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足因欠薪或面临解散 老板愿1.2亿元转让股权

2014/8/4 南方都市报 有0人参与评论
  

  7月19日,中甲联赛第15轮比赛,比赛前,深圳红钻队队员拿着“团结一致 共渡难关”的横幅进入球场。

  以0:2负于成都天诚这个曾经的手下败将,这个成绩被认为是深足球员欠薪事件负面影响的延续。尽管球还在踢,但风雨飘摇的深圳红钻足球俱乐部已经处于生死存亡关头。深足何去何从?俱乐部董事长万宏伟前日接受了南都记者专访。

  7月15日,世界杯余温犹存,在与山东鲁能对阵前,深圳红钻全体球员背对球门集体拉出讨薪维权横幅,全国一片哗然。俱乐部控制者万宏伟也处在风口浪尖之上。讨薪事件后,中国足协官员紧急飞往深圳斡旋,但这并未平息球员诉求。

  尽管事件已过去半个月,但远未结束。深足球员们向深圳劳动仲裁部门递交了仲裁申请,以法律武器维护自身权益。

  “老万现在处境很可怜”

  作为深圳红钻足球俱乐部掌控者,万宏伟近来的日子也不好过,公司经营的高端酒和陶瓷主业受政策环境影响业绩不佳,球员不断地讨薪追债,而政府也怪他让深圳足球颜面无光。

  “老万现在处境很可怜。”万宏伟身边的一个朋友说,他感觉万宏伟这些年为足球投进不少钱却又没落好,很不值,“中超也好,中甲也好,人家的球队都是高富帅,要么是房地产商要么是央企,与之相比深足是最草根和屌丝的球队。要钱没钱,要场地没场地。”

  而万宏伟自己却不这么认为。“我从没觉得我可怜,如果说现在面临困境,也是悲壮的。”万宏伟说,但他不后悔当初接手俱乐部的选择,“至少深足的火种保留了下来”。上世纪80年代末就来到深圳的万宏伟是河南郑州人,持有复旦大学金融学博士以及美国芝加哥大学M BA的文凭,后来在深圳安家落户。

  俱乐部要么转让要么解散

  从2009年万宏伟接手深足以来,每年至少30场联赛,深圳红钻俱乐部踢球在200场以上。万宏伟说,每场球的花费都要几十万元,这是一笔不小的开支。去年,深足原主教练特鲁西埃在接受南都采访时表示,深足作为一个无固定训练场地、球员无固定住宿餐饮地点的“打游击”球队,根本连俱乐部都算不上,充其量是一支球队。“这些年,谁都看得出俱乐部在苦苦支撑。”万宏伟说,而眼下,只不过是这种支撑已经快达到了一个临界点了而已。

  未来,摆在俱乐部面前有两条路,要么股权转让,要么解散。对于这个当年的中超首届冠军、亚冠联赛季军球队来说,解散无疑是最无法令人接受的事实。

  前日下午,南都记者就红钻俱乐部球队产生、困境以及未来发展等对话深圳红钻足球俱乐部董事长万宏伟。

  对话

  谈现状

  主业遇困境 难为深足再输血

  南都:球队现在还在正常踢球吗?

  万宏伟:正常比赛,今天(8月2日)晚上与成都天诚打比赛,现在还在正常训练正常踢。

  南都:前段时间,有些球员去申请劳动仲裁,现在情况如何?

  万宏伟:这也是他们的合法权益,但劳动部门也不会马上有一个答复。因为足球比较特殊,中国足协与国际足联都有一个章程,要求所有的会员都要按章程和有关规则做,在这个领域内,有何问题优先以行业规则和章程解决,解决不了再到外面去。

  南都:现在球员并未向中国足协递交仲裁申请。

  万宏伟:我相信大部分球员还是希望俱乐部能够存在下去,能够发展,而不是成为自由身离开。

  南都:7月14日在宝安体育馆的横幅讨薪事件,震惊全国,球队为何会走到这一步,之前你有没有预料到?

  万宏伟:肯定没有预料到有这么大的动作。当时我也不在场,听说后很震惊。作为球队来讲,我相信应该有更好的方式而不是这样。以这种方式(讨薪)肯定会引起媒体和球迷的高度关注,但可能还有其他更有利于解决问题的方式。

  南都:根据球员的反映,从2009年红钻刚接手俱乐部两年里,工资奖金都能按时发,但之后就出现欠薪了,俱乐部到底出现了什么问题?

