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垃圾围村”顽症渐缓 农村生活垃圾粗分类

2012/7/31 南方日报 有0人参与评论
        南方日报曝光“垃圾围村”时隔半年,在全省上下的努力下,这一顽症正在逐渐缓解。

  南方日报记者走访发现,除了投入大量资金建设硬件设施,保证垃圾收运处理全过程的顺畅运转,改善生产、生活习惯等软环境,也是解困“垃圾围村”的“金钥匙”。在这方面,江门鹤山市共和镇莱苏村的经验或者能给全省广大农村提供不少借鉴。

  “习惯”决定村容村貌

  7月3日,江门鹤山市共和镇农村清洁工程专项活动在莱苏村隆重启动。此前,5月8日,分管垃圾处理的副省长许瑞生曾带队考察莱苏村的生活垃圾清扫、收运、处理情况,整洁的村容给考察队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曾几何时,莱苏村的村容却大异于今天:垃圾径直倒在大门口和路边,牲畜随地大小便也没人打扫,人们一不小心就会踩中“地雷”。甚至由于垃圾一直不清理,久而久之连道路都变窄了。

  1998年,刚刚上任莱苏村支书的钟华基第一件抓的事情就是解决“垃圾围村”这一老大难问题,针对垃圾处理约法三章,并将其印发成宣传单发给每家每户。所谓的约法三章其实很简单:村民必须将自己家的垃圾扔到垃圾池,如果发现有不遵守章程的行为,第一次进行警告和教育,第二次就处罚到公共场所打扫卫生。

  “刚开始,有几个村民因为长期乱扔垃圾的习惯,没有遵守约定,很快就受到周围邻居和村委会的批评和监督。”钟华基告诉记者,由于村民彼此之间相互监督,大家自觉收集处理垃圾的习惯渐渐形成。

  钟华基深知,良好的习惯离不开宣传教育。在他的主持下,村里定期出黑板报、贴公告和宣传画,鼓励村民为莱苏村的整洁村容村貌作贡献。

  一晃眼十多年过去,莱苏村简易的水泥垃圾池也“鸟枪换炮”变成了干净整洁的垃圾屋。如今的莱苏村,村道两旁,绿树成荫,村里井然有序,几乎见不到扎眼的生活垃圾,微风吹拂,还能隐约闻到稻花香。

  卖废品实现垃圾粗分

  作为鹤山市成功突破“垃圾围村”的一个缩影,莱苏村生活垃圾处理的另一个秘诀是“垃圾分类”。

  正如长期研究城乡生活垃圾处理的广州市城市管理委员会设施管理处的熊孟清所说,解“垃圾围村”之困,需要全盘协调。首先是源头分类,形成家庭干湿粗分,村委会再组织干垃圾细分的模式,以回收利用为核心,减少垃圾量。

  对这一点,广东省政府有着清醒的认识。许瑞生在鹤山调研时就指出,鹤山市要逐步建立适应农村生活特点的垃圾分类系统,增强分类意识,并表示“农村垃圾分类要结合农村实际,可粗可细,不必太拘泥于严格的垃圾分类标准,从动员和鼓励农民如何减量化开始。”

  事实上,在农村地区实施垃圾的粗分类并非想象中困难,甚至有其“先天的优势”。省住建厅城建处有关负责人说,多数农民都有勤俭持家的习惯,一些瓶子、废纸之类的垃圾总会挑出来卖废品赚钱;一些厨余垃圾还会用来喂鸡、喂猪。“实际上,农村里丢弃的垃圾,往往是已经经过初步分类处理了。”

  记者在莱苏村的垃圾房看到,正是由于村民自发地对很多垃圾进行了回收,这里的垃圾大多是塑料袋、落叶等不可回收的。村里的保洁员告诉记者,这么一来,每天需要处理的垃圾量大大减少了,“一般5个自然村转下来,不到半天时间就能把这些垃圾全部运到镇里的中转站”。

  垃圾从户到县入收运网

  作为省住建厅第一批县域生活垃圾城乡收运处理试点之一,2007年,鹤山市先后把桃源、雅瑶两个镇定为农村垃圾处理先行点。2009年,鹤山市在全市80多个基础条件比较好的村庄,推广农村生活垃圾统筹集中处理经验。鹤山“打响‘人民战争’,整县(市)推动”,也被媒体誉为广东省农村垃圾管理的“鹤山样本”。

  据了解,2010年,鹤山市即开始推行“户收集、村集中、镇转运、县处理”的城乡生活垃圾收运处理模式,建立市、镇(街)、村三级联动管理机制,编制了覆盖全行政区域的《鹤山市生活垃圾无害化处理设施建设规划》,各镇(街)配备了环卫专业人员和专业机械。

  据鹤山市市长伍宇雄介绍,目前,鹤山已经建立城乡垃圾收集点1730个,配备农村保洁员921名,建成14座镇垃圾转运站,包括去年新建一座日处理120吨的桃源垃圾压缩转运站。截至去年年底,鹤山市农村垃圾收集率达95.6%,全市生活垃圾无害化处理率达85%。

