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州男子醉驾撞人逃逸被围堵 大喊我是警察

2014/3/18 南方网 有0人参与评论
  南都讯 记者祝勇 进入警队的第9年,43岁的惠城区公安分局巡警大队第三中队副中队长余文国近日被惠城警方公开通报,他因2014年3月9日晚的醉酒驾驶且撞人逃逸行为,被处刑拘,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南都记者昨日走访余文国醉驾逃逸发生地,参与协助堵截的多名摩的司机及保安还称,余文国在交警破窗后被架出,他当时还拿出警官证叫嚷:“我是警察,不要打我。”

  通报 警方披露民警醉驾肇事逃逸

  3月10日上午10时10分许,惠城区公安分局的新浪官方微博“平安鹅城”及西子湖畔网站官方ID同时发布了一则消息。消息题为“惠城一民警发生交通事故的通报”。

  上述通报内容称,“2014年3月9日22时21分许,惠城区公安分局民警余某(男,43岁)在非工作时间,驾驶私家小轿车在仲恺陈江大道与一辆电动车发生碰撞后逃逸,造成驾驶电动车的男子受伤。仲恺交警大队接警后立即开展调查,将余某带回询问,并提取其血液送检。经检验,余某血液中的酒精含量超标,属醉酒驾驶机动车。交警部门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条之规定,以涉嫌危险驾驶罪对余某采取刑事拘留措施。事发后,惠城区公安分局迅速调查核实事件,并决定对民警余某作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理。”南都记者多方求证获悉,惠城警方所提的余某就是惠城区公安局第三巡警中队副中队长余文国。

  车祸 撞飞电动车后驾车离开

  仲恺高新区规模最大的企业三星惠州公司东门,3月9日晚上10时20分,这里仍是人来人往,10多名摩的司机在东门对面候客。此时,三星惠州公司保安小陈刚刚接班,刚关上门的一刹那,他看到一辆白色轿车飞驰过去“路线为S形,时速大概80多迈”,砰的一声后,他看到一辆电动车被撞飞10多米,电动车驾驶者、一名50岁左右男子倒在地上。

  步行路过现场的邓先生也向南都记者表示,当时他正在仲恺高新区陈江大道三星电子厂东门门口。在听到一声碰撞的巨响后,邓先生发现一辆电动车被一部私家车撞倒在路面,电动车驾驶人躺在地上,脸色苍白,疑似头部着地,地上有大摊的血迹,不过他神志尚且清醒,在周围的路人前往救助时,还能从口袋拿出手机拨打。

  邓先生随即拨通120求救,同时他发现,事故中私家车司机并没有下车,而是径直开车朝惠城区方向离去。小陈则介绍,私家车快速离开后,他担心引发二次事故,根据公司要求,他立即拉了警戒线在电动车和伤者附近。

  进展 已移送检察机关

  南都记者获悉,伤者是一名50岁的湖南人。昨日,在仲恺人民医院及惠州市中心人民医院,南都记者均未能找到该名伤者。在仲恺人民医院3楼的住院部,7号病床的一名女士称,她知道这名伤者,其头部伤势缝了至少“10多针”,在11日左右送往了惠州市中心人民医院,但在中心医院可能收治的神经外科及口腔科,南都记者未能找到该伤者。您若是伤者老乡或亲友,可联系南都惠州新闻热线1336088000.

  昨日,惠州市交警支队有工作人员透露,余文国案目前已经移送检察机关,接下来检方将对他提起公诉。昨日,南都记者前往惠城区公安分局巡警大队第三中队的办公地点河南岸派出所。多名民警介绍,余文国已经被开除,在副中队长这一级别,余文国并没有自己的办公室。多名民警婉拒对余文国评价。

  目击者说

  他两返现场 被多人堵住

  曾强行逃离 撞坏几辆车

  熟悉余文国的一名昔日同事向南都记者介绍,余文国离开现场后,曾一度返回现场。返回现场时发现家属持棍棒对他追打,他方才再次逃离。但昨日,保安小陈及目击者邓先生均表示,私家车司机确实两度返回现场,但追击他的并非伤者家属,而是附近的摩的司机及保安等人。