  万宏伟:核心问题还是足球不是一个产业,需要被养着,不断输血来维持运营。实际上在中国,我们绝不是单一的出现欠薪问题的俱乐部。但并非说别人有欠薪我们也欠就是光荣的,不是。我想说的是足球行业欠薪是普遍现象,根本原因是足球俱乐部本身没有盈利能力,需要股东输血注入资金。那么股东资金比较正常时可以及时输血,有时候股东公司运转遇到市场的波动,这样可能就无法保证球员薪金及时到位。

  南都:现在你所在的公司究竟遇到了什么经营性难题?

  万宏伟:我从2009年开始涉及足球时,就开始慢慢在探讨,如何走一个有特色的道路。

  当时想着能够自创一个品牌,利用足球扩大影响力,带动品牌和相关产业发展,产业收入再支持俱乐部的发展。包括当时把茅台集团引进过来,成为我们的合作伙伴,让我们红钻酒业公司独家经营茅台高端酒。当时我们研究,中国酒尤其是像茅台这样的高端品牌,有很好的知名度和美誉度,在周转和利润方面都不错。我们希望通过酒的品牌运营,以这些利润来养俱乐部。

  但你知道后来国家大环境发生了变化,抑制大吃大喝和奢靡之风,这样我们就受到很大影响。另外我们经营的陶瓷在艺术品、礼品市场上受到很大影响。不过,从国家来说,我觉得抑制奢靡之风当然也是好事。

  谈接手

  我不收购 当时深足就解散了

  南都:当时你是在什么背景下收购俱乐部的?

  万宏伟:收购是在极短时间内做出的决定,因为当时如果不收购俱乐部就没了。当时并没有成熟的思路,考虑如何去运营,只想着挽救俱乐部,让俱乐部的火种能延续。

  2008年开始托管俱乐部的深圳足协,2009年初宣布不再托管,深足原来的股东也说不再运营。而我当时是球队的顾问。当时,他们在转让时在投资方面遇到一些问题,我作为投资人,作为顾问来帮忙。到最后,原投资人放弃,新的投资者谈判破裂,距离2月28日俱乐部最后注册日期没几天了。如果不注册,球队就失去资质。在很短的时间内我决定接手。我觉得对深圳来说,这非常重要。

  南都:接手俱乐部,除时间紧迫外,你肯定也有自己的考虑吧?

  万宏伟:(上世纪)90年代,我就是深足的一个球迷,看过很多场比赛。当时接手时对这个行业确实没有很深入的认识。我只知道,在欧美,足球和文化、体育产业未来会有很大发展空间。但如果仅从一个投资人角度来说,这个发展空间很遥远,短期的利润、现金流都没有来源,肯定不会接手,但是问题是如果我不接,俱乐部就没了。

  南都:你接手俱乐部后,球队训练没有固定场地、没有固定住宿、餐饮等。为什么会这样?

  万宏伟:确实,像一个三无俱乐部。这也是比较特殊的情况。因为深圳2011年开大运会,2009年把深足原来在笔架山的训练基地拆掉了,后来政府也未调剂其他训练场地,我们从2009年开始就到处打游击。开始是在西丽水库下面一个训练场,后来到过很多地方,还在惠州呆了半年多。2011年9月大运会结束才从惠州回来后又到宝安体育场副场、深圳湾体育场副场训练。后来到了西丽大学城训练。

  从2009年开始就到处租住酒店,这样一来费用贵是一方面,对球员和教练的心理也影响较大。但深圳寸土寸金,要想找一个像样的地方不容易,职业俱乐部对训练场的要求也比较严格。

  南都:现在来看,后悔当初接手吗?

  万宏伟:从保留火种来讲不后悔。深圳有很多的足球爱好者,至少上百万球迷。2009年我们俱乐部对战河南建业,当时央视的调查报告显示,那场球光电视观众有590万。足球(上世纪)90年代最红火时,当时我还是一个球迷。

  一个城市的球队可以将城市所有的人凝聚在一起,对城市来说非常有价值。如巴塞罗那、曼联等球队,都为所在城市带来无上的光荣和梦想,成为一个城市的符号和象征。对于深圳这座国际化城市来说,其实足球是一种非常好的东西,能把无数来自天南海北的人凝聚在一起。

  谈转让

  希望能以1.2亿元转让股权

  南都:现在俱乐部的欠薪是多少?深圳足协的债务是怎么回事?

  万宏伟:我们欠球员薪金大约900万元。2008年,深足俱乐部原股东不再经营,托管给深圳足协。深圳足协后来拖欠外债1000多万。从2009年开始,他们向有关部门申请了经费,但迟迟没有结果。2008年当时根据原股东和深圳足协有关协议,当年的所有债务、盈利或亏损都由深圳足协来承担,非常明确。

  我们接手之后,债权人包括球员、教练,向我们俱乐部要。我们为深圳足协垫付的金额超过690万。如果算上利息的话,超过900万。

  南都:深足走到现在的状况,你觉得俱乐部的未来在哪里?