  以记者采访的鹤山共和镇为例,近年来着力整治“垃圾围村”问题。镇长陈新梅表示,为搞好农村卫生基础设施的建设,政府对农村每个垃圾屋建设补贴4000元,今年内计划再新建17个垃圾屋。

  镇上的垃圾中转站则于2008年建成投入使用,2010年又进行升级改造。目前,中转站共有工作人员4名,每天处理约为10车、共50吨生活垃圾量,最后由鹤山市政环卫所统一清运至马山填埋场填埋处理。

  农村垃圾应以无害化处理为主

  观点

  农村垃圾应以无害化处理为主

  应该说,“鹤山样本”背后是有“经济基础”支撑的,2010年,鹤山市经济综合发展力在我省67个县(市)中排名第5。

  而据《江门日报》报道,恩平市的许多农村地区虽然村民也爱干净,但因资金紧缺长期难以解决随地乱扔垃圾等问题。“有的自然村一年集体收入才不到3万元,垃圾处理一年就要花去5万到6万元,确实是有心无力。”因此,在欠发达县(市)全面推广“户收集、村集中、镇转运、县处理”的农村生活垃圾处理模式,成为难啃的“硬骨头”。

  鼓舞人心的是,广东省政府在今年初的一份意见通知中明确,“十二五”期间,省财政统筹省治污保洁工程专项资金补助粤东西北等经济欠发达地区的生活垃圾处理场(厂)建设、收运系统和封场整治。今年5月,广东省政府又发文要求,省、市、县要加大财政投入,农村生活垃圾清扫保洁和设施运营费用支出要列入地方财政预算。

  广东省政府参事胡浩民接受记者采访时建议,各地市应利用省委“提倡公共服务均等化”的契机,落实好农村环卫硬件设施建设的专款应及时到位。同时,积极发动全社会的广泛参与,如争取当地乡贤和企业资助等。

  垃圾的最终处理技术也是至关重要一环。各级环保部门应加强对垃圾处理设施周围环境质量的监测检查,对处理不达标造成二次污染的应按有关规定进行处罚。李适宇特别不赞成农村建立小型的垃圾焚烧厂,“因为垃圾焚烧需要连续的800摄氏度高温才能避免产生有毒物质,否则很可能造成二次污染。在技术标准没有达到之前,农村生活垃圾收集处理还是应该以无害化处理和填埋为主。”

  有学者建议,1个村建立1个大中型沤肥场,集中全村生活垃圾。首先对垃圾进行分类,对不能发酵的无机物、玻璃、石子、塑料袋等垃圾与能发酵的有机垃圾进行分类。不能发酵的垃圾运到县垃圾处理场处理,能发酵的垃圾直接进入沼气池发酵沤肥,产生的沼气可作生活燃料或提供生产用能,沼渣、沼液用于种植,改善土壤理化性状,使垃圾处理实现资源化。

  链接

  系统垃圾分类的广州样本

  当然,仅仅依靠农民卖废品来实现垃圾分类还远远不够,特别是一些农药瓶、废电池等有害垃圾,如果不能有效地分类处理,危害颇大。熊孟清表示,生活垃圾分类如果不能系统推进,垃圾的无害化和资源化都将受到影响,无论下游处理技术多么成熟与先进都将无用武之地。

  系统推进垃圾分类,目前城市的条件较农村更为成熟。而广州作为广东两个垃圾分类试点之一,近期动作颇为引人瞩目。

  在广州最先开展垃圾分类工作的街道,广卫路华宁里社区居委会负责人告诉记者:“社区里,厨余垃圾(湿垃圾)投放至每层楼道绿色垃圾桶,其他垃圾(干垃圾)投放至每层楼道的灰色垃圾桶,有害垃圾投放至每栋首层红色垃圾桶,这些规定执行主要靠大家的自觉性。居委会每星期都会去每家每户一次,向居民宣传垃圾分类的好处。”

  记者还走访了广州猎德街道办事处,发现这里已为“厨余垃圾专袋投放”制作了详细指引。负责垃圾分类的指导员方少武告诉记者,“厨余垃圾专袋”由街道统一制作,并且进行编号登记,按每个家庭每天1个的标准免费配发到户。“配发专袋之后,我们还要根据专袋编码进行跟踪,统计垃圾分类做得好的住户,并给予奖励。”

  据了解,对垃圾分类,广州市委、市政府已下达了工作目标责任书,考核不达标、推进不力的区和部门将被“问责”。

  熊孟清表示,受环境资源等因素制约并随着农村社会经济的发展,推行农村垃圾就地分类处理将是必然趋势。在这方面,条件较好的城市先行一步,其经验将来也可供农村参考。中山大学环科院的李适宇则认为,目前在农村,可以通过宣传推广一些有代表性的村镇,让农民意识到垃圾分类的重要性和具体内容。


  ●南方日报记者 高国辉 谢庆裕

  实习生 耿佩 黄妙贤

  策划统筹 卢轶

分享到: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更多评论>>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证090285号