口附近的几栋居民楼内,各式招牌像补丁一样贴在居民楼的外墙,大概数一下,一栋9层的居民楼涵盖了七八个托管机构。据调查,其中三四个机构拥有2个或以上房间,每个托管机构能容纳20-30个学生。有街坊甚至称,小学门口对面的居民楼已经有1/3被托管机构占据,一栋居民楼里开了9间。


  学校附近小卖部的老板都成为了午托机构的“线人”,听到有家长找托管机构,会主动帮联系。有街坊称,“线人”能拿到“介绍费”。


  调查:入住托管需要面试


  李女士的孩子所在学校在新学期取消了午托,直到开学后的第二个星期,她才在附近一个午托机构找到了一个床位。陈女士也正为侄女寻找午托机构,“不放在托管中心孩子去哪里?学校不能待,家又住得远的难道让孩子在街上瞎逛?”陈女士无奈地说。


  开学至今,午托机构俨然成了人见人抢的香饽饽,家长想找午托床位也不容易。记者走访多个午托机构发现,这些托管中心都设在居民房里,不超过100平方米的面积里,包括厨房、卫生间、供写作业用的客厅,剩下不多的空间用来放置床位,一般不超过30个,有的只有十几个。


  在越秀区共和路的一个托管机构里,记者看到,简陋的两间房里放置了几张小桌子和床铺。该托管机构并没有任何牌照,负责人王女士表示,她家在这里住了几十年,照看过不少小孩,现在机构里基本都是老客户。


  阳光托管中心是今年4月份才投入运营的一家托管机构。负责人杨女士介绍,目前中心已经拥有两间房,分别在1楼和4楼,共五六十个床位,基本上都已卖出,只剩下两三个在客厅新增的床位,她计划再在4楼开设一个房间。


  供不应求让托管机构拥有更大的选择空间,凡是不听话的孩子,他们多会劝退,“良好的环境就是口碑,现在床位是不用担心卖不出去的。”据了解,有部分托管中心甚至要求小朋友入住前接受面试。


  个案:有学校恢复午托


  有学校取消午托,也有学校“重操旧业”。时隔一学期之后,五山小学的家长们就盼来了孩子安全的午休。


  天河区五山小学于2013年9月的新学期开始取消午托。但记者从多位学生家长处了解到,五山小学的午托只在去年取消了一个学期,今年开学后已经重新恢复。


  “当时很多学生家长不满学校的做法,觉得十分不便,好像有人专门向学校表示了抗议,之后学校才恢复了。”对于当初取消午托的原因,很多家长并不知情,但是不少家长向记者反映,学校取消午托后,不便、担忧纷至沓来,直到学校恢复午托,他们才放下心来。“在外面找托管机构是可以,但是怎么也不比在学校安全,孩子太小了,他们的防护意识欠缺,在校外的话肯定会很担心。”家长普遍认为学校恢复午托是人性化管理的一项重要措施。


  记者同时了解到,由于课室不足,五山小学的学生午休时,是趴在桌上睡的,很多家长担心这样睡午觉对孩子的发育不太好,有些小孩不习惯这样睡,因此,有条件的家长还是宁愿让小孩去托管机构。


  此外,学生中午虽然留在学校,但午餐却并不是由学校直接提供,而是由学校同外面的一些餐厅签订合同进行订餐。


  市政协委员韩志鹏:学校午休政策不该有空档


  羊城晚报讯 记者梁爽报道:广州市物价局下发通知取消小学午休管理费,市政协委员韩志鹏听闻后致电市物价局有关负责人:小学生从此会流浪街头吗?市物价局称让大家放心,“有关费用将由财政补贴,财政局、教育局和物价局已经在做方案”。韩志鹏将针对该话题在今日政协摆摊问政现场向市教育局和市物价局发问。


  “放心吧,学校不会把同学们赶出校门的。”韩志鹏20日晚在微博发布了他向市物价局“打探”来的消息。根据该微博下的评论,网友最关心的问题是未来午休的管理水平问题,包括补贴能否到位和落实,一线教师能否获得与工作强度相当的回报和补贴,以保证孩子在校午休能享受到稳定、负责任的管理。