  万宏伟:从足球产业来讲,基本上现在已经出现了很好的机遇。从国家层面来说,随着中央的重视,足球搞上去是时间的问题。对于足球俱乐部来说未来大有可为,我认为今年是足球产业的元年,标志性事件就是马云入股恒大,未来我们的足球可以当做独立的产业去做,但是独立产业一样也需要政府的引导和支持以及社会的关注支持。

  从深足来说,过去5年,我本人花费了大量的精力和财力延续这个火种,为俱乐部运营花费约3个亿的资金。这是我本人多年的积累。本来这些钱如果投入到其他产业,可能获得更好的收益,包括我们的商业合作伙伴,所以对我们的影响很大。今年我感觉产业的大门已经打开了,足球发展空间更大。

  南都:关于俱乐部转让费1.2亿元的说法,是否属实?

  万宏伟:是有这个说法。我们希望既有责任感又有实力的大企业介入进来。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我们的理念一致,合作更好;不一致,我们全部退出也没问题。我们的根本使命和目的是延续深足火种,需要有人把这个火种变成熊熊燃烧的烈火。

  谈未来

  希望政府为足球发展提供引导资金

  南都:有报道说,北京市每年拨3个亿作为发展三大球项目的引导基金。你认为,深足未来要发展,政府应做哪些扶持工作?

  万宏伟:深圳是全国市场化最好的一个城市,所有的企业都在按市场化规律在做事,但是足球却并不能完全按照市场化来做。如果完全按照市场化来做的话,市场和资本最根本的就是追逐利润,只有有利润才做,没利润不会做,从这个角度来说,足球作为亏损的(产业)就该消亡。但球迷和老百姓不乐意,他们在现代化生活之外,还需要一种精神和文化。

  我们的高科技、文化产业政府也有很多优惠政策来支持。我觉得政府如果能够为足球发展创造更好的环境,可采取类似北京的做法。但我也不赞成利用纳税人的钱直接拨款来做,这与市场经济是相悖的。但是,引导资金我觉得是必要的,因为足球本身还是准公共产品,有半公益产品的特点,老百姓这么关注,也需要政府和社会各界共同关心和支持。

  链接 深圳足球俱乐部

  深圳足球俱乐部由容志行、曾雪麟等人组建,1994年1月26日正式挂牌,是广东省最早成立的职业足球俱乐部之一。

  如同所在城市引以为傲的发展速度一样,球队曾创下足球界的深圳速度——— 球队1994年创立当年便以乙级联赛冠军身份打入甲B,随后在1995年的甲B联赛中又获得冠军并冲上甲A。2003年高峰时期拥有半支国家队的球员,如李玮锋、李毅、郑智、杨晨等国家队主力队员,都效力深圳足球俱乐部。2004年作为中国足球超级联赛创始球队,夺得冠军。2005年获亚洲冠军联赛四强的好成绩。成为国内屈指可数的顶尖球队。

  2011年球队从中超联赛降级至中甲联赛。现是中国足球甲级联赛球队,也是唯一代表深圳征战全国职业足球联赛的球队。由于投资人的更迭,深圳足球俱乐部的名称也随之更换,先后经过深圳平安足球俱乐部、深圳健力宝足球俱乐部、深圳足球俱乐部金威啤酒队、深圳香雪上清饮足球俱乐部、深圳红钻足球俱乐部等。

  深足事件簿

  1994年1月26日,在容志行、曾雪麟等人努力下,深圳足球俱乐部正式挂牌。

  1996年,深足升入中国甲A联赛。

  2004年,深足夺得首个联赛冠军,并获参加2005年亚冠联赛资格。

  2005年,球队财政状况不佳,主教练朱广沪离开球队担任国家队主教练。一批主力球员出走,球队实力大受影响。当年获中超亚军,亚冠联赛第3名。

  2007年,球队获一家广州企业赞助,更名为深圳香雪上清饮足球俱乐部。

  2008年,深足几乎面临解散,最终通过深圳市足协托管而保留。

  2011年,法国名帅特鲁西埃成为球队主教练。球队因战绩不佳在顶级联赛屹立14年后首度降级。

  2013年,李毅接替特鲁西埃成为代理主教练。

  2014年7月15日,深足对阵山东鲁能,全体球员背对球门打出讨薪横幅。

  2014年7月17日,中国足协来深圳调查欠薪事件。

  (据深足俱乐部官网整理)

  04-05版

  采写:南都记者 王烨

  摄影:南都记者 刘有志
分享到: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更多评论>>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