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向南极!汕大师生开启内地首个高校科考之旅

2014/2/13 南方日报 有0人参与评论
  摘要: 今年是我国开展南极科考30周年。“汕头大学将成为中国内地第一所组织师生前往南极科考探险的高校。”

  今年是我国开展南极科考30周年。“汕头大学将成为中国内地第一所组织师生前往南极科考探险的高校。”明日,汕头大学南极科考队将启程远赴南极,开启为期21天的科考探险之旅,直至3月6日归来。“这是在李嘉诚基金会支持下,开展的一次体验式教学活动,”汕大副校长、科考队领队李丹说。

  这支特殊的科考队将从阿根廷乌斯怀亚搭乘考察船,穿越德雷克海峡,进入南极圈,登陆并考察南极半岛和附近岛屿。科考队还将访问中国南极长城站,并在极地开展科考探险活动。

  南极,我们来了

  昨晚,汕大商学院会计专业的大三学生容子豪把冲锋衣、羽绒服、雪地鞋和满满一大袋药品塞进背包里。因为还没有开学,宿舍里只有他一人。打量着自己的装备,他难抑心中的兴奋:“南极,我们来了!”

  汕大南极科考队共有34名成员,容子豪正是其中之一。除了通过层层训练和甄选胜出的18名学生和4名老师外,还有5名项目管理团队成员,校方聘请了国际野外医学协会(WMAI)首位华人讲师孙灵野作为随队野外医疗顾问,另有6名成员是合作方香港一家户外运动公司的教练。

  明天,科考队将从汕头大学出发,经过香港、迪拜、布宜诺斯艾利斯,到达阿根廷乌斯怀亚港口。科考队将在这里搭乘考察船去极地,一上船就将是14天。

  “在天气允许的情况下,队员早、中、晚分别有3个小时左右的活动时间。期间,队员们将搭乘橡皮艇巡航,观察海冰﹑冰山、冰川状况;还将寻机登上南极大陆,观察陆上的企鹅群落及其它动物,探索岸上的地理环境。此外,科考队员还准备进行徒步、露营等雪地活动。”李丹说。

  在这次科考活动中,所有登陆活动都不会有固定路线,但考察船负责活动的人员会在队员登陆之前,先将路线标示出来,提示应该向哪一个方向走﹑哪些地方不可以通过,以方便参加者按自己的兴趣去探索。在考察船上,队员们还将有机会和不同国籍的科学家、摄影师、观鸟专家以及游客进行交流,参加考察船上开设的科考讲座。

  将造访长城站

  “最期待访问中国南极长城站,采访在站内工作的科学家,向他们请教极地问题,听他们讲自己的故事。”化学专业的大三学生罗丽芳是5名女队员之一。为了通过学校选拔环节的体能考核,原本不会游泳的她,在去年三四月跳进泳池苦练。“我们想近距离感受长城站的运作,看一看那里高精尖的设备仪器,了解目前中国南极科考的成果。”

  这次南极探险,每位队员都带着科考任务。按照18名队员的特长和兴趣,科考队分成环保科学、人文探险、商业旅游、艺术摄影4个小组开展科考活动,每个小组有一名专业教授进行指导。

  李丹介绍,环保科学组的队员将在旅程中考察踏足南极的组织、机构如何遵守南极条约,以及为保护南极所采取的措施。此外,他们还将观察地衣,考察南极的生态环境。人文探险组的科考计划着重于人类南极科考探险历程的探究。通过与考察船上的科学家、游客进行访谈,收集探险家的故事,了解更多科考历史,同时记录整个汕大团队南极行的历程。

  商业旅游组的队员将主要考察南极旅游产业的现状、旅游公司如何开展南极旅游业务,探究在发展旅游业的同时,如何保护好原来的生态环境。艺术摄影小组计划完成一部以科考工作者为主题的纪录片,希望通过探访极地工作者与南极之间的故事、考察船的故事等揭开南极鲜为人知的一面。

  汕大艺术系教授张宇是艺术摄影小组的指导老师,他说:“我们小组有5名同学,我们计划在极地创作一座冰雕作品,把汕头大学中英文校名刻在冰上,但这还要看天气条件是否允许,因为我们至少要在冰地上留两三个小时才能完成。”另外,张宇和同学们还携带了六枝用塑胶和绢布制作的莲花,希望能“种”在冰上,成为一个艺术作品,随后再把莲花带回汕头在南极科考档案展览中展出。

  远赴雪山大漠训练

  由2012年底全校报名海选、开展各项筹备到现在,科考队员们已经为赴南极准备了一年多的时间。汕大师生已征服了香格里拉高原,登攀了希夏邦马峰的冰川,穿越了雅鲁藏布江大峡谷,见识了可可西里的藏羚羊。南澳训练营、新疆沙漠训练营、七目嶂训练营、香港极地工作坊、长白山雪地训练营等多次热身,为考察南极打下了坚实基础。

  “我们像战友一样能做到默契合作,互相关心。”新闻系学生张伊迪回忆起自己在七目嶂训练时扭伤脚,队友主动帮她分担物资的情景,现在还觉得很感动。

  容子豪说:“学校设置了一条规定,只要期末考试有一门课不及格,就不能去南极考察。所以虽然我们通过了初选,要花时间锻炼、参加户外活动训练,但自己的功课一点儿都不敢落下。”

  虽然经过高温和严寒的历练,对于南极变化无常的天气、德雷克海峡的惊涛巨浪,科考队员们仍不免有些担心,但也乐观应对。“很怕会晕船,听说风浪很大,在船舱睡觉时也要绑着安全带”,罗丽芳笑着说,“我有一个解决晕船的传统办法——吃话梅,我会带几包话梅在身边,另外晕船药我也带了。”

  张宇教授说:“通过选拔和备战训练,同学们的体能素质练上去了。在全校报名选拔时,我发现很多学生身体弱,大多数报名者不会游泳,会游的也很慢。很多学生2400米负重长跑坚持不下来。这些反映出当前中国学生的体能问题,整个社会都应敲响警钟。希望我们的南极科考能作出一个示范。”

  极地亦是学府

  以本科生的能力,能取得高质量的科考成果吗?面对这样的疑问,文学院教授李凌瀚说:“我们不是严格意义上的科考队,本科生也不可能达到那样高的水平。此次考察没有期望能获得原创性的重大发现,不是去做科学家的工作,而是要办成一次启发式的教育活动,让学生从中获得成长。”

  李丹认为,此次科考活动是一个教学的手段,报名者通过制作科考计划书、开展户外运动训练,都能得到提升。举一个相似的例子来说,我做的国家级科研课题,也会请本科生进实验室,锻炼本科生的科学思维。南极科考正是提升学生科研能力的过程。

  “户外教育已经成为汕头大学学生教育培养的一种新模式,贯彻‘全人教育’的理念,利用高原、雪山、极地等独特的自然环境,为学生提供独特的学习经历,在此期间考验学生的体能、精神、意志,挖掘学生的潜质。让学子更深刻懂得学习不限在校园,山上是学府,极地亦是学府。”李丹说。

  ●南方日报记者 李强

  通讯员 余珊燕 发自汕头
分享到: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更多评论>>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