  目前,韩志鹏正在收集网友意见,计划在今日的“政府部门摆摊、政协委员问政”活动中针对学校午休向市教育局和市物价局发问。他表示,目前学校禁收午休管理费的通知已下发,但新的补贴办法尚未出台,他最关心的是政策和管理的衔接问题。他建议,政府能否考虑引入专业第三方进学校开展托管业务,既能减轻教师负担,又能满足家长对午休安全的要求。


  教育局回应


  学校取消午休费 午休管理不能停


  或将由地方公共财政补贴解决管理费用问题


  羊城晚报讯 记者陈晓璇报道:针对小学生午休费取消这一政策,22日,广州市教育局明确表态,将严格按照要求取消午休管理服务费,但午休管理不能取消,教育局正在会同有关部门进行调研工作,下一步的解决方向应该是由地方公共财政解决相关问题。


  近日,广州市物价局下发通知表示将取消午休费,很多学校表示如果没有午休费的补贴,可能将不再为学生提供午休服务。昨天,更是有学校已经通知学生下个月起“卷铺盖走人”。22日,广州市教育局副局长江东对此表示,学校不能这样做,不能因为没收费就把管理终止,原来怎么做现在应继续怎么做。


  “取消午休费之后应该还有个过渡期,一方面坚决执行清理午休费,一方面学校也要继续做好午休管理工作。”江东说,下一步的思路是小学生的午休费用由财政来补贴,至于到底有多大成本,需要多大的量,需要进行调研。但财政补贴的思路已经比较清晰,预计很快就会出台相关的政策。


  广州仅13家“有证”托管机构


  其经营范围并不包括寄膳、寄宿和交通运输;市教育局正申报制定校外托管机构监督办法


  羊城晚报记者 谭超 通讯员 刘炜


  近日,广州市全面取消小学生午休管理和课后托管费,虽然各小学是否随之拒绝提供午休尚未明确,但学生托管机构再次引起社会关注。22日,记者从广州市工商局了解到,目前在该局登记的经营范围为“学生托管”的企业仅13家。不过,这13家中大部分因不符合相关许可要求,经营范围并不包括寄膳、寄宿和交通运输,仅“为家长接送学生并托管”。


  众多托管机构无资质


  广州市工商局表示,仅是“为家长接送学生并托管”的可纳入工商登记的范围,并依法进行登记注册。而经营范围中涉及交通运输、寄膳、寄宿等,应当报经有关部门批准。例如托管机构要提供餐食服务的,要办理卫生局的《餐饮服务许可证》,如果提供午休住宿的,还要向公安局办理《特种行业经营许可证》。


  而在广州市工商局登记的经营范围为“学生托管”的13家企业中,大部分因不符合相关许可要求,经营范围并不包括寄膳、寄宿和交通运输。


  但从广州市如此大的学生托管市场来看,实际上从事学生托管经营的远超13家。那么,这些托管机构的商事登记信息究竟是什么呢?羊城晚报记者从广州市商事主体信息公示平台轮番查询发现,名称中含有“托管”二字的企业,经营范围似乎打了擦边球,不是注册为“学生托管”,而是“家庭服务”,这与众多家政服务公司注明的经营范围如出一辙。


  广州市工商局提醒,家长选择托管机构时,可以登录广州市商事主体信息公示平台查询是否具备相关资质。


  教育部门将牵头监管


  对校外托管机构的监管缺位一直是个令人头痛的问题,监管涉及工商、教育、消防、卫生、交通、物价、税务等多个部门,目前广州还未明确主管部门、协管部门,未纳入政府有关部门日常管理的范畴。监管方式多依靠突击检查,难以解决托管市场无证无序问题。


