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试点流动商贩疏导区 2万小贩转正30万仍走鬼

2014/7/28 羊城晚报 有0人参与评论
  


南洲街流动商贩疏导区内秩序井然,卖明火熟食的摊贩已不见踪影 羊城晚报记者 汤铭明 摄


  广州试点流动商贩疏导区面临三大尴尬

  日前,广东省人大就《广东省食品生产加工小作坊和食品摊贩管理条例(草案)》征求意见(以下简称“草案”)。草案称,拟对食品类小贩实行“划区域、划时段”管理,赋予小贩“转正”的机会。实际上,在省会广州,自2008年亚运会前夕,广州部分行政区,便试点“流动商贩疏导区”,在规定经营时间经营范围的前提下,让愿意进入疏导区的小贩缴纳一定管理费,入场经营,获得“转正”机会。

  广州流动商贩疏导区,一定程度上解决了部分小贩就业问题。但在庞大的摆卖需求面前,广州现有疏导区,作用有限。而且自试点以来,实施疏导已出现三大尴尬的局面——

  羊城晚报记者 梁怿韬

  尴尬1

  2万转正,30万仍走鬼

  广州通过疏导区,安置了2万小贩就业。但更多的小贩,却仍在“走鬼”。

  根据广州市城管委调研数据,至2013年,广州流动商贩数量,已达30万人。由于疏导区并不能无限量增长,意味着无法进入疏导区的小贩,无法“转正”。

  广州其中一个疏导点,设在白云区白云新城云城南二路旁。羊城晚报记者昨天在现场看到,疏导区内,“转正”小贩入场经营。疏导区旁的云城南二路,却出现了大批小贩,就在疏导区不远处摆卖。

  “疏导区里面已经没有档位了。”有占道经营小贩表示,他们也想入场经营,但疏导区档位有限。

  小贩小王(化名),自本月起,花了2000元月租,在疏导区内租了一个档口经营。他自称入疏导区经营,完全是为了躲避城管,“有一次,我在大街上摆卖,城管过来,把我的东西全部没收了。”小王称,对其执法的城管,告诉他广州有疏导区制度。小王打听到白云新城内开设了疏导区,便到此询问是否有档口。“档口全满了,要到8月份,才有新的档口空出。”小王称,他急于摆摊,通过私下渠道,小王接触到一名愿意出让档口的“转正小贩”,顶租后获得档口经营。每天,小王规规矩矩地在疏导区内经营,看着疏导区外,仍有大量小贩占道经营,小王气有些不顺,“我进场经营了,外面那些小贩怎么没人执法呢?”

  尴尬2

  明火熟食,禁还是不禁?

  广东省人大草案,旨在解决食品类小贩摆卖问题。但在广州,现有疏导区制度,却出现禁还是不禁的尴尬。

  由于疏导区的设立,主要由街道实施。广州现有各疏导区管理,对于明火熟食的入场,态度不尽相同。羊城晚报记者昨天来到海珠区沥滘大道流动商贩疏导区。这个占地面积达8000平方米的疏导区,是广州现有疏导区中占地面积最大的。羊城晚报记者入内看到,疏导区内小贩经营着衣帽鞋袜、锅碗瓢盆、小家电等商品,但却没有一家经营明火熟食。

  但在白云新城疏导点,情况则完全不一样。在疏导区内,记者发现至少有9家档口,从事明火熟食经营。记者到场时,已过午饭时间,但9家明火熟食档仍在经营,且生意看起来不错。

  “当时制定疏导区政策时,原意就是不能开熟食摊的。”一名曾负责广州疏导区建设,但目前已离开城管岗位的政府工作人员称,食品安全问题是食药监部门责任,并非城管责任。按照现有从业标准,流动商贩食品加工,难以取得食品药监认证。由城管部门主导的疏导区如果允许熟食入场经营,有可能与食品药监职能产生冲突,甚至要包揽食品安全责任。

  “除了食品安全,消防安全也很重要。”记者发现,无论是沥滘大道疏导点还是白云新城疏导点,都是清一色铁皮屋搭建。消防安全条件据记者观察,只能是“勉强合格”。该人士称,疏导区“临时性质”,导致难以设立较安全稳定的供火系统,一旦发生火灾,后果不堪设想。

  “只能说,部分基层单位在执行时,没有严格按照市一级城管部门给出的规范去管理疏导区。”该人士表示,广州城管的体制,街道一级城管承担大量街面小贩执法工作。为了让更多占道经营者入室经营,部分街道默许明火熟食进入疏导区经营。从折中角度,该负责人认为,熟食入场可以有条件开禁,“明火加工部分,不要在疏导区内进行,在有条件有资质的地方加工好后,熟食再运到疏导区内销售。”

  尴尬3

  私下转让,如何能杜绝?

