园区社区企业共同发力破除低碳误区探索新路

2011/10/20 南方日报 有0人参与评论
    “低碳时代”始于微观个体。城市作为温室气体排放和能源消耗的集中地,园区作为产业集群的重要载体,社区作为社会生活的“细胞”部分,企业作为经济发展的微观个体,它们都是低碳时代的履责者。

  在广东国家低碳省试点启动一周年之际,“南方低碳”2011年度标杆——广东省低碳示范园区、社区、企业推选活动全面启动。

  ○园区低碳发展“不是纯粹地减少碳排放”

  产业园区,作为产业集群的重要载体之一,目前在广东各地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其中,“低碳园区”成为不少产业园区“主打”的新概念。但行业人士指出,低碳园区并不是简单的节能减排,其核心是在园区实行低碳经济,建立低污染、低消耗的产业发展模式。

  据省建筑科学研究院有关专家介绍,低碳园区须具有以下几个特征:企业清洁生产、低碳能源利用、经济高效、环境优良以及园区建设的阶段性发展目标。“其核心理念,是在园区实行低碳经济,包括低碳生产、低碳消费和低碳循环。”

  广东省技术经济研究发展中心能源与可持续发展研究所所长陈子教在接受南方日报记者采访时指出,低碳园区比较有条件在资金集中度高、工业基础比较好的地区率先发展起来,关键在于有足够的技术资源来支撑:“现在很多欠发达地区或县一级都提出搞低碳园区,想法是好的,但在理解上还是有些偏差,条件也不是很成熟。事实上,低碳本身是一种高层次的产业发展的概念,如果在工业化初期搞这个,反而会受到很大的限制。”

  “很多人提到低碳,就想到节能减排,但其实节能环保只是直接降低成本、减少社会负担,而碳本身不是污染物,碳是一种气候变化物,如果只是纯粹地减少碳排放,而未能对经济产生强有力的支撑和推动作用,无法从中找到市场的经济增长点,那么低碳经济是无法发展起来的。”陈子教表示。

  他还提到:“现在广东的园区有很多类,比如高新园区、保税区、工业园等,但如果要走低碳园区的方向,高新园区相对来说人才密集,产业基础比较厚实,管理水平及资源聚集度较高,我认为高新园区可能具备比较好的条件和基础。”

  ○社区可持续概念改变人的行为模式

  “低碳社区”,在当今社会上并不鲜见。只要稍加留意,便会发现不少高端楼盘均打出“低碳”概念,比如采用低碳节能环保设计、高绿化面积率以及园林设计、建筑节能低碳科技……但行业人士指出,实际上不少开发商是混淆了低碳与绿色、环保、节能的概念,而低碳社区也亟需统一标准,建立权威的评价体系。

  北大公共经济研究中心研究员、资深房地产专家韩世同接受记者采访时指出,如今低碳社区确实存在一些“乱象”,原因就是缺乏统一的引导和标准,有些人打低碳牌,有的打绿色牌,有的又推节能环保。“但具体怎么减,有什么标准,谁都说不清楚,为了减碳而减碳是没有意义的。”

  省建筑科学研究院有关专家告诉南方日报记者,目前关于低碳社区尚无明确的定义。而在此次推出的评价指标体系中,低碳社区是以城市社区为基础,指以低碳可持续的概念来改变人的行为模式,降低能源消耗和减少碳排放。

  “一方面,低碳社区可以理解为构建低碳城市中城市空间结构具体领域的延伸;另一方面,低碳社区是低碳理念在城市社区层的实践。”该专家指出,低碳社区的特征首先是自然性,就是尽可能实现能源在社区内的高效利用,通过发展清洁能源,减少二氧化碳排放。其次是经济性,低碳社区可通过经济规律减少能源消耗,并起到保护环境与减少碳排放,通过经济平衡使各种措施的实施成为可能。

  特别值得注意的一点是社会性。“低碳社区要求形成市民认同的低碳生活习惯和生态环境价值体系。低碳生态建设过程不只是物质方面,还包括管理制度、法律制度、经济制度的激励作用。”该专家表示。