  据了解,为解决这一问题,广州市政府已指定由市教育局牵头研究制定《广州市学生校外托管机构服务与管理办法》,目前,市教育局正向市法制部门申报制订这方面政府规章计划,并组织力量研究制定学生托管服务机构的监管办法,将对校外托管机构的部门职责分工作出明确的规定。


  校外托管收费高 物价部门不会管


  羊城晚报讯 记者许悦报道:广州市全面取消小学生午休管理和课后托管费后,很多家长开始寻找校外托管机构。但有家长称,校外托管增加了经济负担,也存在安全隐患。


  按照广州市物价局去年出台的收费标准,小学午休管理费在课桌上趴着睡的1元/生·天,有专门床位可以躺着睡的2.5元/生·天。


  张女士的孩子今年读四年级,她给记者算了一笔账:“我儿子没抢到睡铺的名额,午休只能在课桌上对付一下,以一个月20天的上学时间计算,午休管理费一个月是20元;自己带了盒饭,以一餐10元计算,一个月是200元。加起来一个月的花费是220元。如果学校取消午休托管,校外的托管机构一个月是600元,家长的负担多了很多。”


  记者了解到,目前中心城区小学周边的校外托管收费一般在600元-800元/月左右,一些额外提供一对一辅导的小班托管,收费高的可达2000元/月。以体育东小学附近一家校外托管机构为例,包括午休、下午课后辅导费在内,一个月要2000元。家长郑先生称:“校外托管不但价格高,家长担心的还有食品安全和住宿安全的问题,如果可能的话,还是希望孩子午休留在学校。”


  校外托管收费物价局管不管?广州市物价局相关负责人22日表示:“校外托管机构的收费物价局不管,实行的是市场调节价管理,由企业根据市场供求关系自行确定。”


  托管机构全扫描


  点赞


  1、环境卫生良好


  农林下路小学附近的6个托管机构中,环境卫生总体良好,新办的托管机构装修一新,与外墙的老旧形成鲜明对比。记者特意观察了机构的厨房、厕所和卧室,总体来说比较干净。即便是有几年历史的机构,肉眼上看,并没有发现堆积的垃圾和肮脏的地面。


  2、功课有人辅导


  一个托管中心普遍设两三个老师或工作人员,负责管理学生的日常生活和功课辅导工作,还有一个阿姨负责给学生做饭。但在辅导功课期间,学生排着队等工作人员辅导是常有的事。


  3、伙食还算满意


  一般而言,午托的小朋友都会在托管机构吃午饭,午托机构中的菜式一般有番茄炒蛋、蒸水蛋、瘦肉炒菜、卤豆腐、土豆丝等,记者采访了多个前来接送孩子的家长,均表示对机构的饭菜比较满意。


  “以前在学校的时候,经常有剩饭剩菜拿回家,孩子说不好吃,现在有人监督着吃饭,饭菜也还可以。”家长王女士说。


  担忧


  1、消防安全隐患


  新办的机构多数没有营业执照出示,有负责人认为:“我们不是在经营,而是在帮那些有需要的家长照顾小孩,收取一定的场地费和服务费,只要我们做得好,营业执照的问题就不是问题了。”而有的营业执照只是一张复印件,甚至没有“托管机构”字样。


  在消防安全上,记者只在小树苗教育中看到有灭火器,而且瓶身比较老旧,不清楚是否已经过期,其他机构则均未发现有相关设施。


  2、外人随意进出


  居民楼大开的铁门,陌生人可以随便进出。有的辅导机构身处低层,机构大门随手可以打开,甚至直接大门敞开,小朋友也可随意进出,在机构外的楼道和楼梯处玩耍。有家长前来接送小孩,看到孩子就直接带走,并没有通知工作人员。


  3、空间小床位挤


  一个10平方米左右的空间,十几二十个小孩共同使用是常见的事,上下床高1.2米左右,一张床大概半米宽,左右床紧贴在一起,基本没有过道。


  有家长告诉记者,孩子的床位正对空调口,前几天已经感冒。但工作人员却表示,睡在房间角落的家长曾经投诉,孩子睡醒后,汗湿衣服,“很难协调,冷了可以盖被子,热了一定要有空调”。


