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民企高管送月饼遭拒 官员称千万别害我

2014/9/5 南方都市报 有0人参与评论
  

  [摘要]在联系公务员表示要表达一下心意时,各种反应令他觉得有些意外。“有的一听直接‘啊?’一下,有的开玩笑说‘千万别害我’好说歹说,都送不出去。”


  “不要送月饼,千万别害我”,“来办公室坐一下可以,但什么都别带”……今年中秋,在广州市党政机关内部,对送月饼者唯恐躲避不及。此外,广州市多个政府部门人士证实,今年单位内部或单位之间派送月饼现象也已经见不到了。在中央“八项规定”、广州“十个禁令”之下,今年广州或将迎来“史上最难月饼季”。广州某大型连锁超市负责人称,受机关单位和国企大宗订单减少影响,该超市月饼销量同比下降超过五成。


  说今年是“史上最难月饼季”,相信无论月饼生产厂家和销售企业都不会反对。中央“八项规定”、整治“四风”以来,去年广州月饼市场已受到一定打击,有业界人士估计今年月饼市场更冷。


  在大宗团购方面,广州某大型连锁超市负责人称,“现在还敢发月饼的恐怕只有民企了”。受机关单位和国企大宗订单减少影响,该超市月饼销量同比下降超过五成。该超市负责人估计,月饼送礼消费原占总销售量起码三分之二,“这部分是个人购买量无法填补的”。


  然而,广州酒家方面预计,今年月饼销售仍有个位数增长,主要与增加网络销售渠道和增加新口味月饼有关。莲香楼负责人分析,月饼生产厂家利润一般在10%-20%,即使销售量增长了,但成本上升和批发价压减,利润空间已变得很窄。


  送礼者:难


  对方说“千万别害我”


  “以往所接触到的一些处级干部起码收10盒月饼,现在人家一盒都不要”,接近广州官场的民企老总骆先生最近为中秋送不出礼而苦恼。骆先生表示,刹住“四风”的规定下,官员不能收节礼,“哪怕是一盒100块钱的月饼”。


  对此,市民张先生也深有体会。按照往年惯例,已经身居公司管理层的张先生会准备一些月饼送给工作上经常打交道的朋友。虽然是非常普通、朴素的月饼,但在送给政府部门的干部和领导时,都遭到了拒绝。


  他对南都记者说,其实平常每年都会送,大家也知道他送的月饼简单朴素,但是在联系公务员表示要表达一下心意时,各种反应令他觉得有些意外。“有的一听直接‘啊?’一下,有的开玩笑说‘千万别害我’好说歹说,都送不出去。”


  即将寄出的月饼被“堵回来”


  正门不行,能走“后门”不?经常与官员打交道的市民徐小姐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怎么也该给人送盒月饼”。然而,在其送礼计划中的近10个政府部门官员,一半拒绝了她的好意。其中,好不容易说动了两人给家庭地址悄悄快递过去,然而半夜官员来电:“纪委会不会在我家楼下暗访啊?月饼还是不要寄了。”


  广州市某事业单位的范先生也想碰碰运气。范先生事先跟某领导联系表示要送月饼,当时就被拒绝了,但事后他动了一点小脑筋,和这位领导的秘书商量好,快递月饼给秘书,代为转交。秘书答应了,但没多久,该领导得知此事,将秘书给批评了一顿,马上来电硬是要将即将快递出去的月饼给堵了回来。


  定制送礼月饼计划被否决


  其实月饼难送,去年就已经颇为明显。广州某事业单位的负责人说,去年该单位跟酒店定制了一批月饼,送给一些工作上有来往的单位领导,表示一下心意。


  “我开车送月饼过去,结果还在路上,就收到短信,说去办公室坐一下可以,但是绝对不能带东西,还专门说不能带月饼。结果我在省委大院里面,对着一堆月饼不知道怎么办才好。”这位负责人表示,今年下面的员工问他,要不要再定制一批月饼,被他直接否决了:“送都送不出去,还搞来干什么?”


