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步广州公司撤离被指拖欠330万 仍有员工留守

2013/4/19 南方日报 有0人参与评论
  
  特步广州分公司迁回厦门,欠下不愿搬迁员工330万元加班费和社保金。昨日,南方日报记者接到报料,特步广州分公司强行搬回厦门,“现在办公资料和电脑都搬走了,我们每天只能发呆,怕公司找茬又不敢不去。”公司员工无奈表示,目前没有搬迁的40来名员工还剩下不到20人在苦挨日子,他们正在等待5月30日的劳动仲裁。

  纠纷:补偿金算法起争议

  “公司现在就是想跟我们耗日子,熬不下去的就走了。”据内部员工透露,当初执意要求公司补偿的36名员工,现在只有16人还在苦等。

  位于广州市粤垦路特步广州分公司如今已经剩下“空壳”,原来80多人的办公室现在只剩下十几个人,守着一些简单的桌椅、几台电脑和一台打卡机。一名员工告诉记者,现在他们每天只能望着天花板发呆。

  记者了解到,今年3月,特步广州分公司以“战略调整”为由搬迁到福州、厦门,但并未与员工进行协商,简单通知后就强行开始搬迁办公设备。当时有40多个人跟着公司去了福建,剩下的36个人则执意留在广州。“2月20日就开始搬资料,3月20多号连电脑都搬走了,现在只能守着打卡机上班。要不是劳动检查大队不让他们退租,我们可能连办公室都没了。”

  按照法律程序,公司应与员工解除劳动合同,并作出相应的经济补偿。按照N+1的计算方法,即前12个月的平均工资加上一个月的透支金,再除以12,算作一年的工作补偿金。此时,双方却在“N”的计算标准上起了争议,公司方只计算工资收入,员工却要求计算工资收入和年终奖的总和。

  员工:公司多年未缴纳社保

  随着设备越搬越少,36个人的不安开始加剧,直到开始搬电脑,他们才决定拿起法律武器维权。但截至4月15日仲裁委立案时,只剩下16个人进入了仲裁程序。

  员工小杰拿出公司要求他们签署的协议,面对“甲、乙双方在此确认截止双方终止劳动合同关系之日起相互之间不存在除本协议项下义务以外的其他任何未清偿债权债务。并不可撤销地声明放弃基于双方的劳动关系而针对对方的全部索赔与诉讼权利,如借款或其他扣款,于离职办理时清算”的条款,熬不下去的员工也只能打掉牙齿往肚子里咽。

  “工龄一两年的,就趁早签了霸王条款走人。但是我都七八年工龄了,10多万的补偿金公司只给八万左右。”小A是这里的老员工了,2010年广州分公司成立之前就一直以“办事处”的名义为特步卖命,如今却落得如此下场。

  面对公司的冷漠,老员工们决定好好算笔账。原来,他们除了单双休加班外,每天至少要工作10个小时以上,也无法保障正常的双休日等法定假日,但却从未领取过加班费。他们属于特步服装商品研发系统,工作部门主要是开发部,材料部,技术部,设计部,生产部等。

  此外,员工还向记者透露,此前公司一直都没有为他们缴纳社保金。直到2011年9月,才按照每人月工资2200的最低标准为员工缴纳养老保险和公积金,大概每个月300元左右。“其实我们的工资最低有3000多,高的有一万吧,公司就是按照最低标准交。”员工小B表示,自己法律意识淡薄,同事找律师之前不知道怎么维权。

  律师经过计算得出,特步欠这40多名员工150万元的加班费和180万元的社保费。

  公司:走法律途径解决

  特步公布的2012年报数据显示,截至去年底,零售店总数为7510间,比2011年减少1.1%。去年12月31日,存货同比减少8880万,但依然高达5.8亿元。而近期其发布公告显示,继一季度订单金额下降15%-20%之后,特步2013年第三季度订货会订单金额再录得约20%的跌幅。情况不容乐观。

  公司旧账不清是否与行业不景气有关?回迁分公司是否意味着新的战略布局?对于这些经营类的问题,记者被告知应当致电品牌部门咨询,然后记者按照其提供的电话拨打多次,不是被挂断就是处于无人接听状态。

  对此,特步国际人力资源总监王志瑜表示:“我们是上市公司,既然他们那边已经找了律师打算走法律途径,那么我们也就通过正规的法律途径来解决”,王志瑜曾告诉媒体,目前大部分的员工已经“理解”了公司,达成了协议。

  随后记者致电特步公司总裁办主任蔡辉挺,他回应:“广州的事情我们已经有专人在处理了,我正在开会”,便匆匆挂断了电话。(记者/成希 实习生/杜静 廖舒雯)
分享到: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更多评论>>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