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州两位英模刑警抓嫌犯被捅伤 血几乎流尽

2012/11/5 南方都市报 有0人参与评论
  

  


                                  张启维(右)和周伟林在查验赃车。 通讯员 彭华 摄


                            梅州英模刑警张启维、周伟林双双负伤仍按住疑犯不放


  张启维、周伟林两人被推进急救室,此时,周伟林的双唇已经完全苍白,没有任何生气,血压几乎为零,需要马上输血。

  最后,急救医生给周伟林输入3400cc血清、900cc血浆,切除1/3肝脏,终于将周伟林从死神面前拉了回来。

  梅州英模刑警张启维、周伟林曾离死神只有几毫米的距离。去年7月7日,张启维、周伟林在抓捕犯罪嫌疑人时被捅重伤,不顾鲜血迸涌的伤口,合力将 其制服,随后两人都被送往医院急救,周伟林更是一度血压为零。今年,张启维、周伟林同获“全国公安系统二级英雄模范”称号一年之后,记者回访两位英模时, 张启维仍坚守着刑警岗位,奔波在梅州公安“十大行动”的路上;周伟林则在户政窗口用微笑服务着广大市民。

 

  追贼:师徒两人合力追劫匪


  2011年7月7日下午,梅州市公安局向刑警大队下达一道紧急命令,协助派出所围捕一个抢劫团伙,张启维和周伟林与大队同事火速出发。

  当日16时33分,民警们赶至团伙成员的落脚点江南富奇路对他们实施抓捕时,凶悍的疑犯四散逃窜。其中,一名叫曾辉的团伙成员看到警察过来,拔腿就向对面马路的小巷中跑去。

  张启维见到这种情况,本能反应,立即跟上前去抓曾辉,大喊着“站住,不许动!”

  张启维是梅江公安刑侦“元老级人物”之一。1993年,张启维进入刑侦大队工作,至今已有19个年头,破案无数,仅近年破获的就有“7·19” 持枪抢劫金行案、“8·11”杀人案以及2010年“6·29”嘉应学院命案等。作为一名老刑警,张启维常将自己的经验方法传授给新同志,他带过的“徒 弟”就有30多人。

  周伟林也是“徒弟”之一,当时,他看到张启维追着曾辉跑进小巷子,立即跟了过去增援。“一定抓到他!”周伟林心中只有这个念头。

  32岁的周伟林,加入警队已9年时间,大队领导曾这样评价周伟林,“他入警一个月就能独立结案,不到半年就成为队里能够独当一面的主力干将。”

  抓贼:在血泊之中铐住了劫匪    抢劫团伙成员曾辉随身带着一把小巧而锋利的双刃匕首,逃跑时他隐蔽地从腰间掏了出来。作为分局足球队的主 力,张启维速度很快,在巷子的10米处,他赶上曾辉,准备上前擒拿,但曾辉突然转身,挥舞着匕首,朝着张启维腹部划去。电光火石之间,张启维身体后倾,闪 了过去,曾辉立即掉头就跑。

  此时,周伟林也大步流星地赶到巷子,两步之后,他与曾辉迎面相遇。周伟林一个箭步冲了上去,用手勒住曾辉脖子,两人顷刻之间倒下。就在两人摔倒 的过程中,周伟林感觉腹部有些刺痛,但全力擒贼的念头使他神经像一个绷紧的弹簧,来不及思考许多。“控制住他,就是当时唯一的想法。”周伟林说。

  就在两人在地上缠斗之时,周伟林发现自己的制服已染满鲜血,他下意识地摸了一下刺痛的地方,一股股温热粘稠的液体不断地涌出,而且越来越快。周伟林一手捂着伤口,一手勒住曾辉的脖子。

  看到自己的“徒弟”与疑犯倒在地上,张启维立即扑上去,准备合力制服曾辉。就在毫秒之间,曾辉用匕首又连续捅了张启维两刀,鲜血立即染红了警服。张启维乘机抓住曾辉握刀的手,掏出手铐,将曾辉双手铐上。