  韩世同也认可这一观点。他认为,低碳理念要深入人心,需要长期的宣传倡导,也可以与传统的一些优秀观念相结合,让低碳理念为更多人所接受。

  ○企业传统支柱新兴产业两路并进推进产业低碳化

  对于高耗能、高污染的中小企业来说,走低碳之路需要引进更先进的技术、更先进的设备,而投入会否得不偿失成为他们的顾虑。

  中科院广州地球化学研究所可持续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匡耀求认为,企业这样想其实是“多虑了”。现在企业进行低碳化改造,可以给企业带来很大利益。比如说水泥厂,以前的余热基本上都废弃掉,但现在可以循环利用,小投入产生大回报,何乐而不为。

  以钢铁、有色、石化、电力等为代表的第二产业,通常都是“耗能大户”,但由于它们对经济发展贡献大而重视程度颇高,相对而言,以金融、物流、消费服务为代表的第三产业则受到一定的冷遇。

  匡耀求认为,走低碳发展的道路,需要改变这一思想。比如十余年前,北京通过腾出空间发展第三产业,从而使第三产业占到经济总量的70%以上。广州从2008年开始也实行“退二进三”,通过产业结构的调整,在减少能耗的同时发展了经济总量。统计数据显示,2009年广东服务业占GDP比重为49.1%,预计2015年将达到55% 以上,2020年达到60%。

  据南方绿色发展研究院专家介绍,根据企业的不同类型,在企业的低碳发展中,分为两大类型,一类是低碳示范支柱企业;一类是低碳新兴企业,在低碳技术研发投入和市场发展上领先的企业。

  匡耀求说,在企业走低碳道路之时,由于相应标准的缺失,市场也遭遇“低碳乱相”的格局,部分企业为了增加卖点,自己给自己贴上“一级节能”或“低碳产品”的标签,如低碳地产、低碳旅游、低碳食品、低碳服装等产品“粉墨登场”。

  匡耀求表示,对于是否属于低碳产品,国际上是有标准IS014064,它需要通过专门的盘查与检测,但是由于国内市场还处于培育阶段,因此这一标准远不如ISO9001质量管理体系的知名度广。下一步,要积极推进。

  ○城市最大排放主体亟需规划先行

  不知不觉,广东城市化进程跃居全国第一的水平。统计数据显示,广东城市化水平已超过60%。然而,城市对资源的需求和碳覆盖领域的扩张都远远超出其所能承载的界限,城市的碳排放量占了碳排放总量的75%,俨然成为“主要力量”。

  匡耀求表示,在碳排放主体中,城市占据较大的份额,这与城市的运行模式“大量生产、大量消费和大量废弃”相关,但如果处理得当,城市也能够“低碳化”。

  匡耀求告诉记者,城市一般以300万人口为分界线,达到这一条件就有规模效应。有数据表明,交通与建筑的碳排放就占到城市总排放的约50%,因此,城市的低碳化取决于交通、建筑等功能的合理设计。在欧洲的传统城市中,居住、商业与工作建筑空间互相补充,并通过街道有机地融合在一起,从而功能区合理衔接,显得更适宜居住。

  广东积极推动建设低碳示范城市,加大对地方低碳发展的支持 力度。目前,广东准备选择若干经济发展水平高、制造业发达的产业集聚区,建设低碳发展示范区,而佛山顺德、中山小榄等地入围,既控制能源消耗总量,又实现经济平稳较快增长成为示范城市的目标。

  此外,广东也开始着力建设宜居城乡。为积极增加森林碳汇,广东统计规划建设23条共10000公里、805万亩的生态景观林带,重点保护红树林湿地、珊瑚礁、海草床等生态系统,从而为人们打造宜居的家园。

  根据《2009-2020年中国低碳城市发展战略目标》,到2020年,广东城市工业废水达标率、生活污水处理率、垃圾无害化处理率分别应达到110%、80%、100%,“十二五”单位GDP碳排放相对“十一五”的下降率要达到40%~50%,每年下降率为2~3%。业内专家表示,广东要达到低碳城市的目标“任重而道远”。
分享到: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更多评论>>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