  广州在设立疏导区之初,城管部门曾对外称,疏导区属于福利性质,优先考虑弱势群体,入场费用并非“租金”,而是“清洁和管理费”。

  记者昨天在白云新城疏导点看到,办公室内公示的档口价格,显示若想入场经营,档口管理费由350元至700元每月不等。若真以此价格提供给小贩,疏导区费用确实“福利”。

  “你们相信那个价格吗?”小王称,由于档口数量少,摆卖需求多,白云新城疏导点至设立起,就出现小贩炒卖档口的现象,“我刚刚都说了,我这个档口就是2000元租的。”

  可是,记者在办公室门外和疏导区内,都看到疏导区管理者挂出警示牌,严禁小贩私下转租档口。对于私下转让行为,管理者警示称:“如有私下转让,本场不承认。”

  背景

  严管区严管非严管区疏导

  2008年起,为应对日益增长的小贩占道经营,广州市政府部门出访境外考察。考察结果是,广州部分行政区,学习部分境外城市,开设“流动商贩疏导点”。

  亚运会后,广州进一步完善疏导区管理制度。2011年,广州市城市管理委员会发布《关于划定严禁乱摆卖区域的通告》,将全市148条主要道路和82个重点区域,列为严禁摆卖区域。在严禁摆卖区域外有条件的地区,设立流动商贩疏导点。广州市城市管理委员会同时在官网开辟“流动商贩网上服务”专页,公示广州所有流动商贩疏导区信息。小贩只要安坐家中点鼠标上网,或者亲自到流动商贩疏导点办公室,都可以办理疏导区入场业务。

  广州自设立流动商贩疏导区制度以来,在城市管理工作上取得一定亮点。至2013年底,广州已开设了124个流动商贩疏导点,提供超过1万个档位,解决约2万位小贩的就业问题。

  珠海夏湾美食街的成功尝试让人看到惊喜

  羊城晚报记者 吴国颂

  台风“威马逊”对珠海的影响刚刚减弱,珠海夏湾夜间美食街的生意便恢复了往常的火爆。它距离珠海拱北关口仅2公里,曾是珠海夜间最热闹但也最脏乱的地方。不过,如今这里已大有改善,因为在两个月前,当地80多名摊贩被“收编”,从而拥有了合法身份。

  日前,进入广东省人大审议的《广东省食品生产加工小作坊和食品摊贩管理条例(草案)》拟对食品类小贩实行“划区域、划时段”管理,赋予该群体合法经营权利。消息一发布,争议就不少。但对于珠海来说是一个惊喜,因为这意味着她走到了前面,而且已经有了不少可供借鉴的经验。

  珠海尝试实施“双限”

  城管与走鬼犹如矛盾,一直上演着猫鼠游戏,但其实结局可以并不一样。珠海城市监督管理局局长方小勇说,城市治理的思路要改变,珠海的治理方式现已由“堵”改为“疏”。从去年开始,珠海开始尝试“双限”政策,即在限定时间、限定地点,只要小贩服从管理,可以允许小贩进行正常经营。

  珠海的政策出台后,在当地引起很多争议。然而,当广东省近日拟出台政策,赋予小贩群体合法经营权利时,当地不少人员才松了一口气!

