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发商挖岛取土千万立方 铺绿膜应付卫星检查

2012/12/3 南方农村报 有0人参与评论
  

开发商挖岛取土千万立方

开发商挖岛取土千万立方


  近日,一封题为《美丽的国家AAAA级景区阳江海陵岛(闸坡)将被“毁容”》的匿名投诉信出现在广东阳江市网络问政平台。信中称,多个房产项目正在海陵岛十里银滩施工建设,但由于十里银滩地势较低,需大量回填土,在利益的驱动下,一些经营土方的老板利用夜晚时间,在工地附近村庄农地、林地偷挖泥土,卖给开发商,造成严重水土流失,农作物、林木受损,村民苦不堪言,“我们曾多次向有关部门反映,却不了了之。”

  上述网帖引起了阳江市领导高度重视,后者要求海陵岛经济开发试验区调查处理。11月7日,海陵岛经济开发试验区开发建筑项目取土用土工作协调领导小组办公室回复称,网帖反映的地点未再出现偷挖行为。

  南方农村报记者近日采访发现,由于无法取得采矿证,海陵岛回填取土面临着开发、保护与监管的多重困境。

  用土需求约千万方11月20日,海陵岛上空雨丝飘落。在进岛路口边,矗立着多个楼盘的广告。在“南海一号”博物馆旁边的一处建筑工地,一栋栋崭新的别墅对面,两座大型的酒店还未竣工。工地旁是一个尚未完工的高尔夫球场,原来的沙土被一层红土覆盖。

  目前,海陵岛上至少有三个大型房产项目。阳江市海陵岛经济开发试验区农业与海洋渔业局副局长梁军介绍,保利“十里银滩”项目大概需回填土400万立方米,恒大“御景湾”项目原规划回填土300万立方米,而敏捷“黄金海岸”项目规划需要300万立方米回填土,总计约1000万立方米。

  南方农村报记者了解到,保利项目主要取土点为海陵岛的打上卜山、尖山以及切旱山,其中打上卜山已“贡献”了200万方米,尖山取土100多万立方米。

  南方农村报记者在一份《恒大海陵岛“御景湾”项目建设取土申请书》上看到,该项目取土点位于海陵岛北洋湾第四山西南面山脚等地。由于上述地点土方量不能满足项目需求,2011年10月,海陵岛经济开发试验区开发建筑项目取土用土工作协调领导小组召开会议,将岛上的平兰村地贡窑山、后壳山和北洋村火烟山作为备用土源选址。目前,火烟山已开始向恒大“御景湾”项目输送回填土,截至今年11月,已开挖了二三十万立方米。

  取土点存地质隐患11月20日,记者在取土点之一的尖山看到,山体遭大面积开挖,裸露的黄土与周围翠绿色的山林有些格格不入。而这,只是开发浪潮下徘徊于保护与利用中的海陵岛红土资源的一个缩影。

  进入21世纪以来,地产商纷纷进入海陵岛进行项目建设,对土方的需求量也出现井喷。当地官员告诉南方农村报记者,为了解决建筑用土的问题,海陵岛经济开发试验区最初的想法是,“搞好了所有材料,包括村民会议同意取土的记录,区相关部门盖了章,再报到市里面。”不过,在阳江市国土部门看来,开采用于建筑回填的黄(红)粘土需要办理采矿证,而由于海陵岛没有布点采矿,因此,即使村、镇、区三级都同意取土回填,国土部门也无法审批。

  为了满足项目建设的用土需求,同时又不致生态环境遭到破坏,海陵岛经济开发试验区管理委员会最终虽然同意为各地产商供土的阳江市建安集团公司在岛上取土,但前提是“村民没意见,对环境影响不大”,同时,取土方要做好复绿方案,并在财政专项账户上按每平方米24元的标准缴纳环境治理保证金。梁军告诉记者,仅为打上卜山保利项目取土,相关方面便缴纳了100万元环境治理保证金,“今年3月27日,打上卜山复绿工程通过了区住建、国土等相关部门组织的联合验收。”

  对于打上卜山的复绿工作,梁军坦言“并不满意”.他说,2011年,打上卜山取土区被海陵岛管委会定为地质灾害主要危险地区,灾害种类为崩塌和滑坡。记者了解到,在上述取土区,取土方进行复绿时紧急种了一些小树苗,但因效果不明显,又在上面铺了一层绿色的塑料薄膜。当地一位官员说,这样做主要是为了应对土地执法卫星检查。

  今年土地执法卫星检查过后,打上卜山又出现了非法取土活动。今年7月,阳江市农业和林业局森林公安分局向相关取土方开出了5万元的罚单,理由是其毁坏林木。

  9月21日,海陵岛经济开发试验区农渔、国土部门在咸鱼山发现有人非法取土方后,进行了制止。海陵岛经济开发试验区国土资源分局执法队副队长陈章勇估计,取土方在咸鱼山非法取土约20万立方米。

  卖土收入多归村里在海陵岛,取土公司的买土钱一般直接支付给村委会,其中包括一些已被征收的土地。“卖土”已经成为当地部分村庄重要的集体收入来源。而这也让当地的非法取土活动愈演愈烈。

  2010年9月,广陵村经济合作社以每立方米1.6元的价格将打上卜山的红土卖给了取土公司。一份2012年1月4日签订的《开发土方合同书》显示,位于北洋村火烟山上的土石方被该村村委会以每立方米2.2元的价格卖给了取土公司。

  2012年3月23日,石井村以每立方米约4.4元的价格将狗尾山的80万立方米土方卖给了取土公司。而按照当地官员的说法,早在1992年,上述地块就已被征收,只不过目前村民还被欠100多万元的征地款。梁军说,“尖山的取土区也早已被征收,征地款也给了,但还是被村里卖了500万。”
分享到: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更多评论>>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