  4、装修油漆味重


  新机构多是在今年暑假才装修完毕,房间不通风时,隐隐约约可以闻到油漆味。


  家长王女士说,儿子有个同学对油漆味比较敏感,而他的床位刚好靠近翻新了油漆的窗户,现在已经转了托管机构。“办得久一点的托管早就没有床位了,我们也是没有办法,我女儿睡的房间没有油漆味,还可以接受。”


  (许琛 甘韵仪 李霄)


  广州市教育局发文明确——学生午休不得收费也不能取消


  相关负责人称已着手研究由公共财政为学生午休“埋单”


  ■新快报记者 黄婷 通讯员 穗教宣


  日前,广州市物价局下发通知称,按照教育部等五部门的统一部署,全面取消小学生午休管理费和课后托管费。昨日,有白云区家长向新快报记者爆料,收费取消了,学校的午休室也跟着停了,家长只能紧急为孩子寻校外托管。对此,广州市教育局表示,学校要严格按照要求取消午休管理费,但午休管理不能取消,目前教育部门已经着手研究由公共财政解决学生午休等相关问题。


  现状


  午休费存在多年 学生每天最高支出2.5元


  事实上,午休收费并不是一个新话题,在广州已经存在多年。去年,有珠海家长在网上曝光,投诉学生中午趴在课桌上休息,却要每天交午休费,事件将目光再次对准午休收费,当时广东省教育厅回应称,由于大多数小学生家长为“双上班族”,中午无法接送孩子,家长对学校午休有需求。


  在广州,学校午休管理收费也被认可,并有物价部门的价格指导。根据2013年收费标准,小学午休费趴在桌上睡觉的收费1元/天,有床位的收费2.5元/天,放学后到下午6时半间的托管费也是1元/天。


  昨日,记者从学校采访获悉,学生的午休收费所得,一般作为加班补助,发放给照顾学生午休的老师。据悉,有学校会根据自愿原则,安排专职老师负责学生午休,有的学校则统一安排老师轮流值班,由于学生人数不同,老师每日的补助由十几元到几十元不等。


  爆料


  学校取消午休室 家长担心外托不够安全


  取消午休收费后,学校午休托管会不会也一并取消?这令不少家长感到担忧,对于广州市白云区握山小学的家长来说,他们的担忧来得更快。


  昨日,有握山小学家长向新快报记者爆料,就在物价局通知发出的当天,学校召开了家长会,明确除了一年级外,将不再为其他年级的学生提供专门的午休室。


  “家长会上,老师让家长把孩子的被子拿回家。”昨日,家长滔妈在接孩子放学后,顺便将孩子的午休被带回了家中。对于学校的临时举动,滔妈很无奈,“我们中午不能回来陪孩子,这两天都在找校外托管。”


  滔妈告诉记者,此前孩子有专门的午休室,家长会上学校表示要将午休室改造成功能室,由于没有找好托管,滔妈透露,昨日孩子趴在课桌上休息。


  “我去看了附近的托管,一般都是二三十个学生。”滔妈坦言,去校外托管,支出多了是一方面,孩子的安全更令她担心。但为了孩子能有个休息的地方,她已经定下了一家私人托管中心。


  事实上,家长滔妈的经历并非个案,近年来,由于照顾学生午休费心又费力,学校午休管理已经成为“烫手山芋”,一些学校陆续取消了午休服务。而取消午休收费后,或导致更多学校着手取消午休管理。


  声音


  “学生在学校午休还是有需求”


  不少家长认为学校午休管理非常必要,即使加钱也愿意


  “取消午休收费,结果换来学校取消午休服务,最终为难的又是家长。”家长冯女士透露,她仔细研究了物价局的取消收费通知,发现里面更多涉及乱收费项目,而她认为,午休管理并非乱收费,“家长还是有需求,但如果被学校刻意解读,也许就成了学校取消托管的托词。”