  今年5月初,珠海夏湾夜间美食街投入使用,周边原本聚集的流动摊贩将被“收编”。作为珠海首个由流动摊贩组成的特色夜市小吃街,当地街道办将为他们发放牌照。小吃街同样采取“双限”的管理模式,并推动小贩成立自治组织自行管理。

  据珠海城管部门介绍,在珠海夏湾经营至少两年以上的走鬼才有资格进入该夜市。该夜市将统一摊档规格、统一从业人员服装、统一规范摊档从业行为,同时将在小吃特色街区域设置护栏,实行人车分流,控制社会车辆乱停放,建设公共卫生间、保安亭和监控摄像头等硬件设施,规划设置垃圾桶,安排专人及时清理。从夜晚10点至次日凌晨5点30分,只要这些摊贩没有违规行为,他们的经营行为将得到政府的保护。

  成功在于切准“脉象”

  在珠海”双限“政策下,当地出现了不少“双限”管理的试点场所,这些试点由当地街道办进行管理,也由街道办进行收费。珠海拱北街道办副主任何远光接受羊城晚报记者采访时说,珠海夏湾夜间特色美食街运作两个月,在一定程度上是改变了当地脏乱差的现象。

  何远光认为,珠海夏湾夜间特色美食之所以能有成效,主要是因为当地街道办做了很多的前期摸底工作,所有的费用都用于公益性管理。而在何远光心中,最关键的也是后续管理的严格,“我们专门成立了管理办公室,每个晚上都有人在现场进行管理。”何远光说,珠海夏湾夜间特色美食街有其特殊的优势,例如当地缺乏这样的饮食场所,美食街的出现填补了空白。“假如在其他地方,这样的尝试就未必会成功。”

  其实,早在2008年,珠海的“便民临时疏导点”就遍地开花,这种原本为下岗职工提供再就业机会,并为市民生活提供便捷的场所,与如今珠海“双限”场所如出一辙。但这些“便民疏导点”却是脏乱差现象越来越严重,给城市治理留下了更多的隐患。

  完善监管“路”仍很长

  以近日进入广东省人大审议的《广东省食品生产加工小作坊和食品摊贩管理条例(草案)》为例,对食品类小贩实行“划区域、划时段”管理,赋予该群体合法经营权利,这还牵扯到很多管理部门的工作。

  以珠海夏湾夜间美食街为例,有当地主管人员私下对记者说,一旦有哪个部门“怠工”,后果便不堪设想。例如,美食街一旦出现食物中毒,谁来承担这个责任?

  然而,除了对食品安全的担忧,其他问题也不少。20日凌晨,羊城晚报记者在珠海夏湾美食街看见,占道候客的出租车排成了长长的队伍,这个问题谁来监管?美食广场上食客的喧闹声,谁来监管?

  网友“珠海小黎”则说,路边摊要合法化,最好的解决方法就是改革现行的城市市容管理及执法制度,应该将公安、卫生、国土、建议等部门的人员整合,让联合执法成为常态化,杜绝踢皮球及责任不清。

  “珠海小黎”建议,可以仿照澳门路边摊管理,支持个人申请牌照,并计入个人素质系统进行跟踪管理。“对于路边摊的允许经营范围要明确哪些能做,哪些不能做。比如炒菜和烧烤绝对不能做,比如牛杂、麻辣烫等就可以做。能允许的路边摊类型必须是对周边居住环境影响少。”

  我们入场经营了就不会有乱摆卖?

  其实,给予路边摊贩合法身份,路边摊贩是否会领情,他们的诉求是什么呢?小贩也有自己的看法。一些摊贩认为,政府给予的合法身份,政府自身会认为是对小贩的一种人性化管理,但他们未必这样觉得。

  珠海拱北街道办副主任何远光在治理珠海夏湾夜间特色美食街时就发现,小摊贩思想的局限性,依然影响着一些工作的开展。羊城晚报记者在现场就了解到,原本准备成立的小贩自治组织尚没有下文。“自己做生意都来不及,谁还有时间去管理,现在不是有政府在管吗,我们交钱就是了。”一位摊贩这样解释。

  唐格(化名)10年前就来到了珠海,在珠海有一份正式的工作。但每到周末,他都会自己到一些景点销售纪念品。他毫不避讳地告诉羊城晚报记者,这种兼职生意可以让他月入数千元。

  但唐格也说,即使政府划定了一些特殊场所让小贩入场,但他是绝对不会去的。“政府不理解走鬼的真正意思,我们不希望为了一个稳定的场所而缴纳高昂的费用,另外,我们也不希望被管。”

  对于小贩来说,他们需要的往往只是一个可以养家户口的方式。“我们入场了,看上去政府对我们很不错,但我们每个月也是缴纳上千元费用的。我们不乱摆卖了,但其他地方的乱摆卖会影响我们的生意,城管能保证全部管好吗?不能,那就是对我们的不公平。”
分享到: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更多评论>>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