  邓先生称,事发约10分钟后,他及现场的厂区保安,发现肇事车辆折返回到现场,不过同样没有停车,而是往沥林方向驶去,直到120救护车到场将电动车驾驶员送往医院后,该肇事车辆又再次出现在事发现场附近。“他第一次回来,有保安认出他的车,大叫就是这辆车。”

  保安小陈曾在中国最北端漠河服役5年,他称看到逃逸肯定要追。第一次他看到对方从对面车道过来,车辆头部被撞得很烂、白色车身、未挂牌等特征他记得很清楚,他一度徒步追击,但对方逃走了。第二次再过了约6分钟后,尽管伤者已经被送往医院,司机再次小心地探头观察现场。他立即借了辆老乡的摩托车开始追击。大概2公里路段后,私家车折回现场附近一个红绿灯口,“恰好前面有辆公司的货柜车挡住去路”。其他摩的司机也纷纷赶来堵截,最终男子被司机堵住。

  多名摩的司机及小陈称,被堵住时,余文国并未立即束手就擒,直至2名交警赶来,余文国的私家车也一直未熄火。

  “我是警察,不要打我”,余文国最后被增援交警强行带出自己私家车,多名目击者称余文国当时曾掏出一本警官证这样喊话。邓先生介绍,此前余文国车内被大家发现有警察帽子,大家只是怀疑,他这么一喊后,大家更加气愤。

  司机们称,更加气愤的原因是,在被困在红绿灯口,余文国还曾强行逃离,撞坏了3辆摩托车、1辆轿车、1辆面包车。“有一个摩托车司机等红绿灯,他那样强行开过去,直接从人家机头上压了过去”。在最后一辆摩托车被压到私家车车底后,余文国的车再也不能动弹。小陈回忆,交警到场,司机拒绝开车门,交警待增援同事赶到后,用警棍打碎驾驶车窗玻璃,将司机强行带到交警警车内。

  警方回应

  主动披露体现决不护短

  在惠州市民印象中,像上述案件如此快速地向公众披露自己的民警涉嫌犯罪,惠州如此主动实在少见。警方为何这次如此主动?昨日,惠城警方有关人士称,等到社会质疑时再回应与第一时间公开,属于不同的回应方式。警方如此主动,也体现了警方决不护短的决心。南都记者获悉,惠城警方上述公开,事前获得了惠州市公安局的同意。

  在网络论坛上,“这次我们的警察蜀黍不错,这么快公布对自家人的处理,勇气可嘉”等肯定警方公布行为的留言已经较多。不少网友均认同警方此番的处理决心。有惠州市公安局基层民警向南都记者分析,对自己警员如此公开披露,这显示惠州警方高层的处理态度,接下来移送法院,余文国或受到刑事指控。

  他印象

  本地媒体:

  9年老巡警业务娴熟

  昨日,余文国的前同事、目前仍任职惠城区公安分局的一名警察介绍,余文国出身部队,为人豪爽仗义。“这个事情,局里第二天就开会通报,继续强调公安部五条禁令。”该民警口吻颇为遗憾,他以余文国曾返回现场为由称,关于逃逸他心底还是不敢的。

  尽管只是一名副中队长,但余文国曾被本地媒体在去年5月1日报道过。该报道称,“1个半小时余文国处理了三单纠纷”。余文国2006年从部队转业后一直从事公安工作。“在街面巡逻,最主要的职责是防控,震慑犯罪分子,压减案件。遇到警情,就以最快速度赶到现场,并及时处置。他说,作为巡警,明显感觉到近一两年惠州社会治安好了很多。”昨日,曾经采访余文国的一名记者介绍,尽管只是与余文国共处一个晚上的巡逻,但他认为,余文国在巡警方面的业务娴熟,处置警情有丰富经验。
分享到: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更多评论>>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