  此时,周伟林用手按着伤口,发现鲜血从指缝间不断地涌出,身体感觉越来越虚弱,手臂感觉轻飘飘的,好像怎么也按不住伤口。周伟林试图撑着地坐起来,但发现头脑一片眩晕,不由自主地又倒在地面上。

  张启维也流着血,但还可以勉强支撑,他喊来其他同事增援,就坐在一旁休息,身上不断渗出冷汗,还不断地提醒,“作案工具在那里,赶快去固定证据。”

  现场的法医发现,周伟林受伤的部位是肝脏,已经大出血,情况紧急。几位民警合力抱起周伟林,抬进警车,送往医院抢救。

 

  抢救:生死之间显示团队精神


  警车立即冲进距案发现场最近的医院,在车上,民警们已经联系医生,通知梅江最大的医院里面的急救医生赶来会诊。

  张启维、周伟林两人被推进急救室,此时,周伟林的双唇已经完全苍白,没有任何生气,血压几乎为零,需要马上输血。同时,梅江全体民警几乎同时收到信息,如果是B型血,时刻待命,随时为周伟林输血。

  在急救室外的走廊,站满刑警大队的民警,几乎每个人都脸带愁容,不愿说任何一句,整条走廊出奇地安静,除了急救室不断关合的玻璃门和医生急促的脚步声。

  “大家都害怕伟仔就这样离开我们了。”刑警大队长侯文军说。

  看着血袋不断送进急救室,刑警的心就不断地悬起。处于半昏迷状态的张启维,情况稍微比周伟林好一些,他两处伤口的血已经止住,准备转往大医院的ICU病房。转院前,张启维开口问了一句,“伟仔情况怎么样?”同事们只能回答说,“放心吧,没事的。”

  “血压有了!”在急救室的走廊上,传来医生的消息,周伟林的同事看到了希望。医生在急救时,清理其腹腔的积血发现,匕首已经刺穿周伟林的肝脏,划破靠近脾脏的一条血管,如果匕首再深几毫米,医生就可能无力回天了。

  最后,急救医生给周伟林输入3400cc血清、900cc血浆,切除1/3肝脏,终于将周伟林从死神面前拉了回来。

 

  康复:在新工作岗位上再出发


  在病床上躺了两周的时间,张启维终于可以下床,他会时常走到周伟林的病房,看看自己的“徒弟”,两人见面以后还相互调侃。“哎,我多羡慕你呀,你都可以走了。”周伟林说。

  在张启维康复前,大队领导代表局领导找他谈话,主要目的之一就是张启维日后的工作安排,因为留在刑警可能还会面临危险。“我还是要当刑警,”张启维用一句话回答了领导。

  没有想到时隔半年以后,张启维再次负伤。今年2月18日,在拦截一辆盗窃机动车团伙的案件中,飞溅的玻璃划伤了张启维的手臂和脖子,通过张启维 和同事的配合,五名团伙成员全部落网,并在疑犯身上搜出一把已经上膛的左轮手枪。。当晚,他不敢回家,留在办公室睡觉,“我担心家人看到,不想让他们知 道。”张启维说,自己已经让家人担心受怕了一次。

  张启维出院时,周伟林仍躺在床上,由于腹腔的急救手术,他的腹部留下一道十字形的伤口。

  周伟林逐步康复,但由于手术使他腹部肌肉和神经被切断,经常会感到酸麻,需要很长时间才能复原。因此,周伟林无法与张启维一起回到刑警的岗位上,他成为一名户政民警。

  与过去随时可能出发的刑警生活不同,周伟林现在按时上下班,“虽然有些闷,但还是为群众服务,我也很高兴。”周伟林笑着说。

  南都记者 涂峰 通讯员 银汉阳 陈瑛

分享到: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更多评论>>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