  孩子在越秀区署前路小学读一年级的冼女士也认为,取消午休托管收费,但别让执行结果“变味”,“希望教育部门能做个民意调查,看在学校午休是有多少自愿的。即使是提价,我和我身边的大多数家长也是愿意孩子在学校午休。”


  冼女士透露,目前孩子所在学校提供午休管理,她很满意,撇开经济成本不算,孩子在学校里安全有保障,家长放心。此外,她也从实际情况,说明对学校午休托管的需求,“如果家里没有老人带小孩,夫妻双方都是双职工的话,根本无暇每天来回四趟地接送小孩。”


  冼女士认为,从之前取消托管费到现在的取消午休费,有关部门都矫枉过正了,造成了家长很被动。“有关部门一纸令下就要执行,那么后续问题谁来解决?退一步说,取消午休后,家长把孩子都送去校外托管中心,谁来监管托管市场,要真出了问题,该找哪个部门?”


  “每位老师午休补贴不足20元”


  不少教育界人士反映,老师牺牲午觉照顾学生非常辛苦


  学校提供“午休”,方便了部分家长,事实上却“苦”了老师。而在午休费的争议中,学校亦认为冤枉。因为提供午休服务学校并非为了赚钱,而现实中,不少学校因没有老师愿意负责这项工作,学校不得不安排老师轮流值班。有不愿透露姓名的校长告诉新快报记者,根据学生收费,每位老师午休补贴不足20元。


  同样向记者“诉苦”的还有天河区某学校校长,“午休时,学生睡了,老师却不能睡,只能用这个时间改作业、备课,学生睡觉关灯,即便教室里面黑,老师也尽量不会开灯。”该校长坦言,为了保证学校“午休”,学校只能安排老师轮班照顾学生,“也会有老师喊累,我们理解,毕竟谁都想有一个好午觉来应对下午的工作。”


  这位校长坦言,目前并没有法规规定学校中午必须看管学生,午间和课后时段,学校和教师对学生不负有监护义务,“如果取消午休费,政府又不补贴,大多数学校或取消午休。”该校长认为,考虑到家长的实际需求,可采取学校提供场地,家长自费聘请生活老师的方式进行,或将此费用纳入学校支出,让学生、老师中午都能休息好。


  教育部门:不能因取消收费就停止午休管理


  正就补贴进行探讨:或由财政直接补贴,或购买服务由第三方管理


  午休收费取消后,学校怎么做?昨日,广州市教育局就家长关注的午休问题明确表态,要求各学校严格按照物价部门通知,取消午休管理服务费,但取消收费后午休管理不能取消。


  “我们正在会同有关部门进行调研,下一步的解决方向应该是由地方公共财政解决相关问题。”昨日,广州市教育局副局长江东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透露,早在今年4月,教育局已经着手对小学生午休管理进行调研,后续将以怎样的方式进行仍需要探讨,“最终由财政直接拨款给学校,还是通过购买服务由第三方进行管理,仍需要探讨”。


  江东坦言,探讨的结果都希望给孩子一个安全、舒适的午休环境。采访中,他也请媒体转告家长,让家长放心,提供午休的学校,不能因取消收费停止午休管理。


  相关新闻


  单方面引入国际课程 不得向学生额外收费


  新快报讯 在此次物价局转发的通知中,除了明确取消午休管理费、课后托管收费外,还指出公办普通高中单方面引入国际课程,以课程改革实验班等名义举办“国际班”“国际部”的,所需费用纳入学校办学经费成本核算,不得向学生收取额外费用。


  昨日,广州市教育局相关负责人称,判断是不是“单方面”主要看三个指标,即有没有合作方、是不是与国外教育机构合作、有没有得到相关部门批准。市教育局相关负责人透露,满足这三个条件,则不属于单方面引入国际课程。


  此外,针对通知中提出的,中外合作办学需要经过省级教育部门批准,教育局表示,目前广州学校中国际班多为“课程项目”引入,并非属于合作办学,因此无需省厅批准。

分享到: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更多评论>>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