  受礼者:怕


  派送月饼几近绝迹


  近日,南都记者从多位政府部门的公务员中了解到,今年各部门单位内部或相互间派送月饼已几近绝迹,“月饼”甚至在政府机关内成了一个敏感词。


  广州市某局机关工作人员对记者表示,往年单位在中秋节的时候还会给员工发月饼,从去年开始就什么都没有了。


  广州某市直职能部门的公务员小罗告诉记者,往年尽管自己单位也不会发月饼,但是临近中秋节前,会有一些平时对口联系比较多的单位送来一些慰问月饼。但是今年则完全没有,至今也没有收到过一盒月饼,“前几天我自己上网去订了几盒”。


  不只是政府部门不敢发月饼,连有些节日期间的慰问,都不敢采购月饼。近日,某单位给在广州的异地务工人员送节日慰问,记者发现慰问的礼品是一袋大米和红包300元,没有月饼。该单位一位负责人告诉记者,“本来是想买月饼的,但是因为今年下了规定不能采购月饼作为福利,财务说采购月饼没法报账”。


  官员们唯恐躲避不及


  近日,某政府部门处级干部琴姐对送礼是“撒手兼拎头”:“千万别来,这样我会犯错误的。你来坐坐可以,但不要带东西来,一样都不要带。”还有官员听说拜访者要送月饼来,人已经到市府大院门口了还硬生生被赶走,“月饼拿回去”。


  广州某区宣传部的工作人员告诉南都记者,今年既禁止送礼,也禁止收礼,之前有个合作过的书商给他们寄来两盒月饼,都已经快递到了单位,领导还是让退回去了。


  一位公务员私底下跟记者说,如果大家确实只是工作关系的,直接以规定名义就拒绝了。但是有些朋友私人交情确实也不错,在工作上又有交集的,这样的情况他觉得也挺为难的。“不过我个人还是不收,就耐心解释,红线就是红线。”


  整治


  纪委提前刹“月饼风”


  节后将通报相关情况


  “在已查办的领导干部的行贿受贿时间,80%集中在传统节日期间。”上个月20日,广州市纪委常委、新闻发言人梅河清在广州市纪委定期新闻发布会上表示,纪委已提前刹“月饼歪风”,加大处理和曝光的力度,并将在节后通报相关情况。


  据悉,在近年广州市查办的市管干部案件中,部分已经通报相关案情。据南都记者梳理,广州市公安局原副局长何靖、广州民政局原局长李治臻、广州市民政局原巡视员许千里、广州市民政局原副局长越健泉、白云区原区委书记谷文耀、白云区原常务副区长钟向东、白云区原副区长吴锦明、广州市质监局原局长梁建清、广州燃料集团原董事长程樵佳等“落马”官员,都有利用传统节日收(送)“礼金”、行贿受贿的行为。


  上月的发布会上,梅河清表示,广州纪委已提前刹“月饼歪风”,通过纪律教育、明查暗访等方式刹住节日期间收送礼品礼金的不正之风。发现公款购买月饼送礼等现象,将在机关作风曝光台进行曝光,同时在节后的发布会通报,对相关责任人进行严厉的问责。


  影响


  月饼票难卖 黄牛被迫改行


  政策也直接影响到月饼票的销量。广州酒家方面明确表示,2013年的月饼票销量跌了10%左右,今年的饼票销售还会有所下跌,有业内人士预计,今年月饼票发行量减少四成。一家大型酒楼相关负责人透露,该酒楼印制了约50万张月饼票,比去年少了约10万张。


  月饼票发行量比月饼实际产量多,几乎是尽人皆知的企业生财之道。月饼票绕一圈重回品牌企业手里,还能赚“两头钱”。企业先提前销售月饼票,假设双黄白莲蓉月饼价值130元,即使顾客可9折购买饼票,也得117元。而买票人送出饼票后,受礼者没提取月饼,把饼票以100元卖给黄牛,黄牛再以105元卖回给品牌企业,该企业还能净赚12元。


  广州某政府部门公务员小刘表示,往年到中秋节前,单位门口就能见到黄牛党活跃的身影,一有进出的人员,就会低声询问是否有多余的饼票,出价收购,但是今年单位门口则冷冷清清,不仅没有来送月饼的车辆,黄牛也几乎不见人。


  “饼票!有没有?饼票!”在广州酒家体育东路店,月饼票黄牛这两天多起来,与前来提货的人们混成一堆堵住了大门。双黄白莲蓉的票回收价跌到100元以下,“越到中秋价格越低”,一黄牛劝持票者赶紧脱手。而上个月,南都记者曾问价,黄牛还能豪爽地报出100元,但这已比往年的回收价低了。据悉,饼票黄牛生意难做,甚至有黄牛因此转行的。


  统筹:南都记者 刘其劲


  采写:南都记者 赵安然 李拉 刘其劲 实习生 蓝娟(除署名外)

分享到: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更多评论>>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